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刘老大的顿悟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妙手神农正文正文第八百五十一章刘老大的顿悟?“唉,虽然你做的没错,但是我觉得很伤心,你和我认识的你已经不一样了,也许是我这人太恋旧吧!”
  余飞也点上一根烟,靠在椅子背上说道。
  “只要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就算你生气,或者不再当我是朋友,那我也认了,你给刘老大带一句话,要是他想活的更久一点,最好再低调一点。”
  陈东叹了一口气,留下一句话,站起来就准备离开了。
  “站住!”
  余飞猛的开口,陈东手都抓在门把手上了,愣了几秒又放开了。
  “好好干,你是个好警察,也是个好兄弟!”
  余飞将烟头捻灭,抬起头笑着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也算心安了。”
  陈东对着余飞露出一个笑容,离开又便走了出去。
  陈东离开了,余飞又点起了一根烟,顺便拨打了刘老大的电话,十几分钟以后,刘老大在几十个精锐心腹的护送下来了,甚至他的手下还帮他搬了一把躺椅,在他进门之后,帮他支好了椅子,伺候他躺舒服了才离开。
  “看来这是吓破胆了?”
  余飞看到刘老大的手下那严阵以待的模样,无语的说到。
  “安逸的久了,还以为天下真的太平了,今天才终于明白,只要我活着,我的这帮兄弟活着,那就绝对没有太平,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不确定的因素,我都快要忘了江湖的险恶了。”
  刘老大感慨的说到。
  “刚刚我在这里和陈东见过面。”
  余飞看着刘老大说到。
  “这事不怪他,那个瞎子哥是过江龙,出现的太突然,谁都想不到他带来了这么多人。”
  刘老大为陈东开解道,他还以为余飞这是找陈东兴师问罪了。
  “不,你听我说,……”
  余飞摇摇头,将自己和陈东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复述给了刘老大。
  “唉,我就说呢!”
  刘老大听完,若有所思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要是他不插手,现在你恐怕已经是这七县一区的扛把子了吧?”
  余飞给刘老大丢过去一根烟,然后说道。
  “陈局长说的没错,我是太过膨胀了,这次算是迎头一击,现在手下的人发展的过快,我自己都渐渐有种控制不住场面的感觉,要是突然间没有了外界威胁,恐怕我还是会出事。”
  刘老大叹了一口气,他竟然比余飞还要理解陈东。
  “你恐怕不明白,陈东所说的‘那里’,其实是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部门,权利非常大,而且神通广大,他无法和你直接联系,一切只能通过默契,我后面才明白,他或许真的是在保护你。”
  余飞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想明白了这里,他也不会在陈东离开的时候,估计示之以好,弥补两个人感情上出现的裂缝。
  “真的有这样的部门?”
  刘老大瞪大了眼睛问道。
  “有,我见过,还打过交代。”
  余飞肯定的点点头,那个部门的人使用的都是最先进的高科技设备,处理的也都是非一般的事件,所以不为人们所知。
  “我知道了。”
  刘老大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有了余飞这句话,他是彻底的信了陈东了,而且刘老大知道,既然如此,那自己接下来的路,便真的不好走了,每跨出去一步,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美酒窖藏,或许你应该转型的快一点,抛弃曾经的发展模式,慢慢的孕育绝对属于自己的力量。”
  余飞给刀疤提醒了一句,现在他拥有的一切就宛如镜中花水中月,一不小心一切都会消失,只有黑转白,并且走上正确的坦途,才是长久之道。
  “嗯!江湖不再是曾经的江湖,江湖人也不再是曾经的江湖人,天变了,人不变就得被淘汰。”
  刘老大感悟颇深的说到,这短短的谈话,就让他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已经走了几个来回了,他也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顿悟了。
  “你明白就好,都是老朋友,我不希望某一天少了谁。”
  余飞点点头,刘老大做出改变,才是事情的根本,反正他现在已经拥有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财富,享受着别人下辈子才能享受的一切,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得问题,我这辈子已经值了,现在也就想安安稳稳养个老,之前还找不到方向,现在算是彻底被指明了道路,下次你见到我,或许我就是连锁集团的董事长。”
  刘老大哈哈大笑了起来,顺手从一边的酒架子上取下来两瓶酒,丢给余飞一瓶,自己打开一瓶,仰头一口气便喝光了。
  余飞也笑着仰头喝掉了一瓶,只要刘老大能够想得开,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对了,我遇到点事,陈东说你和你的人坏的流脓,肯定能够给我想到解决的办法!”
