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迷林困境


小说:永乐奇案  作者:半路出家人
  “韦护。”虚弱的维护一脸黑线地说道。
  周新又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神仙。”韦护道。
  周新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是个神仙……那么你叫什么?”
  “韦护。”
  这是韦护第一次很恨自己与生俱来的特质啊!
  此时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被人记住啊!这样他就不用在已经快要累死的情况下,还一遍一遍地回答这些凡人的问题了!
  碧玉一开始是走得雄赳赳气昂昂的,但是走了一会儿,整个人的气势就弱了下来。甚至于脸上也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又过了片刻,嘴里也发出了迷茫的声音。
  “咦?”
  “不对啊?”
  “怎么还是这里?”
  “这不可能啊……”
  很显然,她迷路了,连带着把大家也带迷路了。
  静宜公主气道:“喂!你不是说你可以找到路吗?怎么还是把我们大家给带迷路了?”
  碧玉道:“你闭嘴!”
  三个字简单明了,把静宜公主噎得不轻。
  “你……”静宜公主指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从来都只有她这个公主凶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能让别人来凶她啊!这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
  许小仙确认道:“碧玉,你是迷路了吗?”
  “明知故问!你瞎了吗?难道看不出来?”碧玉像是一串炮仗,接连叮当作响,也不管路过的人是不是无辜。
  “许小仙明明是善意的询问,你凶什么?”静宜公主又活了,怒道。
  贞贞被她们两个吵得头疼,及时阻止道:“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就算不是碧玉带路,在这片树林里,我们也不可能顺利走出去。迷路了找路就好,计较对错有什么用?”
  “喂”,静宜公主道:“我本以为你是说要说句公道话呢,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啊?分明是偏袒她!”
  贞贞懒得搭理静宜,觉得这位公主殿下和傻子没什么两样。
  她只是四处看了看,又看了下他们现在所有的可用战斗力,觉得情况并不乐观。
  “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应该想办法进去,而是应该想办法出去”,贞贞道:“既然我们在此处迷路,而且也分明能够看到,树林深处是浓霾最重的地方。我们就应该从这里离开,从另一侧绕到那浓霾最重的地方去。”
  静宜在林中看了看,然后很肯定地往树林深处一指,道:“就在那浓霾最重的地方,有一个三层楼阁,我之前经常看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找不到那楼阁了。而且很奇怪啊,为什么我们明明能够看到那边是最蹊跷的,位置看得也不差,就是走不过去呢!能看到,说明我们并没有失去方向啊。”
  “不不不”,许小仙道:“能看到那边的重霾,和没有失去方向可是两码事。我们现在看到的,它在我们的西北方;可我们如果换一个地方站着,它还在我们的西北方。但我们所处于的两处,又绝对不是一个地方。所以说,我们在这片树林里,就是失去方向的。我这个意思,你明白吗?”
  静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一脸花痴地笑道:“反正你说的都是对的!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呃……
  许小仙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贞贞一眼。
  却发现,贞贞只是很平静地在寻路,并没有注意到他这边。
  这一刻,许小仙的心中,竟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时至今日,他已经很确定自己的感情了。
  他真正喜欢的人,其实是香香。他对香香的感情并不是兄妹之情,对贞贞的才是。
  一直以来他执着地想要找到贞贞,只是因为兄长一般的责任,而并不是对爱人的找寻。
  可他和贞贞明明有婚约在身,如今他也已经找到了贞贞、他们两个现在也并没有立场问题,如果他没有履行诺言娶贞贞为妻,就是对不起贞贞,就是个渣男。
  这一路上,看着贞贞,他时长会纠结、惭愧、万般自责。
  但此时看到贞贞似乎也对他们没有了男女之情、并不是很在乎他的样子,他的心中,对于想要和贞贞说清楚、毁婚的愧疚,就稍微少了一些。
  如果在经过这些年的变动之后,贞贞已经不再喜欢他了,那么他想要解除婚约,就是对彼此都好的决定。
  “小仙,你发什么愣?你不想找香香了吗?”周新看到许小仙望着贞贞的背影出神,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一巴掌拍在许小仙头上,为香香出气。
  并且在心里想道,如果小仙敢因为贞贞的回归而辜负了香香,他就和许小仙断交,老死不相往来、只有在许小仙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才会出现的那种!
