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和杨家人吃完饭,余飞满意的坐在沙发上打着饱嗝,抽着饭后烟,杨天妮气呼呼的都不愿意理他,那白眼仿佛不要钱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凌空轰炸而来。
  “一个小时之后开始行动,你可不要掉链子。”
  饭后烟抽完,余飞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准备开始行动了。
  “你要是让我的宝贝肉包子打了狗,我和你没完!”
  杨德一脸肉疼的说到。
  “大不了我以身相许,用一辈子给你们杨家还债!”
  余飞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帮母亲洗碗的杨天妮。
  “你想得美!”
  杨德瞪大了眼睛,要是余飞把这事干成了,杨德或许还会考虑找个女婿的事情,要是他办砸了,杨德不请杀手做了他都算仁慈了。
  “你倒找我还不一定要呢!”
  余飞坏笑一声,迅速离开了杨家。
  “爸,那个饿死鬼呢?”
  杨天妮从厨房出来,看到余飞不见了,疑惑的问道。
  别看她言语上挤兑余飞,可是忽然看到余飞不见了,她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难受。
  “都成鬼了,当然是被黑白无常抓走了。”
  杨德甩下一句话,转身也离开了。
  “哼!”
  杨天妮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也拿着包出门开车赶往了公司,虽然她是公司二把手,还是接班人,可是表率的作用总要体现出来,这样才能凝聚人心,让她以后也容易接手。
  余飞则直接赶到了警局蹲守,等到和杨德约定的时间到来。
  当他等的就要不耐烦的时候,警局里面开出来了一辆不起眼的普通轿车,余飞急忙瞪大了眼睛,看到后排坐着一个和刘帅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早就租了一辆车代步的余飞,急忙升起了车窗,开车跟了上去,
  人家是专业的警察,余飞所以跟的很远,勉强让对方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就可以了。
  一路跟到了一家开设在城中村的农家乐,余飞停下车的时候,看到服务员已经带着两个人进了院子里面,余飞也没有跟上去,干脆直接停车熄火等待。
  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装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余飞向院子里面瞥了一眼,看到杨德就站在院子大门里面,一脸微笑的目送着两个人离开。
  余飞放下车窗,点起了一根烟,对着大门方向吹了一口烟气,杨德一眼就看到了余飞,急忙转身就走了进去。
  “果然还是个老狐狸,墙头草两面倒,将自己和我撇清楚,万一出事了还能推脱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余飞刚刚这就是在试探杨德,没想到他露出唯恐避之不及的神色,余飞立马就明白了。
  不过余飞对他的要求不高,他只要将他该做的事情做到了就好。
  余飞立马又启动车辆,远远的跟了上去,刘帅的父亲似乎压根没想到杨德敢和别人合起伙来坑他,所以一点防备心都没有,一路回到了警局门口。
  但是车停下之后,他独自一人走回了警局,东西也没带,那个开车的人又开着车离开了。
  余飞急忙继续跟了上去,余飞要的是跟踪赃物的去处,那辆车在城里绕了几圈之后,竟然开进了古玩一条街。
  余飞把车停在街口,带上口罩和帽子,快速跟了进去。
  然后看到那辆车停在一家古玩店的门口,人已经提着东西进去了,余飞在外面一个临街小摊,装作挑选东西的样子,其实一直在关注店里的动静。
  要是他这个时候突然闯进去,极其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小兄弟,我这些东西可都是刚刚出土的宝贝,你随便买一件回去,可都能当传家宝!”
  没想到摊主竟然热情的招呼起了余飞,那谎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似乎觉得额余飞就是个小白。
  “忽悠人也不带这样,你看你这假圣旨,连错别字都有还敢拿出来骗人?”
  余飞随手拿起一片黑黄色的布匹,看了一眼之后顿时笑了出来。
  “不可能啊!”
  摊主一把抢了回去,细细一看之后自己都脸红了,短短几十字之中,竟然有三四个错别字,甚至还有一个现代字。
  这时那个拿着包的司机走了出来,余飞急忙抬头,看到那人竟然提着东西又走进了隔壁一家古玩店。
  余飞顿时就皱起了眉头,难道这货的销赃方法,就是收到东西,直接拿出来卖掉?
  “小兄弟,你看看这个,这可是乾隆佩戴过的玉佩!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宝贝,要不是家中老母病情危重,我也不会拿出来贱卖!”
  摊主还是不甘心,又拿起一块玻璃材质的玉佩忽悠余飞。
  “你就得了吧!我刚刚还看你的屏幕一闪,微信上显示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呢!”
  余飞翻了翻眼睛,这货为了骗人,真的是什么折阳寿的话都敢说,鉴于这个摊主废话太多,余飞只好往前挪了挪,换了个摊位继续蹲下。
  “唉哟!小兄弟好眼力,你这随手一抓,竟然把我的镇店之宝给找了出来!”
