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我捡到了葵花宝典!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余飞大概将内容浏览完毕的时候,出租车正好也停在了如在家酒店的外面,陈茜茜不知道余飞这么快回来,还在大厅里面忙活着招待客人,看到余飞忽然在门外走进来了,有点激动,刚刚倒满的一杯水,都洒在了手上。
  余飞眼疾手快,大步冲了上去,一只手一把抢过水杯,另一只手的袖子,快速贴在了陈茜茜的手上,将上面的热水用衣服吸干净。
  “呼呼呼……”
  余飞大口吹了几口气,让陈茜茜手上的温度降低,减缓她的疼痛感。
  余飞做这些的时候,陈茜茜愣愣的看着余飞,余飞满脸的心疼和怜惜,陈茜茜看到余飞这么在乎自己,烫伤的疼痛已经被她忽略,心底的幸福感让她满脸都是笑容。
  “不疼了吧?”
  确定将陈茜茜的手吹凉了,不过皮肤表面还在发红,余飞一边握着陈茜茜的手传灵气帮她修复,一边开口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疼。”
  陈茜茜满眼都是幸福,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轻轻开口对余飞说道。
  “那就好,下次小心点。”
  余飞顺手将水杯放在桌上,将陈茜茜另一只手上的水壶也给接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余飞今天被警察带走,陈茜茜一直都在担心,一个人在办公室也待不住,所以就主动下来帮忙来了,可是满脑子都是余飞,看到余飞没事了,好奇的问道。
  “我又不是被带走的犯人,只是被请去做了个笔录而已。”
  余飞没有道出实情,不想让陈茜茜感受到太多的压力。
  “喂,哥们,我的嗓子都要冒烟了,能先让我喝口水吗?”
  两个人含情脉脉的样子,让边上的单身狗客人十分嫉妒,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可以,怎么不可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余飞转身,轻轻拨开陈茜茜,不想让她再伺候别人,亲自给对方倒上了一杯水。
  “谢谢。”
  余飞不禁没有生气,反而服务的很热情,让单身狗客人很不好意思,连忙道谢,那点小嫉妒和生气被快速化解。
  “祝您用餐愉快。”
  余飞挑挑眉,笑着说道,转身一手提着水壶,一手拉着陈茜茜,走过去柜台前将水壶放下,带着陈茜茜上了楼。
  余飞出现以后,陈茜茜瞬间变成了小女人,任由余飞拉着她的手,低着头满脸羞涩和幸福的笑容,这一幕看的酒店其他的员工不断偷笑,但是人人眼神之中都是祝福的神色。
  “余飞,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来到陈茜茜的办公室以后,陈茜茜和余飞面对面坐下,陈茜茜忽然十分认真的看着余飞问道。
  “我就是我啊!”
  余飞摊摊手,这个问题要自己怎么回答。
  “你一个人可以打上百个人!最后就只受了轻伤!可以打败野猪、也能虎口逃生!甚至种的菜都能比别人好吃!你是幸运女神的儿子吗?”
  陈茜茜盯着余飞的眼睛一一道来,似乎想从余飞的眼神中看出来点什么,可是余飞眼神一片清澈,说到最后她自己都怀疑自己多想了。
  “如果我妈知道你夸她是幸运女神,一定会很开心。”
  余飞在陈茜茜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和她在对视,不过余飞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对陈茜茜的爱意,陈茜茜根本看不出来什么,甚至余飞最后还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没个正形!你是不是像武侠中那样,从悬崖上掉下去之后,捡到了武功秘籍,然后练城了盖世神功?”
  陈茜茜俏生生的白了余飞一眼,继续好奇的追问,从她的办公室和家里,到处都是各种英雄人物的漫画手办和雕塑就可以看出来,她对于英雄有种狂热般的崇拜。
  余飞一愣,陈茜茜猜的的确对了几分,可惜自己绝对不能承认。
  “恭喜你答对了,我捡到了葵花宝典!不信的话,我可以脱裤子证明给你看!”
  余飞坏笑了起来,作势抓住自己的裤腰带,金庸笔下,东方不败修炼的就是葵花宝典,但是要学习葵花宝典,首先就要子宫,将自己变成太监。
  “流氓!能不能好好说话!”
  陈茜茜气的直翻白眼,和余飞这种逗比说话,实在太气人了,一不小心让人连谈话的重点都能忘掉。
  “其实我也就是学了点庄稼把式,会一点硬气功而已,当时被逼急了,可能激发了潜力,我自己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景,都吓的尿裤子,不信你来摸摸,我的裤子都湿了!”
  余飞随便解释了一下,一把抓住陈茜茜的一只手,作势就要拉过来让她自己摸摸看。
  陈茜茜刚被余飞抓住,还有点蒙,听到余飞要拉自己的手过去摸他的裤子,陈茜茜急忙挣扎,尿裤子湿裤裆谁都知道,余飞绝对不怀好意。
  “摸摸看吗!说不定还有惊喜呢!”
