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无耻之人!


小说:吞神至尊  作者:渡劫的小白
  “你知道秦沉在什么位置?”
  常四璟眯着眼睛看着脸色平静的唐苍,以及旁边脸色微变的苏云和李林峰,脸色狐疑。
  他不是傻子,苏云和李林峰的表情变化,就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特别是此刻的唐苍,脸色是在太过平静,有些太过刻意。
  “是。”唐苍颔首。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们必须放了其他人,然后我才会带你们去找秦沉。”唐苍道。
  听此言,除了苏云二人外。
  其余人,有人面色复杂,有人面色欢喜。
  “别听他胡扯!”
  “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秦沉在哪里,但是我敢肯定,他一定是在欺骗你们!”
  “而我说的,才是真正的实话,因为我没有理由骗你们!”
  这时,毕崇却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揭穿了唐苍。
  他是怕因为唐苍的谎言,进而牵连到了自己。
  毕竟,唐苍是他指认出来的。
  就为了一点点的可能性,他毫不犹豫的将唐苍给卖了,而且,还将诸多其余人,也给卖了。
  在他心目中,其他人的死活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只在乎自己的性命。
  与毕崇一起被抓进来的三名银袍弟子此刻也说话了:“毕崇天老说的没错,他分明就是在胡扯!”
  “毕崇天老的话,才是真的。”
  “我们都可以用生命担保!”
  这个时候,他们同样为了活命,与毕崇站在了一个阵线上面。
  这让在场不少天刀圣门的人,面色一变,眸子中有着寒意。
  常四璟的眼睛在唐苍与毕崇两人身上移动。
  最终,他道:“我选择相信你。”
  他的眸子最终落在了毕崇的身上。
  正如毕崇所说,他没有理由欺骗唐苍,因为主动权依然还掌握在他们十二家族的手上。
  而如按照唐苍的做,那他们十二家族就将落于绝对的被动。
  毕崇见状,自然大喜。
  他眼睛直射唐苍,道:“唐苍,你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不知道有今天的一切多么不容易吗?”
  “识相点,就将秦沉的位置信息说出来。”
  “免得吃些苦头,不合算!”
  唐苍眼神冰冷的看着毕崇,道:“有今天的一切的确不容易。”
  “但是我更知道,作为一名天刀圣门的天老,我应该做什么。”
  天刀圣门的天老为何存在?
  无非是为了帮助天刀圣门的弟子!
  而此刻,毕崇为了自己,断然舍弃全部人,简直太过自私!
  根本不配当天刀圣门的天老!
  “呵呵。”毕崇闻音,不由笑了。
  他当然知道作为一名天刀圣门的天老应该做什么。
  但,若是连命都没了,要那些责任和义务干什么?
  “既然你都说了,你是我天刀圣门的天老,那你何不成全了我们?”
  “我们是天刀圣门的弟子,是天刀圣门的未来与希望!”
  “而你,活了这么大岁数,想必也活够了吧?”
  “说出秦沉的位置信息,成全我们,天刀圣门一定会记住你所做出的贡献的!”
  先前开口的三名银袍弟子再度开口。
  “你们要脸吗?”
  三人的话,立刻遭到了李林峰冰冷的回视。
  做人可以无耻到他们这种地步,也算是不容易了!
  “和命比起来,脸算什么?”
  “我可以不要脸,不要尊严,但是你能让我活命吗?!”
  三名银袍弟子中,其中一名银袍弟子不屑的说道。
  在他心目中,命才是最重要的,比其他任何一切都要重要的多。
  “什么都没有,空有一命,那还活着干什么?”李林峰感觉有些可笑。
  命,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比什么都重要吗?
  那么,人又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老实点,说吧。”
  这时,常四璟眼神看向了李林峰三人。
  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条银鞭。
  银鞭上,不断有着电光闪烁,若是抽打下去,除了像秦沉那样的炼体武者,其余人,怕也定是会皮开肉绽。
  “不知道。”李林峰三人道。
  就算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说!
  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看来非得吃点苦头是么?”
  常四璟笑了。
  “唰——”
  下一瞬间,银鞭便朝着李林峰三人抽打了过去,所过之处,空气都统统的爆炸了开来。
  “啪!!!”
  当银鞭抽在李林峰三人身体上的时候。
  一道血线顿时就飙射了出来。
  “啊——”
  李林峰三人也不由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面色痛苦。
  这银鞭可不简单。
  触碰到人的皮肤,雷霆会直接深入到血肉深处,在人的血肉中游动,肆虐,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进入了你的身体,在撕咬你身体一样。
  寻常人,哪里受得了这种痛苦?
  哪怕是秦沉来,也不一定能够强忍着不发出惨叫声。
  “现在,肯说了吗?”常四璟淡淡笑着道。
  “特么的,你们在犹豫个什么?区区一个秦沉,他给了你们什么?让你们这么护着他?!”
  “吃鞭子的滋味难道很好受吗?!”
  毕崇心中有两分火气,对着唐苍三人大吼着。
  唐苍三人不说,他就不能走,心中自然不悦。
  “你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懂。”唐苍咧嘴笑了一下,道。
  “啪!”
  下一瞬间,常四璟再度抡起银鞭,一鞭子抽了下去。
  血开肉绽,唐苍三人痛苦惨叫。
  周边的人都已经完全不忍心看了。
  这一幕,简直是太惨了。
  “说,还是不说?!”常四璟眼神死死的盯着唐苍三人。
  回答他的,是唐苍三人那满口是血的渗人笑容:“不。”
  啪——啪——啪!
  唐苍三人的嘴硬,让常四璟十分的恼怒。
  接连便是几鞭子狠狠的抽了下去,打的唐苍三人已经完全意识都快要模糊了,身上已经看不到一块好的地方。
  比酷刑都还要痛苦!
  “特么的!让我来!我来看看你们的嘴到底有多硬!”
  毕崇在一边看的也怒了,随后竟是从常四璟的手中接过银鞭。
  对唐苍三人身上抽了过去。
  “你再敢动一下,试试?!”
  然而,就在这突兀的时间,一道清冷且带着一丝巨大怒火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