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死战到底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杀气无形也无质,但却可以让人真切的感受的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凉感,仿佛可以让人感受到死去之后的感觉,因为死人都冰凉而没有温度。
  刀疤被三人的杀气锁定,整个院子的温度都在降低,不过刀疤慢慢抬刀,一股更加汹涌的杀气迸发而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同时压迫了回去。
  那三人都被惊的脚步微微一顿,他们无法想象,刀疤怎么可能拥有这么暴虐的气势和杀气,简直像是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杀神一般。
  此刻的刀疤已经完全沉入了战斗状态,他的内力开始流动,浑身一股热热的感觉出现,无需热身运动,便达到了最好的状态。
  不过没有真正的交手,谁都不会后退,毕竟谁都不是吓大的孩子,既然手握兵器,不光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也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刀疤并不准备离开这里一步,而是打算防守反击,他今天的任务不是杀多少人,而是不让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里面,余飞既然说了靠近着杀无赦,刀疤便做好了长刀染血的心理准备。
  那三个黑衣武士,互相对视一眼,双手持刀,刀尖冲着天空,忽然附身发起了冲锋。
  刀疤『舔』了『舔』嘴,右手里的钢刀挽了个刀花,就在三人接近的时候,忽然一招秋风扫落叶,看似只是简单的横扫一圈,但是对于角度和时间的把握,要求非常的高。
  那三名武士,忽然觉得进攻的路线,被彻底的封死,已经冲到近前的三人,急忙止住了步伐,否则就会撞在刀疤的刀刃之上,无异于自己寻思。
  三名武士的气势受阻,刀疤却不客气,他的刀疤已经进入化境,并不花哨,之前的刀花也是为了找一找手感,刀疤立马开始了反击,长刀横空,带起一道银白『色』的惊鸿,向着中间的武士竖劈而下。
  那名武士急忙后退,刀疤使用的钢刀刀口厚重,如果硬抗,极有可能将他们的武士刀斩断。
  不过两侧的武士立马发起了攻击,一左一右两把银『色』的光芒,向着刀疤的致命之处袭来。
  三个武士的配合十分默契,一个受到攻击后退,其他两个人立马就会出手解围,让刀疤无法乘胜追击,三人明显受过配合训练,所以才可以配合的如此默契。
  刀疤也急忙抽身后退,向后一个背腰,躲开左边的攻击,右手里的钢刀,束在面前,挡住了另一把武士刀。
  三人一触即退,没有丝毫的纠缠,这不是街头的小混混打架,打着打着还会厮打在一起,这是生死交锋,一旦『露』出破绽,那就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刀疤退到椅子边上,惊讶的看着三人,这配合实在太默契了,要是一个一个上,刀疤有信心快速将这些人解决,但是那三人不可能分开,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了,要是他们分开,刀疤可以轻易的斩杀他们其中任何一人。
  “我们只取一人命,让开让你活!”
  中间那个最早被刀疤『逼』退的武士,『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道,不过这语法就有些让人觉得不舒服了,这便是学的了形,学不了神。
  “想要过去,除非杀了我!”
  刀疤不屑的看着那名武士说道。
  “八嘎,找死!”
  那名武士也听出来刀疤的坚决了,知道不杀了刀疤,不过能进了这个门,一声令下,三人再次一起冲了上来。
  刀疤的刀法大道至简,没有花里胡哨的那些招式,因为真正的高手,都知道那根本没有用,反而是浪费力气,徒留破绽。
  他一个人站在门前,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响起,三名武士的每一次攻击,会被他死死的挡住,不过因为三人配合默契,刀疤也做不到伤到对方。
  他每一次要对一个人下杀手的时候,其他的两个立马会出手救援,刀疤要杀一人,就要用生命作为代价以命换命,这显然不划算。
  此刻藏在房间之中的梅媛馨,看到三个黑衣人正在围攻刀疤,藏在窗帘后面偷看的她,吓的浑身发抖,明显这些人是奔着杀人而来,而且极有可能是对付余飞。
  不过梅媛馨不是狗血电视剧上那些弱智的女主角,不会发出声音让人发现,最后落得人质让刀疤为难,当然更不会弱智到冲出去帮忙,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有数。
  梅媛馨快速将手机调到静音模式,迅速给瘦猴和王大锤发过去了讯息,这两个人跟随刀疤习武,她是知道的,要是这两人赶来帮忙,至少可以帮刀疤解围。
  刀疤一个人苦战三人,非常的艰难,那三人出手根本不讲道义,一切只求杀人,所以无所顾忌,甚至下三滥的手段也会使用,刀疤的裤腰下面被斩开了一道口子,不过幸好只是割开的衣服而已。