  余飞故意逗弄陈茜茜,不禁没松手,反而继续将她的手拉过来,陈茜茜的手与自己裤子的距离,直线缩短。
  陈茜茜盯着余飞的裤子,仿佛那里藏着一个洪荒猛兽,直接蹦了起来,一口向余飞的手咬了过来。
  余飞这才终于松开了手,再逗下去,陈茜茜那就真的要生气了。
  “哼!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陈茜茜终于摆脱了余飞,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也白搭,是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余飞不愿意说,那她也就不追问了。
  “又不是我不让你问。”
  终于让陈茜茜不再追问,余飞心中暗暗擦汗,故作轻松的说到。
  “咦,你兜里那是什么?”
  陈茜茜这时才看到,余飞上衣的兜里,被塞的满满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对了,这才是重点,你看看。”
  余飞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急忙将报纸从兜里取出来,递给了陈茜茜。
  陈茜茜好奇的接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头条内容,急忙浏览了起来,很快她白暂的额头就皱了起来。
  如在家酒店是陈茜茜一手创建,并且建设起来,被人如此的诋毁,她当然十分的难受。
  “你忘了咱们的计划了吗?”
  余飞急忙开口提醒,免得陈茜茜心情忧郁,钻进去牛角尖。
  “可这是在败坏酒店的名声,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行动?”
  陈茜茜虽然明白道理,但依旧难以释怀,其实这几天她也搜集了不少的相关的讯息,有些小媒体自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什么东西都敢报道,加上有人在背后用钱推波助澜,原本光是针对酒店的攻击,渐渐开始转移到了陈茜茜这个老板的身上。
  “差不多了,这次郭有鑫学聪明了,知道拿别人当枪使,自己藏在后面了。”
  余飞玩味的卷了卷舌头,然后说道。
  “可是咱们顶多是辟谣,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怎么才能让幕后的黑手受到惩罚?”
  陈茜茜不甘心的说到,忍耐这么久,她就是想让背后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当然是找出郭有鑫在背后操控的证据,上次用预定券让他大出血了一次,这次他必然更小心了,但咱们忍让了这么久,他一定会放松警惕,没有开始时那么谨慎了,只要我们努力,一定能拿到证据。”
  余飞自信的说到,他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个道理,郭有鑫联系了那么多家的媒体,连市里的那些自媒体都被郭有鑫一起带上了船,总有一些人能当做突破口。
  “咦,不对啊,郭有鑫怎么不针对我?”
  余飞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惊讶的自言自语道。
  “你是嫌麻烦不够多吗?”
  陈茜茜白了余飞一眼,还有人嫌别人不给自己找麻烦。
  “不是这样,你想想看,郭有鑫一开始就是跟我结仇,然后才针对如在家酒店,这么长的时间,他一定将我的底细都打探清楚了,应该知道我的老底在太莪村,而不是这里,咱们只是合作的关系,他竟然一直都不针对我找我麻烦,难道这不奇怪吗?”
  余飞翻翻眼睛,女人的思维果然有些局限,想问题深度不够。
  “也对哦!”
  陈茜茜听余飞这么一说,这才反应过来,每次都是出了问题以后,找余飞一起解决,也将余飞当做了自己人,这样一想,的确有些不对劲。
  “这事暂时从长计议,我出去一趟。”
  余飞咬着嘴唇想了想,自己也捉摸不出来郭有鑫在想什么,干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他准备先去搜集郭有鑫在背后推动舆论的证据。
  “余飞,你的伤还没好彻底,要不养养伤再出去吧?”
  陈茜茜急忙喊住余飞,昨天余飞还在医院躺着,今天就出门活动,她还是有担心,最重要的是怕余飞再次冲动,干出一个人血战数百人的事情来。
  “皮外伤,都好的差不多了,没事。”
  余飞活动了几下筋骨,向陈茜茜展示自己已经生龙活虎了。
  “你稍等一会,我给你取点钱。”
  陈茜茜是女人,非常细心,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的东西在医院,我去取就行了,然后可以开我的车出去办事。”
  陈东给余飞的钱还有很多。
  离开酒店,余飞先回到医院,拿回自己的钱包和手机,然后快速离开,以免引起注意,然后打车来到郊区,之前自己开车来到这里,血战受伤之后被送到医院,自己的车还在现场。
  不过现场已经被封锁,有警察守在这里,余飞站在警戒线外面,看着面前两个忠于职守,还不认识自己的警察,只好无奈的给陈东打了个电话之后,才得以开车离开。
  郭有鑫操控媒体,借舆论围攻如在家酒店,那自己就可以顺藤摸瓜,先去找到那些本地的自媒体,通过他们看能不能找到郭有鑫相关的证据。
  县城没有自己的报社,余飞看到的报纸,还是市里的报纸,不过现在网络发达,传播最广的还是那些移动客户端自媒体,县城已经有好几家,这几家就是余飞的重点查找对象。妙手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