第八十九章:黑风大圣


小说:调皮的公鸡  作者:似缺梦
  威力强大的星辰杀阵竟也奈何不得金明山!
  风伯之威!恐怖如斯!
  剩余十名修士虽然损耗很多,但却也留有余力。
  金明山则更是刚刚加入战团,战意盎然,看起来一副妖力充盈的样子。
  再战下去,就真的可能要死到最后一人方才有可能打败金明山了。
  十名修士无言的退到了一边,选择了休战。
  金明山也不在挑衅,抓起了地上因为妖力不足退出真身化的鹰伯就往外飞去。
  原本装死的混元大圣立刻跟到了金明山身后往星辰杀阵外跑去,也不敢退出真身状态,怕被秒杀。
  黑山老妖为首的几名妖族神祠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各自挑了方向跑向外边。
  直到飞离明月峰老远的距离,明月峰在眼中也变成了拳头大小,金明山才放下紧绷的心弦。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金明山蓦然回头,望向身后。
  “这个,我是想来跟妖兄道一声些。”此时已经恢复人形的混元大圣在金明山面前像只蚂蚁般大小。
  “不用谢了,离开吧,那些修士没有追来。”金明山出声道,对这个混元大圣倒也没有特别的厌恶。
  至于那些修士,离开了星辰杀阵的范围战力必定会大降,在阵内都打不过金明山,阵外就更不敢再追过来了。
  混元大圣少见的扭扭捏捏的,最终还是开口道:“妖兄,难道你就是明州第一座神祠?”
  “是又如何。”金明山眼中闪过一丝促狭。
  混元大圣见金明山承认了身份,顿时浮在空中恭恭敬敬的朝着金明山行了一礼。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是混元之前眼拙了,下次我会亲自上门向妖兄道歉,这次救命之恩,我必定不敢忘记。”
  妖族强者为尊,混元大圣更是十分遵从这一点,见到金明山实力,更算是借着金明山的威势逃了出来,混元大圣已经完全认可了金明山比自己强这一点。
  金明山心中翻了翻白眼,明白了混元大圣的意思后就解除了法相天地和大妖真身,重新便成了一头几米高的斑斓公鸡。
  至于小红鸟状态,那是金明山的灵兽身份掩饰,不会轻易在众人面前展示出来。
  见到金明山没有化成人形反而是变成了一只公鸡,混元大圣心中赞叹了一句:“果然是底气足的强者风范!鸡本为家禽,任哪位妖怪修炼有成后都不愿展露自己卑贱的本体,此尊大圣却毫不在意的展示了出来”
  他哪里知道,金明山根本没有掌握化为人形的能力。
  “黑风大圣,混元就此告辞。”混元大圣道了一句,也不等金明山回话。便也迅速的朝一个方向掠去。
  “黑风大圣?”金明山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在称呼自己。
  被金明山爪子抓着的鹰伯此时传来一道呻吟,金明山回过神来,抓着鹰伯朝某地迅速掠去。
  一处面朝小溪的山洞前,金明山抓着鹰伯缓缓的落了下来。
  一道倩影略带急切的跑了过来,见到鹰伯的模样,立刻从腰中口袋里拿出丹药给其服下。
  妖族不像修道者一样符箓、丹药、法阵、御兽样样精通,
  妖族史上有限的几名妖族炼丹师也往往修为不甚强大,因此适合给妖族服用的丹药是很少很少的。
  紫箐拿出的这种丹药名为妖命丹,是一种能够迅速恢复妖族体质的妖族丹药。
  服下丹药的鹰伯面色可见的变好起来,此时昏迷着大概是因为战斗的时候心神消耗过大。
  见鹰伯已经没了大碍,紫箐起身,来到金明山面前,认认真真的行了一礼。
  “不必了,我这算是换了你那份妖元灵的情分了吧。”金明山道。
  紫箐闻言抬头,眨了眨眼,道:“鹰伯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又怎是一份妖元灵可以比拟的呢,现在是我欠你的。”
  “那你准备怎么补偿啊?”金明山开玩笑似的开口道。
  “招你当驸马怎么样?我可是万妖宫唯一的公主哦!成了万妖宫的驸马,整个万妖宫将来都会交到你的手中哦!”紫箐脸上带着狡黠,一双大眼睛直瞪瞪的看着金明山。
  金明山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这个嘛”
  “嘻嘻,开玩笑的了。”紫箐看着金明山的模样,忍不住捂嘴轻笑出声道。
  紫箐朝金明山伸出伸出手,“怎么样,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金明山伸出了翅膀,握住了紫箐修长白皙的手掌:“算是吧。”
  “算是吧?这么勉强,你是看不起我吗?”紫箐的小嘴张得老大,夸张的开口道。
  “当然没有了,谁不愿意和万妖宫公主成为朋友呢?”金明山笑道。
  “那就这么定了!鸡儿!”紫箐双手抱胸,满意的道。
  “我不叫鸡儿,我有名字,叫金明山!”金明山受不了鸡儿这个称呼了,特别是呼唤这名儿的还是一个灵气十足容貌美极的妙龄少女。
  “嘻嘻,我就这么叫,而且你不就是一只公鸡修炼而来的么,鸡儿!”紫箐仿佛找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
  金明山扶额,决定不在讨论这个话题。
  “话说,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明州的神祠会面上。”金明山转移话题道。
  听闻此言,紫箐面上露出了愧色。
  “都怪我”
  原来,所有的注意都是紫箐自己设想布置的。
  紫箐在知晓了明州神祠的到来后,主动找上了混元大圣。
  想替父亲怒天妖王与这群妖族神祠建立起联系。
  不能说紫箐做错了,只能说他布置的时候还是低估了剑宗对妖族神祠的杀机,还有大乾王朝等各方因素。
  事情结束了,紫箐回味起来,确实感觉到自己忽略了很多东西。
  “你做的很不错了,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可没有做过像你这么大的动作。”金明山开口安慰道。
  失落这种东西似乎不能再紫箐面前久留,不等金明山继续安慰,紫箐已经面露狡黠的打击金明山道:“鸡儿,你的妖龄比我还要小吧?安慰人的时候还要撒谎么,真不靠谱!”
  金明山摸摸头,这还真没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重生过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