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战(四)[欠三十一更]


小说: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作者:自非亭午夜分
  惩戒岩深处,战斗越趋白热化,佛门圣地之主,斩罪刑者,手持天降圣剑,一招一式,一掌一剑,如明王动怒,似修罗开杀!
  与之交战的雨悲泣,此时内运邪君法印,末世异佛加持己身,邪佛之能、异端之法,欲杀佛者,欲夺圣剑。
  交战再过数刻,雨悲泣也不由赞叹圣剑威能,果然天降之器,自有其独特之处。
  “不愧是天降之剑,如此佛气,如此圣辉,其中蕴含杀戮断罪之意,更是暗合佛门修罗之法……难怪当年能破苍泣血之不灭魔体……”
  雨悲泣心中思索,当初魔体遭杀之后,重凝身躯但背叛本体,还是本体重新炼化意识,莫非与此剑有关?
  斩罪刑者见雨悲泣似有分神,剑催八方圣气,怒剑连环之间,分心的雨悲泣登时见血,后背一道剑痕,已然突破佛门护身之法。
  “战中分心,看来儒道两方的战局不如你意了。”
  斩罪刑者以为雨悲泣分心是因为儒道方面的战局不利,雨悲泣闻言却是冷笑一声,道:“佛门确实最弱,儒门有君儒无锋夕秋雨,凭借儒门圣气能抗衡苍泣血,道门底蕴深厚,无愧三教原本道为首,至于你,惩戒尊者早亡,身为他之副手,能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哈,这是在说你也是最弱的分身么?”斩罪刑者呛声道。
  “不过是靠着这把剑而已。”
  “那就是还不如一把剑咯。”
  “天降之器,自然不凡。”
  “敢承认不足,佛友因何不肯回头?”
  “哈,讲来讲去,还是绕到讲道理,无聊!”
  雨悲泣摇了摇头,不欲再谈,翻掌再复风云,末世异佛之能,再开地狱曼陀罗!
  来自无间的异花,点点化现,朵朵盛开,让清圣的佛门染上黑色的光芒。
  曼陀罗花层层交叠,已至八层之多,雨悲泣功催极限,也未能到达九叠地狱曼陀罗,但其威势,已使山河震动,惩戒岩地气开始不稳了!
  就在此时,巨大佛像突来变化,点点金光,丝丝佛气在半空汇聚,形成一道金色人影。
  雨悲泣与斩罪刑者抬头看去,正是金色消散,人影显露之时。
  “哈!是……尊者!”
  “哦……愿力所化,残念成人。”
  雨悲泣高举八层地狱曼陀罗之花,末世之能已然齐备,高空上,愿力化生再入人世的惩戒尊者口颂佛经,惩戒岩四周顿时佛经化字再化链,锁链层层缠上曼陀罗之花,化作一个佛字巨茧。
  “斩罪刑者,该,出剑咯!”
  惩戒尊者操控锁链,封锁雨悲泣之招,斩罪刑者高声一喝,猛提全身真元,顿时一道莲华圣印自脚下蔓延开来,佛气不再扩散,全数汇入圣剑之中!
  “喝~~~!”
  “惩戒非是目的,杀生不过斩业!”
  惩戒尊者自高空落下,一言道破圣剑之意,人影汇入斩罪刑者之身,顿时斩罪刑者身形一变,化作惩戒尊者之容!
  “佛友,何苦以死殉剑。”惩戒尊者悲叹一声,一剑直贯而出!
  与此同时,佛字锁链崩毁,地狱曼陀罗之能再度爆发,雨悲泣与惩戒尊者、斩罪刑者合力一对!
  天崩地裂,玄黄颠倒,巨佛碎裂,惩戒巨岩一夕崩毁!
  烟尘之中,降龙伏虎似乎接到了什么消息,与戒嗔带着众僧逃离,不周士兵想追已是不及。
  天变地动终于终止,烟尘之中,圣剑贯穿雨悲泣之身,惩戒尊者消散,斩罪刑者之身再度出现,竟也已有缓缓消散的迹象。
  “哈……哈……”
  大口的喘着气,雨悲泣手握圣剑剑锋,血流未停。
  “想不到,斩罪刑者你,在交战前就已经死了。”
  “可惜仍是未能悟透圣剑,但,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刻,吾忽然明白了。”
  “哈,你明白了,吾也明白了。”雨悲泣将身上的圣剑拔出,伤口之处竟是金光灿烂。
  “佛友,可是悟了?”消散之前,斩罪刑者问出了最后一句。
  “分说,不分说,不由分说。”
  雨悲泣回答完,斩罪刑者彻底消散,随后,雨悲泣盘腿坐下,口颂一声“阿弥陀佛”,伤口之处的金光爆发,最终金光散去,只余一片虚无。
  插在地上的佛门圣剑,突来剑锋一转,竟是自主回归,飞回剑鞘,只见剑鞘之前,斩罪刑者的躯体早已倒落尘埃,原来,斩罪刑者早就以死殉剑,方才不过是元神持剑一战雨悲泣。
  圣剑归,剑鞘合,大战止!
  惩戒岩崩毁停止之后,罪剑殊途来到深处,已不见雨悲泣之身影,便一直往前,终于来到天降圣器所形成的深坑之中!
  “嗯……一路不见君主身影,这就是斩罪刑者吗?”
  罪剑殊途看着圣剑旁边倒落的佛者,他低下身正想查探死因,手在触碰到斩罪刑者身躯时候,后者之身化作飞灰消散。
  “竟是如此?嗯……君主不在圣剑……”
  罪剑殊途沉思,最终——
  “尝试看能不能带走,不能便就此作罢。”
  剑罪罪剑殊途气凝右手,伸手握向剑鞘,欲将圣剑带离,就在右手即将接触到剑鞘之时,剑鞘之上精心雕琢的小佛像光芒一闪,佛气一震,纵使罪剑殊途凝气于身,也被震退三步,口角呕红。
  “这……好个天降之剑。”
  擦去嘴角的血,罪剑殊途在寻一遍,未能发现雨悲泣身影,便下令撤兵。
  惩戒岩远处,羽人非獍、赦天琴箕与百里春秋、澹台无暇之间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了!
  “八翼?斩轮回!”
  “阎王鬼响?魂牵罪判!”
  “乾坤七绝?震惊百里!”
  “道引天枢!”
  四道招式将出之际,就见远处,惩戒岩一夕崩毁!
  “嗯……走!”
  澹台无暇见目的已成,与百里春秋同时收招,自通道回返地残谷。
  羽人非獍、赦天琴箕对视一眼,连忙赶往惩戒岩,却见人影皆无,唯有倒落一地的尸体。
  “不知是哪一方赢了。”羽人非獍观察了一番,仍是不确定。。
  “入内一观。”赦天琴箕看了看地面的痕迹,决定进入废墟内一观。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