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鸡不叫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车还没停稳,几条大狼狗就狂吠了起来,不断的向悍马车做出飞扑的动作,脖子上的铁链子被拉的笔直。
  这么大的动静,绝对是最好的预警装置,里面的人哪怕是一头猪,也会引起警觉。
  余飞扫了一眼,直接将车开了进去,其他人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几只狼狗虽然叫的凶,但是当车走到门口的时候,急忙缩了回去,并没有头铁的觉得自己,可以对抗这几吨重的铁家伙。
  农家乐刚进门就是一个停车的大院,边上是一排仿七十年代风格,建造的房屋。
  三辆车刚刚停下,一个房间里就走出来了膀大腰圆的汉子,这天气虽然不算冷,但也不算热,竟然光着膀子就出来了。
  “干哈?大厨回家了,没饭吃,走吧走吧!”
  汉子大步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
  余飞等人理也不理,直接拉开车门跳下了车,孙赖子故意露了一手,拉开货车的门,直接一个空翻跳了下来。
  “我们自己带厨子了。”
  余飞看到这汉子,忽然想逗一逗他。
  “没菜!”
  汉子瞪大了眼睛,看了孙赖子一眼,手摸向了背后,这算是最后的忠告了。
  “没事,我们就是给人送菜的,货车里拉了一车呢!”
  余飞继续若无其事的说到。
  汉子直接被余飞气笑了,第一次遇到出门自带厨师,连菜都带的人,这他娘的是皇帝出巡啊!
  “你是不是故意搞事情啊!”
  汉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反光的匕首看起来锋利无比,明显是开过刃了。
  “兄弟你开门做生意怎么能这样,我们可是带着诚意而来,你就算是开黑店,至少要拿出来一份天价菜单,我们又不是不愿意被宰!”
  余飞一脸天真的看着对方说道。
  “艹,是个傻子,谁脑子合适出来说话!”
  汉子忍无可忍了,以为余飞的脑子有问题,转头对其他人问道。
  “敢说我们大哥傻!他可是我们里面最聪明的人了!”
  王大锤立马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别看对方膀大腰圆,但是在王大锤的黑猩猩面前,还是显得有点娇小。
  “怎么回事?”
  这时汉子出来的房间里面,鱼贯而出了一群人,一个个走起路来和王八差不多,都是横着走的主,带头的一个竟然西装革履,仿佛上班族一般,皱着没有淡淡的问道。
  “大哥,一群二傻子,应该是挑事来了!”
  汉子立马转头对西装男说道。
  “张大你的狗眼,谁家的二傻子开得起悍马车!”
  西装男恨不得踹这货一脚,明显他这是被余飞耍了,汉子听完也不敢反驳,急忙让开让西装男走了上来。
  “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西装男带着人走过来,一伸手身后的人立马递上来一根雪茄,又有一个人急忙拿着打火机帮他点燃。
  “朋友说这里有人吃得下我的东西,我来看看这东家的胃大不大。”
  余飞掏出一根半路上买烟,爱占便宜的小老板找给自己的棒棒糖,慢条斯理的打开包装,放进了嘴里,两根手指捻动着棒棒糖在嘴里旋转,然后口齿不清的说到。
  这造型让西装男愣了愣,他今天特意穿上西装,就是在等大金主钱万贯给自己介绍的大客户,可是他怎么看余飞都不像是大客户。
  “谁介绍你来的?”
  可是西装男看到余飞一行人,一个个脸上全都带着轻松的笑容,完全没有怯场的样子,就知道余飞等人绝对不简单,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继续耐心的问道。
  “哝,就是那个大金链子!”
  余飞对着大门口努了努嘴,这时一辆车开了进来,虽然隔着玻璃,可是依旧能够看的清楚钱万贯坐在副驾驶,脖子上挂着一根大金链子。
  西装男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在钱万贯面前,他可是小人物。
  毕竟人家做的是正经生意,而自己就是捣鼓一些旁门左道,有多少钱都见不得光,和人家比不了。
  所以他有时候也盼着钱万贯吃完肉,把那些看不上的汤给自己喝一喝,而今天就是等着喝钱万贯给你自己的汤。
  连续三辆车行驶了进来,钱万贯还没下车,其他两辆车门迅速打开,一众身穿黑衣的保镖迅速下车,然后钱万贯才拉开车门走了下来。
  “钱老板!”
  西装男急忙迎了上去,从手下就可以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差距,自己带的小弟都是些小混混一般的水平,顶多是长的壮实点,可人家带的都是专业的保镖。
  “哈哈,鸡不叫,你穿这身,看不出来是做死人生意的了!”
  千万挂哈哈一笑,和对方轻轻握手。
  “这不是要见钱老板吗!怕把晦气给您沾上。”
  鬼知道这个西装男绰号竟然是鸡不叫,钱万贯这么叫他,他似乎听的很顺耳。
  “哈哈哈,看来你和余飞兄弟都认识过了,我就不用介绍了。”
  钱万贯立马摆脱了对方,向余飞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
  鸡不叫看到余飞还真的是钱万贯找来的大客户,顿时嘴角一阵抽搐,那个汉子也差点晕过去了。
  “当然了,我们两个可是一见如故!”
