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逼婚的女人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哭声越来越大,不断的有人前去拉架,余飞赶紧和柳烟整理了一下衣服钻出帐篷。⌒菠§萝§小⌒说
  柳烟紧紧的跟在余飞身后,他们快速走到了吵架的帐篷前,那两个人红了眼的人,都差点要打起来了。
  余飞无法想象,之前还浓情蜜意做羞羞事情的两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为了不扩大影响,余飞将其他人都轰走了,这些人这会该占的便宜都占了,小孩子都被惊醒了,**一梦也该解释了,明天太阳升起来的事情,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该全部消失和忘记。
  余飞带着小弟去一边询问情况,柳烟则负责安抚那个女人。
  当余飞问清楚原因之后,顿时哭笑不得,那个女人竟然在自愿和主动与小弟发生过关系之后,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她竟然想要和自己的丈夫离婚。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的事情不犯法余飞也管不着,可是那个女人竟然要求自己的小弟也离婚,准备一口气拆开两个家庭。
  小弟当然不愿意了,就算是要钱也好,这算干什么,他拒绝之后,那个女人竟然以她自己被强-奸为借口,要是小弟不答应,就送他去监狱。
  小弟暴怒难消,打女人的事情做不了,没什么可以发泄,便将对方来不及穿上的衣服撕碎了发泄。
  那个女人吓蒙了,便开始大哭,还乱喊乱叫,然后人就被引来了。
  幸好今晚在外面搭架帐篷的人,基本没一个好鸟,要是没有特殊原因,鬼才愿意出来住在外面,一个个的屁股都不干净,所以这事只要今晚处理好,明天太阳升起来,那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发生。
  余飞拍拍这个倒霉货的肩膀,遇到这样一个女人,也算是他倒霉,余飞估计那个女人的生活很不幸,所以想要逃离,看到了希望就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东西,死死都不愿意放手。
  虽然那个女人可能很可怜,但是那个女人坏了规矩,这种行为恐怕是在外面偷吃的男人最怕的事情。
  “回去自己的帐篷睡觉,剩下的交给我!”
  人是自己借来的人,人家喊自己一声哥,出了这档子事余飞当然得管,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缘由,那就好处理了,余飞点起一根烟,走到草坪的边缘,此刻柳烟正在和那个女人谈心,那个女惹哭哭啼啼的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余飞从来不是滥好人,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每个人做人都有自己要扮演的角色,还要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个女人能够做出轻易背叛婚姻的事情来,又能随意的将自己的不幸强加给别人,拉别人下水,她就不怎么值得同情。
  “反正是傍大腿,我看起来怎么也更粗一些不是,怎么捡我的小弟下手?”
  余飞走过去蹲在了女人的身边,脸上挂着冷笑问道。
  “我就是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你肯定看不上我。”
  女人害怕的看了余飞一眼,缩着头说道。
  余飞认真起来,就连柳烟看到他满是冷意的目光都有点害怕,普通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女人被吓的都不敢哭了。
  “呵呵,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那你怎么就确定我的小弟看得上你了?”
  余飞吐出一口烟,饶有兴趣的问道。
  “#%……”
  女人无语凝噎,她算是听出来了,余飞非常的看不起她。
  柳烟其实根本没了解到发生了什么,她负责安慰这个女家长,可是她一直都在哭诉自己生活的不幸,柳烟此刻对她只有同情,看到余飞的话语如此的锋利,瞪了余飞一眼,生怕余飞说的太过让这个女人想不开。
  余飞却完全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此女能够做出来这些人事情,说明她的求生欲很强,甚至对于生活还充满了期待和向往,这种人绝对不会想着去死,否则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就算是大家平日里打交道,那也有隐形的规则,约炮和一夜情是自愿行为,应该互不干涉,事后互不打扰,就算是卖,那也应该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可是你这算什么?给别人下套?仙人跳?”
  “不幸应该被怜悯,但是你将自己的不幸,试图转嫁给别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比仙人跳还要可恶,人家顶多是求财,你却要破坏一个家庭,还要一个人用自己的下半生来做偿还,你觉得自己值这个价吗?”
  余飞用慢悠悠的语气说道,柳烟被余飞这些话语惊呆了,一方面她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另一方面是余飞竟然将事情看得如此深入,就算是不检点的行为,都被他入木三分的分析了出来。
  人都喜欢把自己带入剧情,柳烟忽然想到:“要是我放弃了最后的防线,被余飞得逞了,我和他算是什么关系?”
