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母女花难取舍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人的意志有时候非常坚韧,千锤万打都难以摧毁,有时候又十分的脆弱,轻轻的一触便会崩溃。
  刘天赐恶事做尽,在报应汹涌而来的时候,他仿佛万丈巨浪面前的小帆船,几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被摧毁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一天的时间丧子又失妻,身居高位作威作福习惯了的他,忽然间人人喊打,而且即将身败名裂。
  他知道就算活下来,接下来要面临的将是什么,不但的调查,一点点的被人拨开面具,将他的不堪和丑陋展示出来,这个过程,他甚至觉得比死亡都要痛苦。
  所以在那个明显的假医生给他注射完之后,他忽然就解脱了,反而就想赶紧死去,有句话说得好,在我死后管他洪水涛涛,此刻刘天赐也就这样想,死掉也就一了百了了。
  不过刘天赐想要一死了之,却还有人不想放过他,那些真正恨一个人的人,并不想对方太轻松的死去,反而喜欢将对方折磨的生不如死。
  所以刘天赐一心求死,却不一定能够做到,那名假医生透过病房外面的窗户,看到他那淡然的表情之后,似乎猜到了他心之所想,转身急忙报告背后的金主去了。
  余飞和杨德忙活了大半夜,杨德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尤其是报复刘天赐,让他将长久以来的怨气和怒气都解决了,整个人一晚上都神清气爽,完全不见一点疲惫。
  不过这又是杨家人的一个不眠之夜,杨天妮在床上辗转反侧也睡不着,虽然他表面上非常讨厌余飞,可是在想到余飞做完这些事就要离开的时候,总是想开口挽留。
  余飞之于她就仿佛一潭死水里落进去的一颗石子,让她波澜不惊一成不变的生活,忽然就有了其他的色彩。
  要是余飞忽然离开,她害怕自己又回到以前那种三点一线毫无激情的生活之中。
  而杨天妮的母亲,也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婚后这么多年,她按在的在家相夫教子锅碗瓢盆,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漂亮的女人这个事实,今天余飞忽然间撩了她一下,让她顿时春心萌动,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可是等了这么多年,这是唯一赞美自己的男人,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要离开了,她生怕再也听不到那么让人心血沸腾的话了,也生怕自己又走回原来的痕迹。
  余飞和杨德做完该做的事情之后,杨德激动的心情无以发泄,竟然也不和余飞喝什么扯淡的茶了,而是找出来两瓶珍藏多年的好酒,自己亲自下厨油炸了一盘花生米,拉着余飞开始豪饮。
  余飞看到杨德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索性也陪他喝了起来,不过余飞喝酒和喝水一般,杨德能喝多少,余飞就能陪多久。
  不一会杨德就开始犯迷糊了,他的酒量也就是半斤,今天心情好喝了七两才倒下。
  看到睡的无比安详的杨德,余飞翻了翻眼睛,走过去坐在茶桌前给自己泡上一杯茶,看着即将明亮的天色,端着茶杯慢慢泯了起来。
  当天边出现曙光的时候,余飞已经喝完了一壶茶,盘膝坐下开始了打坐,双目紧闭双手置于膝盖之上,整个人气息游离不定,一股出尘的气质将他环绕。
  一晚上没睡着的蓝若兰早早起来了,洗了个澡敷上面膜,从楼上走了下来,当她看到自家的男人倒在地上一身酒气,边上还倒着两个空酒瓶。
  而余飞却宛如传说中的修炼之人,盘膝坐在落地窗前,面前的茶壶里和云绕这热气,和外面的天色相映成辉宛如闲人。
  蓝若兰找来一个毯子,盖在了杨德的身上,取下面膜之后,一步步走过来坐在了余飞对面。
  看着余飞那平静中带着几分仙气的神色,仿佛雕塑一般,蓝若兰用手撑着下巴,盯着余飞嘴角露出了微小。
  “小姐姐?”
  余飞忽然睁开了眼睛,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轻声叫到。
  蓝若兰被忽然苏醒的余飞吓了一跳,不过余飞那三个字吐出来,她立马感觉心脏嘭嘭跳动难以自控,对于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女人,这恐怕是最美的情话了。
  “你怎么没醉?”
  蓝若兰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坐直了身体,疑惑的问道,因为他的身上也有酒气,所以蓝若兰断定他也喝酒了。
  “我天生酒精免疫千杯不醉。”
  余飞微微一笑,自信的说到。
  “那你对美女免疫吗?”
  蓝若兰微微向前附身,继续用手撑着下巴,睡衣的领口宽阔,露出了若隐若现的风景,她的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深有意味的笑容。
  “那就要看美女主不主动了。”
  余飞也学着她,不过是用另外一只手撑着下巴,也向前附身,这样他的视野就更加的开阔了。
  “想得美!”
