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三堂会审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余飞缓缓转身,看到李莹莹和袁心怡都黑着脸,只有梅媛馨依旧是一脸微笑。
  梅媛馨看的比较开,自己反正算是第三者插足,有个第四者,反而让自己不那么别扭了,而且只要余飞喜欢,怎么都行,她看的很开,只要余飞对自己好,不要忘了自己就可以。
  而李莹莹则是因为余飞收了二房又收三房,自己可是余飞的正牌女友,现在都没个名分,最重要的是这种事余飞还都悄悄的不告诉自己,每次都是先斩后奏,放任这样下去,别说一桌麻将了,估计过几年都能组建一个足球队了。
  袁心怡则生气余飞这个时候竟然准备逃走,留下自己一介女流面对他的两个原配,这不是要自己一个小女人的命吗,难道让自己给两人说,自己想要来争宠?不被抓花了脸才怪。
  “嘿嘿,还有什么事情吗?”
  余飞急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装作傻傻的样子问道。
  “坐下!”
  “坐下!”
  袁心怡和李莹莹不约而同又同时厉声喝到。
  余飞吓的赶紧坐下来,老老实实的双手放在桌上,低着头,仿佛小学生犯错的孩子被老师呵斥一般。
  可是袁心怡和李莹莹就尴尬了,两人连续两次同时开口,说出同样的话来。
  袁心怡这才想到自己过分了,自己还算没进人家的门,就越俎代庖,完全忽视了李莹莹才是正房的事情,这是不是有点不懂规矩了。
  “余飞,两个mèimèi就是有点心急,你一个大老爷们这个时候跑什么跑,应该有点担当。”
  梅媛馨一直就是个知心大姐姐,关键时刻出来救火,这一番话立马解了两女的围,无形之中她的地位就起来了,两女都感激的看看她。
  不是梅媛馨这个时候不给余飞余地,而是为了余飞好,长痛不如短痛,直接逼着余飞开口,将事情痛痛快快讲出来还好,拖下去恐怕又是个大问题。
  所以梅媛馨帮了两女,就单独把余飞一个给挑出来了。
  余飞听完梅媛馨的话,幽怨的看了她一眼,皱眉思考了起来。
  谁都没催,等着余飞组织语言,其实梅媛馨和李莹莹只是在等余飞说出来,两人心里都有数了,梅媛馨是不管余飞爱咋咋地的心态,李莹莹则是不甘心,等余飞说出来,她也只能接受。
  袁心怡死死盯着余飞,这个时候余飞说的话将很重要,余飞如果独自扛起担子还好说,万一余飞撂挑子,说自己推倒了他,逼着他走到了这一步,袁心怡真的没脸活了都。
  “馨姐,莹莹,我和心怡的事情你们应该看出来了,都是我混蛋,又没忍住,但是我们两个是真的互相喜欢。”
  余飞想了很久才开口,知道再多的借口都是枉然,索性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这个混蛋又没管住自己,心怡妹子肯定受了委屈,然后被你的淫威折服对不对?”
  李莹莹瞪着余飞,嘟着嘴,大声问道。
  余飞背后如果是黄河,他立马就能跳下去,为什么背锅的总是自己,李莹莹还一副肯定是自己错了的样子,没调查就没发言权这个至理李莹莹肯定不清楚。
  袁心怡看到余飞主动背锅,加上李莹莹将黑锅狠狠扣在了余飞的头上,满意的笑了起来,绝对要让大家觉得自己就是个受害者,不然以后在这个大家庭里,自己地位将十分危险。
  “余飞,我承认你很有本事,平时也很有担当,但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也要有担当,心怡妹子一个人再外闯也不容易,既然被你祸害了,你就要负起男人的责任来,要不是前几天心怡妹子来送钱,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你还打算白白占人家多久的便宜?”
  梅媛馨也紧跟着开口,对余飞就是一顿说教。
  余飞低着头,脸都成黑的了,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鬼知道袁心怡这个影后给两人灌了什么**药,为啥就是一边倒,光批判自己。
  袁心怡则一直偷偷的笑,还要装出羞涩的样子,幸亏演技好,不然就要露陷了。
  至于将黑锅扣在余飞的身上,她是十分的满意,这便是她这几天提前来和两人加深感情之外,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余飞说完偷偷看了一眼袁心怡,发现她在努力憋着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急忙低下头。
  “哼,既然都这样了,女人不为难女人,以后心怡和我们也是一家人了,你以后若是敢再欺负心怡,你等着瞧!”