  女人被余飞的话说的满脸通红,这明显是羞臊的缘故,余飞连最后的遮羞布都不要,直指自己的内心,让她连反驳的话语都想不到,因为余飞所说就是事实。
  女人哭不出来了,因为她之前哭实在博同情,但是余飞这样一说,柳烟恐怕也不会同情她了。
  “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幸,要是过不下去了,那就离婚之后再找,要是过得下去,就回去好好的过日子,这样的手段以后别用了,要是不小心被人挖个坑埋了,那你也是咎由自取。”
  余飞最后眼睛盯着女人,语气缓慢的说到,这是在警告对方,余飞眼中的杀气很盛,他自信可以吓的住这个女人,毕竟面临死亡威胁,可以不变色的人很少。
  事实证明余飞的气势和杀气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对于普通人来说相当的可怕,女人惊恐的看着余飞,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柳烟也害怕的看着余飞,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和善的余飞,竟然还有如此的一面。
  “把你的手机解锁之后给我!”
  余飞对着女人说道。
  那个女人不敢不答应,老老实实的把手机解锁交给了余飞,余飞拿过去打开了她的微信,扫了一下她的二维码,给她转了两万元过去。
  三四流的明星陪人过夜也就是这个价格了,该说的该威胁的余飞都做了,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余飞还知道怎么做。
  有句话说的好,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钱至少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女人拿回去手机,看到自己收到了两万元的转账,抬起头惊讶的看了一眼余飞,余飞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丝隐藏的喜悦。
  “这些钱就算是我兄弟的嫖资了,既然你看不起自己,那我也没必要看得起你,明天早上起床,我希望不要再看到你,可以吗?”
  余飞冷笑一声,对着女人问道。
  “可以!可以!”
  女人不敢不答应,余飞那冷冷的眼神,让她感觉自己只要再敢废话,余飞真的敢挖个坑把她给埋了。
  “恩,回去自己的帐篷吧!”
  余飞将烟头捻灭站了起来,一根烟的时间,问题便解决了。
  女人急忙站起来落荒而逃,明天估计她会早早的起来离开,她也没脸见其他人了,这两万元足以让她感觉满意了。
  余飞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刚刚的怒气不光是因为这个女人坑自己的兄弟,而是这个女人连自己都坑了。
  自己明明和柳烟就剩下最后的一层窗户纸要捅破了,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你是不是经常出去约炮什么的?”
  草地边缘就剩下了余飞和柳烟,柳烟立马转头瞪着余飞问道。
  “绝对没有!我敢对天发誓!”
  余飞急忙抬起一只手指着天空说道,这个帽子可戴不得,约炮是提起裤子不认账,自己碰过的女人,自己可都认账,所以算不得约炮。
  “那你出去嫖?”
  柳烟更加的愤怒了。
  “这个更加没有!我要做过这种事,就让我天打雷劈!”
  余飞更加坚决的否认。
  “那你为什么思考的这么深刻?”
  柳烟皱眉看着余飞,没有这个经历和阅历,怎么可能什么都懂。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吗?我想一想总没错吧!再说不这样说,那个女人能善罢甘休?”
  余飞无奈的说到, 自己一根烟的时间,解决了那个女人,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不然让柳烟去处理,估计明天自己的兄弟就得进监狱,完事这事传出去,恐怕大家的名声都得完蛋。
  “唉,我真的好后悔,原本想带着学生们出游一趟,没想到却成了你的小弟的约炮盛宴!”
  柳烟将憋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一脸的感慨和无奈。
  “话不能这么说,那些女人要是都老老实实的带着孩子玩,也不会这样,大家都是你情我愿,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大人小孩其实都玩的挺开心,不管玩的是什么,你觉得呢?”
  余飞当然不能让柳烟将这个帽子扣下来,要是自己同意了她这个说法,那自己也有罪了,小弟们都是恶人了,自己还能是个好东西?
  柳烟嘴角抽搐了几下,余飞那句‘不管玩的是什么’,绝对是寓意深刻,指的东西十分广泛,而且余飞好像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自己还无法反驳。
  露营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虽然余飞又看到有的帐篷乱动了起来,可是他和柳烟都默契的装作没看到,这事也没法管。
  “爸爸!”
  小紫那会也被吵醒来了,不过乖巧的她待在一边,和其他的小朋友玩耍,看到余飞忙完了,才和小朋友不情愿的分别,跑到了余飞买千年。
  那个孩子家长也急忙带着孩子睡觉去了,毕竟孩子睡着了,他才能做点别的事情。
  其实余飞也觉得这事有点荒唐了,可是事已至此他绝对不能让柳烟将帽子扣下来,所以他只能嘴硬一点,将柳烟的观点也给拉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