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又黑又多的头发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小孩子童言无忌,实在是不懂那些大人之间的事情,小紫一直都是一个不懂就喜欢提问的孩子,就算是柳烟眼神中出现了哀求的神色,也不懂自己哪里错了。
  余飞憋笑憋的很辛苦,他万万没想到小紫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还天真的说那是头发,余飞都能脑补出来柳烟那里的模样了,有时候不看比看到了还要让人遐想万千。
  柳烟感觉这是自己人生最灰暗的一天,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对奇葩父女,简直就是不把自己吓死,就准备把自己给羞死。
  小紫的大眼睛还在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好像在等待自己的答案,似乎还有种继续发问的冲动,柳烟却不知道如何解释,甚至如何的将这个话题给揭过去都不知道。
  “柳老师,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紫还是问了出来,眼睛盯着她不该长头发却长了头发的地方一阵猛看。
  柳烟的两条腿紧紧的夹着,总觉得自己仿佛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先是尿裤子,后来又被小紫问出来如此不堪入耳的问题,她彻底要崩溃了。
  “小紫,我是大人,你是小孩,你以后也会有的!不过这种事以后不许再提起知道吗!”
  柳烟为人师表,实在说不出谎话来欺骗自己的学生,瞪了一眼肩膀抖动的余飞,咬着牙对小紫说道。
  “恩,以后不许再提,那就是现在还可以说对吧!柳老师,为什么要以后才会长呢?你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呢?我会不会长的和你一样多一样黑呢?”
  小紫乖巧的答应了下来,可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让她忍不住又找出漏洞继续询问。
  “噗……哈哈哈哈……”
  余飞实在憋的太辛苦了,终于憋不住了,一脚刹车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就狂笑了起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柳烟感觉自己真的要崩溃了,鬼知道小紫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而且小家伙找到了自己言语中的漏洞,还让自己无话可说,但是更无法回答,余飞这个混蛋竖起了耳朵在偷听,这些事怎么能让余飞听到。
  “很好笑吗!”
  柳烟咬着牙,四个字从牙缝里一点点挤了出来,浓浓的怒火跟随者冒了出来,她这明显是恼羞成怒了,拿单纯的小紫没办法,只能找余飞开刀了。
  余飞强忍住笑意,转头看向了柳烟,但是看到她那红扑扑的脸蛋,和强作镇定的表情,转头又趴在方向盘上大笑了起来。
  柳烟听到余飞的笑声,感觉周围的温度在直线的上升,自己的脸蛋发烧到了可以烙饼的底部,可是她忽然发现,自己还真的不能拿余飞怎么样。
  “爸爸,你笑什么?”
  小紫根本不知道笑点在哪里,转头对余飞疑惑的问道。
  “爸爸没有笑你,而是在笑…在笑…柳老师的头发又黑有多……哈哈哈……”
  余飞结结巴巴的回答完小紫的问题,又趴下大笑了起来,小声更加刺耳了。
  柳烟此刻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余飞这个混球,他竟然学着小紫的说法嘲笑自己,柳烟眼神杀气腾腾,粉拳捏的紧紧的,扑上去对着余飞的后背就是一顿拳头。
  可惜她那白嫩的手上本就没多少力气,打在余飞的身上,根本就和挠痒痒差不多,知道柳烟这是恼羞成怒了,想到柳烟此刻的难受,余飞笑的更厉害了。
  小紫很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打爸爸,爸爸为什么挨打了笑的却更厉害了,他小小的脑袋还不明白**和男友有别等等高深的学问。
  柳烟的拳头打在余飞身上,余飞没事柳烟却自己疼的收回了手,她感觉自己仿佛在打一块坚硬的木头。
  柳烟绝望的靠在座位上,她知道自己最糗的事情都被余飞知道了,感觉自己以后都没法见余飞了。
  余飞的车停下,后面的车队也停了下来,看到余飞并没有下车,那些人也不傻,都静悄悄的在等余飞重新起步离开,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余飞早就跳下车了。
  当然也有人开始了乱想,觉得余飞和柳烟可能是情到浓处,暂时停车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男人们还好,都知道自己和余飞没法比,女人们则十分的嫉妒,嫉妒柳烟的容貌,激动柳烟的身材,也嫉妒她可以获得余飞的青睐。
  “哈哈…我…我不笑了,哈哈哈,你头发黑又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余飞好不容易将笑意给压了下去,给柳烟保证了一番,否则以后恐怕柳烟见到自己,出现在她的百米之内一定会逃走,那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虽说尿裤子这事对于成年人有点那啥,但是余飞毫不在意,女人胆小很正常,要是她连死都不怕,自己绝对见到她躲着走。
  至于那黑又多,反而更加的让余飞向往,很想自己有机会亲眼看一看,评价一番。