  “当然想啊”,许小仙道:“我都快要急死了……”
  他看了下已经如同三只弱鸡一般的三个神仙,觉得心好累。
  到了如此关键时刻,他们仨怎么就不争气了呢?关键时刻掉链子真的很可恨!
  “我觉得贞贞的方法不错,我们还是想办法退出去再说。”许小仙道。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情况就是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先前的确低估了朱棣的实力。
  此时在这看似并不如何危险也不如何大的树林中迷路,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朱棣的法力。
  “这样”,贞贞想好了办法,安排道,“好在我们人多,我们每个人拉着一段绳子,连成一条直线。听清楚了,不是一条竖着的直线,而是横着拉成一排。同时往前走,每一次只走三步。如果遇到有树木遮挡,我们就送开手,饶过这条树木后,再连接在一起,始终保持整齐一排的样子往前走。听明白了吗?”
  “你的意思是说,通过加大我们行走的面积,来抵挡住这些曲折小路所给我们的迷惑,是这个意思吗?”周新问。
  “不错。”贞贞点头道。
  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提出的这个办法很不错。
  他们此时之所以迷失在这片树林,最重要的原因,很有可能是这些树木将整片土地切割成太多的小道路。他们在行走之时,难免会被这些小道路所迷惑。自以为走的是直线,实际上呢,经过这些小道路的阻拦盘绕,他们就是在转圈。
  弥漫在树林中的法阵是一方面,但这些道路本身所给予的迷惑,也是不容忽视的。
  “既然用这个方法,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往前走?”周新指了下前方浓烟弥漫处,道:“我们用这个方法一直往前走,或许可以走到那里。而我们如果离开这片树林,很有可能根本找不到进入到那一处的机会。”
  他可以很肯定,至少在他和土行孙进入树林之时,并没有发现有除了树林之外的另一条路。
  “不可行”,贞贞道:“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出口处更近一些。而距离那浓霾之处,只是用肉眼看去,就已经是距离出口处的三倍。谁知道在这法阵之中,我们真正走起来要多久?如果在这段距离中我们再次迷路,可是连退回出口处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的方法太过冒险,我不赞成。”
  静宜道:“我可以保证,这片树林并不大。我们现在看到的距离,其实都是法阵所带来的假象。”
  “公主,现在这里的情况,已经不能用你平时的认知来看了。这一片树林,它已经不仅仅是一片真实存在于皇宫中的树林,而是法阵同本体的结合。如果你平时的认知有用,我们现在早就走出了这里,不是吗?”贞贞反驳道。
  静宜公主被她说得没话回,但是她本能地想要支持周新,而不想支持这个讨厌的燕子军。
  三位神仙已经基本是三个废人了,只是靠着树木尽可能地调息,并且催促道:“别管是什么法子,快点决定就是,我可和你们耗不起了!”
  说话的是妲己,她也是这三人之中法力最弱、此时情况最不好的。
  许小仙看了看前路、又看了看他们可能找到的出口,一咬牙,下了决定:“我同意贞贞的意见,我们退出去!”
  碧玉也立刻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当然是支持贞贞。
  除了已经没办法参与决定的三个神仙之外,剩下的就只有五个人。如此一来,不管静宜公主是什么决定,最终都是三比二。
  所以在听到碧玉的话时,许小仙便立刻脱下了自己的袍子,将它撕成布条。着急地叫周新:“周大哥,你不想救香香了吗?再晚等到法阵发动,就真的来不及了!”
  “小仙,你先告诉我,你做这个决定,到底是因为它是贞贞提出的,还是因为你真的认为只有这个方法才可行?”周新固执地问。
  “当然是因为这个方法可行!”许小仙急了,都什么时候了周大哥还在计较这些?他猛然回身,看着周新怒吼道:“我敢保证我比你更在乎香香!如果香香死了,我愿意跟他一起死,你能吗?”
  周新僵了一下。
  许小仙从来没有向他发过火,此时却怒成这样,可见在小仙心中,香香的确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