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弃子


小说:最强泷影  作者:面包菠萝
  无数落石轰然压下,卡卡西拼尽全力带着琳与带土向着洞口的一丝光亮跑去。
  带土心下一横,一口咬在卡卡西拖着自己的手上。
  “嘶..”一个鲜血淋漓的牙印,可见带土这一咬用尽了全身力气。
  卡卡西吃痛,松开了手。
  瘫坐在地上的带土露出了解脱的神色,遗憾道:“抱歉了卡卡西,不能和你一同成为村子的英雄了,但我实现了诺言,保证你安然回村,就是最好的晋升礼物。”
  卡卡西回过头想再度将带土拖起,一方巨岩却滚滚而来,横栏在了他们之间。
  “快走啦,卡卡西!”带土用最后一丝力气喊道:“在这个世界,给我好好活下去,成为不输给任何人的大英雄!才能保护好琳!”
  “可恶!”一拳打在纹丝不动的巨岩上,卡卡西懊恼道,“可恶....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犹豫,直接和你一起来救琳,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我这样算什么队长,有什么资格拿到你的晋升礼物!”
  “我根本就不配当上忍!”
  卡卡西声嘶力竭的喊道,他蓦然发现,自己的处境,竟是与父亲一样,同样是任务遇到了危机,同样是只剩下了一个同伴,甚至同样因为犹豫,导致另一名同伴身亡。
  “朔茂大叔当年将剩下的同伴完好的带回了村子里,希望你也能够向他一样,将琳安全带回村子,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巨岩对面传来了最后一句话,带土说完这句话后,就没了动静。
  他还有呼吸,却闭上了双眼,不想要卡卡西再因为自己,而分心,让大家都死在这里。
  “是这里,木叶的三名忍者应该都被困在这里了!”
  几名岩忍到了附近,看到塌陷的山洞,双手结印:“土遁-裂土转掌!”
  山洞的坍塌在几名岩忍的同时施为下,再度加剧。
  不过下一个瞬间,他们眼前晃过一道寒芒,接着,一个个身首异处。
  朔茂下手毫不留情,接着,他走进了山洞里。
  正巧几块落石朝着卡卡西砸去,他轻巧的挥刀一斩,便将数块巨大落石斩成了小石子。
  “卡卡西,你成长了不少了。”
  “父...”卡卡西一眼认出了来人,却想到朔茂如今已经是木叶叛忍,冷冷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我只是想来和你说说话。”朔茂摇着头,和蔼道。
  “木叶叛忍与木叶忍者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卡卡西虽然如此说道,但眼中的期待却无法隐藏,无论如何,那都是他的父亲,唯一的亲人,即使是叛逃,也得留个说法。
  “你这孩子...”朔茂走到了卡卡西身边,虽然已经成了上忍,但还是个不到自己肩膀的孩子。
  这孩子遇到了与自己当年一样的事情,很多事情,在经历之后才会明白。
  琉璃虽然也很想看看这父子重逢的一幕,但洞穴深处还有个被遗忘了的可怜孩子,朔茂经历了舆论中伤、团藏利用、叛逃木叶,尽管有自己嘴遁,却还有些往抑郁症发展的趋势,希望这次和卡卡西的谈话,能让他好受一些,朔茂什么都好,就是心理承受能力有点脆弱。
  “我怎么还没死?”
  黑暗之中,带土闭着眼睛等死很久了,却发现一块石头都没砸到自己头上,不禁有些纳闷。
  “难道我就是那些忍破苍穹小说里的主角?”
  “这样的危机都死不了,之后能找到秘术或是前辈传承,实力大增,活着出去就能当上火影,娶了琳,让卡卡西当一辈子单身狗,从此走上忍者巅峰?”
  “可惜了,这样的天赋想的却是这种事情。”
  琉璃早就将带土拖到了山洞底下的空间中。
  这是一处天然的空间,没有任何人造痕迹,他也不能确定斑是否在这里待过,干脆就用来改造带土。
  神威的用处,从原著中就能看出,即使是对抗辉夜姬,都有发挥的余地,是不可多得的好牌。
  “你是...你是来给我秘术禁术的老爷爷?”带土惊喜到,小说成真了?!
  随后他目光微抬,看到了琉璃的螺旋面具,以及露出的那颗湛蓝色眼睛,回忆了起来,说道:“不对啊,你是晓的首领,零?卡卡西他们怎么了?”
  “你的同伴们吗?卖完傻后,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同伴,你很不错。”琉璃平静道,晓组织经常外出的人都有照片在忍界流传,辨识度基本和各个村子的影一样:“外面还有个我一同前来的人,你应该也很熟悉,木叶S级叛忍,晓之朱雀,旗木朔茂。”
  “朔茂大叔?晓之朱雀?他加入晓了?!”带土双眼圆瞪,难以置信的道:“那这样,卡卡西就安全了。”
  “旗木朔茂可是叛忍,你放心让他和木叶忍者相处?即使卡卡西是他的儿子,在他身边还有个非亲非故的小女孩呢。”琉璃问道。
  “他可是木叶白牙,木叶的大英雄啊!”带土放心道:“朔茂大叔叛逃肯定是身不由己,他是个很好的人,等我成为了火影,一定会为他平反的!”
  带土的想法很单纯,他觉得好的人,就一定不会叛逃,即使是村子里都在说,朔茂释放了鵺,将村子里的同伴当做祭品,他仍旧觉得,卡卡西的父亲,能够在危难之际救下同伴的忍者,不可能干这种事情,其中一定有误会。
  “当上火影?”琉璃嘲笑道:“你没机会了,你还不明白情况吗?”
  “什么情况?其实我已经死了,你只是在和我开玩笑?”
  带土疑惑道,完全搞不清此时的状况。
  “你,包括你的同伴,你的老师,全都是木叶的弃子。”琉璃沉声道。
  “弃子?弃子是什么意思?”带土挠了挠头,表示不理解。
  琉璃:“....”
  “我说,你们整只小队,都被木叶放弃了,你们的生死可有可无,木叶根本不指望你们完成任务。”
  “我们...被木叶放弃了?”带土愣这道。
  “神无毗桥有近百名岩忍守护,其中有二十名上忍是前些日子里从其他防区支援而来,凭你们一个小队,能在这些岩忍的守护下破坏神无毗桥吗?”
  “这些特意赶来的上忍,就是来灭杀你们的死神,以木叶的能力,会将如此隐秘的突袭情报泄露出去吗?”
  “这里的动静这么大,你的老师波风水门不可能没注意到,他的速度有多快你一定知道,可就连他,也无暇顾及这里了。”
  带土乐观,天真,却不傻,将事情前后联系一番后,就明白了。
  从一开始,这个任务就透着诡异,但他仍不想相信这一切,挣扎着问道:“可如果不破坏神无毗桥,木叶怎么样获得胜利?”
  “木叶胜利的方法可多了,你低估了当今的代火影志村团藏,别说当前的敌人只是岩忍以及还未行动的雾忍,即使再加上砂忍、云忍,木叶也不一定会输,你们的行动只是团藏为了排除异己的手段而已,你的老师太强了,在这次战争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还是三代目火影的徒孙,他迟早会威胁到团藏的地位。”
  听着琉璃直白的话语,带土沉默良久:“木叶,真的这么黑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