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谨慎起来


小说:太上忘道之壴雨  作者:壴二
  这抵挡天雷的一切的动作都是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若换了刚刚离开青木宗时的壴雨,是完全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
  壴雨离开青木宗已经有十七年的光阴,这十六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绝对不短!
  在禁仙谷中,壴雨整整呆了有十六年的光阴。更是有长达十年之久的时间是再第八禁中,独自一人面对。在一个人的空间,感受一个人的孤独与寂寞,差点没让壴雨疯了……
  可这十六年的时间里,壴雨不但迈入了金丹期的行列!更是十成结丹,迈入了一种绝对天骄的道路之上!
  短短十六年的时间,壴雨的修为与自身的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一般金丹期修士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壴雨在青木宗时,虽说实力强大!若跟其它宗门的弟子比较,也许胜利不算难。可若跟其他宗门内基础期的天骄之辈相比,却并非那么容易获胜了!
  壴雨法宝不缺,法诀强悍,修为也在同境界修士的顶列!
  可壴雨斗法的经验太少,心智与心境也及其不稳定!若没有足够的历练绝对比不上其它宗门的天骄之辈!
  在加上壴雨无法结丹一事,导致壴雨心中早已明白。自己并非其它人口中的青木宗天骄,而是师尊身后一个没有前途却宠溺的弟子罢了……
  可这禁仙谷中的一切,让壴雨不仅仅是突破了境界!更让壴雨历练了太多太多,在前七禁之中!壴雨与太多太多的妖兽较量过,死在壴雨手中的金丹期妖兽何止千数。
  而此行,壴雨最大的收获不仅仅如此!
  若说壴雨拥有了两件化神期大修士才能拥有的宝物,已是天大的造化,天大的收获!
  可壴雨真正在乎的,却是学会了禁术!更是学会了“一字禁术”!
  壴雨曾经听过师兄三青一句话,外力终究是外力,自身不强大!终有一天会损落……
  壴雨明白,法宝或是灵兽之类的外力之物。终究是外力,早晚有一天会不属于自己!而法诀与秘术则不一样,永远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十六年中壴雨成长了太多,虽说心智之上没有太大的改变,可壴雨自身的实力,以及法宝之上的强悍!已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
  若在让壴雨与当年的楚姓女子较量一番,壴雨也许可以轻易的打败此女!壴雨站在第八禁的半空之中,静静的看着腰间别带的紫色梅花玉佩。此时这梅花玉佩又恢复了之前的紫色柔光,好似又开始保护壴雨一样!壴雨冷哼了一声后,再次在第八禁中穿越起来。速度依旧不是很快,谨慎之意很是明显!她可不想在经历一次痛苦的雷击……
  天玄大陆西方之地,禁仙谷内。桃真与梅禁天二人一脸认真的在对棋,好似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看其神色,好似这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无法打扰二人一般!
  而身旁的魏二平与陈李依旧在不远之处,继续卖力的做着自己的糖丸与丹药。虽然这些东西已经好些日子没有送去第八禁中,可他们依旧需要卖力的做!
  他们一个是凡人,一个只是小小的修士。怎么敢在两位化神期修士的面前偷懒!
  而且自从前些日子,这桃真故意找茬推翻了一盘棋局之后!这两位看似无害的化神期修士,大打出手之后的样子与神威!可是彻底吓坏了这二人……
  此时壴雨站在第八禁的半空之中,一身红色长裙依旧格外显眼。只是眉宇之间少了一些傲意之色,多了一份稳重之感!
  “这第一百九九道天雷绝非我可与之抗衡!可也不能干等着,不去面对呀……
  要不就在此处尝试突破境界,反正储物袋中的丹药足够多!用都用不完……”
  自然,这丹药多到用不完!也只有壴雨这种一生之中都处于“地主之女”的修士,方能说出口!
  壴雨站在半空之中,因为明显感觉到越往后,这第八禁中的天雷自己越难招架。所以此时正在犹豫要不要在这第八禁中突破金丹中期!
  在犹豫了许久之后,壴雨迈步走进一处红色空间之中,盘膝坐下。运转自身的修为,内视了一下。
  如今壴雨金丹中期巅峰的修为,突破到金丹后期其实并非难事。因为壴雨很久之前便有了突破境界的征兆与感觉,只是没有突破而已。
  此时无奈之下,只好尝试突破境界来对抗这第八禁中的天雷。
  短短数年,壴雨的境界便从基础后期得到金丹期,在从金丹初期到达金丹中期,而如今又开始尝试突破金丹后期。
  这种修炼速度堪称妖孽!
  天玄大陆上也没几个人能有这种资质,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壴雨的资质!
  一个修士的资质高低,取决了其一身的成就!
  壴雨一连打坐了好几日,此间也吞食了不少适合自己如今修为的丹药。此时壴雨愈发感应到突破之感,心中也是暗暗窃喜!
