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小兔兔(5更)


小说:佛系战国  作者:天一生氺
  齐太子一脸迷茫的看着钟离,道:“我?”
  钟离点点头,道:“怎么样太子,有信心么?”
  齐太子根本没听听懂,要什么信心?
  但觉得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秦公就听到有喊着“君上不好了”,随即一个从者跑进来,和秦公耳语,低声道:“君上,大事不好,齐国太子失踪了!”
  “甚么?”
  秦公立刻“噌!”的站了起来,在他们的狩猎行辕之内,齐国太子失踪了,倘或太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齐国和秦国还不立刻决裂?
  秦公来不及去哄魏国公主,也来不及和魏国公主增进感情,站起来立刻转身离开,急匆匆的走了,连一句话都不曾落下。
  魏公主一看,到嘴的鸭子突然飞了,她虽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但是隐约听到齐国,必然又是齐国给他们使的绊子。
  秦公急匆匆的出了营帐,负责守卫的公子华已经一身黑甲,匆忙赶到,道:“君兄!”
  秦公蹙眉道:“具体怎么回事?”
  公子华赶紧禀报,道:“具体华也不清楚,只知道齐国使者突然混乱起来,似乎在找人,华去打听了一下,齐国使者说他们的太子突然不见了。”
  秦公脸色难看,他们是来验兵立威的,哪想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公道:“去找齐相问问情况,若有什么能帮忙的,让他们齐国尽管提出来。”
  “谨诺!华这就去!”
  公子华去了一会儿,很快就回来了,同来的还有齐国的国相钟离,公孙衍和孟轲伴在左右。
  秦公见到钟离,十分亲切的道:“大哥,三弟如何了,可寻得了?”
  钟离一脸苦恼,十分浮夸的叹气道:“还未曾寻得。”
  秦公道:“三弟到底如何失踪的?”
  钟离懊恼的道:“二弟有所不知,我那三弟本在狩猎,突见一只小兔兔跑了过来”
  “小”
  秦公一口老血顶在胸口,差点喷出来。
  小兔兔?
  这个时候齐太子失踪了,钟离竟然要从小兔兔开始说起?
  钟离仍然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那小兔兔雪白雪白的,十分灵动,一蹦一跳的跑过来,三弟童心未泯,见到小兔兔心中大喜,于是”
  他说到这里,孟轲脸色有些尴尬,公孙衍则是“咳咳!”使劲咳嗽了一声。
  钟离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语文写作文的大忌!
  那就是不能把别人的心理活动写出来,不要显得太假了
  钟离赶紧道:“于是三弟就追着小兔兔跑进了树林,然后不见了。”
  “追”
  秦公脸色铁青,道:“三弟追着一只兔子,跑进了树林,然后失踪了?”
  钟离诚恳的点头,道:“正是。”
  齐太子追着一只兔子,蹦蹦跳跳的跑进了树林,然后不见了,齐国使者们大肆寻找他们的太子,整个营地被他们搅得天翻地覆,这听起来
  像话吗?
  秦公一听,登时明白了,敢情是中计了。
  而且是钟离那种无赖的计策,目的很明显,就是不想让秦公和魏国打好关系,用齐太子当借口,把秦公叫了出来。
  简直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秦公还不好发怒,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道:“如此子华。”
  公子华赶紧道:“是,君兄。”
  秦公道:“你就派一队人,帮着齐相去寻齐国太子罢。”
  公子华拱手道:“子华敬诺!”
  钟离笑眯眯的道:“真不好意思,给秦公添麻烦了。”
  秦公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哥何必和弟弟客气,下次若是还这般客气计较,弟弟是要生气的。”
  秦公说着最后几个字,咬牙切齿的,一甩袖袍,转身走了。
  因为错失时机,所以也不好重新回到魏国公主营帐,只能回到自己的营帐去了。
  那边齐太子身为这次计谋的“主角”,此时正一个人,蹲在猎场偏僻的角落里,蹲在地上,抱着一棵树画圈圈。
  齐太子本以为这次计谋,自己可以大展拳脚,没成想虽然自己是主角,但却不能上场,而且从头到尾不能露脸。
  因为齐太子正处于“失踪”的状态。
  钟离的原话,找个隐蔽的地方,哪凉快哪呆着去
  齐太子便凉快到了这偏僻的地方,蹲在地上,百无聊赖的画着圈圈,心里想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营帐,钟离先生那边的事情解决了没有,等等。
  齐太子正在画圈圈,就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整个人登时警觉起来,抬头一看,不由有些吃惊,道:“甘甘姑娘?”
  竟然是甘敏。
  甘敏手上挂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都是野菜和蘑菇,她打扮得很随意,甚至像是一个村姑,但看起来异常清丽脱俗。
  齐太子看到甘敏,登时脸都红了。
  甘敏诧异的看着齐太子,道:“齐国太子?”
  齐太子此时正在“失踪”,乍一看到甘敏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
  甘敏也很吃惊,道:“太子您怎么在这里?方才营中都在寻您。”
  齐太子不会说谎,听甘敏这么问,支支吾吾的道:“这我辟疆”
  他说了半天,最有挤出几个字来,道:“辟疆迷路了。”
  甘敏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声,娇俏的容颜登时展开,有一种花枝乱颤的感觉。
  不过甘敏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着急的道:“小女失态,小女绝没有嘲笑齐国太子的意思。”
  齐太子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也是甘敏太单纯,竟然没有听出齐太子拙劣的借口,若是一般人早就听出齐太子在说假话了。
  齐太子摇手道:“无妨无妨,让甘姑娘见笑了,其实其实辟疆的确很愚笨,钟离先生也经常这般说辟疆。”
  甘敏道:“小女知道回营地的路线,倘或齐国太子不嫌弃,小女愿意引路。”
  齐太子当然欢喜,道:“当真?”
  甘敏有些疑惑,道:“齐国太子何出此言呢?小女也要回营地,既然顺利,又能帮到齐国太子,自然愿意效劳。”
  齐太子听着甘敏清脆的嗓音,当真是“因祸得福”,没想到还能与甘敏单独相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