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毁灭的隐患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余飞这气势汹汹的模样,将两个人都吓住了,王大锤更是想到被余飞的拳头支配的恐惧,一副要是自己要挨冤枉揍,就先把孙赖子揍一顿的架势。狂沙文学网
  “我真的没有啊!余哥,你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当你爸爸啊!”
  孙赖子吓的急忙后退,余飞明显就是在怀疑他。
  “余哥,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什么对不起你的事都没做,真的不是我!”
  王大锤这次嘴巴十分的利索,脑子都被吓清醒了,看到走到面前的余飞,急忙扔掉手里的铁锹,大声的保证道。
  “你们两个确定?”
  余飞扬起手里的棍子,眼神凶狠的再次确认的问道。
  “我保证,绝对不是我,否则你打死我我都认了!”
  孙赖子一看,必须的发下重誓,才能证明自己,急忙说道。
  “我和他一样!”
  王大锤也急忙说道。
  “你们继续忙!”
  余飞听到这誓言,就知道绝对不是这两个货了,右手拎着棍子,拍打着左手手心走了出去。
  “唉哟,吓死我了!”
  王大锤一股坐在了地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你说余哥这是咋了?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想给他当爸爸?”
  孙赖子也一股坐在了王大锤边上,然后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要是被余哥找到,肯定死的会很惨!”
  王大锤摇摇头,只要不是自己,剩下的他都不考虑。
  “当爸爸…这野心很大啊!难道是有人看上了母夜叉刘慧芳!”
  孙赖子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想了一会之后,忽然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说道。
  “对!刘慧芳虽然年龄大了点,那也是风味犹存,而且好下手!”
  王大锤谈到女人,脑袋都灵光了起来。
  “你说会是谁呢?”
  孙赖子顿时就疑惑了,刘慧芳这一口,一般人可吃不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人家提着菜刀追着到处砍,她老公死的那么早,孙赖子都怀疑是因为她克夫。
  “咱们这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只有徐光启一个呀!”
  王大锤想了想之后,觉得余飞找错了目标。
  “有可能,那个老头整天缩在后山,连村里都不去,更别提城里了,憋的饥不择食也不是不可能对吧?”
  孙赖子想了想,觉得王大锤说的有道理。
  “有老鼠!”
  王大锤听完,眼睛所以一瞥,看到一只贼头贼脑的老鼠,竟然壮着胆子爬出来了,大喊一声提着铁锹就冲了上去,孙赖子也急忙加入了围追堵截的行列。
  余飞贴着棍子找到了另外一间菜棚,走进去就看到瘦猴和王娟在这间菜棚里蹲守,两个人撅着股盯着几个老鼠洞,样子好笑急了。
  不过这个时候余飞可没兴趣看他们的笑话,要是自家兄弟闹出来了笑话,那才是大笑话。
  “瘦猴,你出来一下!”
  余飞将棍子藏在了后,对瘦猴喊道。
  “好嘞!”
  瘦猴听到之后,立马小跑了过来,都没多想,王娟也只是转头看了儿一眼余飞,又认真蹲守了起来。
  “小子,老实说,你是不是想当我爸爸?”
  瘦猴刚刚走出菜棚,余飞就拿出了棍子,指着瘦猴问道。
  “啥?”
  瘦猴听完之后,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一脸惊讶的反问道。
  当余飞爸爸这种刺激的事,他还真的没想过去干。
  “小子,要是你的话,最好老实交代,然后悬崖勒马,这事不说王娟同不同意,我就先打断你的腿!”
  余飞将右手里的棍子,在左手手心里打的啪啪响,眼神不善的对瘦猴说道。
  “余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你是说刘慧芳这几天发-的事吧?我也发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瘦猴是个明白人,甚至都发现了刘慧芳的异常,但是他也着实冤枉,毕竟相对于孙赖子和王大锤,他可是能吃饱的那个,没必要干这种事。
  “真不是你?”
  余飞瞪大了眼睛,后山就着几个男人,做排除法都快做完了。
  “绝对不是我,咱们兄弟干不出这事来,要说有怀疑对象,那就只能是……徐教授!”
  瘦猴肯定的说到。
  “他人呢?”
  余飞听完,觉得是自己冲动了,只要自家兄弟不想当自己爸爸就好,徐光启这事还能理解,但是他记得徐光启说过,他有家室。
  “应该在鼠灾最严重的那个菜棚,他为了想办法灭鼠,这几天都神经了,谁都不敢靠近他!”
  瘦猴指了指最后一间菜棚说道。
  “知道了!”
  余飞转又向最后一个菜棚杀去,相当自己爸爸的人,终于找到了。
  打开菜棚走进去的时候,余飞看到菜棚里大多数的蔬菜,都已经枯死了,估计不是被咬断了茎叶,就是被咬断的根茎,看来这个菜棚的鼠灾最严重了。
  徐光启蹲在菜棚最里面的角落,瞪大了眼睛盯着菜棚里面的其他位置,果然看起来有点精神病的前兆了。
  “徐教授!”
