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一起演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妙手神农正文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一起演所有的工程都开始启动之后,村里人就多了起来,这么多的人自然就会产生消费了。
  可是村里就只有余成龙开了一间小卖部,顿时小卖部的存货量,都无法满足这些人的需求了。
  尤其是那些人会想着下馆子、唱唱歌、按按摩等等需求,全都无法得到满足。
  然后村里人忽然发现,适合开设一些饭馆和娱乐场所的位置,当然是就是余飞修的道路两侧了。
  可是道路两侧的土地,大多数都归了余飞,之前余飞修路的时候,一些短视之人,为了多获得赔偿款,所以逼着余飞将道路两侧的土地都买了下来。
  余飞在打发走了麻老道之后,准备去看看菜棚,刚走出大门,就看到远处一群村民,缩头缩脑的看着这边,因为大黄就趴在门口睡觉,所以不敢过来。
  扫了一眼那些人的模样,余飞转身就向菜棚方向去了,可是那些村民,看到余飞出来,急忙绕了一圈,向余飞追了过来。
  “小飞!”
  “小飞,等一下!”
  “小飞,叔有话和你说!”
  余飞还没走远,那群人的呼喊声就响了起来。
  “干什么?”
  余飞慢悠悠的转身问道,说实话他不想和这些人多说一句话,自己已经足够厚道了,现在招工的时候,还让他们在后山干活。
  “小飞,有点小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一个四十多岁的村民,按理说余飞还要喊他一声叔,站在余飞面前,双手紧张的搓来搓去的收获到。
  “李叔,小事你就找具体负责的领导去吧,我现在什么都不管!”
  余飞摆摆手说道,一看这些人的表情,余飞就知道绝对没好事。
  “不是,这事就你有能力管了。”
  那个男人笑的满脸褶子,眼神中还有讨好。
  “什么事?”
  余飞很想知道,这群人又要玩什么幺蛾子,反正余飞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这样子找自己来,绝对是要占便宜,不是来找着吃亏来了。
  “叔之前卖给你的地,就是公路边上那块,我想赎回来怎么样?”
  对方急忙对余飞说道,生怕余飞不听走掉。
  顿时那群人全都眼巴巴的看着余飞,明显他们都想要赎回之前强行卖给余飞的土地。
  “我又不缺钱,再说那不是你们逼着卖给我的吗?现在为什么要赎回去呢?”
  余飞冷笑了起来,这些人打的如意算盘还挺美。
  “哎呀,当时叔就是鬼迷心窍了,现在觉得那件事做的不对,我们都后悔了,大家是乡里乡亲的关系,你为大家修路,我们不该那样做,现在就是想弥补一下!”
  那人立马厚颜无耻的说到,要是这话拿去忽悠王大锤,估计我王大锤瞬间就感动哭了。
  “就是就是!”
  “我们寻思着那事做的不对!”
  “咱都是自己人。”
  ……
  顿时那群人都跟着说了起来,就仿佛真的是良心发现了,想要给余飞补偿一般,一个个笑的十分甜蜜。
  “没事,你们虽然不仁,但我不会不义,我这人胸怀最宽广了,从来都不怪罪你们,那事过去了就过去吧,钱你们放心花就行了,我不要!”
  余飞内心冷笑,这些人在自己面前秀智商、拼演技,那自己也装个不明白,给你们演一把。
  余飞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了那些一脸懵逼的村民,他们完全没想到,余飞还真的会配合他们的表演,甚至还如此的大度,一下将他们搞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飞!”
  余飞没走几步,那些人又追上来了。
  “李叔,还有事?”
  余飞转头问道。
  “那个…我们觉得…还是把地赎回去比较好,这样我们心里才好受一点,不然以后没脸见你。”
  对方脸皮有多厚,余飞都无法测量,这话都说得出来,这得多强的心理素质啊!
  “没事,都是乡里乡亲,我也很在乎你们,所以我不怪你们,你们也没必要心里难受,更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反正我钱多的花不完,给你们一些也无所谓。”
  余飞继续装傻说道,你们装好人,那老子也装,看你们能装到什么时候。
  “你就让我们赎回去不行吗?”
  那个人急眼了,用似乎要发怒,又似乎要哭的语调说道。
  “不行啊!”
  余飞摊摊手,占便宜的事情都让你们干了,一个个还真的想的美,和老子装什么装。
  那群人一个个脸顿时变成了驴脸一般,脸的颜色也和苦瓜有点像。
  “没事我就先走了!”
  看到那些人的模样,余飞顿时觉得好爽,你们这些人终于遭报应了,还是自己作出来的报应。
  “余飞,我们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们不行吗?”
  余飞刚刚一转身,背后那个人又说话了。
  余飞只好又转身过来,看向了那群人。
  “我凭什么原谅你们?”
