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百五十六章 漏网之鱼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两个人刚刚说完话,金小妹就从楼上狂奔了下来,冲到刀疤面前一米远,就跳了起来。狂沙文学网
  刀疤急忙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接住抱在了怀里,金小妹的大长腿缠在刀疤的腰间,看那激动的表,简直像是留守儿童,在家里等了一年父母回来。
  “你这个混蛋,我以为你把我都忘了!”
  金小妹将刀疤的脑袋抱在怀里,十分有喜感的在刀疤的脑门上敲了个脑瓜崩,噘着嘴说道。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你可是要陪我到老的人,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
  没想到刀疤也会说麻的话,一句话说的余飞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哼!还算你有点良心!”
  金小妹对这个回答十分的满意,一把抱住刀疤的脑袋,在他的额头重重的亲了一下。
  “你们忙,我先走了!”
  余飞实在受不了这场面了,打了个招呼转就准备离开。
  刀疤和金小妹在外面腻歪了一会,金小妹回去收拾东西去了,女孩子出门哪怕是一两天,都要带很多的行礼。
  刀疤则单独和余飞在办公室聊了一会,金小妹准备好之后,刀疤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带着金小妹出门了。
  不过刀疤回来的交通工具,竟然是一辆山地摩托。
  余飞站在楼上,看着两人坐上了摩托,带上头盔和护具之后,刀疤骑着摩托仿佛火箭一般蹿了出去,很多人也许坐过摩托,但是没试过骑着山地摩托在原始森林狂奔的感觉。
  金小妹紧紧抱着刀疤的腰,吓的头都不敢抬,在刀疤一阵怪笑之后,就消失在了后山,直奔森林里而去。
  刀疤离开之后,余飞抬头眺望着远处,远处的山峦一层压着一层,好似有一层迷雾笼罩在上面,看起来让人心很压抑。
  在余飞愣神许久之后,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余飞看了一眼来电提醒,便迅速接了起来。
  “陈大哥,兴师问罪来了?”
  余飞接起来之后便笑着问道。
  “你可是大功臣,我怎么敢找你兴师问罪。”
  陈东酸溜溜的说到。
  “哟,送了你那么大一个功劳,怎么还不乐意了?”
  余飞无语的问道。
  “咱们功是功过是过,你把人家多少栋房子震出来了裂缝?这会要赔偿款的快把市委书记给愁死了,你说这怎么办?”
  陈东一本正经的问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有证据炸弹是我放在那里的吗?我只是发现了炸弹,通知大家疏散而已!我是新时代好青年,拯救了那么多的人,你们不给我办法良好市民的锦旗就算了,竟然还诬陷我?”
  余飞立马强硬的反驳了回去,这屎盆子自己必须扣在别人的头上去,绝对要和自己扯清关系。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反正是死无对证,连个全尸都没留下,还不是你说啥是啥!”
  陈东在电话那边无语的说到。
  “反正这屎盆子扣在谁的头上,都别想扣在我的头上,我给你的那些报和证据,绝对是千金难买,你都不给我钱!”
  余飞说到。
  “你就得了吧!人家是专门来找你麻烦来了,我们也是职责所在,所以互惠互利,别给我扯犊子了!”
  陈东对于余飞这厚脸皮,他算是服气了,白的都能被余飞说成了黑的。
  “都互惠互利两不相欠了,你给我打电话干啥?”
  余飞一听这一茬揭过去了,立马紧跟着问道。
  “打电话告诉你,你搞的动静太大,人家也不是傻子,好几个人在我们前去抓捕的时候,都已经逃走了,不知道逃回岛国去了,还是藏起来伺机报复,反正你小心一点,你把人家的信仰和神仙炸上了天,有些人和狂信徒一样,啥事都干得出来!”
  陈东也不是要钱来了,因为他知道根本要不到,自己要是借钱花,余飞绝对很乐意,可是掏赔偿款,那是想都别想,所以他只是告诉一下余飞,案的发展,让余飞有个准备。
  “知道了,原始森林里到处都是坑,随便丢两个人下去,狗都找不到尸体。”
  余飞轻飘飘的说到,一般的三瓜两枣,余飞还真没看在眼里。
  “你小心别把坑填满了!”
  陈东无语的说到,至于余飞这是合不合法,他才不管,余飞现在也是特殊部门的人,拥有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权限,只是余飞都不知道,而且死多少岛国人,陈东都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想要拍手称快。
  “放心,森林里的动物饿着呢!”
