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奇迹再现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终于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了,三人都急忙站了起来,就连边上看起来无人的角落,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又消失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走了出来,不过就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
  男子刚刚摘下口罩,就被袁心怡死死抓住了胳膊。
  “余飞怎么样了?余飞是不是没事了?”
  袁心怡瞪大了眼睛问道,连续问了两遍。
  “奇迹!出现了奇迹!他停止大出血了!”
  男医生急忙说道。
  听到这句话,三人都激动的感觉呼吸不进去空气了。
  “为什么人还不推出来?”
  袁世泓急忙问道。
  “虽然出现了奇迹,但是他还是很危险,我们怕移动的时候出现问题,就决定将他留在手术室,随时观察。”
  男医生说道,别看止住血了就以为没事了,胸腔内还有大量的积血,双臂粉碎,内脏受损,都能够危及到生命安全。
  “不惜一切代价,无论需要多贵的药!”
  袁世泓激动的点点头。
  “我就是出来报喜,至少暂时稳住了。”
  男医生点点头,又急忙走会了手术室。
  男医生刚走进去,袁心怡就瘫软在了地上,袁龙飞急忙将她掺扶起来,这是精神过于紧绷的后遗症,休息一会就好了。
  余飞这会已经几乎虚脱,灵气用尽,勉强修复了内脏,整个人已经极度虚弱,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剩余的事情医生便能干了,算是半条命救了回来,剩余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余飞在手术室整整待了十几个小时,袁世泓因为年龄大了,被小辈硬拉走了,袁心怡和袁龙飞一直守在外面。
  “心怡,不要怪你爷爷,这只是个意外,余飞命硬,肯定会没事。”
  袁龙飞看到袁心怡水米不进,整个人宛如雕塑,想了半天,才开口劝道。
  “如果他有事,是不是你也是这句话?意外就可以不负责任吗?交通事故都是意外,是不是死者都该死?”
  袁心怡慢慢转头,声音冰冷的反问道,一字一句,都充满了锋利的棱角,让袁龙飞哑口无言。
  要是余飞真的出事,可以想象,袁心怡内心将会出现多大的创伤,就算可以制止她自杀殉情的行为,但是她必然和袁家本家亲人之间,出现巨大的感情裂痕。
  余飞虽然陷入了深度昏迷,可是他本身的身体素质,早已经远超普通人,加上袁家倾力救治,到了深夜之后,他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
  “情况已经稳定,没有生命危险了。”
  将余飞推出来的时候,医生第一时间说出了这句话。
  袁龙飞听完时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明明是余飞差点见了阎王,他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袁心怡激动的点点头,等将余飞送到病房,袁心怡终于撑不住再次晕了过去,这次是心力交瘁,极度虚弱导致,幸好袁家各个都是医生,一番忙活之后,她被安排在了余飞的隔壁。
  袁龙飞顾不得这是半夜,急忙赶到袁世泓的小院之中,刚刚走到门口,一直守护袁世泓的黑影瞬间出现,虽然两人隔着好几米,都看不清除对方,可是袁龙飞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眼睛直视着自己,似乎也很着急。
  “他没事了,我来给我爸说一声。”
  袁龙飞点点头说道,黑影听完瞬间消失。
  袁世泓年龄大了,睡眠很浅,袁龙飞走进院子他便醒来了,亲耳听到余飞安然无恙的消息,袁世泓也重重呼出一口气。
  “爸,要不就让他们在一起吧。”
  之前袁世泓答应余飞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讲出来,袁龙飞以为袁世泓依旧不答应,趁着这个机会,想争取一下。
  “我都答应了,谁知道出了这么个意外。”
  袁世泓摇摇头感叹着说道。
  “什么?那小子到底当时给你说了什么?”
  袁龙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一直隐藏在边上的黑影也出现了,他时时刻刻跟随着袁世泓,所以袁家的秘密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秘密,这是唯一袁世泓知道而他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秘密我会带进土里,反正那小子就是我孙女婿了,你以后照顾着点。”
  袁世泓信守承诺,就算身边两个人是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他都没有说出来。
  袁龙飞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终归事情已经往好的方面发展,他便不强求了。
  黑影也悄悄的离开了,不知道又隐藏在什么地方去了。
  第二天余飞还没有醒来,检查过后,他恢复的情况非常好,仿佛已经恢复了很多天的样子,这让袁家的人越放心了。
  袁心怡醒来之后,看到余飞没事,终于才吃了点东西,然后便搬了个凳子,守在病床前寸步不离,这一次的事情,让袁心怡彻底的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将是她一生无法割舍的伴侣。
  期间袁世泓和袁龙飞都来看望过余飞,袁心怡都不曾抬过眼皮,她的眼里只剩下了余飞,袁世泓内心愧疚,悄悄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谁都没有发现,一直陪伴袁世泓的那个黑影也来过,甚至在病床前站了好一会,但是他故意隐藏的时候,存在感太低,就算在袁心怡的侧面站着,袁心怡都没有发现。
  当然他也不想让袁心怡发现,余飞这个样子,在他冲动之下造成,不用说袁心怡最恨的就是他了。
  余飞每次灵气用尽,都会深度昏迷一段时间,袁心怡守了两天之后,余飞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到趴在病床前睡着的袁心怡,依旧感觉虚弱的余飞慢慢转过头,嘴角一咧,慢慢笑了。
  再次看到心爱的女人,余飞感觉自己的爱意又加深了几分,只有在就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以前拥有的有多珍贵。
  不过他的双手都打着石膏,根本动不了,骨头还没长好,余飞便这样看着袁心怡,生怕打扰了她休息。
  或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袁心怡忽然醒来了,慢慢抬起头,和余飞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余飞,你终于醒来了。”
  袁心怡激动的差点跳起来,要不是余飞伤的实在太重,她都扑上来抱住余飞了。
  “恩,睡了一觉,感情神清气爽。”
  余飞感觉到龙珠内又有灵气了,抽取出来遍布自己全身,舒爽的感觉让他的虚弱感减少了一些,说话也有力道了。
  “混蛋,你差点吓死我了。”
  袁心怡忽然委屈的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
  “怕什么怕,你还没给我生儿子呢,这就挂了多亏啊!”
