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降临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可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打头风,余飞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拍几巴掌,刚刚想到了各种意外,然后就发现自己跑到了一个断崖的边上,面前的断崖不知道是怎形成的,反正是又高又陡,摔下去估计包饺子都差不多了。
  余飞站在断崖边上凌乱了,身后的巨蟒也发现余飞无路可跑了,放慢了速度,一点点的靠近了过来,眼中仿佛带着讥讽的神色。
  看到蟒蛇这么大意,余飞抓紧难得的机会,急忙将土猎枪从背后取下来,从包里拿出火药往里面塞,这种上一辈传下来的家伙,古老的可怕,使用之前要将火药先装填进去,压实之后,根据情况再加入铁砂或者钢筋。
  蟒蛇看到余飞不跑了,正在原地捣鼓一根烧火锅,疑惑的看着他,仿佛猫抓老鼠一般,发现老鼠没了退路,便戏弄了起来,不急着吃掉。
  余飞快速将火药装进去,用专用的棍子戳了几下,感觉硬度合适了,拿出铁砂和钢筋对比了一下,决定使用截断的钢筋。
  铁砂打出去太分散,一般是对付鸟类比较实用,和散弹枪一样,杀伤面积大,就是射程不足,威力也弱。
  不过这种截断的钢筋,威力却不小,因为做工比较粗糙,虽然准头也一般,可打进生物的体内,因为制作工艺不佳,所以四处乱钻,不是一条直线,会形成相当恐怖的破坏效果。
  一般的动物就算当场死不掉,也会因为伤口过大,最后流血而死,偶尔有幸运儿打不到血管,时间长了也会感染死掉。
  终于将土猎枪搞好了,手里有枪,余飞觉得才有了一点安全感,可蟒蛇虽大,却是圆柱形,表皮鳞甲不仅防御强,还有反弹卸力的效果,如果不能打中致命的部位,而打到滑不溜球的边缘部位,极有可能将钢筋弹开,对它来说没多大作用。
  所以余飞也不敢随便开枪,万一打歪了,蟒蛇一定会发现这个家伙的威力,自然不会给自己开第二枪的机会。
  余飞端着土猎枪,对准了蟒蛇的脑袋,这是所有动物最致命的部位,可蛇的脑袋相对于身体都比较小,加上土猎枪的准头简直不敢恭维,五米之外想要打中比人脑袋小的东西,全靠运气,余飞也不敢随便开枪。
  巨蟒看到余飞将手里的棍子对着自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看到余飞不跑,这就不好玩了,它的耐心也不怎么好了,一点点压迫了上来,随时都可能发动致命一击。
  余飞紧张的端着土猎枪,想要一击致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站在原地不动,等蟒蛇发动攻击,张开大嘴咬过来,那么目标就会变大,到时候抓住机会,如果一枪轰入蟒蛇的嘴里,就算不能将它的脑袋打烂,估计也剩半条命了。
  想好了主意,余飞站在原地,任由蟒蛇一点点的压缩他的活动空间,猎枪始终对准蟒蛇的脑袋,等候它发动攻击。
  蟒蛇的耐心一点点流逝,余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行为,让它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终于!蟒蛇猛然举起头,巨嘴张开,发出了渗人的怪异声音,庞大的体型跟着向前移动,巨嘴凌空落下,想要将余飞一口吞入。
  余飞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蛇类发动攻击,头部会呈直线前进,速度非常的快,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但对于余飞来说已经足够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手指,猛的扣下了扳机。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余飞没有如约听到土猎枪发出的轰鸣声,反而看到枪管里面仿佛放烟花一般,不断的喷火。
  余飞欲哭无泪,这个家伙太不靠谱了,关键时刻竟然哑火了,可能是因为火药压的不够严实,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将钢筋冲击着飞出枪管。
  不过这时候来不及犹豫,既然哑火了,那就当烧火棍用,余飞的反应速度是常人的几十倍,蟒蛇都比不了,还没反应过来,余飞上前一步,将手里已经被火药烧的通红的枪管,对准蛇嘴快速戳了出去。
  刺啦啦啦……
  虽然没能如预想中一枪将蟒蛇爆头,可是被火药烧红的枪管也非常可怕,余飞狠狠的戳进了蟒蛇的嘴里,枪管还在往外冒火,冲出来的火焰和硝烟,全都冲进入了蟒蛇的嘴中,火红的枪管烫在蟒蛇嘴里,发出了渗人的声音,仿佛用洛铁烫猪皮一般,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开始四处弥漫。
  还未燃尽的火药不断燃烧,喷出来的火焰和黑烟全都进入了蟒蛇的嘴里,余飞看准机会,又狠狠的推送了一把,大半个枪管,都被塞进了蟒蛇的嘴里。
  估计这一下蟒蛇感觉十分酸爽,嘴里被塞进来一根火红的钢管,还会喷火,它也是娘生的肉长的,如果巨蟒有眼泪,肯定疼的涕泗横流。
