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魔种


小说:修仙别看戏  作者:踏歌行人未停
  因着对灵台的禁制灵罩,那怪物也只是瞧着可怕,却也没法破笼而出伤害外边的人。
  人就是有这么个劣根性,有恃无恐了就忘记了要居安思危。
  因而这些修士也只是心惊于此物的来由跟背后代表的东西,例常戒备着,事实上并没有人真正做出什么实质上的行动。
  这么多人站在一起,所谓的敌人数来数去也多不过两个,有什么好怕的?
  真正让他们感到担忧和恐惧的是藏在这些不明现象之后的未知真相跟不可忽视的威胁。对于中间那两道特殊的“风景”,他们是好奇心大于恐惧的。
  所以眼下现场与其说是遇险场景还不如说是菜市场,毫无秩序那种,说什么的都有,就没几个人是真正心怀警惕的,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然而他们也不知道的是,有时候看戏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诸位所见。金雷门的弟子应该最为清楚罢。这对灵台另一边困着的就是之前那位卢小友。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本座想诸位此刻心中已有数了。”
  昭和真君扫视了下在场的晚辈,眼眸中带着震慑,扫过一个个意图逃避的修士,仿佛在告知他们莫要再逃避了,事实的真相就在他们的心中,只是他们不想承认罢。
  昭和真君把这么多人困在宴会厅里,告诉他们有奸细,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就这一两个。有一就有二,卢海英这样的只怕不止一个,怕是他们这群人之中还有为数不少的一拨。
  只是大家都不敢往那边想,也无比希望这只是他们的臆想。然而终还是被昭和真君戳破了。
  不知道他们能否带着他们宗门的队伍全头全尾地离开湖阳派。苦也……各大门派的领头颇为心有灵犀地对视,俱是看到对方眼中的苦笑跟无奈。
  担任外出领队最怕的就是这个,带着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去,最后拉着残兵三两只回来……简直就是领队的噩梦。
  就像眼下出了这么大事,他们这些做领队的都不好受。想着回去该怎么跟师长们交代罢!
  “诸位也看到这位卢小友的情况……不大好……”昭和真君迟疑地用了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卢海英。
  岂止不大好?宁夏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看了眼那在拼命撞灵罩的血红色身影。即便已经看了这么多眼了,还是感到寒。
  变成这样,日后还能变回去么?就算变回去了,她日后又当如何呢。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然而老朽想说的是,这位卢小友并非自愿成为魔道的奸细的。”下一刻昭和真君却忽然间给卢海英辩驳道。
  “……此话怎讲?”众人听着也迷惑了。
  “这也是本座把诸位都留在这里的原因。若是放任不管,任由诸位离去,怕是日后卢小友的情况还会出现。”
  终于说到重点了,各门派的修士也不由得紧绷起来。
  “想必各位应该也都是清楚的,魔道衍生于仙道,从仙道法门分离出去的一支外道,具体的本座也不好评价。但他们也有是独属于他们的修炼体系。”
  “转修魔道最显著的变化自然是体内运转之气。灵气跟魔气,一字之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魔气,如大家所见,就是种黑气。”
  “方才逸散开来的魔气已被禁制分解掉了,所以杀伤力不大。诸位日后若是魔修可不能如此怠慢。”
  “……而卢小友,诸位可见她的外形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变得不像是人,丝丝缕缕魔气缠身。但注意她身上还残留有大量灵气,体内功法也是正常运转的。她这副样子可不像是修了魔道功法的样子。”
  昭和真君声音落下,也激起很多人的疑问。
  “……就是!我可从没有听说过修魔道功法的会变成这种怪物。”
  “之前我就有一远房表兄被逐出家族修魔去了。前些年我在秘境见着他可是正常得很,还容光焕发了几分。”
  “对啊。你们瞧瞧,这哪还有个人样。不会是那些魔道之人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呦,兄台,你说得挺有理的,说出了她的心声。
  宁夏亦是这样想的。
  卢海英这副模样不太可能是修魔造成的,至少人家魔修都不长这个模样儿的。
  对方这个模样莫名倒是让她想起寄生兽。寄生……还真有几分说得通。
  很快昭和真君就落实了她这个微妙的猜想。
  “老朽年轻的时候曾经翻阅过藏书阁的一本上古时期绝本,上边就提到一种过与此相似的情形……”
  异界邪魔。
  这片大陆是人类主宰的世界。修士在界内翻云覆雨,臻至极境,修练成仙不是梦。可与这片大陆相链接的另一个暗空间,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没有人类,邪魔鬼类才是那里的主宰者。
  按说两界应当互不干涉,各自运行才是。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两个空间就像是相互依存的双生子一样,如影随形,存在着一条双向链接的通道。
  只是这通道日常封闭,须得一定时期才会打开,让两界得以联通。上古时期及至几千万年前都曾出现过这异界邪魔的身影,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就成了遥远的传说。
  还得昭和真君阐述,众人这才得以了解这段模糊的过去。
  而卢海英这种情况就曾在几次大战中出现过,情况不同,但却有着高度的共通点。叫人不相信就不行。
  “……吾等也称之为魔种之难。被魔种入侵者的**跟灵力会渐渐被中心魔种侵污,红瞳,五官移位,身体肌理自然爆裂,体格变化,朝着邪魔的外形变化。”
  “一旦转化完成,体内能孕育多枚魔种,通过特殊的方式便能传授他人,形成新的循环……”
  新型污染源,还是附带整容效果的那种,沾上了就完了。她现在跟一群人正跟这样的存在共处一室,确定真的没问题么?
  宁夏僵硬地转动脖子,瞥了眼中间看似毫无神志流着血水还在拼命冲击灵罩的卢海英,觉得很不妥。
  不等昭和真君说完,全场哗然,这下连那些大门派弟子都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