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实地侦查


小说:猎谍  作者:锋利的柴刀
  昏迷之中的宫本晴子,是被唐城扔进浴缸里,被冷水浇醒的,一睁眼就再次看到那张令人厌恶的面孔,原本还以为只是一场噩梦的宫本晴子彻底崩溃在了浴缸里。始作俑者的唐城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精明的女人在彻底崩溃之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居然会如此配合的回答自己提出的那些问题。
  唐城对日本人的恨,是早已经沁入骨子里的,两世为人的他对日本这个民族没有丝毫的好感,所以即便宫本晴子是个女人,最后也还是被唐城毫不留情的折断了脖子。清理干净自己留下的所有痕迹,将宫本晴子的尸体藏在床下之后,唐城原路钻出窗户,再顺着绳子从公寓楼后侧绳降下去,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小子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去搞事情了?”知道唐城昨晚是后半夜回来的,张江和一边吃着唐城买来的早饭,一边询问后者。只是唐城根本不理会张江和的发问,只是自顾自的伸出筷子夹走了最后那个肉包,然后故意张大了嘴,将肉包整个吞进嘴里。气急败坏的张江和见状,随即把手里的筷子扔向唐城,却被后者坏笑着躲开。
  “张叔,你就放心吧!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且放心,没事别叫我,昨晚一夜没合眼,我都快困死了。”说着话,唐城已经在病房里的另一张床上躺了下来,不多会的功夫,张江和就清楚的听到唐城发出的鼾声。唐城一觉就睡到了下午,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王亮正在张江和床边。
  唐城从床上下来的时候,王亮正跟张江和在低声交谈,见唐城醒来,两人随即岔开话题,唐城听到的只是斜鸡毛蒜皮的小事。唐城对此并没有表现出恼火,只是微微一笑,便拿着毛巾牙刷出去洗漱,倒是王亮多看了几眼唐城的背影。“王队长,你可别小看我这个侄子,这小子自幼习武,在南京总部也鲜有对手。”张江和从王亮的眼神中看出些东西来,便有意的在王亮这里,将唐城很是夸赞了一番。
  派去跟踪唐城的两个手下无功而返,王亮心里就对唐城有了些兴趣,此刻听到张江和对唐城的夸赞,王亮对唐城就越发的敢兴趣起来。唐城对这些却并不知道,洗漱之后的他返回张江和的病房,却发现王亮已经离开。“张叔,这个姓王的来做什么?我总是觉着这个人怪里怪气的。我那天给他提供线索,这人居然不理睬,你们情报处怎么会招募这样的人做行动队长?”
  唐城这番话中不无抱怨之意,病床上的张江和却笑着解释道,“你小子,别整天乱说话。这个王亮虽说性子执拗了一些,但为人沉稳,伸手也是不错的。听说让他当初进情报处,是处长亲自点的头,上海站这次缉捕叛徒的行动,便是以他为主。”张江和的话却令的唐城连连撇嘴,上海站出了叛徒的事情,这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上海站这边却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个王亮的办事能力看着也就那样罢了。
  唐城脸上的不服气之色,被张江和看的真切,只是这里面牵扯了太多其他的方面,张江和也不好多跟唐城解释。晚饭之后,唐城找了个借口离开医院,确认身后无人跟踪之后,唐城径自直奔虹口区。虽说已经从宫本晴子嘴里知晓那家居酒屋的布置,可宫本野川毕竟是上海特高课的中坚力量,刺杀这样一个上海特高课的重要人物,唐城不做好事先的准备自然是不可能的。
  唐城昨晚已经反复推演过刺杀和撤退的过程,可那些都还是纸上谈兵,趁着还有一天时间,唐城才会决定先来一趟居酒屋,实地勘察居酒屋的环境。唐城进入虹口区之后走的很慢,从关卡这里到居酒屋的一路上,唐城都在暗自观察着地形和周围的情况,一直磨蹭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唐城这才出现在那家居酒屋门口。
