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零章 阿紫


小说:狂魔封神  作者:老油条叉叉烧
  帝都皇城,人称帝都第一酒楼的“天仙雅苑”中,还是高客满座,此时却是从大门处缓缓踱来五个年轻人的身影。
  酒楼老板眼尖,瞧得几人虽然岁数都不大,但绝不是寻常百姓,尤其是那紫衣女子举止谈吐更是不凡,隐隐有官家的气场,让他顿时心惊不已。
  不等小二上前招呼,老板谄笑地奔了上去,弯下腰来,“几位公子小姐,是来用膳的么?我这里有雅间...”
  他话还没说完,那白面书生插话道:
  “老板,你们这里最好的雅间在哪里,带我们走吧...另外,给我们准备棋盘棋子,待会对弈之用...”
  说着,白面书生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元宝扔给了老板。
  那老板眼睛发亮,慌忙接了收在怀中,笑得更是谄媚,“好好好...各位公子小姐,请随我来...”
  老板将几人带上了二楼,一处颇为隐蔽的雅间。
  这雅间内芳香四溢,光线明亮,格局典雅,难得的是,隔音的效果十分的不错,竟然听不到外面一丝杂音。
  紫衣女子微微点头,显然对这里很是满意,不过她还是向洛凡尘询问:
  “洛公子...这里可符了你的心意?”
  洛凡尘一愣,觉察出紫衣女子眉目中的炽热,不禁一个激灵,随口道:“阿紫姑娘...这里很好...很好...”
  几人来时的路上已经互报家门,肖何几人却是有意隐瞒了他们的修道者身份与此行的目的。
  阿紫微微一笑,不经意间流露出风情万种的一面,任是哪个寻常男子都经受不了。
  不过洛凡尘本就是女子,她有意无意地躲闪着阿紫的目光,心里却是大窘。
  肖何一屁股坐在席子上,感觉到身下的柔软舒适,不禁叫出声来,“哎哟...真是舒服啊...这些有钱人可是会享受呢...”
  他无意间碰到了一处小小的机关,那案子上竟然缓缓凹陷了一块,不一会从里面升起一面棋盘,在棋案的对角处也是现出了雕刻精美的棋篓。
  肖何略带吃惊,他抚着棋盘光滑透亮的表面,不时用指头敲着,像是检验它的成色。
  白面书生看着肖何粗鲁的动作,眉头一紧,阿紫却是用眼神平复了他,而后在他耳根处说了几句。
  白面书生会意,看了看肖何与龙儿,轻咳一声,“肖公子,龙儿姑娘,我家小姐即将与洛公子在这雅间对弈,咱们还是出去得好...”
  一听说要出去,肖何“腾”一声站了起来,现出几分怒色,“什么?让我们出去?此话怎讲...”
  龙儿也是现出不解的神色,“对啊,我们三个是一起的,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白面书生笑了笑,“两位有所不知,我家小姐特意找寻一处雅间,就是为了能与洛公子好好下上一盘...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两个为好...”
  肖何不以为然,正要理论,龙儿却是眼珠子一转,小声对肖何说:“肖何,还是算了,和气生财嘛...万一那个阿紫小姐生气不干了,我那五千倾地皮可就泡汤了...”
  叹了口气,肖何苦笑一声,看着龙儿,不知说些什么好。
  “肖何,龙儿...你们两个随白公子出去吧...阿紫小姐通情达理,真要细究的话,对弈的确不能受打扰的...”
  连洛凡尘这个当事人都这么说,肖何再理论下去就有些失礼了,于是作罢。他小声对洛凡尘说了句“有事就发信号...”,然后就与龙儿跟随白公子出了雅间。
  肖何他们三人被安排在距离洛凡尘与阿紫几个房间外的雅间,这里布置得倒也不错,有茶水伺候着,窗外能看到皇城的一番热闹景象,他也是稍稍安心了些。
  “凡尘大哥可是武尊,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肖何,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还不如趁这机会好好看看这景色,品一品茶呢...”龙儿瞧见肖何有些魂不守舍,难得安慰几句。
  “说得也是...”肖何端起茶,小抿了一口,“对了,还没有请教白公子,你家小姐是哪处府上的千金呢?...”
  白公子听肖何如此问,眼珠子乱转,说话却是支支吾吾,“这个...这个实在是不好说...我家小姐嘱咐过了,不能随便透露...”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唐突了...”
  肖何自知阿紫来历不凡,想探个究竟,怎奈这白公子却守口如瓶。不过她越是遮掩,肖何越是感觉到这阿紫的出身高贵,可能真的是皇亲国戚也说不定。
  而此时洛凡尘与阿紫的雅间内,他们两个早已就坐,面前的棋盘光滑如镜,上面的九颗星点尤其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一番。
  洛凡尘心念一动,她也是被周围的气氛感染,自己的灵识也变得异常敏锐。
  对面的阿紫却不似洛凡尘这般心平如水,她微微垂首,略带羞涩,不时瞟向对面的翩翩公子,心里不知想的什么。
  “阿紫小姐,咱们现在开始么?我执白,看来我是先手,就按例让你十目吧...”
  洛凡尘冷不防提了一句,阿紫显然还在神游之外,她赶紧点点头,回道:
  “好...就按洛公子说的来吧...”
  洛凡尘眉头轻皱,她明显感觉出来阿紫有些不对劲,这种情况之下,阿紫的棋力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
  “阿紫小姐,我看你神色有些慌张,如果冒然开始的话,怕是对你不利呢...”
  洛凡尘好心嘱咐阿紫,却更是让阿紫显得有些不知所措,那遮盖面部的白纱被她的喘息吹得微微浮动着,看上去也别有一番风情。
  “洛公子说的是...小女不知怎的见到洛公子就感觉有些...有些紧张...”
  阿紫大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洛凡尘同样是女人,岂能不知这其中的隐秘?
  “糟了...这阿紫莫不是...莫不是对我有些意思?”
  想到此,洛凡尘也是心乱如麻,不过既然两人坐到了棋桌前,肯定是要决出胜负才行,不然的话,有辱棋道不说,传出去的话,他们脸上也不好看。
  “阿紫小姐,我看...我看我们还是下盘盲棋的好...”洛凡尘提议道。
  所谓盲棋,就是不看棋盘,说出下子的位置即可,这对双方的心算与记忆要求极高。
  阿紫瞬间明白了洛凡尘的意思,她点了点头,“就依洛公子的吧...”
  洛凡尘左右看了看,见房中有一处屏风,于是眼睛一亮,将这屏风竖在了两人中央。
  “如此一来,我二人都不用面对面,也少了尴尬,阿紫小姐,这样可以安心与我对弈了吧?”
  屏风的对面传来洛凡尘轻柔动听的声音,阿紫应了一声,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先前的紧张平复了许多。
  “真是个君子,不趁人之危呢...”
  阿紫小声嘀咕着,随即打起了精神,准备与洛凡尘竞个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