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误会大了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听到两人的对话,余飞就知道自己可能惹事了,恐怕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老刘,这人你认识?”
  余飞走上前,弱弱的问道。
  “这是我弟弟,余哥,你们这是干啥?”
  刘老大转头纳闷的问道。
  “可能是点误会,对了,那个给我泡茶的姑娘怎么回事?”
  余飞嘴角抽搐了几下,搞了半天是刘老大的弟弟,这事好像就误会更大了。
  “你说的是小雯吧,那是我侄女。”
  刘老大思考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余飞头顶顿时飞过无数乌鸦,原来人家是老爸找女儿,自己还以为是人贩子,这下就尴尬了。
  “还不快给我找医生!”
  刘老大的弟弟都要哭出来了,这个时候了,两人竟然还聊了起来。
  “算了,还是我给你治吧,不然等医生来了,蛋黄都流光了。”
  余飞摊摊手,自己惹的祸,自己擦屁股。
  “余哥你还会医术?”
  刘老大转头惊讶的说到。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再废话,你弟弟恐怕下半辈子要碰不了女人了。”
  余飞看到刘老大这么啰嗦,无语的说到。
  “好好,我让开!”
  刘老大急忙让开。
  可是他的弟弟却一脸惊恐的看着余飞,虽然看似自己的哥哥和余飞很熟,但是他刚刚还和余飞打生打死的,这个时候让余飞给自己治疗,他怀疑余飞会不会给自己补一下。
  “你不相信我?你觉得这东西把你送到医院,医生就有办法了?”
  余飞看了看额头冒汗,但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刘老大的弟弟,撇撇嘴说道。
  “你真的能治好?”
  刘老大的弟弟问道。
  “还不确定,至少医生来之前,我是唯一可以挽回的人。”
  余飞当然也无法打包票,他还没碰到此人,不知道伤的到底重不重,万一彻底打碎了,他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行!你敢乱来,我就和你拼了!”
  男子咬咬牙,余飞说的是事实,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余飞这才蹲下生,抓住对方的手腕,灵气探入进去帮对方检查。
  很快灵气就到达了关键部位,幸好还没有到达鸡飞蛋打的地步,只是有了破裂的痕迹,也肿胀的很严重,已经开始出血,拖到医生来了,恐怕得出的结论是得给他割掉了。
  “喂,你是中医啊!”
  看到余飞在把脉,刘老的弟弟哀嚎了一句,这种病让中医来治,恐怕就是扯淡了,虽然中医疗效好副作用小,可是有一点就是需要的时间长,他觉得自己根本耗不起。
  “别哔哔,信不信我给你再来一下!”
  余飞瞪了男子一眼,嘴里彪悍的话将对方吓得急忙闭嘴,现在余飞是没事人,他疼的都要晕过去了,万一余飞真的要动手,他拼命也打不过余飞。
  说完话余飞快速调集大量的灵气,开始给对方治疗,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感,余飞还多输入了一些,这样对方痊愈之后,不光不影响原本的能力,还能更加厉害,算是自己对他的补偿。
  几分钟以后,余飞放开手站了起来。
  “好了。”
  余飞说了一句,点起一根烟站在了边上。
  “余哥,把脉还能治病?”
  刘老大看的一愣一愣的,在他看来余飞就是给弟弟把脉的时间长了点,这怎么可能好了。
  “觉得我该给他ànmó一下?”
  余飞翻了翻眼睛,反问道。
  刘老大脑补了一下ànmó的情景,顿时觉得太辣眼睛,都不想下去。
  “真的不疼了?”
  刘老大的弟弟精神一直在紧绷,还是在余飞开口之后,忽然反应了过来。
  “你该去厕所了。”
  余飞转头对刘老大的弟弟说道。
  余飞话音落下,刘老大的弟弟忽然有种小便失禁的感觉,彻底无法自控的感觉,急忙爬起来冲向了厕所。
  “余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老大有点蒙。
  余飞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给刘老讲了一边。
  “这混蛋一定又逼着我侄女回去练武。”
  刘老大听完之后立马明白了,至于他弟弟要绝后的时候,他觉得可能就是踢疼了而已,不再纠缠。
  “你们的家事,自己解决吧,对了,你的墙不太结实,被我撞塌了。”
  余飞看到这是别人家里的事情,他也懒得管,准备离开,转头看到被自己撞出来的洞,指了指对刘老大说道。
  “交给我吧。”
  刘老大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墙虽然是木头的,但也是质地坚硬的红木做出来的,竟然都被打塌了,余飞看起来还什么事都没有,他都怀疑余飞是铁打的了。
  “看够了就走吧。”
  余飞这才转头瞪了一眼袁心怡,她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搬了个椅子坐在那里坐舒服了。
  “哦。”
  袁心怡急忙站了起来,刚刚看到刘老大气势汹汹带来了一大票人,还以为余飞又要来一场一挑多,搞了半天都是熟人,打不起来了,她的语气有些失望。
  “余哥,慢走!”
