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6章 绑架


小说: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作者:三米半
推荐阅读:异界之神器降临 网游之三国无双 主天使上空的鹰 妖孽神医 
  第二天,秦海带着何嘉文去了林清雅父母的住处。
  林清雅的父母是在家里被龙家的人秘密抓走的,所以他们的行李全部都还在。何嘉文在衣柜里找了几件衣服让红蝇绕着飞了两圈后,红蝇就飞出了房间,在房屋四周转了一圈,继而朝着西北方飞了过去,从方向来看,正好就是去往那座伐木小屋。
  秦海大为惊讶,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这只红蝇依然能够寻觅到林清雅父母的去向,这也让他顿时精神大振。
  可是到了伐木屋附近后,红蝇似乎失去了方向感,一遍遍地在树林里绕圈。
  何嘉文面带歉意地对秦海说道:“红蝇可能闻不到他们的气味了,抱歉。”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中间还下过雨,它能找到这里已经非常了不起了。”秦海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何嘉文毕竟还是好心帮他,所以该感谢的还是得感谢人家。
  何嘉文说道:“其实还有个办法,我们可以带着红蝇四处走走,红蝇能够捕捉到一公里范围内的特殊气味,只要你说的那两位老人家在我们附近,它就能帮我们找到他们。”
  这个办法虽然笨了点,但是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做了。
  见秦海同意,何嘉文立刻高兴地唤回那只红蝇,然后和秦海离开密林,开着车在内尔小镇四周开始转悠起来。
  ……
  “艾米,出来吃饭了。”
  就在秦海和何嘉文四处寻找林清雅父母的时候,艾米家中,达尔文敲响了艾米的房门。
  “我不饿,你们吃吧,不用管我了。”
  艾米的声音有些柔弱,达尔文和身边的妻子对视一眼,都是面带忧虑之色。
  “亲爱的,艾米到底是怎么了?昨天她回来之后就不太高兴,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到现在。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这样过。”艾米的母亲一脸担忧地问道。
  达尔文皱眉道:“是她自己回来的?秦没有送她回来?”
  “没有,她是自己回来的。”艾米母亲担忧道:“她会不会是失恋了?是不是和你说的那个小伙子有关?”
  达尔文眉头拧成一个疙瘩,抬手又敲了几下门的,但是艾米始终不肯出来。
  艾米母亲赶紧将达尔文拉回餐厅,“算了,亲爱的,我们先让她安静一下,她现在肯定很难过。或许,我们可以去找你说的那个小伙子聊一下,只要他肯来,艾米应该就会好起来的。”
  “没用的,秦已经订婚了,他和艾米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达尔文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又无力地放下,懊恼道:“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我就不该让他们见面。”
  夫妻俩陷入沉默之中,脸上都挂着浓浓的担忧和无奈。
  这时,门铃声响起,艾米母亲慌忙起身走出屋子,去外面打开院门。
  但是很快就传来一声尖叫,达尔文迅速起身,朝门外冲去。
  没等他离开屋子,几个人就堵住了他的去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子摘下墨镜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达尔文教授?”
  达尔文看到自己妻子被一个年轻人反拧着胳膊,顿时怒道:“放开她,该死的,我让你赶紧放开她!”
  穿黑皮衣那人摆摆手,达尔文妻子立刻获得自由,跌坐在地上,达尔文快步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愤怒地瞪着面前这几个人,“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马上离开,否则我要报警了!”
  “不要生气,达尔文教授,我们只是想请你去帮人治病。”那个男子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只要你跟我们走,这一百万美金就是你的了。”
  “你给我滚,全部都滚!我绝对不会跟你们去的,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也不可能!”达尔文拍开伸到他面前的支票,依然愤怒难消。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候,艾米从屋里跑了出来,看到达尔文夫妻俩的样子,立刻惊慌地跑过来。
  然而美等她跑到达尔文夫妻俩身边,穿着黑色皮衣的那个人就抓住了艾米的胳膊,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支枪,枪口直接顶在了艾米的脑门上。
  “给你三秒钟考虑,去还是不去?”黑衣男子目光冷厉,声音里透出一股彻骨的冰寒,似乎杀个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达尔文夫妻俩立刻傻了眼,艾米也吓得脸色煞白,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颤声喊道:“爸爸!”
  “我去,我跟你去!混蛋,你快放开艾米!”眼睁睁地看着宝贝女儿被人用枪顶着脑袋,达尔文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答应。
  黑衣男子收起手枪,微笑道:“这就对了,请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们治好病人,我们不会冒犯你的家人的。”
  说完,他一歪头,两个身材彪悍的壮汉立刻架起达尔文,将他拉出院子,塞进了外面的车里。
  那个男子放开艾米,将支票扔到达尔文妻子面前,淡淡说道:“记住,不要报警!”
  等这些人离开后,艾米冲到达尔文妻子身边,惊慌失措地喊道:“妈妈,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走爸爸?”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要你爸爸帮人治病,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天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艾米问道。
  “不能报警,否则他们真的会杀了你爸爸的!”见艾米已经拿出了手机,达尔文妻子急忙拦住她,“他们只是想请你爸爸去帮人治病,应该不会为难他的,我们再等等,也许你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另一边,被强行塞进车里的达尔文很快就被戴上了头套,眼前一片漆黑,只能感觉到汽车在飞速行驶。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车终于停了下来,达尔文被人从车里拉了下来,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拐过几道弯,似乎还乘坐电梯向下走了一段,紧跟着又拐了两道弯,身后传来重重地关门声,达尔文头上的头套才终于被人摘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