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老狐狸起疑心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辛少!”
  辛有为走进来,医生和护士急忙微微俯身喊道,他们可都是行业精英,能到辛家来,当然知道辛家的地位。
  “还是无法醒来?”
  辛有为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如同睡着了的余飞,明知故问到。
  “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
  一名医生声音很轻的说到,生怕辛有为发火,毕竟他们把一个濒死的老头救不过来大家能理解,连一个健康的和一头牛一样的年轻人也喊不醒,那就显得太没用了。
  “你们都走吧,这里交给我!”
  辛有为点点头,并没有发火,甚至没有表示出对几个人的鄙视,淡淡地说道。
  几名医生和护士急忙离开,他们早就想走了,再留下来,他们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从医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
  等那些人都走了,辛有为盯着余飞看了一会,也转身离开了,这次回到庆阳市,他专门去了一趟太莪村,将余飞的症状告诉了余飞的那些兄弟,刀疤告诉他,不用管,该醒来的时候自然会醒来,至于原因谁都不知道,但可以保证绝对没问题。
  有了刀疤这句话,辛有为也当余飞得了怪病,人家的老朋友都见怪不怪了,也没必要太紧张。
  不过辛有为刚刚出门,就遇到了袁世泓,身边跟着袁心怡,爷爷孙女两个正在和守在门口的警卫较劲。
  “袁老!”
  辛有为急忙走上去,这些警卫是接到了父亲的命令,他们都是以命令为圣旨的军人,旁人说再多都是白费口舌。
  “有为,快让他们让开。”
  袁世泓看到辛有为走出来了,吹胡子瞪眼的指着门口的警卫说道。
  “余飞在昏迷之中,不过身体状况还好,要不等他醒来了,我让他第一时间来见你?”
  辛有为想到余飞将老头的二两茶叶坑没了,此刻余飞正在昏迷之中,万一老头进去之后气不过,将余飞揍一顿,那自己就太对不起他了。
  “又不是我要见他!我这小孙女我可拗不过!”
  袁世泓无奈的说到,袁心怡等了几天,还听不到的余飞的消息,今天缠着他差点把他的胡子拔光,他没有办法了,只能带袁心怡来了。
  “辛少爷,我就是看一眼余飞就出来!”
  袁心怡别看平时那么火辣,但是她明白袁家现在的处境,所以也不敢给爷爷添乱,所以说话也非常的空气。
  “唉哟,别这么客气,我和余飞平辈论交,等他醒来了我们比一比年龄,说不定我得喊你一声嫂子,说不定你得喊我一声辛大哥!”
  辛有为急忙摆摆手,现在他已经将余飞当做同等高度的人在看待,不说别的就说余飞这逆天的医术,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市井流民,谁不想认识一个神医,谁不想让神医欠自己一个人情,因为这在关键的时刻,能够保命!
  而且余飞救了他的爷爷,那就是辛家所有人的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道理辛有为当然懂。
  “那我能进去看看余飞吗?”
  袁心怡才不管称呼如何,她此刻只关心余飞的情况,连续奔波了好几天,她的面容有些憔悴,精神都有点恍惚。
  “可以,你进去吧!”
  辛有为知道再阻拦那就面子上不好看了,大不了自己跟进去一趟。
  当袁心怡终于看到余飞的时候,急忙走上去,不过余飞还在昏迷之中,看起来仿佛植物人一般。
  “余飞不是来救人吗?他为什么会这样?”
  袁心怡也会点医术,检查了一番之后,对于余飞的情况也非常疑惑。
  “我也不知道!”
  辛有为站在一边,无奈的摊摊手,他跟进去,眼睛一直盯着袁世泓,生怕这个老头暴起,将余飞给揍一顿。
  “我看看!”
  袁世泓走上前,辛有为紧张的一下,看到袁世泓准备给余飞号脉,才没有阻止。
  袁世泓一辈子都在和中医打交道,他的医术在中医界,绝对是祖师爷的级别,这种人跟一般人成为国手,伸出手随便号个脉,甚至能将一些仪器都发现不了的疾病诊断出来。
  “咦!”
  片刻之后,袁世泓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好像他有点不同于常人的发现。
  “袁老,你发现什么了吗?”
  辛有为急忙问道。
  “不好说,身体壮实的要命,却有种劳累过度的脉象,这种症状,有点像是身体自我保护陷入的深度昏迷!他昏迷之前做了什么?”