  余飞笑着和钱万贯拥抱了一下,光是这个举动,就看的出来大家之间的亲疏关系。
  钱万贯只是和鸡不叫握手,但却和余飞拥抱,这就说明余飞和钱万贯是真的当对方是朋友。
  鸡不叫看到钱万贯和余飞熟悉的模样,尴尬的笑了笑,告状他绝对不敢了。
  “进去坐,我都让人烧好了本地人用粮食自酿的黄酒,绝对是纯天然的好东西!”
  鸡不叫急忙招呼大家进去。
  不过这农家乐建设的的确有模有样,因为人多,所以被安排在了一个模拟六七十年代的大饭堂里,饭堂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大黑板,当时的人白天在这里吃饭,晚上在这里开会,充分的利用了一切可利用的资源
  钱万贯的保镖一直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就连余飞都时刻防备着。
  都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在这太平盛世,搞古玩的人绝对不缺钱,这些人只是不太见得光而已。
  进去坐下之后,有一个炭火炉子烧着黄酒,一股酒味在里面蔓延,还带着一股子酸味,看来是真的自酿黄酒。
  “先谈正事吧!”
  余飞看的出来,钱万贯和此人也不是很熟,顶多是此人想要抱他的大腿,钱万贯既然安排在这里,可能一方面是因为方便,第二可能是因为觉得此人吃得下自己的东西。
  “兄弟一看就是直爽人。”
  鸡不叫立马大笑着说道,他也想看看这群逗比能够拿得出来什么,要不是钱万贯介绍来的人,他已经赶人了。
  “出去把东西拿进来,小心一点。”
  余飞转头对着瘦猴说道,最后不忘补充了一句,这是在提醒他们,也是在提醒鸡不叫。
  “恩。”
  瘦猴点点头,转身走的时候故意撩了撩衣襟,一截枪柄从衣服下面露了出来。
  这是快到这里的时候,余飞给他们的东西,毕竟这事容易黑吃黑,电视剧看多了也有好处。
  钱万贯对着余飞笑了笑,对此并不在意,毕竟出来混谁都得有点资本,他知道余飞这不是在防着他。
  鸡不叫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知道余飞等人也不是善茬了。
  不过他从没想过黑吃黑,毕竟钱万贯的身份在那里,这个中间人的来头太大,他还没活腻。
  鸡不叫的手下却紧张了起来,钱万贯的手下没有枪他们都不信,余飞带来的人也是如此,他们反而看起来成了最弱的一方,毕竟人家两伙人看起来才是一家人。
  “鸡兄,你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趁着瘦猴出去的间隙,余飞好奇的对着鸡不叫问道,虽然道上混都有绰号,但是此人这个绰号的确有些奇怪。
  “哈哈哈,这个故事我给你讲!”
  没想到钱万贯听完之后大笑着抢着说道。
  鸡不叫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他在道上混的名号不是这个,这是因为自己倒霉出了名,然后有人暗地里这样叫,也只有钱万贯才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叫,没想到余飞当了真。
  “以前这货是个专门的摸金校尉,但是坟窝子挖的多了,邪门事也多,这行里面有规矩,公鸡打鸣之后,鬼就不能出来害人了,但是摸金校尉也得从死人的窝里出来,给人家死人腾地方。”
  “哈哈哈哈,可是这货金盆洗手之前,好几次挖人家坟窝子的时候,他一进去坟窝子,不论什么时间,四面八方那鸡就玩命的叫,这样就导致他好几次空手而归。”
  “后来这货怒了,最后一次干这种缺德事情之前,把方圆千米之内的鸡,全部买回去杀掉了才动手。”
  “可是那次他刚进去,就撞鬼了,差点死在里面,所以就彻底的金盆洗手了,现在不自己挖了,而是转手别人搞回来的东西。”
  钱万贯将鸡不叫绰号的由来讲了出来,讲完他自己都笑的要受不了了。
  “鸡兄果然是个奇人,才有这样的奇遇!”
  余飞听完也忍俊不禁了,果然是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看来挖人坟这事的确得少干。
  “都是过去的事了。”
  被人再次勾起回忆,鸡不叫的脸色非常难看,似乎是那件事给他留下的阴影十分严重,光是想起来就吓的脸色苍白。
  这时瘦猴等人进来了,每人怀里抱着一个木箱子,四个木箱子放在了地上,众人的目光全都看了过去。
  “唉哟,还是大物件!”
  钱万贯看到四个箱子都不小,还以为是什么大件的宝贝。
  “其实也不大,就是有点多。”
  余飞淡淡一笑说道。
  “不多不多,才四件很常见,不过应该都是好东西吧?”
  鸡不叫摆摆手,他们有时候交易,几十件都很常见。
  “你恐怕误解了我的意思了,打开!”
  余飞自信一笑,让瘦猴打开了第一个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