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重头再来


小说:无限道武者路  作者:饥饿2006
推荐阅读:美人蛊:鬼王新娘 天火大道 邪王心尖宠:热辣俏厨娘 抗战之超级兵锋 我的野蛮美房东 重生成触手怪 超品地师 混沌冥剑录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我的田园帝国 
  “大日如来……莫非风云世界不着痕迹的轮回转世现象,不少有着佛门或反佛理念的高端武学,乃至潜力无穷的最高端力量——‘摩诃无量’,都是因为有祂存在所致?单看祂的声势,如果愿意的话,让风云世界的佛门主宰一切,化人间为佛国,也是轻而易举,中洲武神也该不是对手……”
  看着遥不可及,大无可量的星云佛陀,弥斯力亚心中默默评估,虽然这样的场景理应近似于精神幻境,或者如他聚集阳光一般扭曲操纵附近星光所致。但事实上,早已屹立在风云世界顶峰的精神与元气操纵双料大拿的他却没能感受到任何精神或者光线扭曲的异样,仿佛这些距离数以千百光年计的遥远恒星在千百年前方位与动向就决定了它们能够于此时此刻于自己面前共同组合出这一尊佛陀之形。而单就这一点,自然足以评价出眼前这尊佛陀的能耐该远不是自己所能想象。
  当然无论如何,把对方叫了出来的自家老爸明显有底气与资格与对方谈笑风生,虽然眼下双方都没怎么笑就是了。
  “佛主客气了,再说,我也从未给自己定什么尊号。”王宗超回了一声,又问道:“佛主于此界,又意欲何求?”
  佛陀摇头道:“无所求,仅举目一观!”
  “是吗?”王宗超不置可否,又说了一句:“佛主既无所求,还请姑且收回目光,不再对此界加以关注如何?”
  姑且不说大日如来所言是否可信,但问题是像对方这种存在,仅仅是观察也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哪怕他真的不会对这个世界作出任何事情,但对于影响力跨越多元的祂而言,也不排除会通过观察这一界的自己,来针对其他世界的自己。单就因为祂目光的存在,王宗超就不得不隐遁了一百二十多年,如今又哪容对方继续冷眼旁观下去?
  “我无意于至尊不利,至尊无需如此。”佛陀由两团星云形成的双眼遥遥凝视着他,淡然回道。
  没有什么多余的出言威胁或者讨价还价,王宗超很清楚对方用意何在,忽然点点头,伸出手说道:“单凭我这么几句话,就想让佛主从此退去,也未免太过失礼。那么,佛主且看此物!”
  话音方落,阿卡朵与弥斯力亚忽然觉察到,王宗超伸出的手中,多了一枚“珠子”。
  说是“珠子”,只是一种并不贴切的形容,事实上王宗超手中之物混混蒙蒙,晦明不定,也根本说不清究竟是圆是方,甚至不好说它是具体存在还是一种错觉。在它身上,根本无从解读出任何具体的信息。
  这枚珠子一朝出现,一种无可辨,无可知,无可想的混蒙之感便开始无止境地膨胀,也说不清究竟是仅仅作用于关注者的心灵,还是作用于整个宇宙。下一刻,一切的心灵、现实、时间、空间都彻底陷入无边无际,无止无终的混沌鸿蒙之中……
  在世界彻底陷入混沌之前,又恍惚只见无穷遥远的亿万星辰同时亮起,但这一亮却无任何的色彩,只是纯粹的寂灭无色之光,星光阳光月光、尽化清净庄严的佛光。佛光又映出一方无边无色,横跨无穷劫数的巨掌,自下而上将整个太阳系都托举于掌心,似要在世界陷入混沌之前将苍生万众都超度到彼岸,又似要将混沌捏在掌心……
  “原来如此,这就是‘混沌都天雷珠’了……”佛陀颔首点头,“既然至尊之意已决,我便从此再不关注此界,亦就此了断与此界相关的一切因果。”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老爸向对方展示了什么?”弥斯力亚在旁看得困惑不已,他只知道王宗超言下之意,正要向对方展示什么东西,但偏偏又没有任何动作,而后佛陀却似乎已经看到什么“混沌都天雷珠”,立即爽快答应走人。
  莫名的,他却生出了一个说不清是妄想还是突发奇想的念头,王宗超刚刚已拿出某个恐怖的事物,某个有可能导致整个宇宙为之毁灭的恐怖之物!而大日如来,刚刚也显露了难以想象的茫茫佛威!