  余飞坏笑了起来,长时间的昏迷,忽然醒来和早上刚刚睡醒一样,被子中间都仿佛厚实了几分,看起来十分特别。
  “牲口,差点把命丢了,还想坏事呢!”
  袁心怡扫了一眼,脸一红,白了一眼余飞说道。
  “人生极致快乐的两大要素,měinǚ和床都凑齐了,当然想了!”
  余飞坏笑了起来,舔舔嘴说道,两人试过办公室,还没试过病房。
  “坏蛋,这可是在我家,你还伤的这么重,等你好了,怎么都行好不好?”
  袁心怡偷偷看了一眼门口,最后哀求着说道。
  “不行啊,这不发泄一下,我整个人哪里都不舒服,头晕目眩,还耳鸣头疼。”
  余飞不断的上翻眼睛,做出要咽气一般的表情,十分无赖的说到。
  “余飞,咱们换个方式好不好。”
  看到余飞的样子,或许是因为余飞劫后余生,袁心怡也不忍心拒绝,咬着红唇想了一会说到。
  “什么方式?”
  余飞立马收起了那些无赖表情,转头激动的问道。
  “手。”
  袁心怡小声说到,说完话的时候,耳根都红了,毕竟这是在自己家里,随时都可能来人。
  余飞撇了撇梅媛馨的玉手,光洁白嫩,仿若玉葱,一个个手指修长,急忙点了点头。
  袁心怡咬着红唇,白了一眼余飞,手伸进了被子里面。
  余飞有点紧张,这种感觉真的有点怕,又有点刺激,怕的是万一被袁世泓发现自己让人家孙女-干这种事,会不会打死自己,刺激的当然是这种可能被抓住又抓不住的感觉。
  咔……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忽然开了,袁心怡和余飞一愣,袁心怡急忙装作整理被子的样子,拉了拉被子边角。
  进来的是一个医生,看到余飞醒来了,也没注意其他的事情,激动的跑了出去。
  余飞和袁心怡还没来得及做坏事,就被人打扰了,余飞尴尬的笑了起来,袁心怡狠狠白了余飞一眼,站在床边不再靠近。
  袁龙飞毕竟现在要掌管整个袁家,所以也不能一直在家,袁世泓倒很快来了。
  袁世泓刚刚进门,就和余飞对视在了一起,两个人之间恩恩怨怨最后,余飞还是躺在了病房里,余飞恨不恨不说,袁世泓倒很愧疚。
  “余飞,醒来了啊,小伙子身体不错,恢复的很快。”
  袁世泓露出慈祥的笑容,笑呵呵的说到。
  “人贱命硬而已。”
  余飞怎么可能没有怒气,差点就挂了,看似自嘲,实则讽刺。
  “你没事就好,不然心怡这样整天守下去身体也垮了,你好好休养,需要什么不要客气。”
  袁世泓人老脸厚,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
  “袁家的东西贵啊,要用命来换,用不起!用不起!”
  余飞摇摇头,继续讽刺,看老家伙能撑到什么时候。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以后你和心怡在一起了,都要喊我爷爷了。”
  袁世泓嘴角抽搐了一下,干脆祭出shāshǒu锏,直接拿袁心怡说事,告诉余飞以后的喊自己爷爷,不能这么对老人家说话。
  “不敢当啊!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农民,怎么敢攀高枝,弄不好被甩下来,也得落个骨断经离。”
  余飞丝毫不给面子,继续挖苦。
  袁心怡觉得余飞受了这么大的罪,过过嘴瘾也是应该,袁世泓投来求助的目光,她视若不见。
  “臭小子,给你脸了是吧!信不信我让人给你的药里加屎,屎里加蛆,蛆里加毒!”
  袁世泓当然也有脾气,被逼急了,咬牙切齿的看着余飞说道,现在余飞动一下都难,就算袁世泓都能将他揍一顿,还让他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