  但那三人也讨不到好,一个个被打的灰头土脸,刀疤的根基非常的扎实,而且内力雄厚,每一次双方武器对碰之后,他们都感觉武士刀都要被震的脱手而出,双手一阵酥麻。
  刀疤不求立功,只求无过,他此刻唯一的目的就是挡住这三人,拖到余飞出来。
  要是余飞加入进来,这三人分分钟就得玩完,余飞如今的功夫已经远远超越了刀疤,刀疤就算使用武器,在余飞徒手的情况下,都难以过去十招。
  此刻的房间之中,余飞满头大汗,就算他有浩瀚如海的灵气帮助,过了这么久才刻画完一个阵法,重生阵法的刻画,不光需要大量的灵气,还需要人集中精神,这对于精神的损耗十分严重。
  不过余飞不能停止,因为他并不能主动的修炼龙珠和灵气,如果他停下来,体内的灵气无处安放,自己也会出现危险,余飞曾经想过,要是灵气失控,自己恐怕会化身为一个恐怖的炸弹,将整个太莪村都夷为平地。
  所以他急忙集中精神,开始刻画下一个阵法,至于外面打斗的声音,余飞已经彻底的屏蔽双耳,他相信刀疤一定可以帮自己挡住任何人,如果刀疤挡不住,那就兄弟们如同那无言的宣言,同年同月同日死。
  刀疤此刻抵挡的越来越艰难,因为他不能离开门口,所以只能在这狭窄的地形伤辗转,那三个狡猾的武士,竟然借此玩起了车轮战,三人之中抽出一个人休息,剩余的两个人围攻消耗刀疤的体力,然后不断的替换。
  就算对方就只有两个人同时出手,刀疤也不敢冒险,因为他的背后是兄弟,自己一旦出事,余飞和孙赖子的安全就有了问题。
  毕竟是高手对战,对于体力和精力的损耗都十分的快,刀疤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落败已经成为了时间问题,自己必须想到破解的方法。
  刀疤的左手,一直都缩在袖子里面,那三名武士对战了这么长的时间,看到刀疤一直如此,还以为刀疤这条胳膊有问题,本就是个独臂龙,所以已经没有了防备。
  但是刀疤怎么能以常理度之,毕竟他胜负血海深仇,所以睡觉的时候都在想如何报仇和杀人,怎么可能在战斗的时候,真的让一条手臂闲置下来。
  原本刀疤准备留为后手,防止发生意外,但是现在看来,必须得拿出杀手锏了。
  正在和他对战的两个武士,都没有察觉,刀疤左边的袖子里面动了动,在一次出刀的时候,刀疤的左手跟着挥舞了一下。
  “啊!”
  一个个刚刚被刀疤『逼』退的武士,忽然惨叫了一声,另外一人和休息的那人急忙看去,顿时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的那个同伴,忽然右臂齐肩断裂,端口光滑如镜,下一刻血管之中的血『液』,在心脏的挤压之下,宛如喷泉般涌出。
  其他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名同伴竟然就收了这样致命的伤势,急忙后退。
  刀疤冷笑一声,左手一挥,仿佛从天边飞回来了一柄小刀,竟然还带着弧度,钻入了他的左袖之中。
  那几人都没看清楚,这把刀是如何飞出去,又如何飞了回来,怎么会有恐怖如斯的威力,明明只有手指大小而已,就算是威力最强大的暗器,顶多也是贯穿伤,怎么可能斩的下来一条手臂。
  所谓暗器和后手,越是出其不意,威力越是强大,所以刀疤快速的收了回来,让这三人还没搞清楚原理和原因。
  对方一人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他用刀的右手,此刻已经和武士刀一起,躺在了地上,因为神经反『射』,手指还自己动了几下。
  在这荒郊野外,一旦受了如此的伤势,还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很快就能要了一个人的命,此刻那两人想要带着这个人离开疗伤,刀疤显然不会答应。
  可是刀疤刚刚诡异的手段,明显吓住了这两人,连怎么受伤都不知道,万一自己冲上去,遭遇一样的结局,那就真的悲催了。
  不过让刀疤意想不到的是,一个武士忽然抬手,手指放在了嘴里,吹出了一声非常尖锐的口哨。
  刀疤立马意识到大事不好,下一刻,墙头外面,忽然又翻阅进来两个浑身黑衣的武士。
  “娘希匹,要不要这么不要脸!”
  刀疤的鼻子都气歪了,这些无耻的家伙,竟然外面还有人,早知道刚刚自己就不使用后手了,还能多拖延一点时间,原本一对三都很吃力,现在成了一对四。
  后面进来的两个武士,扫了一眼躺在地上打滚的那个,立马抬起头小心的盯住了刀疤,非常的冷血,似乎只是观察这人为何受了伤,而没有救助的打算。
  四个人立马『逼』了上来,刀疤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慢慢后退,让自己的后背对着墙壁,尽量让对方四个人无法一起全力施展。
  “牙希给给!”
  一个武士大喊一声,刀疤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估计大概就是杀了自己,或者是冲啊的意思,反正四个人一起举刀冲了上来。
  刀疤凝神聚气,内力在经脉中崩腾,长刀一横,这是经典的死战起手式,表明刀疤这是真正的要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