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立志


小说:三国之老师在此  作者:崖边钓鱼
  三国之老师在此第六百四十三章立志“主公在乱想些什么呢”郭嘉非常的聪明,他在听到涛涛的问言之后,立刻就明白了曹操心中所担忧的事情。
  所以,他在翻了个白眼之后,回答道“兄长只是比别人更加的细心和善于观察罢了,哪能有那种可怕的异能
  属下所说的看透人心,也不过是指,兄长通过我等往常的一举一动,再加上言行举止,从而了解到我等的性格和想法。
  这种能力虽然也十分的可怕,但是却远远的比不上那种直接看透人心的异能”
  “”曹操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认同了郭嘉的这个想法。
  因为,李知当初也不是没有吃过亏,如果他真的能看透人心,哪能在汉灵帝的身上吃苦头
  想明白之后,曹操的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李知真的拥有看透他人想法的异能,那曹操说不定真的会对李知起杀心
  因为这种异能太可怕了,比李知所掌控的雷电之力都可怕
  而如果李知仅仅是通过观察别人的言行举止,从而猜测到别人大概的想法,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因为只要是个聪明人,多下一番功夫,也能学会这个本事。
  等等
  “学会”在想道“学会”这两个字之后,曹操眼中一亮,急切的转过身,对着奉孝问道“奉孝,你说行之贤弟的这种本事能不能交给他人”
  郭嘉闻言,想了一会儿之后,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应该能吧,不过想学会这种本事,必然得是一个聪明人”
  “哈哈”曹操在听到郭嘉的话语之后,哈哈大笑道“能学会就好
  行之贤弟的这种本事,太适合一个作为主公之人了
  某家年纪大了,恐怕学不会这种本事了。
  但是某家的儿子曹昂却还年幼,并且也十分的聪慧。
  只要他认真是去学,一定能将这种本事给学回来
  到时候,某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说到这里之后,曹操越说越兴奋,一拍大腿,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一旦行之贤弟成了昂儿的老师,那对某家和行之贤弟来说都有好处
  不仅能让我等两方势力更加的团结,还能化解我们两股势力之间的隔阂
  毕竟,子承父业是天经地义,徒继师业亦是天经地义
  行之贤弟麾下的文臣武将或许会对某家有所排斥,但是他们却绝对不会排斥行之贤弟的徒弟
  如此,等昂儿上位之后,我等这两股势力必然会扭成一股,再无隔阂”
  说到最后的时候,曹操的眼中迸发出了耀眼的精光。
  他一直都在
  为此事而发愁,虽然李知确实对他说过想要和他合并。
  但是两股势力就是两股势力,就算是关系再好,也很难融合成一股。
  一旦两股势力贸然融合,肯定会生出不少的是非,所以曹操一直在为此事而发愁。
  而今天他突然想到的这个主意,确实能以最小的代价将两股势力融为一股。
  郭嘉在听到曹操的打断之后,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说道“主公此策甚善
  只要主公之子成了兄长的徒弟,那不仅能让两股势力凝为一股,还能为兄长的未来做好了铺垫
  你我都知道,兄长将来肯定会名声大噪,成为天下众所敬仰的圣人。
  但是,不会有任何一个皇帝有能容忍一个活着的圣人。
  而如果主公之子成为了兄长的徒弟,那兄长的名望就能为主公所用,到时候主公也就没必要再忌惮兄长了。
  所以说,主公此策确实称得上是一举两得”
  说到最后的时候,郭嘉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通过这些时日的观察,他发现曹操此人虽然称得上是雄才大略、人主之姿,但是他的内心却也有不少的阴暗。
  并且,郭嘉发现曹操非常的善疑雄猜,很难相信任何一个人。
  而且,就算是曹操相信的那个人,内心的深处也会防备着他。
  所以,郭嘉一直都为自家兄长的未来发愁。
  如今在听到曹操的这个办法之后,郭嘉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曹昂能成为李知的徒弟,并且李知当真是心意的去教导他。
  那曹操和李知之间必然不会生出间隙。
  如此一来,李知的未来也就不会出现什么波折了。
  曹操在听到郭嘉的话语之后,眼睛一眯一字,似笑非笑的看着郭嘉,说道“看来,不仅是行之贤弟,奉孝也能看透人心嘛”
  郭嘉在听到曹操的话语,突然脸色一变。
  虽然郭嘉一直知道,曹操在内心的深处对李知的观感非常的复杂。
  他既对李知非常的感激,却又对他非常的忌惮
  但是这一切曹操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如今,郭嘉直接将这种猜测说了出来,岂不是表明他也和李知一般,能看透曹操的内心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没有哪个君主愿意自己的臣子看透自己的内心。
  所以在听到曹操的话语之后,郭嘉立刻便拱手一礼,说道“请主公恕罪,这只是属下在地底下的胡思乱想罢了。”
  “无妨”看着脸上有些惊恐之色的郭嘉,曹操摆了摆手之后,扶起了他,笑呵呵的说道“某家刚才只是开了一个玩笑罢了,奉孝
  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之后,他拍了拍郭嘉的肩膀,认真的盯着他的双目说道“某家知道某家有善疑的毛病,但是某家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行之贤弟
  当然某家不否认某家在内心的深处却是非常的忌惮行之贤弟,但是那种忌惮却并不是敌意。
  那种忌惮只是一种对强者的本能恐惧罢了。
  就像是一个雉子在面对一个武艺高强之人的时候,本能的会感到畏惧。
  就算那个武艺高强之人是他的亲戚,他也会畏惧那人。
  而除了这种本能的畏惧之外,某家对于行之贤弟非常的放心。”
  说到这里之后,曹操突然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自嘲的说道“其实某家心中忌惮行之贤弟,已经算得上是忘恩负义了
  毕竟,某家能有现在的这种成就,都是靠着行之贤弟。
  如果不是行之贤弟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某家不是碌碌无为,就是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刀下之鬼,哪能有现在这种风光”
  “主公不必妄自菲薄”
  正在郭嘉打算安慰几句的时候,曹操摆了摆了摆手,平静的说道“奉孝不必安慰某家,这些事情某家心中都有数,某家确实欠行之贤弟良多。
  但是某家也不会因为此事而感到惭愧。”
  说到这里之后,曹操一挥手,意气风发的大声说道“在此之前,确实是因为行之贤弟的帮助,某家才拥有了这份基业。
  但是在此之后,某家相信,某家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份基业发扬光大,最终雄吞天下
  到那时候,某家会好好的报答行之贤弟的恩情”
  说完之后,曹操满脸的豪迈。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失败
  他觉得,只要他拥有了一份基业,一定能用这份基业做为本钱,最终将整个天下夺到手中。
  所以,他就算明知道自己能有现在的成就,都是靠着李知,他也从来都不自卑。
  因为他有自信对得起李知的付出
  郭嘉看着满脸豪迈的曹操,脸上亦是流露出激动之色。
  随后,他对着曹操深深一礼,大声的说道“属下愿追随主公之尾翼,成就不世之大业”
  “好好好”曹操在听到郭嘉的话语之后,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扶起来,连声叫好道“你我兄弟二人就以徐州为本钱,鲸吞整个天下
  某家知道,某家有的时候很容易冲动,所以还望奉孝在日后的时候多加提点”
  郭嘉闻言,满脸郑重的回答道“属下敢不从命”
  “哈哈哈”在说完之后,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