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终章


小说:六十年代纪事  作者:妃卜诗
  2032年,农历五月初八。
  市医院。
  躺在床上的女人依旧如同年轻时一般娇俏,就是脸色太差,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身患重病。
  病房里除了王扬,也就只有她的五个子女。
  秦晚含着笑:“别哭……,我这把岁数,是喜丧。”她紧紧攥住王扬的手:“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跟你们的爸单独处处。”
  秦晚深深地盯着王扬看,想要把他的样子刻进脑海里。
  他比她大两岁,却也只是两鬓有点发白,额上有几条深纹,看起来至多不过五十出头。
  这一世,她的记忆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连当初第一次见他时候的样子,她都还有印象。
  他为她做了很多事,她并没有说透,只是用心的对他更好。
  她也问过自己,她曾经到底有没有爱过他,然而想了半天却没个答案。
  或许有,或许没有。
  但那又怎么样呢?只要幸福就好。
  下午3点,秦晚停止呼吸,王扬忍痛为她盖上白布,在她看不到的时候,他终于哭了,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门外,朵儿听到病房里不再遮掩的哭声,失声痛哭。她的手握在门把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支撑自己不倒下去。
  小草从来都是个内敛的人,细看之下,却能发现她眼底的哀伤。最近几年,她试过用中医的方法缓解妈妈的器官衰竭,但毫无作用。
  在现在这个年代,八十岁,真的不算什么。
  早在秦晚把变异的种子撒向全世界,已经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寿命。
  未来,人类只会更加长寿。
  当天晚上,王扬亲手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还高兴的和所有人都碰了杯。
  “曾外公!”小布丁得了自家妈妈的嘱咐,扑到曾外公的腿上,抱上就不撒手了。
  王扬举起酒杯晃了晃:“曾外公没事。”
  之后昂头一口喝下,盯着酒杯喃喃地说:“我能有什么事?啊?”
  张桂芬看他这个样子,硬是把他的酒杯抢了下来,晚上还安排他的小儿子跟他一起睡。
  半夜,王扬轻缓着动作坐了起来,嗤笑一声:“呵。”
  找谁不好找团子,这小子睡的跟猪一样。
  王扬离了家门,坐在曾经的小山头,抬眼望着远方,似乎看见了他媳妇的笑脸……
  他拿着刀片一下一下的划着手腕,血流如注。
  等王家人醒过来找到王扬时候,他早就硬透了,身边还留着一封信。
  上面写着:想活不容易,想死还不容易吗,不怕死就行了。还向小草道歉,他在她的药房里拿了点东西。
  最终,朵儿满足了他爸的愿望,把他和她妈的骨灰和在一起,撒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