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新同事


小说:操盘手札记  作者:窗外斜阳
  乌云玉委屈地说:“人家又没有说什么,你干嘛那么凶!”
  李欣见自己的强词夺理转移了话题,就没再吱声。
  乌云玉站到李欣旁边,看着电脑屏幕说:“今天是涨还是跌?”
  李欣说:“和昨天差不多。你怎么也关心起这个来了?”
  乌云玉说:“我现在希望期货价格上涨,涨得越多越好。”
  李欣转过头问道:“为什么呢?”
  乌云玉说:“因为你买入了三百吨啊,涨了你就赚钱了。还有,价格上涨,就证明你是对的,董事长他们到时候也不敢为难你。”
  李欣说:“好啊,借你的吉言。”
  乌云玉问道:“董事长有没有找你说什么?”
  李欣说:“没有,我倒是希望他来个痛快的,想把我安排到哪里去直接说就是了,这么不死不活的拖着更难受。”
  乌云玉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要是再找你说什么,你千万别和他顶牛。公司里的事别人都能躲就躲,你何苦去出这个头?”
  李欣说:“这个你放心,现在我也想清楚了,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我是再也不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了。”
  李欣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多,就说:“我要出去一趟。”
  乌云玉问道:“你去哪里?”
  李欣说:“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公司做期货的事,好久没去证券公司了,我想过去看看。”
  乌云玉指指刘中舟办公室那边,小声说:“董事长就在那边坐着,你现在跑出去,待会儿他要是找你找不到,你不是又惹麻烦了吗?”
  李欣说:“管他呢,我就说我出去办事去了,整天呆在这里什么事都办不成!再说了,他现在几乎已经把我给撤了,不会再找我了,原来那些事他会去问郑部长的,他要是问你,你别给我说漏了就行。”
  乌云玉见李欣执意要出去,就说:“知道了。”
  李欣下了楼开上车直接去了证券公司大户室,一路上他还在想,自从当了这个董事长助理,心思大都花在工作上了,自己的事情反而没有时间顾及。可就是这样,还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反而被刘中舟给撤了,这TMD也太不划算了。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何必去给他当什么助理,靠!
  李欣一进大户室,王明辉就说:“诶,好久不见了,你这是去哪了,这么长时间不露面?”
  李欣说:“嗨,瞎忙。”
  王明辉问道:“最近买股票没有?”
  李欣说:“没有,没顾得上,你呢,最近买的什么股票?”
  王明辉说:“不提也罢,忙来忙去的,尽是亏钱割肉。”
  李欣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老王,沪铜期货上你做多了没有?”
  “没有。”王明辉答道。
  “我记得当时铜价三万两千多的时候你不是坚定看涨的吗?怎么又没有买?”李欣问道。
  王明辉停下来,把转椅转过来,面对着李欣,说:“最近在抛储备铜,看样子是觉得铜价过高了,想要打压市场上的价格,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敢买了。”
  李欣说:“抛储备铜的事我知道,前几天跌了八百多,这两天不是又涨回来了嘛,我觉得还是可以买一点的。”
  王明辉说:“听你这个口气,你是继续看涨了,你买了没有?”
  李欣点点头说:“我自己买了一点。”
  王明辉问:“有这样的消息你还敢买啊?”
  李欣说:“你要反过来想,这是利空的消息啊,怎么铜价还是不见下跌?”
  王明辉说:“算了,我还是等等看,这么高的位置我不敢买。”
  李欣正和王明辉聊着沪铜期货的行情,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小刘带着一个人走进来说:“李总、王总,这是新来的龙总,以后他就和你们在一间大户室里了。”
  李欣起身和新来的人握握手,说:“欢迎啊,我叫李欣,以后就是炒股票的同事了,呵呵
  那人说:“你好,我叫龙运凯。”
  王明辉也起身和他握握手,打了个招呼。
  证券公司的小刘指着程飞鹏常用的那台电脑对龙运凯说:“龙总,这台电脑没有人用,你暂时先用这台吧。”
  龙运凯在电脑前坐下,说:“行,这台挺好。”
  王明辉小声问小刘:“老程不来了吗?”
