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制造混乱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余飞的消息发送出去之后,本来正在吃瓜的群众,眼睛似乎真的瞬间雪亮了。
  只见那些群众,忽然就开骂了,指着那些拉横幅的人,骂他们诽谤诋毁,骂他们是竞争对手派来的人,骂他们侮辱自己的女神……
  群众们刚开始是一小部分人,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跟着一起开始了痛骂。
  竟然无人人数碾压之后,他们的横幅内容,反而成了笑话。
  毕竟如在家酒店,在本地的口碑在那里,今天来的很多人,都是如在家酒店的忠实粉丝。
  自己喜欢的店被侮辱,就仿佛自己的偶像被人侮辱,这事当然不能忍了,只要有人开头,他们内心但凡是有一点点不爽,就会被迅速的扩大。
  那些举着横幅的人,竟然开始还嘴,这才是真的引发了众怒。
  也不知道是谁先没忍住动手了,这一动手就拉开了群架的帷幕。
  那些拉横幅的人,本来是想着藏在人群中,混迹于吃瓜群众里面,更容易浑水摸鱼得到协助。
  没想到这分兵战术,才是他们最大的败笔,动起手来的时候,他们瞬间就陷入了被群殴的局面。
  四面八方的拳头和脚,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他们分开之后,简直陷入了人海之中。
  很快战斗就结束了,毕竟造谣的人,人数占据了绝对的劣势,面临的是铺天盖地的拳脚,分分钟就扑街了。
  当然这些所谓的眼睛雪亮的群众,很多都是余飞安排的人,在他们的带动下,其他的人也加入了进来。
  然后所谓的谣言就被一顿拳脚打没有了,看到民意在如在家酒店这边,传出去的谣言,必然会变成同行恶性竞争,故意诋毁如在家酒店。
  那群人把屎差点打出来,不过幸好都是些皮外伤,没没有人真的下死手,看到造谣失败,爬起来急忙都跑了。
  至于他们组团前来,又组团被车接走的情形,自然都被拍了下来,作为武州他们的爆料,很快就会在本地传开,有人故意抹黑如在家酒店,将变成实锤。
  打走了造谣者,表演的人继续表演,打爽了的人继续看表演,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也没有人报警,似乎大家都很有默契。
  陈茜茜看到下面这一幕,惊讶的转头看着余飞。
  陈茜茜绝对不相信,将造谣者打跑,是因为群众的眼睛十分雪亮。
  所以他知道那些人之中,一定有余飞安排的人。
  在余飞安排的人带动下,很多真正前来参加开业的人,没忍住也爽了一把,打了人不用负责,多过瘾的事情啊!
  所以这结果大家都很满意,气氛竟然更好了,很多人刚刚因为站在同一个阵营上,变成了战友,所以也熟络了起来。
  看到开业典礼没有受到影响,陈茜茜这才放心了,对方的手段用出来了,总比一直憋着不动要好,都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是这个道理。
  “你安排了多少人在下面?”
  陈茜茜看了一会之后,抬起头对余飞问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够用。”
  余飞摇摇头,事情他都是交给别人去办了,他还真的不清楚。
  “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说接下来又会干什么呢?”
  陈茜茜总觉得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不知道。”
  余飞摇摇头。
  “咱们一直这样被动不好吧?”
  陈茜茜看到余飞气定神闲的样子,自己记急的都要上火了。
  “我可以主动,但是后果你怕接受不了。”
  余飞看了一眼陈茜茜,一股杀意从眼神中一闪而过。
  “玩归玩闹归闹,你不能冲动!”
  陈茜茜立马明白余飞想干啥了,急忙说道。
  “这不就得了,虽然他们是混蛋,但你不是,你嘴上说不在乎所谓的亲情和血缘关系了,但还是不想弄死他们。”
  余飞耸耸肩。
  “哪怕他们是混蛋,毕竟还是我的亲人,我接受不了。”
  陈茜茜点点头,善良的人有无数个原谅别人的理由,而坏人作恶甚至都不需要原因。
  “你这乌龟战术的要求,让咱们很被动啊!”
  余飞无语了,男人就该主动出击,可是在陈茜茜的限制下,余飞只能被动的防守。
  “我一直都想,要干出一番大事,让陈家人后悔的来求我。”
  陈茜茜说完咬着嘴唇看着余飞。
  “然后呢?在他们痛哭流涕的道德绑架之下,原谅他们,让他们在你的身上吸血?”
