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刀疤的桃花运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卧槽,这个家伙会爬树?”
  刀疤刚刚想要歇一口气,看到蟒蛇竟然顺着树干快速爬上来了,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
  “对了!你看,蛇向上爬的时候,有没有一种在图腾上看过的龙的样子?”
  余飞反而再观察蛇的动作,开口激动的说到。
  “咦,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刀疤这才定睛看去,细细一看还的确是那么回事。
  “如同同样的方法用在对战之中,你说对手会是什么感觉?”
  余飞咂咂嘴,津津有味的说到。
  “如果你再不走的话,马上就会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刀疤看到距离两人越来越近的蟒蛇,顺着树干走了两步,给余飞留下一句话,直接一跃,落在了另外一棵树干之上。
  余飞这才反应过来,蟒蛇的都能咬到自己的脚了,他急忙学着刀疤,向另外一棵树的树干上跳了过去。
  两个人的弹跳力,在树木密集的树林里面,根本不需要落地,直接可以从一棵棵树上跳跃着前进。
  蟒蛇刚刚爬上树,发现余飞和刀疤竟然如同猴子一般逃走了,停留了一下之后,竟然也从树冠上开始了追逐。
  蟒蛇巨大的体型,让他在两颗相邻的树冠之间,竟然也能移动,首先将头伸长探过去,缠绕住之后,身体跟着过来。
  这次余飞和刀疤都惊呆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不过树冠之间的移动,让蟒蛇的速度降低了下来,刀疤也算是能喘一口气了。
  两个人一边移动,一边观察追逐的蟒蛇,此刻的蟒蛇,如果动作快放,再用特效将树干给P掉,还真的有几分龙在天空翻转纷飞一般的感觉。
  余飞跳了几棵树之后,让刀疤继续当诱饵,他跳下了树,站在地面上观察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
  余飞看了一会,激动的大喊了起来。
  “余哥,你不是说蛇类的耐力很差吗?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刀疤无奈的对着地面上神彩连连的余飞问道。
  “我又不是蛇,我怎么知道!”
  余飞翻了翻眼睛,自己也就是通过那么一点点的信息猜测而已,谁知道这个大家伙有点违反常理,竟然如此的锲而不舍。
  其实这条蟒蛇也是在脱皮之后,体内的能量匮乏,急需找到食物补充体力,现在刀疤看起来一直都在眼前晃悠,这让饥饿的蟒蛇总觉得胜利就在眼前,所以不断苦苦坚持。
  “@W#$%……”
  刀疤此时有句MMP想说,却不敢说出来,这也太坑爹了。
  在树冠之间移动,暂时反而成了最节省体力的方法,刀疤当然不会落到地面,肯定又会被追的跑断腿,他也知道余飞在观察,表情很委屈,实际上也在不断的让蟒蛇移动的更快,便于余飞观察。
  终于在从一颗大树向一颗小树移动时,蟒蛇的体重将树枝给压断了,扑通一声掉了下来。
  刀疤顿时坏笑了起来,余飞一直跟着观察,所以就在树下不远,蟒蛇落下来之后,余飞立马变成了蟒蛇的首要目标。
  余飞也被忽然掉下来的蟒蛇吓了一跳,面前盘成巨大一坨的蟒蛇,让人浑身都不禁起了鸡皮疙瘩,看起来又渗人又恶心。
  地面上是厚厚的落叶和荒草,所以蟒蛇并没有摔出个好歹来,反倒是立马锁定了眼前的余飞,一对凶狠的眼睛盯上了余飞。
  “大家伙,你可不要后悔哦!”
  余飞对着黑色的巨蟒噘了噘嘴,非常诚恳的说到。
  可是黑蟒根本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想将余飞吞下去,消化成一堆便便拉出来,在余飞话音落下之后,直扑他而来。
  余飞没有如同刀疤一般仓皇逃走,而是一个滑步,躲开了蟒蛇攻击的瞬间,双手一把抱住了蟒蛇的脖子。
  蟒蛇似乎对于这样的行为见怪不怪了,巨大的身躯立马顺势缠了上来。
  余飞忽然想到,如果将自己换成利用,他的太极能不能四两拨千斤的躲开蟒蛇的缠绕。
  想了半秒钟之后,余飞觉得不可能,蟒蛇不会太极,却有与生俱来的生存和战斗本能,任你对手如何四两拨千斤,只要和我接触不放手,就难以躲开我的缠绕!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一力破千巧,如果有碾压对方的力气,那么再好的技巧也会没用。
  余飞双手紧握蟒蛇的脖子,入手一片冰凉,他双手猛的发力,抱着蟒蛇的脖子旋转了起来。
  蟒蛇巨大的身躯刚刚凑了上来,却因为脑袋被余飞疯狂的甩着旋转,忽然失控。
  刀疤站在树上,惊讶的看着余飞抱着蟒蛇一圈一圈的转了起来,仿佛在跳芭蕾舞一般,蟒蛇几下就被甩的头晕目眩,身体也在向心力的作用下,被拉的笔直,余飞的手里仿佛抓着一根绳子一般,绳子快速飞舞,带起了破空之声。
  蟒蛇此刻脑海中只有三句话: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余飞的死亡旋转简直就是致命杀招,蟒蛇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景物不断的从眼前飞驰而过,浑身的力气一点点的流逝,最后干脆也认了命,老老实实的耷拉着头不动了。
  余飞把自己也转的头晕目眩,一把丢开了蟒蛇,自己还在地上转了几圈才停下来,蟒蛇直接飞了出去,将一颗小树撞断,碾平了一大片荒草,终于在停下来,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余哥,这是几根手指?”
