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嫩草吃老牛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啪啪啪!
  余飞和刀疤不禁一起开始鼓掌,瘦猴今天的表现堪称满分,最重要的是那份果断,还有疯狂之后的冷静。
  瘦猴的杀伐果断,彻底吓傻了那些黑衣人,而他的冷静,让他没有砍下大背头的脑袋,所以这件事才有转圜的余地。
  一股大将作风油然而生,经过今天的事情,瘦猴算是彻底的成长了起来,不再是以前那个在黑工头手里要不到工资,灰溜溜的逃回家的他了。
  “余哥,刀疤,幸不辱命!”
  瘦猴大步走回来,咬咬牙说道,语气中带着自豪和骄傲。
  “好样儿的!我的兄弟没有一个孬种,我刚刚还怕你那一刀砍不下去,没想到你这么有种!”
  余飞不禁大声夸奖道。
  “我的心血算是没有白费!”
  刀疤补充了一句,要是今天瘦猴怂了,他会自己将瘦猴揍一顿,不过现在看起来,瘦猴的表现可以给满分。
  “不过我的胳膊有点疼,要不咱们先去给我贴点药?”
  瘦猴突然气势断崖般掉落,一脸痛苦的抱着左臂,龇牙咧嘴的说道。
  “帅不过三秒……”
  余飞嘴角扯了扯,十分无语。
  “来!”
  刀疤这人面寒心热,刀疤血流的有点多,整个左手都成了红色,指尖还在滴血,他快速走上前,掌中刀神奇的出现,割下瘦猴的一截袖子,切割成布条之后,快速将他的伤口包扎了起来,手法相当的熟练。
  余飞微微一笑,走过去站在一边,伸手放在了瘦猴的另一个肩膀上。
  “有点爷们的样子,这点小伤就受不了了,我之前差点被刀疤打死,肋骨差点断光了,我感觉都走到阎罗殿门口了,硬生生撑着走了回来。”
  余飞不知道是鼓励还是炫耀般说到。
  说话的时候,在余飞的手指尖,一股灵气缓缓进入了瘦猴的体内,帮助他身体开始造血,将他流掉的血都补充回来,还有就是修复伤口,至少让最难愈合的内部恢复,只留下看起来严重,其实无所谓的外伤掩人耳目。
  可余飞说完话的时候,刀疤忽然抬起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余飞,那双眼睛,充满了各种情绪,十分的复杂。
  余飞和刀疤对视的瞬间,余飞心里一惊,刀疤的眼神让他感觉有点害怕,这种眼神,包含的意味太多了,好的坏的都有,有敬畏,有羡慕,还有贪婪。
  余飞的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了一下,余飞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他最怕的可能。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了不足一秒,几乎同时都移开了自己的眼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不过余飞明显有些忐忑了,刀疤也心神不宁。
  瘦猴没有注意到,将沾血的外套脱下来擦了擦脸扔掉,这样他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恐怖了。
  “去医院吧!”
  简单的包扎完了,医院还是要去一趟,样子总要做足了。
  三个人开出小路,又回到了县城之中,没有去公立医院,而是去了一家规模挺大的诊所,谎称瘦猴被铡刀所伤。
  医生明显看出来这不是铡刀所伤,加上余飞治疗之后,伤势也不是很严重了,所以为了挣钱便装作看不出来的样子,帮瘦猴贴上药,重新包扎了一番,又给了他一堆消炎药。
  “你先回去吧,好好静养几天,剩下的事情我和刀疤去做就行了。”
  走出诊所门口,余飞转头对瘦猴说道。
  “余哥,这就是皮外伤,不碍事。”
  瘦猴急忙摇头,有余飞的治疗,加上一部分麻药和止痛药的效果,他基本感觉不到痛苦,还挥舞了几下手臂,以证明自己的健康。
  “我说有事就有事!赶紧回去!”
  余飞眼睛一瞪,瘦猴吓的缩了缩脖子,一句话都不敢回,老老实实的爬上一辆车离开了。
  瘦猴离开之后,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有些凝滞,余飞和刀疤久久没有开口。
  一种说不清楚的气氛开始出现,余飞和刀疤都面露难色,不知道如何开口。
  “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余飞终于首先打破了僵局,开口说道。
  “恩。”
  刀疤其实也想说这句话,两个人的确需要好好的谈一谈了,这才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事情,否则两个人的感情都会受到影响。
  余飞开着车走在前面,刀疤紧紧的跟在后面,余飞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看到了一家茶楼,他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将车开过去停在了外面的公用停车位上,刀疤也跟了过来。
  两人几乎同时跳下车,一起向茶楼里面走去,刚刚走到门口,茶楼里的工作人员便看到了余飞,急忙迎了上来。
  “余哥,您来了!”
  这个工作人员在这里干的久了,他当然认识余飞,这里是刘老大的产业,刘老大都喊余飞一声哥,他猜得出余飞的地位,所以对余飞十分的尊敬。
  “恩,准备一个包厢。”
  余飞点点头。
  “好嘞,您跟我来!”