  余飞将手里的棍子丢在了一边,喊了一声向菜棚里走去。
  “余飞,我还是没想到灭鼠的办法!”
  徐光启看到余飞,急忙站起来说道。
  “慢慢想,我就是找你问点事!”
  余飞现在仿佛小蝌蚪找妈妈一般,非常急切的想要找到答案,鼠灾都排列在后面了。
  “什么事?其他菜棚出事了吗?”
  徐光启神经绷的很紧,听到这话,竟然想到的是其他菜棚有没有问题。
  “不是,是一点私人的事!”
  余飞摆摆手,内心十分疑惑,看徐光启这个模样,明显是没心思和精力去勾引自己的准丈母娘。
  “啥?”
  徐光启听到没再出事,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和刘慧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飞开门见山的问道,眼睛盯着徐光启,要是他说谎,余飞确定自己可以看出来,徐光启是科研工作者,不是善于人世故的老狐狸,所以他说谎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
  “我和刘慧芳?没发生什么啊,她做饭,我吃饭,这就是我们之间唯一的关系了!”
  徐光启听完之后,很不解的说到,而且这解释也没谁了,不愧是心思简单的科研工作着,虽然现在成了余飞的御用种菜师。
  “你确定没勾引她?”
  余飞几乎确定不是他了,但还是不放心的再次问道。
  “勾引她?你觉得听过她提着菜刀追砍你的故事,我还敢
  对她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吗?”
  徐光启似乎对刘慧芳这种,标准的农村悍妇十分的抵触,所以语气中还带着几分不屑。
  “好吧,那就是我搞错了,我先走了!”
  余飞顿时十分的郁闷,麻老道和老鬼头消失一段时间了,后山就这些男人,他都排除过了,顿时就有些不明白了,皱着眉思考着就要离开。
  “等一下,不能走!”
  徐光启急忙喊住了他。
  “有啥事吗?”
  余飞疑惑的问道。
  “鼠灾这几天别看好像控制住了,其实老鼠的数量还在增加,我发现远处几个菜棚里,也有了老鼠的踪迹了,要是再想不到好办法,等鼠灾积累到一定程度爆发出来,这片菜棚就彻底毁了!”
  徐光启急忙给余飞提醒道,他之所以搞成了这样,就是实在想不到办法,但是又怕鼠灾彻底爆发,到时候恐怕就彻底控制不住局面了。
  鼠灾和之前的虫灾可不一样,虫灾将出现问题的菜棚封死,里面的虫子最终就会自己慢慢饿死,可是老鼠却会打洞,这样就会彻底蔓延到每一个菜棚里面。
  “这么严重了吗?”
  余飞终于意识到了严重,毕竟自己没有亲眼看到,无数老鼠钻出洞,四处啃食的场景,所以并没有特别的重视。
  “对,而且估计爆发就是这几天时间了!”
  徐光启点点头,老鼠的繁殖能力非常的强,他最终抓住的老鼠,都是雄老鼠,这说明母老鼠可能最近大多数都在繁殖,等小老鼠出生之后稍微吃点东西长大,那老鼠的数量就会暴涨几倍。
  “行,我想想办法!”
  余飞慎重的点点头,看来得先把灭鼠放在首位了。
  “蛇最近出现的少了,但是我估计,老鼠多了,蛇也会多,这事咱们也要放着!”
  徐光启再次补充了一下。
  “恩!”
  余飞皱着眉头点点头,他都不敢想,无数的蛇冲出老鼠洞,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模样,说实话他想起来都害怕。
  余飞走出菜棚的时候,也不探究到底想当自己爸爸的人是谁了,而是皱着眉头,一边思考一边往公司走。
  说实话能用的办法大家都用了,可是那些老鼠一个鬼精鬼精的根本抓不住,余飞终于意识到了灵气真的是一把双刃剑,不光可以成就了自己,还可以毁了自己得到的一切。
  这几天他都没敢再给菜棚里传输灵气,因为蔬菜里面蕴含的灵气越多,老鼠吃掉就会长得越快,繁殖的越块,而且智商似乎也提高的很快。
  发愁的余飞快走到公司了,却转走向了自己之前住过的小院子,小院子还没拆,只是自己很久都不去了。
  以前在这个小院子居住的时候,余飞可谓是无忧无虑,大多数况下都是顺风顺水,几个不长眼的也很快处理掉了。
  走到院子前面,门口的树下还有以前摆放的石桌石凳,余飞走过去坐了下来,点起一根烟,这个地方居高临下,不光可以俯瞰后山,连村里都看的清楚。
  余飞的脑海中,满满的都是老鼠和蛇的影子,这两个家伙,可真的成了他的心腹大患了。
  他的眼睛远远的看着村里的方向,大家都在有条不絮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无论贫富都在忙碌。
  有些人家的烟囱里还在冒出袅袅青烟,不知道是在烧土炕,还是在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