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一章 黄雀


小说:二世仙凡道  作者:楚之囚
  韩鸣感受到那股空间波动,顿时一阵惊慌失措,他想也不想的就激发晶玉披风,陡然加速,想要逃脱出去。
  紧急时刻,韩鸣全身的发力都是调用了起来,让他速度猛地大增,一下就是逃出去五六丈的距离,可还没等韩鸣有任何的松懈,那股异样的波动如跗骨之蛆般跟了上来,并且一下剧烈起来。
  韩鸣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他整个人就是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那座内城广场之上,一道阵法的光芒微微一闪,韩鸣一个踉跄出现,而还没等他施法逃离,就被一根早就守在这里的血色触手牢牢困住。
  触手骤然一收缩,韩鸣整个人就被拖着朝祭坛的方向而去。
  韩鸣猛地一运转法力,就想强行挣脱血色的触手,可奈何这触手看似寻常,实则诡异至极,任凭韩鸣是动用修仙者的功法,还是动用武林中一些爆发性的手段,都是奈何不了这条血色的触手。
  看着祭坛上的半只残缺鬼影,以及那头黑毛铁僵,韩鸣顿时无法保持镇定,脸上露出了极为慌乱的神色。
  没有什么意外发生,韩鸣整个人被那条血色触手拉到了祭坛之上,整个吊在了皇袍鬼影面前,如同待在的羔羊。
  “皇儿,莫要怪父皇心狠,只是父皇鬼体本源被击散,若是不用你这同源鬼体当做填补,怕是只要半刻钟就要消散了!”皇袍鬼影默默低语了一句,对着韩鸣的右手默默一招,便是轻松的将韩鸣手中的模糊鬼影魂魄吸了过去。
  “父皇饶命啊,不要啊。”模糊鬼影听到皇袍鬼修的话,顿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传出阵阵的魂魄波动,不断地讨饶。
  “皇儿也不忍父皇我鬼体消散吧,毕竟为了这种特殊的鬼体,父皇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连自己都出卖了,想来皇儿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父皇万年来的苦心经营烟消云散吧!”皇袍鬼影看着手中的模糊鬼影,剩下的独眼之中也是多了一丝的不忍。
  “父皇,不要啊,父……”模糊鬼影求饶的话还没有说完,皇袍鬼影提着它的手掌一震,顿时将其魂魄震散,化成一团虚淡的烟气!
  皇袍鬼影震散模糊鬼影,脸上不再有什么不忍之色,眼中剩下的也只有冷意,他舒展开仅剩的鬼体,将模糊鬼影魂魄震散后的那缕烟气牵引入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随着皇袍鬼修将模糊鬼影的魂魄碎片融入体内,它原本不断消散溶解的鬼体竟然开始稳定起来,那股侵蚀其鬼体的力量似乎被挡住了。
  鬼体暂时稳定了之后,皇袍鬼影不再搭理周围的事情,它微微盘坐了起来,独断牵引着周围的阴气来修补损伤的鬼体。
  模糊鬼影被杀,黑毛铁僵就一直在边上看着,可它却是大气不敢出,好像生怕说错了什么,被皇袍鬼影迁怒一般。
  自己的皇兄被当场击杀,还是自己父皇亲自动手的,黑毛铁僵的胆子立刻就被吓小了,在皇袍鬼影聚集阴气修复鬼体的时候,它是大气不敢出,一直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根本不敢擅自处置被血色触手紧紧困住的白袍青年以及韩鸣。
  黑毛铁僵虽然不敢动手,可白袍青年和韩鸣却是一点也不好过,也不知那血色的触手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但坚韧异常,绞合力更是惊人的恐怖,比之寻常筑基期的巨蟒也是不差。
  感受着血色触手传来阵阵恐怖的压力,韩鸣顿时一阵庆幸,要不是他身上穿着蛟鳞铠,此时怕是已经被压成一块肉饼了,不过韩鸣也是知道,蛟鳞铠不能绝对的保护他的安全,只要再过一时半刻,这蛟鳞铠肯定会不堪重负,被硬生生的勒爆的。
  看着不远处正在打坐修补鬼体的皇袍鬼修,又看了看一旁低眉顺眼,还有些胆怯的黑毛铁僵,韩鸣将心一横,一丝丝的法力朝着手中某件物品之中注入而去,是时候动用了这件器物了,要是此刻再不用,他怕是到死也没有机会再用了,现在动用,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你在干什么。”
  就在韩鸣将法力朝着袖子中的那件器物之中注入之时,皇袍鬼影陡然睁开了眼睛,怒目盯着韩鸣,同一时间意念一动,缠绕住韩鸣的那根血色触手陡然一阵勒紧,让绞合力剧增。
  这剧增的绞合力太过恐怖,就连蛟鳞铠都是发出一阵阵脆响,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的崩碎。
  “当然是要你的命。”
  韩鸣一声爆喝,竟然孤注一掷,再不管那剧增的绞合力,只是猛地一催动手中器物,完成了最后的激发手段。
  “你找死。”皇袍鬼影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竟然敢在它的眼皮底下做手脚,而听到韩鸣说话之后,更是一阵惊怒,心念一动,就再此强行提升血色触手的绞合力,打算瞬间将这小小的练气期弟子击杀在当场。
  可出乎皇袍鬼影的预料,血色的触手竟然被稍稍挡住了,没有立刻绞杀这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正当它想施法再次提升血色触手的威力时,一道近乎无形的莹白色尖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它面前一闪而过。
  皇袍鬼影施法猛地一下中断了,它愣了愣神,刚想开口说话可还没有说出一个字,便是陡然炸散开来,化作一股股黑气四散而开。
  皇袍鬼影炸散之后,捆缚住韩鸣的那根血色触手,以及捆缚住万剑门白袍青年的诸多触手也是跟着炸散开来,化作了一团团血雾,将广场大半都笼罩了进去,让这里仿佛变成了血色的世界。
  血色触手消失,韩鸣便是朝着地下坠落而去,可他还没有落到地上,便是猛地转头盯向黑毛铁僵,袖子朝前一推,同时冷笑一句:“给你也留了一枚,你也去死吧。”
  黑毛铁僵还有些没从皇袍鬼影鬼体炸散的局面之中清醒过来,便是听见了韩鸣阴森森的冷笑,它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想也不想的朝着身后急退而走。
  看着黑毛铁僵被惊得连退数十丈,韩鸣猛地一挥手,便是对着皇袍鬼影消散的地方一摆手,将一枚漆黑色的令牌隔空吸到了手中,这枚令牌不是这外围大阵的控制令牌又是何物,而和这令牌同时飞过来的,还有一个精美的黑色储物袋。
  韩鸣一股脑收起两件东西,便是急催晶玉披风,整个人瞬间遁移出去,足足窜出了十来丈,才放出飞云舟,飞身踏了上去,之后狂催飞云舟,朝着城外的方向疾逃而去。
  

  

  Ps:书友们,我是楚之囚,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