  小刘说:“他转到别的公司去了,不来了。”
  李欣说:“难怪,我就说怎么这段时间不见他露面,原来是转到别的公司去了。”
  见一切安排妥当后,小刘对龙运凯说:“龙总,那我先下去了,我在二楼办公室,有啥需要你招呼我就行。”
  龙运凯说:“好的。”
  小刘出去后,王明辉接着之前的话题对李欣说:“沪铜期货现在价格比较敏感,不要追高为好,你不如多关注一下股票。”
  李欣说:“买就买了,我觉得后市还会涨起来,虽然上升的空间也不敢看得太高,但三四千元的幅度应该是会见得到的。”
  王明辉说:“你的看法有些奇怪啊,这一波上涨之前你觉得价格偏高不敢做多,可现在价格在历史高位附近,还有抛售打压价格的消息,这个时候你却觉得还会涨起来。”
  李欣笑笑说:“此一时彼一时嘛。”
  王明辉说:“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铜价这一波上涨太快,涨得太多了,现在这样的下跌,很可能会跌回到一年前的水平。从哪里涨起来的,就跌回哪里去,这是期货市场上常见的现象。”
  李欣说:“是的,不少期货品种都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几个月的时间里上涨很多,然后,过几个月再跌回到原来的价格水平。这是因为其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价格上涨主要是炒作的因素在起作用,一旦获利资金高位平仓,再反手打压,价格就会回到原位。但是铜价三年内上涨三倍多,光靠炒作是不可能的。这说明铜的基本面、供求关系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否则,做多的资金没用胆量把铜价推到这样的高位。我是现在才看明白其中的道理,要是早半年知道这些,我早就做多沪铜了。”
  龙运凯见他俩聊得热闹,拿出烟来,递给俩人,说:“来,抽支烟。你们俩对铜价这么熟悉,是做啥工作的?和有色金属有关吧?”
  李欣接过烟,笑笑说:“我们单位是有色金属行业的,所以有机会的时候就做一点。”
  王明辉问道:“你呢,龙总?做啥工作?”
  龙运凯说:“我在钢铁厂工作。”
  李欣说:“钢铁厂,那应该是黑色金属啊?”
  龙运凯说:“对,你们对这个熟不熟悉?”
  李欣说:“不熟悉,没接触过。这几年铜价涨了这么多,钢铁价格怎么样,也不错吧?”
  龙运凯说:“钢材价格也涨了不少,但是和有色金属没法比。”
  王明辉问道:“听说钢材也分很多种类,是吧?你们生产的是哪一种?”
  龙运凯说:“我们生产的是建筑用的钢材,就是螺纹钢和线材。”
  李欣说:“这几年房地产这么火爆,建筑用的钢材应该很好卖啊。”
  龙运凯说:“还行,马马虎虎吧。”
  李欣说:“那就是说很不错了。”
  过了一会儿,李欣又问:“龙总,房地产行业对钢铁行业的拉动作用应该还是很大的吧?”
  龙运凯说:“是啊,几乎可以说是举足轻重了,国内钢材产量的一半都是用在建筑工程上的,需求量挺大的,不过这几年各地新建的钢厂也很多,不然的话,我们厂的利润率还要更好一些。”
  李欣惊奇地问道:“总量的一半都是建筑钢材,这么夸张吗?”
  龙运凯笑道:“那当然,可就这样,现在建筑钢材依然还是紧俏的,要不然,我也不敢干这个厂。”
  李欣说:“龙总,这钢厂是你自己的?”
  龙运凯说:“是的,几兄弟一起干的。”
  李欣说:“可以啊。”
  龙运凯笑道:“马马虎虎啦。”
  李欣问道:“龙总,你说这几年新建的钢厂很多,那铁矿新增的需求应该也很大,对吧?我知道国内的铜矿供给是不足的,每年要进口很多铜矿,不知道铁矿的情况怎么样?”
  龙运凯说:“这也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啊,现在国内的铁矿不但供需缺口很大,矿石品味整体上也不行,每年要进口相当大数量的铁矿才行,这和你说的铜矿是一样的。”
  李欣问:“你们也用的是进口铁矿吗?”
  龙运凯说:“我们还好啦,基本上用的是本地铁矿,虽然矿石的品味低一点,但生产建筑钢材还是足够用了。进口矿也会用一些,因为进口矿的价格高,我们的用量不大,不然成本控制不了。在我们厂里,进口矿一般像添加剂一样,主要用来提升钢材品质。”
  李欣说:“长见识了,原来这里边这么多门道啊!那你们从哪里进口铁矿?”
  龙运凯说:“主要是巴西和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