  刀疤跳下树来,站在余飞的面前,幸灾乐祸的伸出一根中指问道。
  “滚!”
  余飞瞪了刀疤一眼,蹲在地上点起了一根烟,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晕车一般的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天和地仿佛都在不停的旋转一般。
  “哈哈哈哈,你也会晕啊!”
  刀疤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直都觉得余飞无所畏惧,平常人害怕的他都不怕,原来余飞转圈也会晕,这就让人心理比较平衡了。
  余飞恢复的速度却很快,十几秒钟以后便站了起来,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两人急忙向蟒蛇走去,发现蟒蛇软哒哒的趴在那里,死是死不了,但是半条命也被余飞给转没了。
  刀疤走过去找了一截枯木和藤条,扳开蟒蛇的嘴,将枯木横着塞进去,然后用藤条固定起来,这样蟒蛇恢复过来,也无法张开那张满是腥臭的嘴恶心人了。
  然后两个人轮流抓着蟒蛇的尾巴,拖着这个可怜的大家伙向森林外走去。
  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树林,天色都不早了,两个人进山的时候,经过了温棚建设的工地,那些人都没在意,可是回来的时候,却成了焦点,因为两人拖在身后的蟒蛇实在太大太吓人了,那些干活的人远远看到便仓皇逃走了,躲在自认安全的地方看着两人。
  “卧槽!这两个变态,怎么抓住这个大家伙的!”
  一个负责搬砖的村民,藏在一栋还没建成的墙后面,伸出头看着奄奄一息的蟒蛇,惊讶的说到。
  “这个家伙,恐怕最少活了四五十年了,一头牛都吞的下去!”
  另外一个人看着黑蟒,咽下一口唾沫说到。
  “你们老板到底是个什么人?”
  一个带着安全冒的技术员凑上来,好奇的问道,原本他们都以为余飞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此刻抓着蟒蛇尾巴,拖着大踏步前进的身影,彻底颠覆了其他人的认知。
  “我们也不知道!”
  原本大家可以说余飞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可是余飞这一年以来的表现,和现在的霸气行为,让这些村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啊!你们干什么!快拿走啊!”
  正在工地巡视的金小妹,手里还拿着记录的本子,发现这边有人偷懒,原本要过来督促,却不想和余飞等人撞在了面前,金小妹吓的把手里的文件和笔都扔掉了,尖叫声响彻后山。
  刀疤急忙上前几步,将惊慌失措的后退,看起来随时可能摔倒的金小妹扶住。
  “不要怕,我们就是抓回来玩几天,过几天就放回去!”
  刀疤尴尬的说到,这个大家伙对于女人来说,的确太可怕了,他们看天色不早了,便没有隐藏直接拖了回来,却忘记了还有女孩子。
  “快带我走!”
  金小妹死死抱住刀疤的胳膊,浑身微微颤抖,如果不是刀疤,她此刻早就瘫软在地了。
  “我扶着你!”
  刀疤这个小处男,长这么大还没有和亲属以外的女人,如此亲密接触过,竟然红了脸,都不敢看其他人的眼神,小声的说到。
  “抱着我!快,抱着我走!”
  金小妹抱着刀疤的胳膊不放手,也不在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身体和刀疤紧紧贴在一起,仿佛这样才有那么一丝的安全感。
  “我扶着你不行吗?”
  刀疤觉得进展太快了,他还有些接受不了,此刻金小妹和他贴在一起,已经让他有些难以消受。
  “抱啊!”
  拖着黑蟒的余飞,仰起头大声喊道。
  “抱啊!”
  “快抱啊!”
  “抱!”
  ……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了起来,这么好的机会,刀疤还不知道把握,把其他人都要急坏了。
  余飞怕再往前走,吓坏了金小妹,所以停下了脚步,手里的蟒蛇却不知道配合,竟然忽然弓起了躯体,忽然向余飞缠绕了起来。
  余飞怒了,这个时候搞事情,太不给自己面子了,猛踹一脚,蟒蛇被一脚踢在了脑袋上,又摔了回去,这次好像摔晕了,彻底没了动静。
  “啊!”
  可是金小妹却再次受惊,从地上蹦了起来,修长的双腿缠绕在刀疤的身上,这下扒都扒不下去了。
  刀疤面部通红,呼吸加粗,加上其他人的怂恿,他终于伸出手,托住金小妹,两个人用这个尴尬的姿势,紧紧的抱在一起,刀疤急忙向公司走去。
  看到刀疤终于开窍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嘴角挂着贱笑,目送着两个人走远了。
  余飞这才拖着蟒蛇继续向前走去,又一个难题摆在了面前,这个大家伙要关在哪里,一般的房间肯定不行,以这个蟒蛇的体型,越狱太容易了,现在建一个也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