  所以余飞只能开口安慰一番柳烟,然后重新启动车辆前进,车内陷入了寂静,小紫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不然老师也不会一副痛苦欲绝的表情,她缩起了脑袋,将余飞打火机手枪都还了回来。
  余飞实在觉得有点压抑,必须的给柳烟多一点台阶,想了想车上还有车载电视,便按下了启动按钮。
  车顶弹下来一个屏幕,不过只供后排人使用,拥有自动联网的功能,并且可以观看很多网站的VIP电影,还自带了许多的小游戏。
  小紫看到这样的好东西,急忙爬起来找到了一部老少皆宜的动画片‘猫和老鼠’。
  余飞专心致志的开车,后排的两个人都被动画片精彩搞笑的内容吸引,两个女人时不时传来了笑声,尴尬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柳烟知道余飞做这些,就是为了避免尴尬,她的美目时不时的偷看一眼余飞,知道了余飞并不在乎自己刚刚被吓尿裤子的糗事,内心不自觉的微微一松。
  余飞的善解人意在接下来的举动中,更加的让柳烟觉得贴心,回到县城之后,原本的计划是让学生和家长,在学下门口下车自行回家。
  但是余飞打电话通知后面的客车,直接将那些人全部送回家里去,这样就避免了碰面,他们也就看不到柳烟换了裤子的事情了。
  而且余飞让后面跟随的两个丰田霸道车也自行离开了,这样所有人都不再和柳烟碰面,尴尬也就被无限度的降低,柳烟的囧事也就是他和小紫知道。
  对于余飞一路上的安排,柳烟都没有插嘴,余飞这是在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柳烟当然明白,并且有点感动。
  车快要进城的时候,她自己都在发愁下车之后,如何面对学生和家长对于的看法,毕竟换了一个裤子,谁都看的出来,人家不乱想不乱说才奇怪,这样下去,自己以后不和余飞在一起,恐怕都不行了。
  其他人都各自走了,那尴尬也就化解了不少,至少不会再给其他人多嘴的理由了,也少了一些猜测和流言。
  柳烟应该不是本地人,所以住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余飞将车停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柳烟进多一刻也不想和余飞共处了,和小紫打了个招呼,顺便用一顿肯德基贿赂她不要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然后便飞速离开,都没多看余飞一眼。
  看到柳烟慌慌张张离开的模样,余飞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女人恐怕再也不敢在自己跟前嚣张了,自己的小辫子和她的糗事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她应该再也不敢拿出来威胁自己了。
  “爸爸,你喜欢柳老师吗?”
  小紫从后排爬到了副驾驶位置坐下,仰起头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额……没有,我就是想和她当好朋友,你不要告诉妈妈哟!”
  余飞愣了愣,他可不敢给小紫从下就灌输一夫多妻的思想,而且这事也不能让陈茜茜知道,否则后院又得失火。
  “鬼才信你!但是妈妈也喜欢你,你要是喜欢别人,妈妈怎么办?”
  小紫其实心思还算通透,在同龄人之中,他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柳烟在的时候,她从来不说这个,但是柳烟一走她立马就提了出来。
  其实这也与小紫的的身世有关,小紫虽然年龄小,但是孤苦无依被抛弃的记忆一直深深的存在在她的脑海中,这就导致她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如今被余飞和陈茜茜收养,她终于有了一个家,有人爱护她呵护她关心她,所以她十分的怕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温情。
  所以她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余飞或者陈茜茜,又生怕两个人感情不和最后再次将她抛弃。
  在这方面特别懂事的她,所以从来不乱说话,又小心翼翼的不断的试探。
  不过眼看着这是余飞要犯错,平日里都是陈茜茜照顾着她,小紫总的来说更偏向于陈茜茜,所以开口询问余飞。
  要是其他人问这个问题,余飞完全可以一拳送他个熊猫眼,可是小紫问出来,就仿佛心灵的拷问一般,余飞感觉嘴里苦涩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今的余飞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死了,这么多的女人,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所以也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
  可是小紫问出来,他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余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铃声还是那个铃声,但是听起来就仿佛很急促一般,余飞却十分欢喜,心想着要狠狠的亲一口打电话的人,然后拿起了手机,看到竟然是柳烟打来的电话。
  “余飞,我的衣服还在你的车上,还给我好不好?”
  柳烟哀求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余飞顿时忍不住淫笑了起来,难怪一开始柳烟就如此的低声下气,要是没猜错的话,她的内衣也在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