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找到


小说:武侠之神级捕快  作者:紫衣居士
  “两位兄弟千万手下留情,王老七愿意把自己在山上的收获都献出来,只求饶我一命……”
  王老七的这番骚操作算是把郭慧玉给看懵了。
  她见过临阵决胜,纵然差距极大,也要奋起全力搏杀至死的血性之人,也见过实力不济,被人打服,变成阶下囚的武者,但还是第一次看见打都没打就自己双膝跪地的人。
  项央倒是没有多少感想,这个人虽然武功不错,但压根就称不上真正的武者,他一切的前提,是自己生命的保障,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尊严在他眼前,一文钱不值。
  这样的人有没有?有,不但有,还很多,因为世上很多都是这样的人,当屠刀举起,你没有反抗之力,又畏惧死亡,多么可怕,不可思议之事,他们都能做的出来。
  “好,识时务为俊杰,我问你,七杀使者你可见到过?就是原本在这极峰岭落脚的那个?”
  项央虽然从李兆奇的口中得知七杀使者的行踪,但还是想要多了解一些。
  “见到过,见到过,昨日一战他也处在其中,武功很高,可惜被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打吐血,往东南方向去了。
  小人派手下跟踪过,他虽然没走远,但选了个极为隐秘的山洞疗伤,我等正商量着怎么把他拿下,好捞上一笔再说。”
  这人倒也是一个胆肥的,看到七杀使者身受重伤便尾随跟着,准备搞一波事情,深刻诠释了什么叫趁你病,要你命。
  然而看他们现在也没有动手,应该还是拿不准那人的伤势到底有多重,是基本不能动手了,还是能把他们这一伙人给干掉,这很重要。
  “好,既然这样就更方便了,你和我一起去,找到七杀使者,我饶你一命。”
  项央听到王老七的话,心里一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要是和郭慧玉朝着东南方向找,也许能找到,但也会花费不少功夫。
  “多谢,多谢,王老七一定帮您找到七杀使者。”
  王老七谄媚的从地上站起,扑腾扑腾膝盖上的灰尘,宛如一只忠犬,其他缓过来的同伙都有些认不出王老七了。
  说来此人的名声其实也不小,在某个小圈子内被称为独狼,又凶又狠,武功还不赖,混的风生水起,最后更是拉起一票人专做无本的买卖。
  然而一向作风狠辣的独狼跪倒在项央面前的一刹那,过往的形象瞬间崩塌,独狼,忠犬,角色切换的太快,很多人不能相信,不能适应。
  王老七此时却不管其他同伙的看法,项央刚刚一记狮吼功,刚猛威严,音波骇人,眉宇之间杀意一闪,他就有如被人拿绳子勒到脖子上的紧迫感,这是一个武功远超他想象的强者。
  面对这种人,他过往也见过几次,只是一直没有交往,他也不敢招惹。
  如果招惹了,就像现在这样,得将尊严,威严,种种其他次要的想法纠结抛到一边,只求活命的机会,这是他的生存之道。
  活着,什么都可以拥有,哪怕暂时失去,他也可以从无到有拼出来,死了,什么都没有,他拥有的一切也会失去,包括尊严。
  两方达成一致,项央郭慧玉跟着王老七以及他手下的同伙一起往极峰岭的东南方向赶去,那里还有王老七留下的眼线在盯着七杀使者。
  “七杀使者是个泛指,相当于级别,是楚河手下最强的几个人。
  在极峰岭的这位名叫马世勇,早期拜在天蝎门之下,学习毒术与控蝎之术,后期转投楚河手下,是楚河最信任的手下,名列七杀使之一。
  王老七,你们该庆幸没有擅自动手,不然现在只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一个善于用毒控蝎的强者,纵然深受重伤,也是有着强大的实力,因为杀人于无形的说的就是这种人。
  项央听着郭慧玉的话,眼睛盯着前方隐秘的一个山洞,目中露出一丝了然。
  马世勇受伤的确不浅,然而他在山洞中疗伤,必然不会毫无防范,这前方说不定就有各种毒粉毒虫之类的在潜伏。
  “这,这该如何是好,要不然让我手下的人先去探路?”
  王老七这句话一出,顿时惹得自己的几个手下怒目,然而瞥到面无表情的项央,又有些心虚,他们连一吼都经不住,根本没有反抗的实力。
  只能寄希望于这个汉子是个面丑心美的好人,又或者希望山洞周围并没有那种能要人性命的毒粉毒虫。
  “项央,如何,你可有法子?”
  面对郭慧玉的询问,项央轻笑一声,大步上前,手中的掌力汇聚,一道道猛烈的气劲与掌风将身前的杂草崩断吹飞,扬起漫天的红绿色粉末和人手指大小的蝎子。
  项央与山洞之间相距约有五丈左右,一路推去,脚下的土地被刮出半寸深,朝着山洞缓步而行,看的身后的郭慧玉和王老七一行人恶寒不已。
  山洞两侧,此时竟然已经堆积出一米多高的粉末和蝎子尸体,别说踩上去,看都觉得心里发寒,好阴损的人。
  而这当中,有山风吹来,要将毒粉之类的吹起,却被项央以霸道的真气和掌力死死压住,丝毫都飘不起来。
  其功力之醇厚控制,掌法之精妙霸道,看的王老七一众人眼睛都直了,这必是后天中的一流乃至绝顶,得亏王老七跪的早,不然项央杀他们根本花不了多少力气。
  “虽然知道此人武功高强,内气精纯霸烈,还是小看了他,常人就算想到这门一招,只怕也难以实行。”
  郭慧玉轻轻点头,项央虽然有时候毒舌,但这手上功夫是硬邦邦的,没得说。
  等项央允可,王老七就带着自己的手下一阵小跑离去,一口气奔出数里地,方才松了口气。
  有人一屁股坐到地上,肉体不累,心灵受到冲击,这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慌得很。
  还有人准备和王老七翻脸,刚刚的他提议由这帮人做炮灰,可是让不少人心有怨恨。
  然而还不待那帮人责问王老七刚刚为何要出卖他们,这个在项央面前变作忠犬的人又是一番变化,。
  目光阴冷狠毒,嘴角冷酷笑容,手中毒弩穿扫而过,向着毫无防备的同伙下毒手。
  一时间被射死的有五六个,剩下的人还不待出手,已经被一抹宛如毒蛇弯曲的剑光划破喉咙,这剑法也还算有些威力。
  当然,更大程度上是他们先前被项央一记狮吼功震出内伤,又是一路颠簸,心灵受到冲击,没料到王老七会立马下手,这才在短短时间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兄弟们,不要怪我,我老七今天跪拜他人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而且你们对我也难以如过往一般尊重信任,我别无选择。”
  幽静的林间,王老七叹息一声,辛辛苦苦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他还不能找人报仇,憋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