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 裁决长老


小说:绝色毒医王妃  作者:蓝华月
  .,
  这话,让三位裁决长老的表,顿时有些不好。
  “你说的可是真的?”
  江迎双伏地,说道:“千真万确。若是长老们不信的话,可以让凶手现在就交出我族人的尸体,一看便知。”
  三人互相看了看,倒是没失了规矩。
  “你先侯在一旁。”
  “遵命。”
  旁边,这两方人的谈话,林梦雅与龙天昱也听得清清楚楚。
  夫妻二人明白,今他们是上了旁人的当了。
  但能把这些人都算计进去的谋,目的也肯定不简单。
  二人早就习惯了大风大浪,因此倒是显得沉着。
  为首的裁决长老上前,双手在前交叉,行礼道:“上古遗族七十二族长老会裁决长老穆天北,见过圣之主。”
  其他人也都跟他一样。
  龙天昱微微颔首,说道:“穆长老不必多礼,请坐。”
  双方虽都是第一次见面,但并没有显得有多生疏。
  穆天北落座之后,先是问候道:“听闻圣之前发生了一些变故,不知老主的体可还安泰?”
  看来对方,也在密切注意着这里的况。
  龙天昱淡淡说道:“多谢穆长老关心,家师一切都好。”
  “那我就放心了。说起来,我跟老主还曾有过数面之缘。老主的风姿出众,乃是难得的奇人。这一次若是方便,我想跟老主叙叙旧。”
  “不巧了,家师前些子说要出去云游,已经离开了圣。不过本尊定会将穆长老的问候,转告给家师。”
  穆云北点点头,视线才落在一旁的林梦雅的上。
  “不知这位,可是宫家家主宫雅?”
  竟还知道她?
  林梦雅颇感意外。
  “晚辈正是宫雅。”
  穆云北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她,半晌神色才有些复杂的感叹道:“你跟你的外曾祖母很像。”
  她外曾祖母?
  顿时,林梦雅有种极为荒唐的想法。
  该不会她外曾祖母也是穿的吧?不然为何天下处处,都有她的旧相识。
  而且各个,都对她十分怀念的样子。
  “穆长老见过我外曾祖母?”
  穆云北的严肃的脸上,却涌起了几分笑纹。
  “何止是见过,我还曾跟她一起研习过一段时间的医术。她是个极有魅力的女子,凡是见过她的人,都不会忘记。”
  林梦雅有点方。
  虽然眼前的穆长老长得有点老,但年岁绝对不会超过七十。
  她外曾祖母要是活到现在,年龄大概也是八十岁的高龄了。
  难不成,这还是个姐弟恋?
  她外祖母还真是超前的嘛!
  但脑洞被她强行关闭。
  不成不成,这种全天下的优质老头,一不小心就成了自己外曾祖父的戏码,实在是太过恶俗了。
  她还是少脑补为妙。
  只打了个哈哈,跟着迎合两句也就是了。
  不过穆云北的态度,还是让林梦雅稍稍放心了些。
  至少一会撕起来,穆云北应当会更加公正。
  一旁,跪在地上的江迎双差点没气死。
  该死的!她们宫家的女人,天生就会勾三搭四!
  她悄悄抬起头,跟某个人用眼神沟通了一下。
  后者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暗示,这才让江迎双冷静了下来。
  穆长老看了他们两个年轻人一眼后说道:“既都是老熟人,那我就直说了。”
  他缓了缓,看了一眼左右的同僚。
  “我们这次来,是希望圣能还给我们一样东西。”
  原来,刚才的客都是先礼后兵。
  夫妻二人都明白,他们这是有备而来。
  龙天昱的态度依旧客气,问道:“什么东西?”
  此时,穆长老的视线,却落在了她的上。
  “听闻我上古遗族的秘宝‘南亭集’在宫家主的上。还请宫家主能够通融,将秘宝归还我古族。我七十二族族人,将不胜感激。”
  这回,轮到林梦雅一脸懵了。
  这什么东西,她听都没听过的好吧?
  “穆长老,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南亭集’。”
  穆长老闻言,面色有些犹豫。
  此时,江迎双却悲愤的说道:“穆长老,她在撒谎!若是没有南亭集,她如何能知道我江家的印记与弱点?而且,她手上还有能让江家人发狂的毒药。这一切,只有南亭集上才有!”
  这话,顿时让气氛陷入了僵硬之中。
  穆长老狐疑的看着那对小夫妻,半晌才道:“宫家主,你当真知道江家的弱点?”
