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坏人老了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柳烟那皱眉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感觉十分心疼,有些女人仿佛浑身都携带着一股魔力,她的一颦一笑,甚至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能牵动旁人的神经。
  余飞看了一眼她的神情,便低头安抚了一番小紫,然后便让她去上课,和她约定好了等她放学,绝对会陪她一起写作业,然后一起玩,最后搂着她睡觉。
  小紫身上有种让人心疼的成熟,得到余飞的承诺,便开开心心的去上课了,多一句怨言什么的也都没有,甚至对于同学的欺凌,她也没有多说一句。
  小紫离开,两个人才能继续正常的交流,余飞拿出烟示意了一下,柳烟表示自己没问题,余飞才将香烟点燃。
  “小孩子本就是一张白纸,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因为外界的环境影响,学校的教育是一部分,但是家庭的教育也很重要,小柯的这个情况,极有可能和家庭环境有关,要不我联系一下小柯的家里人吧?”
  柳烟想了一会,向余飞提议道。
  “恩,可以,要是那名男同学家里真的有困难,我可以资助那名男同学读书。”
  余飞点点头。
  “谢谢你的理解!”
  柳烟听到人家欺负了余飞的干女儿,余飞不仅不生气,还愿意资助对方上学,这份胸襟让柳烟顿时刮目相看。
  现在的很多家长,都觉得自己的家的孩子有王位要继承,而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贱民一般,所以一旦学校发生什么事情,老师最发愁的就是请家长了,余飞余飞这么开明的家长,柳烟觉得还真的是幸运。
  柳烟低头在家长的登记手册上翻找了起来,每个学生入学家长都必须留下联系方式。
  余飞则眯眼看着柳烟,她那努力工作的样子,让余飞不禁有些失神,余飞不禁皱眉思考了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蓝天白鹤并不是她?
  上次蓝天白鹤添加自己为好友,就是在家长会之后,加上蓝天白鹤发来的美腿照片,让余飞确定绝对是个大美女,至少那身材绝对是一等一,所以余飞将目标锁定了柳烟。
  可是通过后面的接触,余飞发现柳烟见到自己之后,情绪没有一丝的异常,就连眼神余飞都观察了,看不出来一点异样,要是蓝天白鹤真的是她,她怎么可能掩饰的这么好。
  柳烟此女外边天生带着魅惑,可是她说话做事却十分的谨慎严谨,所以反而给人更多的诱惑,但是余飞分得清楚,柳烟绝对不是那种主动又开放的女人。
  柳烟很快就联系到了男同学的家长,告知对方来一趟学校,那边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因为对方家长赶来还需要时间,所以余飞只能在这里等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确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柳烟便让余飞坐着,自己则开始批改学生的作业和书写教案。
  无聊的余飞只能一直盯着柳烟看,虽然办公桌的遮挡,让余飞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余飞感觉怎么也看不够。
  尤其是她那傲人的资本,附身写字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放’在桌上,这实在不是她故意所为,但是那模样,却让余飞的鼻血差点流出来。
  柳烟认真工作起来,竟然似乎将办公室内还有一个人都忘记了,写着写着似乎觉得有点不舒服,竟然伸手就在自己领口里整理了一番,然后继续认真批改作业。
  余飞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柳烟这动作,一般人看到,恐怕都会误解为她这是在向人暗示什么。
  那一掏的风情,画面太美余飞感觉要终身难忘了,他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柳烟忙着忙着忽然笔锋一顿,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余飞的存在,急忙掩饰一般的继续工作,装作自己依旧很入神的模样,但是余飞却看得真切,她的俏脸嗖的一下就红了一截,手下的动作也有些凌乱。
  余飞暗笑,这个女人还真的很有意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一定要靠努力,努力就行了,竟然还这么踏实,这幸好是自己,要是别人,定力不足这会恐怕都扑上去了。
  办公室内的气氛顿时更加凝固与尴尬了,余飞看着柳烟,她的脸一点点红到了耳根,最后蔓延到了她的玉颈之上,领口那到事业线也看的很清楚,幸好没有跟着一起红,否则那就有看透了。
  柳烟此刻羞愤欲死,她虽然低着头,但是能够感受到余飞那直勾勾的目光,这让她坐立难安,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忽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如蒙大赦急忙接了起来,听到是男同学的家长来了,急忙说自己亲自去接,顺便逃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的柳烟,快速扣住了领口的扣子,被外面的凉风吹拂在脸上,红晕渐渐消除,走到门房,看到一对五十几岁的老年人站在那里,眼睛不断的向四周扫视,看到柳烟的时候,两人急忙小跑着走了过来。
  “柳老师你好!”