  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来,居酒屋就已经打开门做生意了,唐城穿的周正且看长相也是富家子弟的样子,自然不会被拦在居酒屋门外。居酒屋,也就是高级一些的日式酒馆,不管是后世里还是这一世,唐城都是第一次来。好在居酒屋里的日裔女招待很是殷勤,在问过唐城只是独自一个人之后,便引着唐城上了2楼。
  居酒屋的1楼里全都是散座,而2楼里却都是日式风格的雅间,跟着女招待上到2楼的唐城要了那间正对着居酒屋大门的雅间,只需要稍稍将隔门留下些缝隙,雅间里的唐城就能看清楚整个居酒屋里的情况。生鱼片、寿司、清酒和几样小食,和众多来这家居酒屋的酒客们一样,跪坐在雅间榻榻米上的唐城,在点餐这一环节里并未露出破绽。
  唐城不知道自己从宫本晴子那里弄过来的日元到底有多少购买力,不过在那个女招待拿着一张小费离开时的欣喜表情来看,唐城知道自己从宫本晴子房间里找到的那些日元,应该是足够支付自己今晚所有消费的。唐城要的酒菜很快一样样被送进来,拿到小费的女招待表现的更加殷勤,除去为唐城斟酒之外,还推荐了两个据说跳舞很好看的艺伎给唐城。
  唐城无所谓,反正口袋里的日元还有很多,便没有拒绝女招待的殷勤推荐。酒过三巡,艺伎的表演也看了两段之后,唐城随即起身借口要上厕所。此时的居酒屋已经热闹起来,尤其大厅里的散座差不多已经座无虚席,居高临下的唐城从2楼向下满眼看去,一楼大厅里全都是日军那土黄色军装的身影。
  “我们老板娘的哥哥是海军少佐,所以来我们这里喝酒的军官中,海军的最多,然后是陆战队的。”带唐城去找厕所的女招待话有点多,不过这正好和了唐城的心思,只是杀一个宫本野川有些单调,若是明晚再能多杀几个日军军官,那可就是锦上添花了!后世影视剧中有醉酒军官拦路的情况并未出现,上了厕所的唐城很是顺利便返回到自己的雅间里,之后也没有出现什么突发事件。
  只是借口去了一趟厕所,唐城就已经将整间居酒屋里的结构和布置看的清清楚楚,问过两个艺伎,得知这家居酒屋并没有后门之后,唐城心中已经有了完整的行动计划。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唐城借口邀请的人没有来,便起身结账离开。只是唐城离开居酒屋之前,却提前留下几张钞票,言明自己明晚还来,要居酒屋的老板娘将今天的这个雅间给自己留着。
  唐城出手大方,不管是那女招待,还是两名艺伎,都在唐城这里得了小费,这会又提前留下定金,居酒屋的老板娘自然不会有异议。离开居酒屋的唐城,并没有马上离开虹口区,而是径自趁着夜色将自己计划好的撤退之路走了一遍。即便是虹口区,日军同样布置的有巡逻队,唐城沿路中便多次遇到日军巡逻队。
  见日军巡逻队连路边的酒鬼都要仔细盘查,隐在暗处的唐城此刻暗自庆幸,庆幸自己多了个心眼,如果自己不管不顾的贸然在虹口区里实施刺杀行动,可能在撤退的时候,就会被这些日军巡逻队缠上。只可惜留给唐城的时间就只剩下一天,如果宫本野川没有在居酒屋见到已经被自己扭断脖子的宫本晴子,宫本野川这个资深老特务一定会察觉事情有变,到时候再想刺杀他,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心知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唐城此刻已经是骑虎难下,弄死宫本晴子明显是个败笔,张江和有句话说的很对,这里是上海而非南京,单打独斗是很危险的。临晨时分,避开日军巡逻队的唐城终于在苏州河边停了下来,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唐城便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手电筒,按照事先约定好的三长两短,朝对岸发送出信号。
  约莫半支烟的功夫,一只小船从苏州河对岸快速驶来,看到小船上发送出的灯光信号,侧身趴伏在河堤下阴暗之处的唐城,这才起身朝着小船的方向快步奔去。这段苏州河正是虹口区于租界之间的分界线,通过餐厅老板,唐城早早就联系到了一条走私船,今晚这一趟,只是唐城事先计划好的撤退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