  李莹莹胸口起伏了几下,显然很生气余飞又收进来一个,可是已经如此,她只能接受,所以委婉的向袁心怡表达了善意,这句话便是代表接纳了袁心怡,以后袁心怡就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了,余飞的地位被严重削弱。
  “恩。”
  余飞点点头,不敢多讲话,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开口保证对袁心怡多好之类的,看似很应景,实则那是在找死,李莹莹原本就很吃醋很生气,所以简简单单的回应一下最好了。
  “好了,那你去喂猪吧。”
  李莹莹一副女主人的样子,下了逐客令。
  余飞急忙站起来逃走,头都不回一溜烟跑出了大门。
  看到余飞狼狈离开的样子,梅媛馨捂嘴笑了起来。
  “心怡,以后你闲了常来坐坐,余飞那个混蛋敢哪里对你不好,你就给我和馨姐说。”
  李莹莹转头,对袁心怡说道,俨然一副正房太太权威无边的既视感。
  “恩,谢谢莹莹。”
  袁心怡急忙说道,这个时候先弱势一点,让李莹莹心里的不痛快发泄一下,以后习惯了就都好了。
  “我这几天做了几条刺绣,你们帮我去看看。”
  梅媛馨顺势岔开了话题,一手拉着一个,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余飞逃出了院子,深吸一口气,自由的空气无比的新鲜美味。
  刚刚舒爽了一阵,看到刀疤带着瘦猴和孙赖子扛着农具回来了,看样子是去锄草去了。
  “王大锤呢?”
  余飞咬着牙问道。
  “大锤那会回来取东西,取的不见人了,我们等不上才回来的,余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瘦猴纳闷的说到。
  “我也刚回来,那个臭小子,别让我抓住!”
  余飞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王大锤自己怎么可能被发现,头顶的黑锅锃光瓦亮。
  “看样子大锤又犯二了,嘿嘿。”
  刀疤嘿嘿坏笑了起来,看到余飞的拳头,就知道王大锤被抓住要好受。
  不过余飞抓住也就是小揍一顿玩闹一下而已,王大锤能够顶着父母的压力,继续回到后山,已经说明大家的感情了。
  余飞之前还担心,王大锤会被他的父母强留住,或者他的脑瓜子不好使,会被忽悠的不愿意再来,看样子是担心的多了,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此而被破坏。
  “瘦猴,这几天大锤没说什么吧?”
  余飞专门询问了一下,瘦猴可是和王大锤的父亲干了一架,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没什么,大锤就是反应慢,脑子又不傻,咱们都是好兄弟,如果我爸也那样,大锤揍他一顿,我还能站边上嗑瓜子呢。”
  瘦猴摆摆手,倒是想的透彻。
  “”
  余飞久久无语,这都是些什么人呐,不过自己喜欢,这才是明事理的好兄弟。
  “好吧,不影响感情就好,我准备去看看咱们抓回来的野猪,你们去不去?”
  余飞点点头然后说道。
  “走走走。”
  现在养猪场那边已经由瘦猴负责了,他当然想显摆一下。
  大家快步走到养猪场,余飞向里面看了一眼,转身对着瘦猴的脑门就是一巴掌,打的瘦猴一脸懵逼。
  “余哥,我把猪养的白白胖胖的你打我干嘛。”
  瘦猴一脸的委屈。
  “打的就是你,我养的是野猪,你看你给我一个个喂成啥了,都圆成球了。”
  余飞顿时气打不一处来,这货将自己的野猪当家猪养,一个个食槽都堆的满满的,自己的粮食难道不要钱。
  幸好这些野猪只是以前养的那一部分,习惯了被喂养,后面余飞他们抓回来的那些,倒不是很依赖投喂的粮食。
  “我不是觉得吃饱了长的快吗”
  瘦猴十分委屈的说到,其实他这也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不过那些野鸡和野兔还好,站在栅栏外面,可以看到有的在山间乱跑,有的在回来吃东西。
  “走,上山看看。”
  那群在野外抓回来的野猪,回来之后便时常待在山上,吃东西也都是晚上下山来吃,保留了野猪的习性,对于他们的生长状况和健康状况大家都不清楚,余飞准备上山看看。
  “走走走,我也想去看看。”
  孙赖子激动的说到,不能进去原始森林溜达,上自己的山上转转也好。
  几个人打开了栅栏,一起向山上走去,这里唯一有危险的动物便是野猪,不过如果不主动攻击野猪,他们也不会攻击人类,余飞就是想远远的看看野猪的生长情况。
  山上因为余飞专门播种了野草,栽植了一些树木,后面用灵气催生了几次,所以植被十分茂盛,根本没有人可以通行的小路,他们便一边前进一边开路,不时便会惊起隐藏在荒草或者树木之间的野鸡野兔。
  一路走到山顶,他们都没发现野猪,站在高处,在看到在山的另一边,一片乱石堆的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形成了一个山泉,野猪群竟然都在那里。
  “野生动物都有抢占水源的习惯,咱们疏忽了,幸好老天给面子。”
  余飞看到自己冒出来的山泉,不禁内心大喊庆幸,这点自己在建设养猪场的时候忘记了,竟然机缘巧合产生了一个山泉,虽然不大,但是足够野猪饮用了。
  “这群家伙倒过的安生,每天晚上回来偷偷吃一些我们投放的粮食,然后便回到山上晒太阳。”
  孙赖子也感慨着说道,与外面物竞天择的自然界相比,这群野猪在这里的确享福了。
  “好像有母野猪又怀上小猪仔了。”
  刀疤看了好一会,忽然开口,指着一个肚子很大的母野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