  他却不知道,王宗超的确是已向星云佛陀展示了“混沌都天雷珠”,但却并非在真实的时间线,而是在另外一条虚时间分支。他只是凭着接近六劫鬼仙的精神修为,隐约感应到那个虚时间线的零散信息。
  正常的宇宙,无时不刻会因概率变动而分化出无数平行分支,不过其中绝大多数无法稳定维持,而是转瞬灭亡消逝,就像一个人脱落的皮屑、毛发一样。王宗超正是利用了这么一个虚时空展示了“混沌都天雷珠”,而大日如来也同样在这一个虚时空之中出掌,稍稍“掂量”了一下混沌的分量。
  两者的这番动静,又加速了那个虚时空分支的泯灭,大概从原本可以存在几十微秒,变成只有区区几纳秒。
  事实上,盘古态王宗超不仅仅在每个宇宙的“王宗超现象”留下信息,而且还留下力量,只是等闲不会动用,只凝成“混沌都天雷珠”。此珠打出,即可爆发连金仙都需退避三舍,无法以一切后天概念衡量判断其威力与后果的“混沌都天神雷”。虽然洪荒界那种大道法则强大且稳固的世界足以承受有余,但此方宇宙却已膨胀、分化百亿年以上,大道法则早已遁去,相当于已经分裂、膨胀得颇为脆弱的泡沫,能否承受得起一发“混沌都天神雷”还很难说。无论是用来彻底抹灭大日如来的投影,还是一拍两散让对方什么都看不到,都显然是够了。
  毕竟此珠是来自“混沌源海”的最为正宗的混沌之气,哪怕不发动,仅仅稍为展示,都有可能引发所在宇宙排斥,同时也可能导致近距离感知混沌的阿卡朵母子陷入不测,所以王宗超仅仅借用一个虚幻时空分支以作展示。毕竟,任何宇宙都不会对一个注定消亡的虚幻时空分支有多在意,而以大日如来的境界,哪怕是梦幻泡影般的虚时空分支,也尽在他把握之中。
  “佛主刚刚一下出掌,却也有意思得很!”眼看着大日如来要走,却听王宗超高声喊道:“佛主要走之前,何不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比如全套正宗‘如来神掌’之类,反正我保证不会去刻意压制这个世界的佛门。”
  “无妨,一切随缘。若是至尊对全套正宗‘如来神掌’感兴趣,可自行去取。”伴随一声佛语之后,星云佛陀之像已然全消,仿佛亿万群星的运行,只是因缘巧合于此刻此地恰好映出这么一尊佛像奇观,但过了时限,便自然而然地恢复如常。
  弥斯力亚若有所思,忽然一掌徐徐托出,一掌之上,般若无量,佛国隐显,一时恍若有将日月宇宙,亿万众生都托承其上,从无边苦海高举而出,超脱欲界、色界,直抵彼岸的韵味。
  不过其中韵味异常淡薄,气势全无,恍恍惚惚,稍纵即逝,唯有王宗超稍稍瞥了他掌上一眼,却不说什么。
  “大日如来,就是传说中的佛祖吗?”良久之后,阿卡朵才忍不住出声询问,“祂关注这个世界这么久,所谋应当不小。你逼走祂,祂能善罢甘休?”