  谈完了刘老大的事情,接下来那就是自己的事了。
  “这话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
  刘老大无语的笑了,不过这话也只有余飞和陈东敢说了,要是别人敢这样形容刘老大,他的尸体晚上就会被塞进下水道。
  余飞将事情大概给刘老大讲述了一番,听到余飞的遭遇,刘老大没有同情,反而笑的十分欢唱,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让余飞十分的伤心。
  “不是说恶人还需恶人磨,你都能被这种事难住?”
  刘老大笑完了,这才开口问道。
  “毕竟我还不算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恶人,还没有达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地步。”
  余飞耸耸肩。
  “为了不影响你泡妞,我的方法先不说,要是那个蒙面美女不给面子,我再告诉你要怎么做!”
  刘老大竟然卖起关子,不准备告诉余飞他的方法,不过看来他的确有解决的方法。
  “靠!”
  余飞无奈的翻了翻眼睛,一拍桌子站起来就准备走了。
  “唉唉唉,饭前付过了吗?”
  刘老大看到余飞要离开的背影,急忙对着他大喊道。
  “谁最后走谁付钱!”
  余飞转头对着他撇撇嘴。
  “都进来给我吃,咱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能浪费!”
  刘老大看到这个情况,急忙对着手下喊道。
  离开了菜馆的余飞,出门在同城的软件上发布了一条求搭顺风车的消息,竟然很快就有人联系他了。
  余飞现在已经算是半个通缉犯了,他已经无法使用火车飞机等需要实名的通行设备,否则很快就会被抓住,所以他现在只能使用这样的方法赶路。
  接单的是一个年轻人,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很快就来了,这个年轻人刚好去外地,一个人开车太危险容易疲劳驾驶,正好余飞也会开车,两个人一拍即合立马开始赶路。
  因为轿车夜晚在高速不会限行,加上轿车的速度比较快,余飞回来的时候花费了三天的时间,赶回去却只用了两天。
  到达目的地之后,年轻人急忙开车去亲戚家补觉去了,余飞则在城郊买了口罩帽子等物品,将自己伪装了一番,然后很容易便打听到了刘帅的家。
  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切都因为刘帅而起,其他人的身份余飞也不清楚,所以只能先从此人入手。
  刘帅作为高官子弟,当然非常受关注,他的父亲是本市的警局局长,所以家庭住址并不是很难打听。
  余飞根据打听来的情报,直接来到了警局的家属楼下,这是一个比较老的小区。
  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们家具体是哪一家,外人也都只知道警局上班的人基本都住在这里。
  看到小区对面有一个商店,余飞走过去买了几个礼盒提在手里,转身来到了小区门口的门房。
  “大爷,刘局长家住在哪里啊?”
  余飞提着东西,走过去站在门卫室窗户前,直接给门卫丢进去一盒昂贵的中华烟,然后笑着问道。
  “送礼啊!小伙子你恐怕找错地方了!”
  门卫老头看了一眼这见面礼的分量,很自然的将烟收了起来,然后做出了要提点余飞的前奏。
  “大爷,你见多识广,给我说道说道哪里才是正确的地方吧!”
  余飞继续笑着问道。
  “刘局长在这里的确有套房子,但是人家早就不在这里住了,看到远处那几幢高楼了吗?那是本市最豪华的小区了,刘局长的新家在哪里,就是我这年龄大了记忆力不好,前几天才有人告诉我刘局长具体的房号,这就又想不起来了。”
  老头神秘兮兮的伸出头给余飞说道,不过明显贪心不足,竟然说了一半停了下来,这是嫌弃余飞给的好处不够。
  “大爷,你再好好想想!”
  余飞怎么会看不出来此人的尿性,只好将给自己准备的那盒烟又给递了进去。
  “对,我想起来了,是一幢二单元四零二!”
  拿到了好处,老头立马就恢复了记忆。
  余飞需要的信息打听到了,立马转身就走,多一个字都不想和这个老头说。
  “喂,小伙子,送礼可得送对了东西,你想不想知道刘局长喜欢什么呀?”
  老头竟然还有所保留,打算再坑余飞一把。
  可惜余飞又不是真的要送礼,手里的几个礼盒也就是做做样子好不让人怀疑自己,对于老头这句话直接无视,转身过去商店退掉了礼盒,然后直奔看门老头所说的高档小区而去。
  按照那个老头的指引,余飞来到了市中心,面前是好几幢联排高楼,一看就是高档小区,进出的车辆最差都是几十万的车,几百万的豪车也有很多。
  不过如今的高档小区,防盗十分严格,要经过的每一道门都需要密码或者钥匙,余飞想要混进去比较困难,只能买了一颗烤红薯,蹲在小区门口吃了起来,寻找着进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