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怀璧其罪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没想到原本是一群人打两个人,最后变成了两个人追着揍一群人,余飞和刀疤的凶猛,完全出乎其他人的预料,虽然暂时还没有伤亡,可是一旦被余飞和刀疤打破这个困境,那立马就会出现损伤。
  “刀疤!稳住!”
  余飞一直都在观察刀疤,看到刀疤有些失去理智,急忙大喊了一声,声音通过内力传播过去,在刀疤的耳中炸响,瞬间将他惊醒。
  刀疤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陷入了情绪的深渊,要不是今天有余飞在,不断的提醒他,他肯定会被这些人耗死在这里。
  余飞看到刀疤身形一顿,然后止住了步伐,他这才放心了不少,如果刀疤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余飞恐怕就要强行先带他离开这里了。
  余飞和刀疤两人一旦稳扎稳打,那些白衣人就完全没有了机会,赤手空拳无人敢接近两人的三米之内,否则一把削铁如泥的大刀,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余飞也看的出来,这些人实在消耗两人的体力,根本不和他们硬拼,余飞觉得还能坚持,毕竟体内灵气充盈,这种高级的能量可以让人各方面的能力都产生显着的提升。
  可是刀疤没有余飞这种狗屎运,只是被灵气改造了身体,他本身还是普通人一个,体力当然有限。
  “必须打开局面,让他们玩命硬刚,这样才能解决掉他们!”
  余飞追也追不上,然后只能开始动脑筋,想出来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局。
  让人玩命,有两个办法,要么就是戳中对方的痛点,让对方恨自己入骨,要么就是有东西吸引对方,让对方觉得值得玩命。
  余飞现在想不到办法让这些人恨自己入骨,以这些人无耻的作风,就算骂他们八辈子祖宗,那也是白搭。
  所以只能找出东西吸引这些人,让这些人拼命,可是余飞的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手里的这把刀不错,可是远远达不到让这些人玩命强夺的程度。
  除此之外,余飞除了龙珠,再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可是龙珠根本不能说出来,因为一旦龙珠被人知道,那可能面临的就是天下人的追杀了。
  这可就难住了余飞,两个方向都行不通,难道就一直这样猫抓老鼠一般的捉迷藏下去。
  余飞的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一个词,‘怀璧其罪’!
  他立马茅塞顿开,没有宝贝,自己可以编一个宝贝出来,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拿出来一个宝贝展示,自己只要说有宝贝要带走,那些人很容易就能上当。
  “刀疤!我先带东西走,你殿后!咱们把东西送出去了,以后再回来报仇!”
  余飞猛的仰起头,对着刀疤大声喊道,语气中带着焦急和担忧,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在胸口扶了一把。
  余飞这声大喊,所有人都听在了耳中,但是没有人怀疑他这是故意忽悠人,反而觉得余飞怕乱斗之中,刀疤听不清楚,而且人人都知道余飞怀中有比报仇还要重要的东西。
  刀疤被余飞说的有点蒙,他知道余飞没有带什么东西,余飞也不是抛弃兄弟的人,幸好有很多人忍不住攻势,让刀疤一边抵挡,很好的掩饰了他眼中的疑惑。
  不过刀疤的社会经验很足,知道余飞这样说一定有原因,自己只需要配合就可以了。
  “你快走!一定要将东西带出去,不能落到这些畜生的手里!”
  刀疤刀锋横扫,将身边的人逼退,转身对余飞大喊道。
  话说一半最要人命,那些人听的立马心痒痒了起来,觉得余飞怀中有了不得的东西。
  “不能让他们走掉!”
  那名叛徒立马开口,看余飞的眼睛都直了,急忙大声喊道。
  余飞和刀疤默契的配合,加上叛徒被诱惑,莫名其妙的神助攻,立马让其他人也觉得绝对要留住余飞,看一看余飞怀中到底有什么,比命和兄弟还要重要。
  顿时那些一直逃避的白衣人,开始主动围上来,甚至不断的试探着进攻。
  余飞和刀疤的压力立马上升,别看那些人手无寸铁,却个个武功不弱,一个不小心就会要命。
  但是这些人依旧特别滑溜,还是不够玩命,余飞和刀疤坚持了一会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建树。
  “刀疤,如果咱们兄弟今天走不掉,我就毁掉你这祖传秘籍,绝对不能落入他们的手里,不然一定会培养出无数的绝世高手来为祸世间,你不要怪我!”
  刀疤再一次抬头,一脸惋惜的对刀疤大声喊道。
  这一声大喊,彻底让白衣人眼睛红了,之前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现在一听是刀疤祖辈传下来的秘籍,能让人成为绝世高手,可信度立马上升了好几个台阶,而且对于练武之人,一份秘籍比金山银山还要宝贵,谁都想成为绝世高手,这份诱惑当然值得玩命了。
  “毁掉!一定要毁掉!无论如何也不要让他们得到!”