  “也不能等同于佛祖,更确切说应是佛祖的一尊业遍虚空,全知遍照之法相,而你们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法相在此界的投影罢了。”王宗超摇摇头,风轻云淡道,“这尊法相观三千界如观三千浮尘,蕴含无量大威德力,区区风云世界,于他而言也没重要到非要计较不可的地步。祂所作姿态,也不过是要借机确认我身上是否有‘混沌都天雷珠’,以及雷珠大概威力罢了。我爽快亮明了,也算是送他一份足够分量的临别赠礼!
  所以祂不仅走了,还答应了断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找回场子的举动。从此之后,我们大可以当祂从未存在过。”
  “那好吧……”阿卡朵轻叹一声,“反正这也不是需要我烦恼的事。”
  沉默了片刻之后,弥斯力亚忽然开口道:“爸,妈,我已打算接受主神空间的邀请,成为轮回者!”
  “成为轮回者吗?”阿卡朵闻言微微一惊,“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意味着无限的机遇,以及无限的风险!”弥斯力亚语气沉静地回道,“若是仅仅是刚刚那一伙轮回者还罢了,但听了爸的讲述,还有刚刚我们见识到的一幕,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借轮回者身份出去走走!”
  “我和你爸倒是不用你操心,不过你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你那八个红颜知己怎么办?”阿卡朵面无表情看着儿子,就像看着某个糟蹋良家妇女的渣男,“别看你妈这些年一直在天上,不过我一直‘看着’呢!”
  弥斯力亚闻言面色一僵,额头开始有细汗渗出:“话可不能乱说,明明无论怎么算,最多也只有五个,而且还不是一次生死轮回里的事,而且基本只是纯洁的‘神交’……”
  期期艾艾辩解了几句后,他忽然又叹了一声,换了一种稍见沧桑的老成语气说道:“总之,我会像爸以前一样,常回来看看……未来若能与爸一样超脱轮回,化身无数,又何尝不能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
  阿卡朵眸光流转,瞥了王宗超一眼,没有说话。
  王宗超只得咳嗽一声,正色问道:“你获得了主神空间的邀请,一直都有效吗?”
  弥斯力亚摇摇头:“并不是,只在一天内有效,一天内如果不接受成为轮回者,则邀请作废!”
  “向你发出邀请的那个主神空间,并非我曾在的那个。”王宗超语气笃定地下了结论,“这伙轮回者完全没有开启基因锁的痕迹,而从他们的能力与作风看,经历的也并不是需不断游走于生死线,刺激开锁的那种任务设置。这样的主神空间,另有背景与目的,不过与我曾在的那个主神空间,必然存在着某些不可分割的因果牵连。”
  “不是你所在的主神空间吗?”弥斯力亚奇怪地问道,“那么你所知的主神空间,又有哪些?”
  “据我所知,诸天万界的‘主神空间’,简直就是五花八门,不胜枚举!”王宗超嘿然而笑:“‘主神空间’只是一种模式,只要掌握了异界穿梭、虚空开辟,或者念通诸界、念成诸界手段,都可以着手创立。其目的无论是筛选、历练、培养传人、打手、同道者之类,还是作试验、玩游戏、作赌局、搞交易与合作平台、平衡调节诸界因果功业等等,都完全可以借此进行,极为方便。其中低端的只是搞搞神念穿越或虚拟幻境,让阿猫阿狗几只玩玩过家家;高端的可以高端的则是实体穿越甚至自行开辟创造剧情世界,连我都无从捕捉其行迹。至少,即使是身在‘混沌源海’的我,也搞不清最初的‘主神空间’到底是哪一个,又是何人所立,因何而立。无数‘主神空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果彼此纠缠串联到一起,早已形成一团盘根错节,无从理清的乱麻。
  邀请你的主神空间的轮回者实力暂且不说,但单就能在我眼皮底下将轮回者灵魂收回,又及时抹灭与之相关的大多数信息来看,倒也不是简单货色,至少不会比我曾在的主神空间差多少。”
  “那还好……”弥斯力亚点点头,忽然若有所思道,“你说创立‘主神空间’的门槛不高,那么你自己与中洲武神,岂不就完全可以搞一个?刚刚那一伙轮回者该不会就是来自你创立的主神空间,故作玄虚让我加入的,到时候队友里头还有你吧?”