  “我哪里知道这些事,穆长老,凡事都得讲证据,我敬重您老,必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什么‘南亭集’,什么‘江家’统统都与我无关。您若不信,可以随意探查。”
  她大大方方的态度,倒是让穆长老少了些许的疑惑。
  到了他们现在的地位,哪怕面前的姑娘算是自己曾孙女一辈的,可他们也不敢倚老卖老。
  原因无他,只因为宫家也好,还是圣主也罢。
  他们的力量生长得太快,就连他们这些老家伙们,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眼瞧着气氛尴尬了,秦副主立刻出来打圆场。
  “穆长老远道而来,自是咱们圣的贵客。以我看,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既然如此,那穆长老不如先留下来,也好让我们主与夫人,尽一尽地主之谊。而且事关秘宝,咱们双方都得慎重不是?”
  不得不说,秦副主绝对是了不得的人才。
  一番话,就让双方的态度,都软化了下来。
  穆长老频频点头,随后起与林梦雅龙天昱二人告辞。
  江迎双紧跟着裁决长老们离开,早就将吴家父子二人,忘在了脑后。
  此时,那二人却是面面相觑。
  林梦雅懒得理他们,只是挥挥手,让人先把他们带下去。
  “莫急,有我在。”
  龙天昱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林梦雅长舒一口气。
  “此事是我不小心。”
  但他却摇了摇头,将人揽在怀里头。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的比你还好。现在不也是站了你的光,才让他们没能得逞么?”
  这话,让林梦雅有些忍俊不。
  “什么光?”她挑起眼皮,自嘲的说道:“我看,明明就是沾了我祖宗的光。”
  他轻轻啄吻她的小脸蛋。
  “都是一回事,没办法,谁让我家夫人貌美似天仙下凡。”
  林梦雅一把捂住了那张嘴。
  “你可给我歇会吧。”
  才有的一点沮丧,瞬间就烟消云散。
  不得不说,她家男人在给她排忧解难一途上,有着天然的优势。
  毕竟,谁能在这种油腻腻的话攻击下,还有精力去想其他的问题?
  能博她一笑,龙天昱就值了。
  退后一步,将人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跟夫君出去走走,天大的事,也有我帮着你呢,没事。”
  对于某些人毫无责任心的大包大揽,林梦雅只能摇头叹气。
  也幸好是仗着自家老祖宗跟老主师父赚来的脸面,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
  也好让她想想如何应对这些人。
  “那个‘南亭集’你当真没见过么?”
  只剩下两人的时候,龙天昱压低了声音问道。
  此时,两人正在院子里散布,周围也没有可以藏人偷听的可能。
  林梦雅想了想,说道:“我的确是没见过,但我怀疑,这东西是不是跟青筝谱差不多?”
  龙天昱垂下眸子,大手揉着她修长的指头。
  “我感觉二者可能也存在着某些关系,但你的那本青筝谱我也见过。就是一团被墨迹层层覆盖住了的废书而已,这东西,便是给了他们也没人能看得懂。”
  林梦雅却趁着主动依偎进他怀中的动作,轻声道:“不,那书里的确藏着很多秘密。只不过,必须要用特殊的机密方法。我母亲并没有留下这种方法,而是因为小药的关系,我走了个捷径。”
  闻言,龙天昱眼神一震。
  却是将自家夫人,抱得更紧了些。
  “看来我还真是找了个宝贝,这下子我得看得严严实实的,免得让人给拐走了。”
  她翻了个白眼,怼了对方一把。
  “说什么呢!你儿子都不会被人拐走了,怎么,我反倒连两个小兔崽子都不如?”
  “不不不,夫人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夫人为人单纯善良,我这不是怕你被人骗嘛。”
  “呵。”林梦雅皮笑不笑的看着对方。
  “最大的骗子不就是你吗?龙天昱,你戏演得不错嘛。又是留人家吃饭,又是给人家送耳坠子。下一步,你是不是还准备给人家送一顶大花轿,抬了进门呀?”
  这话,来势汹汹啊。
  龙天昱脑袋里的那根弦立刻绷紧了,认认真真的跟自家夫人表忠心。
  “绝对没有!是她非得硬赖下来跟我吃饭的,我根本没吃就走了。还有那耳坠子,是她自己说她的耳坠子丢了,叫我帮她找。我哪有那闲工夫,就直接送了她一副新的。”
  “哼!”林梦雅抱着肩膀,冷笑着看着对方。
  龙天昱委屈巴巴的抱着自家夫人,唉声叹气。
  “天可怜见,我看到那个女人就烦。夫人,我对你可是忠贞不二,你可不能这样怀疑我。”
  可今天的林梦雅,却显得“心如铁石”。
  一巴掌拍掉他揽在自己腰间的手,毫不留的说道:“反正,我就是不高兴。今天晚上,你睡外面!”
  提示:浏览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