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黑市公敌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赵浩南看到余飞老神自在的模样就有点头疼了,手里有一张底牌是好的,但要是这张底牌强到所有人都恐惧,那么别人就不光是敬畏了,还会想法设法的将你的底牌毁掉,让大家处于同一个起步线上。
  余飞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一个人可以打垮一个队伍,甚至还可以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这对于黑市里所有的人来说,只要不是朋友,就不想让你存在。
  要是余飞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让这里的力量恢复到平衡,大家还能继续和平相处,你好我好大家好。
  但要是余飞赖着不走,那谁都坐立难安,总觉得随时随地有一颗子弹飞向自己的脑袋,随时随地有一把刀接近自己的脖颈。
  所以赵浩南只想让余飞赶紧离开,两个人谁都安全了。
  “谁不服弄死不就行了,要是全都不服,就全都弄死,你怕什么怕?”
  余飞慢慢收工之后,这才睁开了眼睛。
  在眼睛睁开的瞬间,眼神之中那股凶光,将赵浩南吓的连退三步,那一瞬间,赵浩南便已经感觉后背彻底湿透了,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可怕的眼神,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坠入地狱。
  “好……好!”
  赵浩南多余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生怕自己多说一个字,就被余飞立马扭断脖子。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我这人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谁要是打算对咱们动手,只要你有铁证,就告诉我一声便行了。”
  余飞看到赵浩南脸色煞白的样子,知道自己刚刚没有收敛起来杀气,将他给吓到了,便急忙调整语气,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可是这话在赵浩南听来,余飞就是要大开杀戒了,将杀人说的如此随意,就算是他也没有那个气魄,这便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赵浩南的后背还在冒冷汗,清醒自己和余飞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否则以自己的个性,恐怕惹到了余飞之后,连第二天都活不过去。
  而余飞对于杀人,尤其是在这里杀人,内心已经没有多少的芥蒂了,这里的人个个都有取死之道。
  余飞自认为就算是自己,杀了这么多的人,也已经有了取死之道,这是一笔糊涂账,谁都算不清楚,只有死亡才可以人死账消。
  “知道了。”
  赵浩南答应了一声,急忙转身迅速离开,站在余飞的身边,他感觉连气都喘不上来了,余飞那一个眼神的余威,让他久久都无法平息。
  赵浩南不知道,趴在边上的两个狙击手,其实已经吓软了,赵浩南平时还身居高位,对于杀气和气势的抵抗力强一些。
  两个狙击手是最底层的卖命的人,就算是没看到余飞的眼神,但是那气势和杀意,然他们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一般,加上余飞的话语,更加让他们恐惧了。
  “哎,树欲静而风不止,为什么要找死呢!”
  余飞被打断了修炼,暂时失去了继续修炼兴趣,便又端起了茶壶点起了烟,躺在了躺椅上,幽幽的说到。
  那两个狙击手不知道余飞自言自语的说了什么,但是这话他们听完,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仿佛头顶挂起了一把利刃,随时都能落在自己柔弱的脖子上面。
  赵浩南逃下楼之后,问了人之后才从一个房间中找到了钱万贯,当他看到放在房间中间的那块玉石,整个人也呆滞了几秒。
  赵浩南将房间里的灯关掉了,窗帘也拉了起来,一柄强光手电照射在玉石上,顿时仿佛看到了一块天上降下神石,那晶莹透剔的玉质,温柔如奶一般的质感,翠绿的鲜艳颜色,就仿佛初春刚刚茁壮生长起来的碧草,刚硬中带着几分柔弱,温暖中带着几分倔强。
  这样极品的玉也不是没见过,但是这么大一块就罕见了,要是请大师雕刻出来,那绝对是一件绝世宝物。
  “这就是今天所说的踏脚石里开出来的宝玉吗?”
  赵浩南急忙走过去,拿过手电一边看一边问道。
  一块玉上面要是有一点点的瑕疵,和完美无瑕的区别就大了去了,就仿佛大家永远只记得第一名不会去在意第二名一般。
  “对,怎么样?”
  钱万贯的眼睛似乎都因为看的太久,所以被染绿了,转头献宝一般得意的问道。
  “太完美了!太精美了!余飞这下要发了!”
  赵浩南围着看了一圈,不由得感叹道。
  “不,是我要发了,我已经用一个整数买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钱万贯得意的大声说道,说完就大笑了起来。
  “十个亿?”
  赵浩南转头问道。
  “少一个零。”
  说到这里,钱万贯更加的激动了。
  “你不能这样亏自己的兄弟,这起码值两个亿!”
  赵浩南和钱万贯在一起久了,眼力也不差,立马给出了评价。
  “我就打算给那么多,但是他没同意,不光主动砍价少要,而且还让我把钱都捐掉,还只能用我的名义!”