  余飞裂开嘴笑了,森林里就没有多余的食物,有了食物之后,那些动物会前赴后继,就算是被余飞丢下深坑里的尸体,余飞估计现在也已经被吃光了。
  “行,你自己小心点。”
  陈东听到余飞这吊儿郎当的语气,顿时不想和他说话了,顺手就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余飞嘴角露出了冷笑,没想到还有机灵的漏网之鱼,看来这个年会过的非常闹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将重要的人,
  全都保护起来。
  余飞迅速下楼,找到孙赖子和王大锤,两人刚刚收拾好买回来的东西,正在玩游戏。
  “别玩了,大锤回去将你父母接到后山来过年,孙赖子将瘦猴的父母接过来,我去接我爸和我妈!”
  余飞刚走进门,便立马开口说道。
  余飞只要语气一旦认真起来,其他人无论在做什么都会放下,王大锤和孙赖子也不例外,立马放下了手机。
  “余哥,我父母就不接了吧?”
  王大锤抬起头为难的说到,他的奇葩父母,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要是接过来,万一又玩幺蛾子,王大锤很怕自己左右为难,也怕影响兄弟之间的感。
  “你父母让人为难是为难了点,但是总罪不至死吧?有人可能要找咱们的麻烦,让他们待在村里有危险。”
  余飞知道和王大锤说话,就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所以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不然这货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这就回去!”
  王大锤听完立马站了起来,虽然他的父母真的很讨人厌,做人贪得无厌又没啥原则,但还是他的父母,将他养大,而且虽然贪婪也是为了给王大锤争,没有无法原谅的根本错误。
  “我也去!”
  孙赖子立马也站了起来,他无父无母孤儿一个,可是大家的父母都当他是亲儿子一般对待,他和瘦猴像是亲兄弟,这事他也不妙都不想耽误。
  两人前面冲出了门,余飞跟在后面也出了门,迅速开着一辆车回到了村里。
  父母这会还在村口守着小卖部,要过年了小卖部的生意很不错,毕竟大家都要置办一些油盐酱醋,所以余成龙夫妇忙的不可开交。
  “小飞,去库房给我搬两箱子醋出来!”
  余飞将车停下,刚刚走进小卖部,王淑玲看了他一眼,立马开口说道。
  “恩!”
  余飞看到父母忙碌,但是满脸满足的笑容,心也非常的不错,父母也知道不缺这点钱,但是人就怕自己没有了价值,余成龙夫妇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挣了钱有了事干还服务了村民,他们就很开心。
  余飞将醋搬出来,余成龙夫妇立马递给了村民,都是乡里乡亲的根本不需要盯着。
  大家拿了东西,就会实实在在的把钱付了再走,所以余成龙夫妇在摆上一个箱子,里面丢着很多零钱,知道自己买的东西是多少钱的人,会自己去将钱丢在里面,要是多了的话,自己给自己找。
  “爸妈,一会忙完了,去后山和我一起过年吧!”
  余飞一边帮两人在货架上取东西,一边对父母说道。
  “不去!”
  余成龙头也不回的说到。
  “那我也不去!”
  王淑玲听完,一边给人那东西,一边说到,明显是夫唱妇随。
  “儿子让你们去后山享福,就赶紧去呗!人家那可是楼房,里面有暖气!不像咱们,用火炉子取暖,距离近了太,远了太冷,晚上害怕煤气中毒!”
  一个村民接过自己要的香油,笑着对两人说到。
  “暖气房咱住不惯,人多还吵闹,他们年轻人玩,咱们去了他们太拘束!”
  余成龙毫不犹豫的说到。
  作为一个父亲,余成龙非常的理解余飞,可以说非常宽容,甚至有点溺。
  “就是,我们累一天早早就要睡,他们年轻人哪一个十二点之前睡觉啊!”
  王淑玲紧跟着说到。
  “真的是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早就去住在楼房里享受生活去了!”
  一个村民酸溜溜的说到。
  “这就是你没有我这样的儿子的原因。”
  正在找东西的余成龙,忽然抬起头来了一句。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那个村民就是好吃懒做,儿子也和他一样不务正业。
  那个村民尴尬的撇撇嘴,拿着自己买到的东西转离开了。
  “爸,妈,过年就是团聚,你们就跟我去后山吧!”
  余飞再次开口劝道。
  “你是不是有事要说?”
  余成龙忽然转头问道。
  “没事没事!”
  余飞吓了一跳,生怕父亲刨根问底,这些事不光不适合父母知道,村民都不适合知道。
  “你等一会,忙完这阵子就没有人了。”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余成龙活了大半辈子,看着余飞长大,对他太了解了,知道余飞这样一遍遍的叫他们,一定有原因,又没法说出来。
  “好,我给你们帮忙!”
  余飞急忙答应了一声,帮两人不断的给前来购买东西的村民取了起来。
  果然没一会,人越来越少,毕竟这大冷天谁都想回家钻到在家的上去,也没有人在门口打牌,全都卖完东西立马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