  王宗超听得脸一黑:“为何有这种想法?”
  弥斯力亚两手一摊,一脸无辜道:“我乱猜的,不是的话就别往心里去啊!”
  王宗超侧目看着他好一会,片刻之后才皱眉说道:“我刚刚发现,若你要成为轮回者,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喔?什么缺陷?”弥斯力亚愕然询问:“我可是没废什么力气就团灭一队应该还算资深的轮回者啊!”
  “你的缺陷就在于:起点太高,但又不算足够高。换句话说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王宗超毫不客气的说道:“现在的你,本命修法,乃至进阶的思路都已经基本定下了。若去主神空间,前期虽然有着巨大优势,可越到后期,你的既定道路以及连带的‘知见障’越会妨碍你真正涉足临圣!
  再加上你知道得太多而又自以为是,若是心中还存着‘我的主神空间可能是我家开的’这种念想,对于你可绝不是好事!”
  弥斯力亚立即就听明白了:“所以爸的意思是说:在我去主神空间之前,要么把我的起点提到足够高,要么干脆压到足够低。”
  “前者当然是不可能的,就算勉强做到,也是揠苗助长。”王宗超看着他,颇有深意地一笑道:“所以,其实也就剩下后一个选项了。当然,我指的不是在你去主神空间前把你打成重伤或者散去你的功力,这是没有意义的,只要有机会申请主神修复就是。
  好在你自创的‘生死涅槃道’,每一次境界突破,涅槃转生之后,除了体质与功力蜕变提升之外,还会伴随着心灵也从死到生轮回一次。某种程度上,几乎相当于原有的灵魂消逝,一个新生的灵魂取而代之,只是继承了前者的所有记忆而已。你已经完成了‘四世’了,在进入主神空间之前,索性再‘死一次’,完成‘第五世’!”
  弥斯力亚一怔:“我现在距离上一次重生不过二十三年,修炼还没到突破的瓶颈,可不是想死就能死……”
  “没关系,‘想死’的话我随时可以帮你。”王宗超说话时始终带着“和蔼”的微笑,却看得弥斯力亚打了个冷战。
  只听王宗超接着说道:“而且我还可以帮你‘死得’干净彻底,浑忘过去的一切,需要随着时间推移才能慢慢重拾以往的记忆。这对于初入主神空间的你来说,初期的危险自然会大增,不过也给予你超越以往藩篱,充分发挥天赋灵性,重新定位自我道路的足够广阔的余地。
  当然,你去主神空间后重新选择道路,也未必就会比继续沿着自创的成熟道路走下去好。毕竟你所自创的体系,在主神空间也已足够评上S级了,而且还有着不少进一步完善改良的空间,也未必不能以此为主干成就圣阶。
  所以,我不强求你接受。是否以全新的面貌,从零开始前往主神空间,最终取决于你!”
  弥斯力亚深思片刻,忽然扬声而笑:“也好,就眼下这幅样子去主神空间,心中总有些难割难舍的念想,而且有种开挂作弊的羞耻感,倒不如索性重头开始,轻装上阵!”
  “很好。”王宗超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双眼,忽然目光一凝:“接下来的手段可能会有点激烈,我会把你的精神送去八十一年前的‘九空武界’!”
  “八十一年前,岂不是传言‘九空武界’遭遇惊世大劫,分裂出‘九空狱界’,无人能回溯的一段禁区,等一下……”
  话音未落,眼前景象已为之大异,弥斯力亚已发现自己身处某处并无任何具体实物存在,但又绝非一无所有的空间。在他的面前,俨然有着一朵又一朵炽烈燃烧的黑色火焰,犹如漆黑莲华一般,不住地朝四面八方延伸。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不详与凶煞所聚,至阴、至毒、至怨、至邪、至狂、至戾、至凶,每一朵莲华之中,都有无数人影在挣扎翻滚,发出凄厉嚎哭与怨毒的咒骂。
  “久违了,中洲武神,姑且以一式‘大梵炼狱刀’,作为我们宿命对决的开胃菜吧!”