  袁世泓不愧是国手,随随便便号个脉象,竟然猜的八九不离十,可惜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余飞是因为大量的调集灵气,导致精神过渡虚弱,所以陷入了昏迷,所以身体状况非常好,可是精神状况却非常差,又在昏迷之中,旁人难以发现。
  “不知道,余飞当时在给老爷子看病,我们都在门外等着,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成了这样。”
  辛有为将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讲了出来。
  袁世泓皱起眉头思考了起来,他行医这么多年,余飞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他已经知道,余飞竟然将辛家老爷子救醒了过来,这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奇迹,袁世泓陪着袁心怡过来,其实也是想询问余飞,没想打余飞把自己却治过去了。
  “老爷子的身上,有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袁世泓想了一会之后问道。
  “没有!”
  辛有为果断的回答道,因为当时余飞仿佛号脉一般,隔着老爷子的脖颈传入灵气,所以根本没有动过里面的任何东西,很容易便看的出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传功续命?老爷子醒来之后,有没有觉得自己力气变的很大,体内多了一股热热的东西在流动?”
  袁世泓再次询问。
  “没有,虽然醒来了,但是暂时还无法下地,不过胳膊和手都能慢慢的移动了。”
  辛有为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讲了出来,完全没有任何的戒心。
  余飞当时也是无可奈何,要是不大量的传入灵气,老爷子很快就会嗝屁,所以不得已露出了这个巨大的破绽。
  而且老爷子相当于一个活死人,余飞等于将一个死人给救活过来了,所以损耗才非常的大,自己也难以控制。
  袁世泓那张苍老的脸,顿时都要扭曲了,他连古医术上自己都不相信的可能都讲了出来,竟然都不对,那他真的猜不到余飞的行医手段了。
  “不过余飞的朋友说,等一段时间,余飞自然会醒来,好像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辛有为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这种事?”
  袁世泓顿时惊呆了,余飞现在的情况和植物人非常的相似,他忽然想到,是不是能够根据余飞的情况,研究一下唤醒植物人的方法。
  就在大家伙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袁世泓忽然转头看向了余飞,因为他的手还没从余飞的脉搏上撤走,刚刚忽然发现余飞手动了一下。
  其实余飞也是刚刚醒来,只是身体有一个恢复的阶段,几个人的对话他刚好都听到了,此刻余飞恨不得找个东西将辛有为的嘴巴给堵起来,这货竟然什么都说,袁世泓这个老狐狸可不好应付,一会肯定要缠着自己询问,自己找不到好的说辞,一定会被逼死。
  “臭小子,醒来了就赶紧给我起来,装什么死!”
  袁世泓在余飞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他是个医生,还是个中医,此刻手还在余飞的脉搏上搭着,余飞想要欺骗他,那绝对不可能。
  余飞慢慢睁开眼睛,袁心怡急忙上前,扶着余飞坐了起来。
  连续躺了几天,余飞都感觉关节有点生锈了,赶紧蹬蹬腿伸伸胳膊活动一下。
  “你这个老家伙,敢打我的头,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余飞恢复了一下,才瞪着袁世泓说到,这个时候得从气势上将他压倒。
  “余飞!”
  袁世泓还没开口,袁心怡立马不乐意了,掐住余飞胳膊上一块肉,狠狠的拧了一圈。
  “唉哟……”
  余飞赶紧配合的惨叫一声,不过他也疼啊,不用灵气和内力的情况下,他也是娘生肉长的普通人。
  “臭小子,还反了你了!没有我这个老家伙,你这会都被丢进监狱捡肥皂了!”
  袁世泓吹胡子瞪眼的指着余飞,大声的说到。
  “要捡肥皂也是别人捡!”
  余飞不服的大声回到。
  然后袁心怡的脸立马红了,拍了余飞一巴掌,辛有为也怪笑了起来。
  捡肥皂和抹肥皂可不光是分工不同,那是攻和受的巨大区别,就算是如此,哪个都不容易被人接受,尤其是袁心怡还在边上,余飞竟然被老头激的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咳,臭小子,我在家里等你!”
  袁世泓也发觉自己的头开的不太对,七老八十的人了,竟然和年轻人说捡肥皂的事情,实在有些辣眼睛,急忙逃离现场。
  袁世泓走了,辛有为对着余飞眨眨眼,自己也急忙溜了出去,都是年轻人,余飞和袁心怡经过分离之苦,现在正好需要点私人空间。
  “你怎么和我爷爷说话呢!”
  房间里就剩下了两个人,袁心怡小辣椒的一面展现了出来,怒视着余飞问道。
  “我们这叫爷孙一家亲,大家都不当对方是外人!”
  余飞这张嘴,死的都能说活了,立马给自己找到了完美的借口。
  这样一说,袁心怡明显心里舒坦了很多,白了余飞一眼,再不和他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