  老头抢先伸出手,要和柳烟握手,满脸堆着笑。
  不过柳烟却一眼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了淫邪的意味,并没有伸出手选择和他握手。
  “去去去,握什么手,人家柳老师找咱们肯定有正事要说。”
  老太太一把推开老头,似乎明白这他心中所想,言外之意好像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才需要握手一般。
  “两位请跟我进来!”
  柳烟尴尬一笑,带着两个人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老头老太太急忙跟上,不过老头的眼神一直盯在柳烟的身上,老太太的眼神则遍布校园的角角落落。
  柳烟将人带回办公室的时候,余飞已经帮她开窗,将里面的烟味散尽,余飞自己一早已经正襟危坐在了会客沙发上。
  老头老太太一进门,看到里面还坐着一个男人,都眼神怪异的看向了柳烟,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般。
  “这位也是学生家长,在你们前面赶到了。”
  柳烟感受到两个人那奇怪的目光,急忙解释了一句。
  “哦,是不是他们的孩子打了我孙子?”
  老太太听完立马紧张的反口问道。
  余飞顿时翻了个大白眼,直接看向了天花板,不用说又是那种坏人老了的情况,看到男人就对女人开始怀疑猜测,明显的歪脑筋,发现出事了就第一时间给别人推责任,根本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如何。
  “不是,具体的情况咱们坐下聊,我给你们倒水。”
  柳烟的情绪控制的比较好,毕竟这样的家长是真的不少,所以先让两个人坐下,然后便去饮水机上帮两个人接过来两杯水。
  “柳老师,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老太太还不等柳烟坐回去,又急忙追问道,但是说话的时候,那眼神不断看向余飞,还有柳烟那张用来小憩的单人床,不知道这个老东西又想到哪里去了。
  “老人家,你们先别急,我有个问题要问您,不知道小柯的父母在哪里呢?”
  柳烟知道今天这事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处理掉,这两个老家伙一看就不是好货,要是能够找来小柯的父母,她觉得还是最好和这两个老家伙别开口了。
  “哼!那个不孝子,取了个狐狸精,两年都没回来了,谁知道他们死到哪里去了!”
  老太太立马一脸气愤的骂道。
  余飞和柳烟远远的对视了一眼,对于老太太这话,他们只信一句,就是‘两年都没回来了’,至于他们儿子孝不孝,儿媳浪不浪,这事余飞和柳烟都觉得不好做结论。
  毕竟这样一个婆婆,恐怕哪个儿媳都受不了,这样一个妈,孝子也不敢回家,更别提她能教育出来怎么样的儿子更不好说。
  但是眼前要面临的问题是,只能和这对老夫妻交流孩子的事情了。
  “两位老人家,我有一点事情需要告诉你们,不过请你们稳定情绪,听完回去之后,一定不要打骂孩子,请对他们做正确的疏导和教育。”
  柳烟只能小心翼翼的先开个头,让两个人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的孙子怎么了?”
  老太太依旧率先开口,将她的老公晾在一边,没有开口的机会,不过两个人都是一脸的关切和疑惑。
  柳烟只好将小紫和小柯之间的事情给讲了出来,尽量说的轻松一些,颇有几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毕竟她和余飞都看得出来,这样的家长,会让这事基本不会得到有效的解决。
  “一定是那个小杂种诬陷我孙子!”
  老太太听完,立马炸了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声的骂道,根本不去探究事实的真相,而且对于小紫的这个称呼,非常的恶毒。
  余飞立马露出了不悦的神情,眉头也皱了起来,这要是个年轻人敢这样说话,自己一定让她后悔说出这句话来,可是面前绝对一个超市抢购特价品的超人、公交车上的弱者、舌战高手耍赖无敌的凄惨老人等等的多面手。
  “老人家,这件事我已经经过了慎重的调查和了解,我告诉您的只是事实,其实小孩子犯的错并不大,只是需要正确的引导而已,这关乎孩子的未来和成长。”
  柳烟虽然也想一巴掌扇死这个老悍妇,可还是不得不平心静气的劝解道。
  “哼,我孙子那么乖巧,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你搞错了!”
  老太太虽然在柳烟的引导下情绪平稳了一下,但还是一口咬定自己孙子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柳烟顿时一阵头大,其实班里还有很多的同学反映,这老太太的孙子,抢他们的零食和玩具,甚至动不动就动手打人,甚至这次还来了一招贼喊捉贼,看来这就是家庭环境的原因了,有这样的家长,怎么可能带出来品行端正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