  在千万盛开的黑莲之中,一名散发无比桀骜不羁,凶横肆意气势的男子在无数或锋芒绝世,或凶邪诡异的神兵、魔兵的拱卫下,带着似轻蔑,又似期待的冷冽笑意,踏莲而来,只是一下举手便是天地倾覆,四周空间在剧烈动荡中变得支离破碎,如同被重击的破碎镜面,其中闪烁显出无数狰狞惨厉情景,破空的金刀、染血的钩钺、飞溅的血肉、火中的扭曲人影、狰狞的狂笑、复仇的快意……乃至于礼崩乐坏、兵荒马乱、骨肉相残、血腥屠城、国破家亡、穷途末路……仿佛无数个世界的残酷与罪恶尽聚于此,又彼此攀咬攻讦,撕扯纠缠着一并坠向地狱深处,哪怕惊鸿一瞥都是怵目惊心,彻骨生寒!
  “以血还血,以暴制暴。在溃烂扩散,枯朽蔓延之前,以钢刀剐去烂疮,以烈火焚尽枯枝……好生激进的理念与手段,这位就是武狱之主?话说……我哪里像了中洲武神,我改还不行吗?”
  弥斯力亚额头冒汗,眼角抽搐,匆忙间回头一瞥,却见另一位布衣男子不知何时已屹立在他身后不远处,面容初看近似王宗超,但细看却百相百态,仿佛在市井村落每一处都可以看到的最为熟悉与平凡面容,朴实而无华,浩然而沧桑,鲜活而执着。他身周围绕的,也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镰刀、锄头、铁锤、斧头、甚至木匠的尺、书生的笔,幼儿的木刀木剑等最为纯朴常见的工具、用具、玩具。他举手投足之间,或见农夫挥锄、或见樵夫伐木、或见渔夫撒网、或见铁匠举锤、或见牧民扬鞭、或见猎户开弓……又见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潮起潮敛,沧海桑田,以及其中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开山恳荒、梳理风水的一幅幅古老苍凉的画卷,褪去浮华,延绵不绝,似乎从古到今,一直在演绎,一直在延续,却又不是简单的循环重复,而是一直在变化革新,从种种平凡喧杂之中,汇合升华出一种自强不息,开拓进取,改天换地的大气魄、大气势。
  无形中,弥斯力亚已凭着超绝的精神修为洞悉对方的来历——对方正是中洲武神的真身,但其核心意志与理念却并非“武神三约”,而是来自另一个平行时空,在团战中舍己成神的王宗超所践行的“武济众生”之道。
  在那另一个平行时空的风云世界,由于水族居地蕴含龙元气息的池水因某些人的阴谋而外泄,造就一批繁殖力、食量、攻击性都尤为凶猛的异种蝗虫,加上当时南涝北旱天灾连年,终究酿成空前浩大惨烈的大饥荒。诸多武林人士持着武力结寨屯粮自保,哪里理会平民百姓的死活。而由于他们的武力,也使得饥民“吃大户”的代价惨重了许多倍,加上朝廷为防流寇而一味重兵围困,更加没了活路。另一个时空的天剑无名等正派高手对此局面也束手无策,最多也只是依着惯例行走灾区解救些习武根骨资质较佳的幼童,或稍解愧疚之心,或搏个名声,或趁机发展人才储备,说到底还是放任数百万人尽快死去以免灾民四散荼毒天下。而另一个时空的断浪则乘机起事,意图引诸多灾民去围攻“万佛谷”,利用无数灾民的性命去启封谷中“大邪王”,进而颠覆天下。
  而那另一个时空的王宗超则亲身领着无数灾民,凭着天人感应与神道御众之能,传予他们能够在天灾中活下去的基本武学,又领着他们互助协力,突破官兵的困阻,辗转千里,再以传授天人武道的名义,召集众多武林中人,沿途打破众多武林大豪的要塞,散粮救众。此后他又降服断浪、大邪王,集结群力,展天人之威,率领着无数追随者铲平了异种蝗灾的源生地,甚至生生开辟、凿通百里秦岭,让南方泛滥的洪水泄入久旱的北方,犹如武者打通任督,龙虎相济,以此阐述、践行武济众生,以人胜天的天人武道。
  虽说同样是王宗超,但是因时济会,所立的神道根基更深更厚,更能立足苍生,随着九空武界向多元时空发展串联,晋升多元一体,也渐渐取代“武神三约”,成了中洲武神的关键理念与核心意志。
  “武道之本,不在于强绝当世,不在于持暴横行,而在于武入百业,在于众生自强,在于以人胜天!”