  蓝若兰风情万种的白了余飞一眼,立马坐直了身体。
  “妮妮对你心有所属,难道你不知道吗?”
  蓝若兰轻轻用贝齿咬住一丝红唇,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声问道。
  余飞也不知道蓝若兰这是什么意思,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蓝若兰提醒余飞,自己可能要做他的丈母娘,两个人不能这样,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他在两个女人中间选一个。甚至两种意思都有的可能也有。
  余飞微微皱眉,转头看了一眼楼上,杨天妮还没有起床,杨德则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知道或者不知道很难回答吗?”
  蓝若兰微微皱眉,俏脸上那丝疑惑又带着温怒的神情,让人觉得有点害怕,不愧是董事长之妻,就算平时都在家里,但是在其影响之下也有了几分逼人的气势。
  “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余飞收回了眼神,片刻之后淡淡的说到,他不是这里的人,大家之之间的交集,也只是因为暂时有共同的利益而已。
  “你要走了?”
  蓝若兰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不舍,刚刚的气势烟消云散,就仿佛女子知道男人要去参加一场一去不回的战斗了一般,
  “恩,最迟下午就走。”
  余飞点点头,下午估计刘天赐就要彻底被玩死了,自己将那些该上交的证据交出去,让该受到惩罚的人被惩罚,然后自己便可以全身而退了。
  “恩。”
  蓝若兰轻轻点点头,答应了一声,站起来便离开了,余飞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从她的背影之上也看的出来,她似乎有点不开心。
  不一会余飞就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动静,看来蓝若兰还是选择了回归原来的生活,继续相夫教子。
  不一会杨天妮起床了,她竟然也是敷着面膜下楼来了,看到的是和母亲一样的场面,不过杨德的身上多了一条毯子而已。
  杨天妮犹豫了一下,转身又离开了,不一会她画着淡妆下楼了,眼眶周围看起来,还有淡淡的黑晕,明显没有休息好。
  杨天妮走过来坐在母亲坐过的位置,朝阳通过花园里树叶的间隙照耀在了两个人的脸上,明明是同样的场景,两个人的神色却大不相同。
  余飞一脸淡然,如同出世之人,那光影让他看起来更加神秘遥远了起来,而杨天妮的脸上却有着淡淡的愁思与忧伤,眼神中带着几分不舍和忧郁。
  “我知道我很帅,但是被人这样盯着,我也会不好意思。”
  余飞慢慢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个正常的微笑说道。
  “臭美!你的脸皮那么厚,怎么会不好意思!”
  杨天妮俏生生的白了余飞一眼,仿佛撒娇一般说道。
  “那你就是承认盯着我看了很久了?”
  余飞的笑容之中又带上了几分贱兮兮的模样。
  “鬼才看你!”
  杨天妮撅噘嘴,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明明就是这样,为什么就是不承认呢!女人啊!”
  余飞摇摇头,无语的说到,别看自己闭着眼睛修炼,但是修炼之时的他,对于周围的一切动静却明察秋毫。
  “你要走了吗?”
  杨天妮也不争辩了,顿了几秒之后问道。
  “恩。”
  余飞想到之前前有人才问过这个问题,不禁摇头一笑,又点头答道。
  “你难道不想泡我了?”
  杨天妮的表情和母亲如出一辙,竟然也咬着嘴唇想了一会之后,才开口问道,不过这问题就显得有点直接了。
  “我还想睡了你呢!可惜我终究是个过客而已。”
  余飞说话相当的直接,一点也不避讳。
  不过杨天妮相信你余飞说的这是心里话,听完之后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久久都不说话了。
  余飞点起了一根烟,烟雾在一道道朝阳的照射下,仿佛成了立体一般,一道道有形有质的阳光又被烟雾给拦下,如同在两个人面前形成了一道紧密的栏杆,将两个人给远远隔开。
  “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杨天妮渐渐红了眼眶,抬起头眼睛盯着余飞,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余飞感觉出现了莫名的心疼,这样美的女子,竟然用这么卑微的神态看着自己,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拒绝的话来。
  “我已经有几个女人了,而且我有自己的事业和父母,全都在老家,我就是一个过客。”
  余飞最终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杨天妮听完顿时泪奔了,眼泪仿佛倾盆大雨之下的房檐,充满了说不尽的哀愁。
  “你这么美这么优秀的女孩子,难道还怕遇不到白马王子吗?”
  余飞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杨天妮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绝对是顶配的女人,余飞自己都不明白,她看上了自己什么。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眼瞎了就喜欢你这种混蛋总行了吧!”
  杨天妮抹了一把眼泪,莫名其妙的怒气让她怒视着余飞丢下一句话,转身小跑着离开回房去了。
  余飞被骂的有些莫名其妙,上一刻还哭着要做自己的女朋友,下一刻怎么就骂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