  刘老大的手下站的整整齐齐,一起鞠躬,然后大声喊道,排场相当的足。
  “小弟带的不错,有点样子。”
  余飞满意的对刘老大说了一句,就凭刚刚这一下,哪一个男人听到心里不舒服,十分满足男人对于权力的那种快感,难怪很多人喜欢权利。
  走出茶楼,余飞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刚刚自己和袁心怡似乎说到了在一起的事情。
  “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余飞转头问道。
  袁心怡这次没有变成段子手,反而沉默了起来,她自己心里也没底,到底能不能得到余飞的两个女人的接纳。
  反正余飞的态度很明确,绝对不放弃梅媛馨和李莹莹,自己这算是第四者插足,想要和余飞在一起,只能选择和其他的女人共享,现在还不是她愿不愿意共享的问题,而是余飞原本的女人愿不愿意。
  “余飞,要不你回去和她们说?”
  袁心怡最后觉得,自己还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其他的事情,她倒可以放开的演,但是真正涉及到了感情,她就如同一个小姑娘,胆怯了起来。
  “我?我说什么?告诉她们我想要扩张后宫?还是说你想要加入她们的队伍?”
  余飞愣了一下,转头反问道。
  “你怎么这样,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袁心怡气的咬牙跺脚。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吗?”
  余飞翻了翻眼睛,他着实不敢回去摊牌,梅媛馨性子温顺,处处为自己着想还好说,可是李莹莹是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思想相当独立。
  上次为了接纳梅媛馨,自己都怀疑她要自杀了,之后一方面是因为梅媛馨凄惨的身世,另一方面是因为梅媛馨因为李莹莹的原因涉险,后面又拼死的保护她,最终才让李莹莹接纳了梅媛馨。
  而袁心怡则如同一个公主,背后有强大的家族,本身有自己的事业,和李莹莹也没啥交集,说白了在李莹莹的心里,顶多是自己重要的合作伙伴,比陌生人强不了多少。
  自己回去告诉她要让她接纳袁心怡,那不就相当于,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在马路边上,找一个漂亮的女人带回去加入自己的后宫。
  对于余飞的无赖,袁心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之前她自己也耍无赖,还设计坑了余飞,两人这简直是冤冤相报。
  “要不这样,我请馨姐和莹莹吃顿饭,咱们一起在饭桌上说?”
  梅媛馨咬着嘴唇纠结了好久,只想出了这一个笨办法。
  “那你最好全部点凉菜,不然小心滚烫的汤水扣在咱两的头上。”
  余飞耸耸肩,虽说李莹莹不是泼妇,但是人家有脾气啊,这种事还真说不定,都说女人生气了,啥事都能干得出来。
  “那你说怎么办嘛!反正你都和我两次了,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这事你处理,我不管。”
  袁心怡索性开始撒娇,抱着余飞的胳膊摇晃了起来,一副我是女人,黑锅必须你背,事情还得处理好的态度。
  余飞当然懂这个道理,虽说是袁心怡推倒了自己,但自己是个男人,嘴上说着不愿意,其实一直都在思考,如何给梅媛馨和李莹莹交代。
  这个时候余飞的shǒujī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陈茜茜的diànhuà。
  “喂。”
  余飞快速接了起来,陈茜茜一般打diànhuà,肯定是有事。
  “余飞,不好了,我们的客人中毒昏迷了,经过检测,竟然是蔬菜上喷洒着难以清洗的农药所致。”
  陈茜茜在diànhuà那边焦急的说到。
  “怎么可能?我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一滴农药!”
  余飞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到。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很多客人正在酒店外面闹事,卫生局工商局的也要查封我的酒店,我该怎么办?”
  陈茜茜明显慌了,别看她平时是个女强人的样子,但毕竟还是个女人,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每个主心骨,自然难以承受。
  “你别急,稳住现场,我现在就过来。”
  余飞急忙说道,归根结底问题是出在蔬菜的身上,那就是出在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他责无旁贷。
  “怎么了?”
  袁心怡看到余飞接了一个diànhuà之后,便神色焦虑,急忙问道。
  “酒店那边出事了,我得过去一趟。”
  余飞一边将shǒujī装起来,一边快速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
  袁心怡急忙说到,现在她已经自认为余飞的女人了,余飞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
  “你打车先回去吧,你这身衣服,以后别乱穿。”
  余飞看了一眼袁心怡身上的狐狸装,他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过去不是捣乱吗。
  袁心怡这才想起,今天为了整蛊余飞,专门穿了这么一身,的确不适合抛头露脸,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去打车了。
  余飞急忙开着货车赶往的酒店,幸好他就在县城,十几分便穿过了大半个县城街道,来到了如在家酒店的总店。
  还没到门口,远远便看到如在家酒店大门被人群堵死了,一片混乱,有人拉着横幅,有人拿着东西往门口丢,陈茜茜正带着人挡在门口维持秩序。
  还有卫生部门和工商部门的车都停在外面。
  余飞急忙过去把车停好,走下车快速将外面的人群扒拉开,钻进了里面。
  “余飞,你终于来了,这可怎么办?”
  陈茜茜看到余飞,仿佛被欺负的孩子看到了父母,急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