  伴随着布衣男子一声宣言,两股截然不同而又蕴含着某种微妙的契合之感的武道洪流,互不相让得彼此对撼在一起。而不幸的是——弥斯力亚正好位于这两道霸绝狠烈,浩大无匹的武道洪流的中间。
  “靠!”
  弥斯力亚已顾不得吐槽,一时间“九无绝境”、“九绝摩诃”、“虚空无量体”、“生死涅槃道”一系列毕生绝学全力施为,只求在仿佛两个世界碰撞倾轧般的恐怖力量中生存下来……下一刻,又见一掌托天,般若在握,须弥无量,竟在生死之际,将刚刚体验到只鳞片爪的某一式神掌施展出来……
  王宗超送走了弥斯力亚之后,阿卡朵眸光一转,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他去的‘主神空间’,真的是你创立的吗?”
  “怎么可能?”王宗超哑然失笑,“不过我还是捕捉到那个‘主神空间’的一些因果信息,知道它的大致来龙去脉,也有把握对它施加一定的影响。当然,要保住弥斯力亚绝对安全是不可能的,若要那样的话,那还不如让他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不走。他的机缘与劫数,始终还是要他自己争取,自己克服!我所能帮的,基本也就只能帮到这里了。”
  “轮回者千千万万,能够最终像你一般超脱轮回的,又有几人?”阿卡朵轻叹一声:又问道:“你让他舍弃过去,从零开始,未免有些过于狠决了……”
  王宗超也怅然一叹,摇头道:“不知你注意到没有,他之所以急着成为轮回者,除了自己的追求之外,也不无躲避与你我相处的尴尬在内。他的功法,每一轮重生,都如同轮回了一世,现在你与我,对于他而言如同前几世的父母,已没有多少发自内心的亲近眷恋之意了。”
  “这个我知道……不过这也不能怪他。”阿卡朵目光似有些若有若无的泫然:“毕竟我们一家动辄一别数十、上百年,世俗意义的天伦之情,倒与我们无缘了……”
  其实但凡活得太久,都需要超乎凡俗的心境去保持心灵的活力,避免心灵中的负面因素不断积累而导致崩溃。这方面做得不太好的传统血族,往往会导致活越久越是变态。弥斯力亚自创功法充分解决了这一问题,直到现在仍能保持年轻人敢拼敢闯,追求新奇的心态,但也不无代价。其实哪怕是王宗超为阿卡朵创立的《血月灵鉴》,在全面覆盖、同化月球的星球意识,取而代之接受众生对月的崇拜憧憬意念时,也难免会进入,高高在上的“道化”、“神化”之境。在这种心境下,她虽然通过月光对人间一切了然于心,但却不会生出任何波澜,哪怕眼睁睁看着弥斯力亚神魂俱灭,多半也不会有所反应。这类功法虽然理论上可以成就极高境界,拥有一举干涉行星级的力量,但最为困难的反而是如何从“道化”、“神化”之境醒来。王宗超能够简简单单地将她一下叫醒,那也不过是因为他是王宗超!