  工作人员立马带着余飞和刀疤向里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上次余飞会见公安局副局长陈东的那个包厢门口。
  余飞和刀疤走进去找位置盘腿坐了下来,面前是一个精致的茶桌,周围的环境古朴而淡雅,角落的一个香炉冒出一股白烟,有着淡淡的清香味,古色古香的样子,给人一种会到了古代的感觉。
  懂事的工作人员立马离开,他带人进来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泡茶有专门的人来做。
  嘎吱……
  门被推开,余飞转头一看,嘴角不禁出现了苦笑,怎么又遇到了熟人。
  “大坏蛋,你怎么来了?”
  刘瑞英有点激动的大声问道,嘴上的称呼依旧不顺耳,可是从语气听的出来,她非常欣喜,并不是真的讨厌余飞。
  从上次余飞不明真相,为了救她踢爆了她老爸的蛋蛋之后,刘瑞英就认定了余飞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人,只不过小女孩要面子,一时半会还不愿意改变称呼,装作依旧讨厌余飞的样子。
  “来者是客,你敢侮辱我,这个样子要被扣工资的哦!”
  余飞看到刘瑞英俏皮灵巧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小女孩真的是让人又喜欢又害怕。
  “哼!信不信我给你泡茶的时候,给里面加泻药?”
  小姑娘双手叉腰,十分俏皮的说到。
  “那你就要做好被我打烂小屁股的准备。”
  余飞抖了抖眉,眼睛看着刘瑞英短裤之下,包裹着的挺翘小屁股,贱贱的说到。
  “你信不信本姑娘挠花你的脸!”
  刘瑞英不甘示弱,明明看起来浑身仙女范,一遇到余飞,却宛如一个调皮的孩子。
  “我信还不行吗?快去泡茶。”
  余飞不想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毕竟这个小丫头,论辈分还得喊自己一声叔叔,她可是刘老大的侄女。
  “这还差不多!”
  刘瑞英嘟了嘟粉色的小嘴,转身去烧水泡茶去了。
  余飞给刀疤递了一根烟,两个人一起点燃,开始了吞云吐雾,烟雾开始在包间里环绕,加上原本香炉里的烟,让包间之中烟雾缭绕十分玄幻。
  刘瑞英泡茶的动作很唯美,每一个动作都十分优雅而自信,一双嫩手不断移动,让人看起来赏心悦目。
  终于完成了复杂的环节,刘瑞英走过来轻轻为两人各倒一杯,价格泡好的茶放在桌上,对着余飞俏皮的眨眨眼,然后快速退了出去。
  “余哥你又要走桃花运了。”
  刘瑞英离开,刀疤微微一笑,开口打破了宁静。
  “虽然你说的话从没错过,可是老牛吃嫩草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余飞笑着摇摇头,虽然自己年龄也不大,可是总觉得和刘瑞英之间有一道鸿沟,鸿沟主要不是来自于年龄,而是一种无形之间的隔膜,仿佛是因为追求,余飞自认是一个俗人,但是他总觉得,刘瑞英心有兰花芬芳怡人。
  “如果嫩草偏要老牛吃了自己呢?”
  刀疤嘴角撤出一丝弧度。
  “……”
  余飞久久无语,包间内又陷入了安静。
  “你知道了些什么?”
  这次是余飞首先开口,直接切入了正题,说话的时候表情严肃了起来。
  “余哥你不是人!”
  刀疤沉吟片刻,猛的来了一句,仿佛是骂人的话,细细琢磨一番,却可以将人惊的浑身冒汗。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人你信不信?”
  余飞轻轻说道,说完后端起茶杯,泯了一口,感受着唇间百变的滋味,都说茶道如人生,一口茶便是一段人生,从还未入口的清香,到初入口中的苦涩,再到那股留在唇齿间久久难以散去的清新,让人回味无穷。
  “信!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变成和你一样的人?”
  刀疤愣神了好一会,看到余飞喝的表情享受,自己也尝了一口,他此刻的心境不同,只觉得比一般的茶喝完要舒服而已,然后认真的看着余飞问道。
  “我也不知道,至少我帮不到你。”
  余飞思考了一瞬,然后摇摇头,龙珠也是他偶然得到了一颗,鬼知道还有没有下一颗,或者在哪里。
  “好吧。”
  刀疤听完拳头捏紧,浑身颤抖了起来,好久过后,忽然泄气,失望的吐出了两个字。
  “既然你信我,我可以告诉你,我不能让你变成和我一样的人,但是我能让你变强!”
  余飞低头思考了好一会,眼神中满是纠结和挣扎,最终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对刀疤说道。
  “真的吗?”
  刀疤仿佛在绝望之中,看到了希望之光,满脸难掩的激动,眼神急切的看着余飞问道。
  “当然,不过有一个条件!”
  余飞拿下的主意,不会随便改变,可是必要的条件,他也会提出来,毕竟他不能培养出来一个杀人恶魔,那就万死莫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