  “古往今年,突破一个境界是多么困难之事!多少修士因不能突破修为而止步于修仙道路之上,而我壴雨突破一个境界居然如此容易……”
  半个月后,壴雨四周的灵气依旧愈发浓厚。甚至隐约之间导致,除了壴雨四周以外的地方,显得灵气不足起来。
  壴雨将灵力吸收身体之内,丹田之处的蓝色金丹不停运转。一连吸收了好几日之后,其上的几道裂缝似乎有了愈合的征兆。
  又过了半个月之后,壴雨身体内的灵气已经到自己可承受的零界点。体内蓝色金丹依旧运转,似不肯罢休一样。
  半个时辰之后,壴雨四周浓厚的灵气忽然慢慢散不见。大多是被壴雨吸进身体之内,而壴雨此时因受伤所导致的内伤,已然好了大半!
  皮肤再次变得雪白起来,甚至比以往更加嫩白有光泽。就连壴雨的面孔都变得清秀许多,好似美丽了很多。
  壴雨因突破境界,毛孔之中大量汗水涌出来,若仔细去看便会发现居然成黑色状。
  这便是壴雨体内的一些杂质,因为壴雨突破修为而被排除体外。其壴雨先前受的伤,也因突破境界而好转大半!
  壴雨睁开双目,感觉此时若自己去吸收四周的灵力,绝非往日可比!足足增加了三成,甚至神识都见长了许多。
  一阵高兴之后,壴雨看着因汗水所污的有些难看的红色长裙,叹了口气!
  这天下间,又有哪个女子不爱美了!就算是修士也不例外……
  壴雨站起身来,禁天尺出现在手中。在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禁术之后,便对着天空上方那么一点。
  紧接着四周的灵气居然凝聚起来,然后壴雨头顶上方的天空便下起了绵绵细雨。
  壴雨将红色长裙脱去,可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在四中又布置了很多禁术,全部都是防止神识探视的禁术。
  这一旦有人用神识探视进来,壴雨这里便会知晓。
  当壴雨再三确认之后,便放心的将全身衣物脱去。面带享受之色的尽情淋雨,好让这些雨水将身体的污垢洗掉。
  “好些日子没有沐浴过了,好舒服!对了,水门送的丹药中好像有一瓶不错的!”
  想到此处,壴雨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红色玉瓶。将其内的一颗红色丹药拿出来后,便对着头顶上方那么一扔。
  紧接着,半空中的雨水居然变得芬芳异常。雨水的颜色也变成了红色,壴雨这里顿时容颜大悦,暗道这水门送的丹药的确不错……
  壴雨在美滋滋的尽情沐浴之时,禁仙谷内的梅禁天则是一脸的感叹。
  梅禁天此时还无大碍,只是觉得自己这位未来的准弟子。太过怀疑自己这位师尊的品性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化神期的大修士。若自己想要女子,这天下间又有什么何女子会对自己不动心!
  再说就壴雨所布的那些禁术,防防那些金丹期的修士也就罢了!又怎能防住自己这位化神期的大修士呢!若自己想看,这壴雨就算忽然变成元婴期的修士,也定然阻止不了自己……
  再说壴雨虽说资质出众,更是深受自己喜爱。可这姿色上面,却是没有那么的出色……
  当梅禁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桃真之时,却是忽然愣住!
  只见桃真此时面露龌龊之意,甚至面色之上的激动之意甚是明显,隐隐约约之间还有一种类似得意的神情!
  若此时水胖看见,定是大怒不以!因为这和自己偷窥他人之时,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甚至其龌龊之意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隐约之间居然高出自己一筹……
  梅禁天咳嗽了几声后,却见桃真依旧如痴如梦一般。便不去多管此事,他可不相信桃真会对壴雨如何。这点自信,梅禁天还是有的。
  因为壴雨的姿色绝对是引起不了桃真兴趣的,此时桃真如此模样只能说明一件事。
  桃真定不是看壴雨那里,而是有其它地方吸引了这位老友……
  桃真自然是对壴雨这种小女子没有兴趣之意!甚至桃真内心之中觉得壴雨资质之上,的确适合做自己弟子,就连其性格自己都很是喜爱!
  可壴雨这容貌,却不是很得桃真的喜爱。这壴雨虽说没有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美貌。可因气质上的卓越,也算的上是一位佳人!
  只是桃真阅历丰富,又是堂堂鬼宗三祖之一!见过的美貌女子数不胜数,甚至惊为天人的美艳女子,桃真也见过不下数十位!
  所以对自己这位未来的弟子,其容貌方面,桃真自然不是很满意。甚至心中打算,等壴雨正式成为自己弟子之后。
  自己这里便利用一些秘术加上珍贵丹药的配合之下,永久的替壴雨改变容貌……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鬼宗的老祖。自己的弟子怎可没有沉鱼落雁之美貌,倾国倾城之容颜呢!那出去被别人说起,岂不是丢自己的脸面!丢鬼宗的脸!
  可若最后壴雨不幸的拜入了梅禁天门下,桃真自然不会多管此事!毕竟桃真打算为壴雨用出的珍贵丹药,不是一般的珍贵……。
  可想这桃真因在鬼宗这种堂堂大宗的熏陶之下,多么的爱面子了!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弟子的真实容貌。也要顾全自己宗门,与自己的面子问题……
  关于桃真此时一脸猥琐的模样,恐怕只要桃真自己知道是因从何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