  “既出尘世,便勿再贪恋红尘……这等道理,我也很清楚,不过我其实计较的不是他对我们的态度问题。”王宗超摇摇头,颇为感慨地说了一声:“我有些担忧的是,他受佛门的影响太深了。”
  “他这花心大萝卜的性子,也能算深受佛门影响?”阿卡朵有些不屑地撇撇嘴,颇以为奇道:“而且他修炼的武功、道术、魔法,以及各种秘术等等,可都没有来自佛门的。”
  “佛门的核心理念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并非‘禁欲’或‘禁娶’,那说到底是门外汉为求尽快入门的无奈之择。留情而不恋情,缘来而欢,缘去而忘。这等行为说起来更合乎佛门理念!”王宗超心中有数,嘿然苦笑:“而且即使不曾精修佛门正宗绝学,但他所悟出的绝技:无论是‘九绝摩诃’、‘九无绝境’,还是‘生死涅槃之道’,都有很深的佛门意境。虽说由于大日如来的存在,这方世界的法则、意境会天然倾向于佛门,但他取得的成就,却说明内在秉性与佛门的因缘不浅,而刚刚大日如来显形,他眼看着又要借此悟出某种高深的佛门神通了。”
  “莫不是,那时候……”阿卡朵似乎想到什么,神情虽带隐忧,但脸庞微有红晕泛起,嘴角勾勒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似是回想起什么,“当年我们身陷那六道幻境之时,解了危局的佛光佛音,你后来不是说是地藏菩萨化身的力量?”
  “是啊,佛陀、大菩萨只需有所关注,哪怕不刻意针对,都会在冥冥中发挥无形的潜移默化。”王宗超笑容微微一僵,不觉有了几分尴尬,“所以哪怕我对佛门没什么敌意与成见,也要劝退大日如来。至少我可不想做什么事都有个人在旁盯着。至于弥斯力亚,我也得争取一下,免得他的道路过早就与佛门绑定了,反而限定了他的灵性与成长空间。
  所以我送他的精神前往‘九空武界’与‘九空狱界’分裂,神域蜕变升华的那一刻。其中两种武道理念,一为武济众生之道,一为霸烈惩虐之道,皆为入世之道,虽名‘九空’,却与佛门空无之道相反。借两者冲击开辟之力,足以让他的神魂涅槃更为彻底,将佛性的影响降到最低。当然,如果他此后仍然选择了佛门的道路,那也代表着他重省、认清了自我,根基更深,也不算坏事。”
  “是啊,他的路终究还是要自己选,我们也不用替他操心太多……”阿卡朵悠然而叹,忽然眼波流转,光蕴深深地看着王宗超,“那么送走儿子,接下来,你又打算做什么呢?”
  如今的她随着境界提升,气质更多了几分空灵静谧,但偶尔眸光荡漾,仍蕴含着让人心旌晃动的风情:“那么送走了儿子……接下来,你又打算做什么呢?”
  王宗超呆愣一下,忽然恍然一拍脑袋:“对了,说起来,我还答应过你若有能力,会复活你的父母!”
  “……好吧,总算你还记得这个……”阿卡朵稍见气恼之余又生出无比期待,“现在的你真能做到?这又不是同一个世界。”
  王宗超嘿然一笑:“我不是说了,隐性状态的‘我’,自每一个世界诞生之初就已存在,虽不能改变与我相关的过去,但却有可能藏于显态的我的潜意识中,‘暗中’做一些事。说不定,在你父母死时,‘我’已经将他们的意识‘暗中’保留下来,又在送你前往风云世界时,也一并‘暗中’送走。”
  “这怎么可能?”阿卡朵只听得美眸连眨,很是难以置信:“你我那时候还是死敌,我妈死的时候你都不知在哪里,你就这么随口一说,就能成为事实?”