  刀疤似乎明白余飞的目的了,快速转头,一脸坚决的说到,连他自己都差点信了余飞身上真的有武功秘籍了。
  经过两人这一唱一和的表演,那些白衣人顿时眼睛全都红了,谁都想得到余飞身上的武功秘籍,谁都想要成为绝世高手。
  这个时候,偷偷离开的那个人,快速开着一辆车过来,停下车以后,打开后备箱,后备箱里竟然全都是武器,那些白衣人快速扑了过去,每人拿起一把称手的家伙。
  不过这些人竟然全都是用刀,只不过刀有轻重长短之分,一个个拿到了武器,又想到余飞和刀疤身怀重宝,一个个身上终于冒出了杀气。
  余飞和刀疤急忙借机靠近到了一起,余飞似乎渐渐明白了,刀疤的家族,传承着两种武功,一种用刀,一种用拳,刀疤所在的主系明显是拳法更加高明,而这些旁系,就以刀法为主,可惜刀疤早年没有太过在乎武学,所以只能样样都练,所以并没有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
  “准备好了吗?”
  余飞和刀疤背靠背站在一起,看着又渐渐围拢过来的白衣人,余飞一边借机偷偷的传给刀疤灵气,帮他恢复体力,一边问道。
  “恩。”
  刀疤轻轻点头,没有过多的交流,他已经明白了余飞的用意,就是逼这些人玩命,这样才能刀饮血人复仇。
  “杀!”
  余飞猛然一声大喝,向前快速冲去,刀疤配合着余飞,帮他压阵,注意着两侧的人,看起来像是要逃走一般。
  “杀掉他们!拿到武功秘籍!”
  一名白衣人大喊一声,其他人得到了武器,胆子壮了几分,听到这声呼喊,终于也满身杀气的冲了上来,终于不再躲避了。
  这也是余飞和刀疤想要的效果,所以之前他们都在隐藏实力,现在终于可以全力爆发了。
  迎面就是几把大刀,向余飞的好几个致命部位猛刺而来,两侧还有好几把打算阴人的长刀,一样毫不客气的袭来。
  所谓兄弟,就是可以托付后背之人,余飞根本不看两侧和背后,全力向前一个刀花捥出,仿佛一片刀雨向前迎了上去。
  砰砰砰……
  连续挡住了好几把大刀,余飞前冲的势头并没有被挡住,他借势向前,一刀横扫,两个白衣人躲避不及,被余飞的刀锋从胸口划过,两道血剑飞出,那两人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然后缓缓倒了下去,因为他们的心脏,已经被余飞一刀扫断,彻底失去了生机。
  刀疤紧紧跟在余飞的身后,手里的长刀也没闲着,只要有人敢露出破绽,他手里的长刀就立马给对方一个透心凉,甚至有一个人被自己人推搡,重心失衡,刀疤抓住机会,刀锋从对方的面前扫过,那人飞在空中的脑袋,惊恐的看着自己无头的身体,最后死不瞑目。
  余飞和刀疤一边佯装要冲出包围,逃离这里,一边猛下狠手,只要敢靠近的人,两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取掉对方的性命。
  那些白衣人已经被武功秘籍给诱惑到疯狂了,就算有人倒下去,也丝毫不在乎,总觉得自己就是能够杀掉余飞,拿到武功秘籍的那一个人,所以踩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冲杀而来。
  余飞这是第一次如此酣畅淋漓的杀人,他知道自己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都是手里沾染着鲜血的刽子手,就是这些人,将刀疤的亲人屠杀殆尽,甚至鸡犬不留,所以他也不必手下留情。
  刀疤当然更恨更狠,一夜之间,所有的亲人都离他而去,这世间就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个人,这些年刚开始要不是报仇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到今日。
  直到遇到了余飞,刀疤渐渐才收敛了一些戾气,可是他发现余飞是他的贵人,他隐姓埋名,终于找到了报仇的机会,仇恨的种子再次发芽,每一个夜里,他都会一遍遍的去幻想,将敌人的脑袋割下来,放在亲人的坟前,用来祭奠亲人的在天之灵。
  所以刀疤一点怜悯都没有,只要可以将自己手里的刀,劈砍在对方的身上,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救赎一般。
  两个人的刀锋,很快都染成了红色,刀刃之上的放血槽,不断将血液引导着从一边流走,一面打湿把手,导致手滑。
  余飞和刀疤的风格完全不同,刀疤用刀就是一个字——狠!而余飞因为实力在哪里,速度快力道足,所以他讲求快速的歼灭敌人,所以他的刀法就是飘忽不定,一旦敌人露出破绽,立马从对方的致命部位,将对方的生机彻底泯灭。
  两个人一边冲一边杀,白衣人彻底无法挡住连个人合力的攻势,甚至战斗了半天,余飞身上还没有伤口,却已经干掉了八个人,刀疤的战绩差一点,他干掉了五个,身上也出现了几处轻伤。
  渐渐的刀疤一个致命的缺陷暴露了出来,那就是实力增长太快,所以无法精确的控制自己的力道,这就导致他经常露出破绽。
  而白衣人也都不是吃素的,刚开始被两人杀懵了,这会渐渐发现了刀疤这个致命破绽,全都偷偷的盯上了他,准备先将他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