  余飞冷笑着问道,很多女人都是如此,娘家明明是吸血鬼,却还是不愿意放弃。
  “……”
  陈茜茜不说话了。
  因为陈茜茜明白,要是那些人真的跪下来痛哭流涕的求她,哪怕是那些人之前多么的无情无义,她都会忍不住心软。
  “你这种想法很可笑,人家利用的也就是你的这种想法。”
  余飞毫不客气的对陈茜茜说道。
  “可是一个女人,要是没有了娘家,就没有了退路,要是再找不到一个能宠自己一辈子的人,那注定会很悲惨。”
  陈茜茜看着地面说道,她这个想法,代表的是很多女人的顾虑,总以为娘家是自己的退路,其实该是退路的一直都是退路,坑你的人会越坑越上瘾。
  “对不起,是因为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定的未来,才让你如此的没有安全感。”
  余飞却听出来了陈茜茜对自己的不信任,毕竟自己真的无法给她一个承诺,一个清晰的未来。
  所以余飞不提陈家的人的事情了,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可是这错已经无法挽回,时间无法倒流,余飞也做不到,不然他就自己开酒店,不沾染陈茜茜了。
  不过要是余飞不出现,陈茜茜的结果真的不知道会如何,这样的娘家人,要是发现她的其他价值挖掘不出来,最后用她联姻换取利益,又会成为必然。
  所以说好像一切又是必然,余飞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反正陈茜茜的身上,已经打上了他的烙印,这已经无法改变了。
  “不怪你,我选择了你,就仿佛我选择了离开陈家,选择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和别人无关。”
  陈茜茜摇头鉴定的否决。
  “未来一定会好的!”
  余飞沉默了一会之后,幽幽的说道。
  “嗯。”
  陈茜茜点点头,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余飞,相信自己选择的男人。
  两个人坐在高处,仿佛上帝一般,俯视着下面的一切,看着每一个脸上的喜怒哀乐。
  这个视角真的很奇妙,让人看着看着就会忍不住深陷其中,思考那些人的情绪为何出现,又为何消失。
  过了不一会,远处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混进了人群之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余飞除外。
  余飞的眼睛盯着这个猥琐货,看到他挤到前面,霸占了一个会员的座位之后,抓起桌上的东西一边吃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和人。
  看到有服务员正在给桌上舔吃的和饮料,他急忙招招手,示意服务员给他也加一点。
  然后将别人喝的剩半杯的杯子加满之后,他喝了一口气,又开始吃了。
  这会客人多了,服务员也无法认下所有人,只当是这个座位是他所有。
  那吃吃饱喝足,满意的擦擦嘴又站了起来,然后便直奔舞台而去。
  余飞都纳闷了,这货走向舞台准备干什么。
  然后让人三观尽毁的一幕出现了,这人走过去之后,竟然趴在舞台边缘,一把抓住一个跳舞的小姐姐的脚腕,小姐姐失去平衡摔倒了,他的手还是不放,另外一只手顺着脚腕向上摸了过去。
  顿时周围一片惊呼声,剩下跳舞的小姐姐急忙赶来帮忙,一个泼辣的小姐姐,不顾自己穿的是高跟鞋,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胳膊上。
  高跟鞋细细的鞋跟,在对方的胳膊上还捻动了几下。
  “啊!”
  那人吃痛急忙放开手,其他人将摔倒的女孩急忙扶着走远了。
  酒店的保安急忙冲上去,准备制服那个猥琐货。
  那人急忙转身就跑,几个保安追了上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从远处走过来,混进了人群之中,在一个服务员经过的时候,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把。
  “啊!”
  那个服务员被吓了一跳,直接蹦了起来,盘子里的东西要掉了一地。
  转身查看的时候,那个猥琐货早就混进人群,又不见了,连罪魁祸首都找不到。
  “恶心人是吧!”
  余飞算是明白了,这就是纯粹的找人来恶心自己,搞的现场人心惶惶,那人连续拍了两个服务员都没有被抓住。
  人群中有流氓的消息传开,很多女人都吓的要求离开,服务员门也脸色难看的不敢过去人群里了。
  “你安排的人怎么不动手?”
  陈茜茜看到下面开始混乱了,急忙对余飞问道。
  “不要急。”
  余飞摇摇头,他觉得还有人藏在人群中。
  果然在过了一会之后,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忽然站起来,指着一个上厕所归来的会员。
  “就是你!我刚刚看到你就是那个流氓!”
  那人指着上厕所归来的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我刚刚去上厕所了!”
  那人蒙了,自己上个厕所,怎就成了流氓了。
  “打流氓啊!”
  不过对方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屎盆子要扣上去,那人大喊一声就动手了。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个上厕所回来的人,都没法帮忙。
  两个人一个打一个跑,在人群和桌椅的中间钻来钻去,现场越发的混乱了,被子被碰到地上打碎了,碟子也掉下去了。
  有人慌乱之中躲避两人,踩在了玻璃渣子上扎烂了脚,有人在混乱之中,被人推到摔伤了。
  这混乱的局面,顿时有点无法控制了,那个真正的流氓,趁着混乱又开始四处乱拍,吓的很多女人惊叫连连。
  余飞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这恶心人的招数,的确十分的不要脸,这样也是他们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