  “其实,过去并非不变,尤其是没有被发现被记录下来的事物,都是可变的。”王宗超举目遥望地球,忽然一笑道:“话说,这个世界岂不还有你父亲的异界同位体,而且还修炼了弥斯力亚的‘生死涅槃道’,不过他运气不好,刚刚第三世涅槃转生失败,眼看着已将近气散魂消。既然如此,那正好让你父亲借体重生,这也好让他完美接入此界生灵的命运轨迹,避免某些隐患。”
  “那我妈呢?我指的可不是那个叫‘米娜’的替代品!”
  “这倒未必了,虽然不算完整的轮回转世,但米娜与伊丽莎白的生命与神魂特质的确有着相当玄妙的契合。说起来,这从头到尾还不是犹大这家伙搞的鬼。他当年指着你妈的尸体说‘会让她活下来’,结果却是让你妈腹内的你活下来。”
  “我不管,但你最好别让我家上演三流伦理剧……”
  “好吧……不过这个世界的伊丽莎白夫人虽然也修炼‘生死涅槃道’,但却在第一世就未能成功,眼下早已身逝近百年。若她的意识转生此界,也就只能以武界英灵的形态存在。”
  阿卡朵眼睛眨了眨,莞尔一笑:“那么他们复活后,你陪我去见他们吗?”
  “不去,稍稍一想这情景都尴尬癌发作。”王宗超连连摇头,但面对她充满期待的眼神,最终无奈而笑:“既恋红尘,就该入红尘。你如果还有这心思的话,我们何不也各自神念转世,再投人间一次?”
  ………………………………
  特兰西瓦尼亚的一个宽大石砌地下室之内,四下摆放了各式晶矿、异石、长燃香炉、灌注不明药物的坩埚等物,中央却是一方石台,上有以水银与硫磺等物围绕着一个人形勾勒出一个神秘魔法阵,又有六道淡红月光通过一系列镜面转折,照在石台之上。
  躺在石台之上的,却是一名高大英俊的西方男子,但全身毫无半点血色,已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蓦地,他心脏却开始缓慢恢复了跳动,胸膛开始微见起伏。
  “米娜?”伴随着一声惊呼,他蓦然睁开了双眼,翻身站起,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扶着自己心脏的部位,但那里却找不到应有的致命伤口。
  “我已经释放了所有的‘命’,没了不死之身,他们应该已经成功杀死我了……但我不但‘活着’,甚至我的心脏,还恢复了跳动!”他茫然四顾,又伸手划破了手腕,看着渗出的鲜血,又在伤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愈合前,凑到面前闻了一闻,满脸的困惑,“没有渴血的冲动,不是血族,但也绝不是凡人的身体……”
  他举掌轻松掀翻了地下室的屋顶,在土石轰塌之中一跃而出,又不可思议地看向夜空红霞氤氲的月色。
  “‘红月会’……东方的‘新黄祸’……难道我,回到了三百年前的,另一个有着不同历史的世界?但为什么是一个东方武者横行的世界,是作为我被东方人打败的惩罚吗?”他仿佛渐渐重拾起什么记忆,慢慢冷静下来,仰天露出苦涩而嘲讽的笑,“又是你在玩弄我的命运吗?神!”
  他在月色下茫然走着,不自觉已依着刚刚拾起的记忆,来到一处墓园之前。
  蓦地,他身形剧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墓园中那一个一袭白裙的倩影。
  “米娜……不,伊丽莎白……真的是你吗?!”
  ……………………………………
  当弥斯力亚懵懵然睁开双眼时,看到的是某个环臂于胸,正居高临下不屑地看着自己的壮汉。
  “这次来的所有新人中,你是素质最差的一个!
  仔细想想,该知道的主神都已经植入你的记忆了。现在,该轮到你说出自己的姓名、职业、特长了”
  被踢了一脚的弥斯力亚晕头转向地爬了起来,双眼迷茫,喃喃自语:“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些什么?”
  “不是吧?”壮汉以手加额,“主神该不会把白痴或精神病患者都送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