  余飞脸色终于冷了下来,既然不演了,大家都不要演了。
  他的目光十分的冰寒,就仿佛两道利剑一般,看的那些人都不敢和他对视。
  “咱们都是乡里乡亲……”
  带头的那人,又开口准备说了。
  “乡里乡亲你妹啊!你们坑我的时候,咋不说乡里乡亲,一个个翻脸不认人,现在看到了商机,就仿佛狗闻到了屎的味道,这会和我谈乡里乡亲?滚!”
  余飞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又和自己来这套,乡里乡亲好像成了无数人用来捆绑别人最好的词汇了。
  不过这些人用这个词的时候,永远都是用来束缚别人,而不是束缚自己。
  说白了就是一位名人那句话,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余飞瞬间翻脸,一点脸面都不给这些所谓的‘长辈’留,这些人白活了那些年月,全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根本不配被称作长辈。
  余飞发怒之后,那是相当的吓人,那些人一个个腰杆不禁都弯了几分,全都盯着地面,连带头的那个人,也不敢说话了。
  “还不滚!等我给你们上菜呢吗?”
  余飞看到这些人还杵在原地,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再次大声的问道。
  “小飞,你看我们也是你的长辈,我们都知道自己错了,你就不要计较了吗?我们以后再也不会了!”
  带头的那个人,还是不甘心,抬起头陪着笑对余飞说道。
  “道歉要是有用,要枪子儿就没用了,承诺要是人人都会遵守,法律就没用了。”
  余飞留下一句话,转身大步走向了菜棚。
  那些人咬着牙看着余飞,一个个眼神十分的复杂,这下是真
  的撕破脸了,他们也知道余飞明显不会回心转意了。
  一直在余飞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他们一群人又凑在了一起,嘀嘀咕咕的商量去了。
  余飞在菜棚里转了一圈,竟然都没遇到徐光启,这个老家伙据说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在菜棚里,这就显得很奇怪了。
  余飞走出菜棚,挠着下巴向四周环视了一圈,眼睛的余光,忽然在松露山上,好像看到一个人影。
  他急忙转头看去,那个人影走进了死角之中,自己又看不到了。
  松露山余飞可是明令禁止,不许任何人上去,除非经过自己的同意,因为松露的生长条件要求太苛刻了,而且一旦环境出现细微的变化,很容易就会死亡。
  自己可答应过罗刚大厨,很快就要开始给他供应松露了,所以余飞急忙向松露山走去,来到山下的时候,看到下面设置的大门,的确被人打开进去了,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余飞直接翻门进入了门内,然后迅速向山上走去,因为这座山被分区隔离,余飞可以很轻松的锁定,人影在什么地方。
  来到半山腰之后,看到一扇通往一个区域的门,被人打开了,余飞发现的人影,也在这里面,所以他也走了进去。
  这里因为不许人来,所以基本没有人的痕迹,野草自由的生长,所以一旦有人进入,痕迹相当的明显。
  余飞跟着那人留下的痕迹,一步步向区域的中间追踪而去,其实余飞猜测,这人可能就是徐光启,因为徐光启可是植物学教授,他对松露的生长感兴趣这很正常。
  余飞也就是跟来看看,并没有十分的生气,大不了自己给这片,再来点灵气,松露就可以忍受得住这环境细微的变化了。
  因为松露需要的生长环境的原因,这里栽种了茂密的树木,一个人钻进去,另外一个人寻找并且追上还很麻烦。
  余飞就顺着对方踩出来的痕迹,很快就追到了中间,远远就看到了,一颗树下蹲了个人影。
  再靠近了几步之后,余飞就皱起了眉头,因为那人竟然不是徐光启,从背影看起来,对方要比徐光启壮硕很多。
  他没有打草惊蛇,而是轻轻的走了过去,想看看对方在做什么。
  靠近之后才发现,那人带了很多的东西,身上至少有四五种仪器,似乎在不断的测量什么,然后不断的记录着数据。
  余飞站在对方的身后,对方竟然毫无察觉,还干的十分仔细认真,过一会还停下思考一下。
  记录完之后,那人拿出来了一个小铲子,蹲在树根下使劲的挖了起来,余飞还是没有打扰,看到对方在地上很快挖了个小坑,也不在乎对周围的破坏,土随意的向四周撒去。
  很快对方就挖出来了一颗松露,那颗松露有拳头大小,看起来像是一块土豆一般。
  对方又迅速的开始测量地下的土壤数据,余飞看了一眼,好像是湿度温度等等东西。
  余飞习惯性的拿出来烟和打火机,吧嗒一声就点燃了。
  那人被这忽然的声音给吓了一个激灵,猛的蹦起来转身看向了余飞,余飞则尴尬的看了看手里的烟,这习惯性的动作连自己都忘了。
  “你是谁?”
  对方看起来四五十岁,还戴着眼镜,气质很像教书先生。
  “正好,我也想问这个问题。”
  余飞将嘴里的烟吐出来,无语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