  没想到余飞刚刚蹲下,随手抓起了摊位上压四角的石头,摊位的老板惊呼一声,又开始了忽悠。
  “滚吧你!你这要不是早上从那边墙角捡来的石头我跟你姓!”
  余飞瞪了老板一眼,这货怎么更加夸张了,那个墙角明显就是这些大忽悠们的公共厕所,余飞看到刚刚还有人提着裤子走出来了,自己手里的这块石头,上面还带着淡淡的尿骚-味,余飞晦气的急忙给扔了回去。
  “哈哈哈!高手!果然是高手,小兄弟,我跟你相见恨晚,这只刘邦当年还未起事时吃饭用的陶碗,我打五折送给你,就当咱们交给朋友!”
  摊主大笑三声,急忙从怀里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只卖相极差,还有道裂缝的破碗,神神秘秘的说到。
  “带着一股狗嘴里的腥气味儿,你连自己的吃饭碗都拿出来忽悠人?”
  余飞彻底的服了,这些古玩街上的骗子们,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还和自己打感情牌。
  “噗……”
  顿时刚刚忽悠余飞不成的隔壁摊位老板,没忍住大笑了起来,这次连他们的同行都听不下去了。
  “小兄弟,咱们生意不成仁义在,看破不说破,你说话何必这么难听呢!”
  摊位老板顿时不好意思的说到,遇到余飞这么个明察秋毫的主,也算是他倒霉。
  余飞此刻眼睛盯着那个司机,他竟然已经走进第三家古玩店了。
  “那咱们换个生意谈怎么样?”
  余飞忽然计上心头。
  “可以!”
  那人立马一口答应,反正都是为了挣钱,无论是干什么,只要挣到钱就是达到了目的。
  余飞立马在对方耳边小声的说到,那人听完对着余飞捻了捻手指,余飞递过去几张红票子,那人立马站了起来。
  “喂,见着有份啊!”
  第一个忽悠余飞的摊位老板不乐意了,自己这还没开张呢!
  “你也有生意,过来!”
  余飞又递过去几张红票子,那人嘴里立马保证着完成任务,从他的破包里拿出一个水杯,向古玩店内走去。
  两个人拿到几百块的报酬,便连自己的摊位都不管了,足以说明他们这摊位上就没有一件真品。
  两人一个人以接水的名义,进入古玩店内去了,一个人守在第三家店的门口,在那个司机再次出来的时候,急忙凑了上去,以收购古玩的名义和对方套起了近乎。
  余飞蹲在一边,点起了一根烟,几分钟后两个人都回来了。
  “小兄弟,几家古玩店里的老板都说,这人就是进去随便转了转,问问里面几样古玩的价格就走了。”
  第一个摊位的老板,端着一杯水走了回去,不如使命的对余飞说道。
  余飞瞥了一眼拦住对方的那个摊主,两个人说了没几句,那人急忙摆脱了摊主,迅速提着东西上车离开。
  “小兄弟,那人包裹里的箱子是空的!”
  第二个摊主回到余飞面前,肯定的说到。
  余飞听玩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东西已经在这三家店之中的某一家了,所以三家古玩店绝对有一家没有说实话,那人妆模作样的带着包离开,应该只是习惯性的扰乱别人的视线。
  “恩,我知道了。我其实是上面派下来调查古玩市场乱象的调查员,很快上面就要大力整顿这一行了,你们最好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我这里就不记录你们的信息了,等这阵风头过了你们再出来吧!”
  余飞想了想又忽然一本正经的对两个人说道。
  那两人都是一阵紧张,毕竟他们这一行的确很乱无论是正经的古玩商人,还是街边小摊,那一种其实都见不得光。
  所以听到余飞这样说,两个人立马信以为真,赶紧收拾摊位离开了。
  余飞微微一笑,自己将两个人忽悠走,其实是为了防止他们在这里,被人顺藤摸瓜的调查出自己来,等两个人发现自己被忽悠之后,这事应该已经结束了。
  两个大忽悠,没想到最后反被余飞给忽悠了,果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确定东西到底在这三家古玩店中的哪一家,但是自己某然去问,绝对不会得到真实的答案,而且还容易引起警觉。
  想了一会余飞忽然又是一计策,快速离开了古玩街,不一会就回来了,竟然提着一个和司机所拿的一模一样的一个包,里面也装着一个大盒子,看起来几乎找不到区别。
  因为散架古玩店紧挨在一起,所以余飞将包裹偷偷扔在了中间那家店铺的门口,然后快速后退,远远的藏在一个转角处,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一个大包裹扔在那里,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并且大家讨论了起来,三家古玩店也分别有人出来查看。
  那名司机进去的最后一家店的店员出来之后,看到盒子急忙走过去拿了起来,然后说是自己的东西,急急忙忙的就带进了店里,其他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便信以为真的四散离开了。
  余飞在对方进入店内之后,迅速从角落走了出来,走进了这家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