  钱万贯无辜的耸耸肩,但是那捡到宝的激动表情却暴露了他狂喜的内心。
  “人家这么高尚,你满身的铜臭,鬼知道人家怎么就和你走到了一起!”
  赵浩南也被余飞的手笔震惊了,但是看到钱万贯拿嘴脸之后,立马鄙夷的说到。
  “谁说我满身铜臭了,等我把这个东西卖掉,利润我捐他一半!”
  钱万贯的脸挂不住了,被赵浩南一激,脑子一热这句话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就后悔了,又是一脸便秘的难受表情。
  “才一半?人家余飞全都捐了,有本事和人家一样啊!”
  赵浩南不遗余力的又开始刺激钱万贯。
  “想得美!”
  钱万贯这次聪明了,打死都不上钩了,他终于明白了,余飞和赵浩南都有点仇富,这是在故意的激自己,恨不得自己将家产都捐出去。
  “说正事,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再出门了,不然被人家弄死,或者绑票了,我可不会去救你!”
  赵浩南能坑出来一些,就很满足了,这对于钱万贯来说,已经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再多根本不可能。
  他是个商人,商人有时候做好事,并不一定要捐出去多少钱,而是努力的发展商业。
  在他挣钱的时候,还可以带动很多人一起挣钱,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了别人谋生之道,让人家有尊严的活着,这才是帮助人的根本。
  “什么意思?咱们又招惹谁了?”
  钱万贯感觉有点蛋疼了,怎么自从和余飞在一起,就有种与天下为敌一般的感觉。
  “招惹谁了?现在咱们是整个黑市的敌人,你们一天之内赚了两个亿的现金流,还得到了这样一件无价之宝,要是别人恐怕走不回来都被弄死了!”
  赵浩南翻了个白眼,财帛动人心,这会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算以命相搏一把了,更别提那些输急眼的赌徒和已经成为死敌的金老板,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
  但是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人,其实是那些黑市的顶尖势力,背后都有强硬的靠山,那些人合作起来之后的力量,简直无法想象,余飞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家给算计了,人家怎么可能甘心。
  “钱和东西都是我们凭本事赚回来的,他们凭什么眼红!”
  要是之前,钱万贯肯定只会想到跑,或者心理安慰这事和自己没关系,但是如今这块宝玉归自己了,要是有人惦记,钱万贯都敢去和别人玩命。
  “哟!果然是个商人,牵扯到了利益,连骨头都硬起来了,连死都不怕了!”
  赵浩南顿时对钱万贯都有点另眼相看了,果然是利益不够,之前钱万贯一直都是最怕死的那一个,这次他竟然和余飞统一了战线,一副不服就干的架势。
  “要是没有了钱和宝玉,我活着也没有意思!”
  钱万贯毫不避讳的说到,敢将自己爱钱说的这么直白,说明钱在他的心中,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挣钱不是为了钱的本身,而是一种乐趣。
  “那就你老老实实在这里,抱着你的宝贝别乱跑,不然你会人财两失。”
  赵浩南点点头,只要这货不乱跑就好了,不然被人弄死了,自己还得伤心难受,说不定还得去玩命的给他报仇,要是将自己也填进去,那就真的亏大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让我出去我都不出去,还有什么东西比我的宝贝有趣!”
  钱万贯不耐烦的点点头,他相信只要余飞在,自己的安全就绝对不会出问题,如今他都对余飞有种迷之信心了。
  赵浩南无语的摇摇头,又看了一眼宝玉,然后才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帮钱万贯带上了门,让他继续一个人幸福的欣赏他的宝贝。
  轰隆……
  赵浩南刚走出门,忽然一声巨响,仿佛炸雷一般,整幢别墅都摇晃了几下。
  赵浩南脸色大变,急忙冲出了别墅,刚刚冲出去,就看到别墅的外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轰塌了。
  “嘭!”
  就在他走出别墅的时候,别墅顶部的狙击手也开枪了,狙击枪那特有的沉闷声音响起,然后上面伸出一只手,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已经将威胁清除。
  狙击手只开了一枪,就做出了这样的示意,说明并不是很多人进攻别墅,是有人单独前来泄愤,可惜一条命就换了一截几米长的墙壁,还有一颗子弹。
  警报解除了,大家各就各位,正好有工匠正在别墅四周修建掩体工事,将围墙修补起来就好了。
  大家都猜到了,这可能是和余飞打赌之后,输红眼的赌徒前来泄愤,这样的人其实最不足为虑了。
  可是赵浩南刚刚走进别墅里面,外面又响起了几声枪响,他急忙出去查看的时候,发现一个站岗的手下被人放了冷枪,胸口被子弹打出来了一个大洞。
  赵浩南顿时觉得头疼之极,要是这些人一起来,大家摆开阵势明刀明枪的干一仗也好,这样一直放冷枪,就如那句话所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太让人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