  遭遇到人生最大痛苦的蟒蛇,顿时狂暴了,巨大的尾巴横扫而来,余飞为了推送枪管,浪费了时间,被蟒蛇的尾巴重重的打在了身上,他只能放开枪管,整个人飞了出去。
  幸好是横着飞的,没有直接从断崖摔下去,但是蟒蛇的力道也不小,打在身上,余飞感觉仿佛被刀疤的贴山崩打在胸口一般,听到了自己骨折的声音。
  幸好这里到处都是荒草,落地的时候被厚厚的草丛,还有地上积年累月的枯草垫住,化解了很多的力道,不然二次伤害也够余飞喝一壶的。
  余飞浑身都疼,感觉五脏六腑仿佛都被一尾巴拍碎了一般,他急忙爬起来盘膝坐下,全力调动灵气修复身体。
  蟒蛇此时也没心情追着吃余飞了,他的嘴巴都快被烫熟了,嘴里不断冒出滚滚黑烟,剧痛的蟒蛇一甩头,土猎枪被甩飞了出去。
  这一切看似经历了很多个环节,其实从蟒蛇发动袭击,到余飞落地,也就是两秒钟而已。
  蟒蛇的嘴巴里还在往外面冒烟,很多的地方都被烧焦了,嘴臭的问题被彻底治愈,因为现在它的嘴巴里,全身硝烟味和焦糊味。
  蟒蛇疼的满地打滚,可还是无法缓解嘴里的剧痛,毕竟烫伤的痛是深入骨髓的那种。
  蟒蛇一顿乱滚,周围的荒草都被压平了,它的嘴里发出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怖叫声。
  余飞拼劲全力给自己疗伤,一旦蟒蛇缓过劲来,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就算它学聪明了不用嘴,可是那庞大的身躯,将猎物捆绑起来的力道,可以将人挤压成肉沫。
  幸好余飞临阵变招,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不然这会他恐怕都快被蟒蛇吞进肚子了,现在给他的时间也不多,野生动物,受伤后会更加的危险,这是每一个住在森林边缘的人都懂的道理。
  余飞盘膝坐下,灵气涌入胸口,断掉的好几根肋骨是首先修复的部位,还有受损的五脏也需要修复,这不光需要海量的灵气,还需要很多时间。
  一边快速疗伤,一边紧张的观察着还在翻滚的巨蟒,只要余飞首先恢复,他就可以选择逃走,但如果巨蟒先缓过劲来,余飞就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余飞感觉现在每一秒钟,都仿佛过了一年一般,蟒蛇的动静越来越小,而他的伤势也在缓慢的恢复。
  “快一点!快一点啊!”
  余飞在心里不断的催促,自己的身体经过了灵气的强化,比一般人强装,受伤了恢复起来也更加的困难。
  忽然听不到蟒蛇的动静了,周围安静的就剩下了呼呼的风声,这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了余飞一个人。
  余飞的毛孔都张开了,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他悄悄吞下一口口水,蟒蛇之前翻滚到了草丛之中,虽然他看不到,可是能听到动静,现在没了动静,加上周围断崖边上呼呼的风声干扰,他也无法判断那个大家伙上哪里去了。
  余飞紧张的看着巨蟒动静消失的位置,额头的汗珠一滴滴落下,他的肋骨还未全部接上,此时站起来跑,也不知道跑不跑得过巨蟒,而且他不知道巨蟒是否可以判断出他现在的位置,万一站起来暴露了自己,那也悲剧了。
  余飞紧张的不断观察着周围,听力在风声的干扰下失去了作用,他只能依靠第六感和视力,可是周围荒草丛生,视线被遮挡的很严重,第六感却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危险,此时的他,仿佛变回了普通人一般。
  这仿佛是一场生与死的对峙,余飞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旦被蟒蛇先发现自己,那自己活命的几率小的可怜。
  估计蟒蛇的舌头是彻底报废了,所以它无法通过人体散发出来的热量进行寻找,那种恐怖的红外线探测能力消失,给余飞带来了很大的胜算。
  余飞断掉的骨头一点点愈合,五脏的损伤也渐渐修复,他的脸上出现了喜色,只要自己彻底恢复,就算打不过巨蟒,跑的话巨蟒也休想追上自己。
  就在余飞暗喜的时候,他背后的草丛之中,一对黑色的眼睛已经盯上了他,眼中满是仇恨,巨大的蛇头缓缓伸出来,身体也跟着一点点的移动了过来,余飞却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靠近,还盯着远处巨蟒动静消失的位置。
  巨蟒的嘴巴差点被烧焦,已经有些变形,可并不致命,它一点点的移动了过来,距离余飞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
  余飞的鼻子动了动,因为他闻到了焦糊的味道,而且越来越浓。
  就在余飞鼻子使劲闻的瞬间,巨蟒猛然发动了袭击,余飞只来得及露出惊恐的表情,粗壮恐怖的蛇身,已经将他团团缠绕了起来,蛇头到达了他面前几十厘米的位置,一对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蛇的一个绝招之一就是缠绕,将猎物用身体死死绞住,然后一点点收紧,将猎物活活压死或者憋死。
  余飞在闻到焦糊味的时候,就知道危险来了,可是蟒蛇也在那一刻发动攻击,那巨大的体型,直接将他四周封锁,不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
  余飞的皮肤感觉得到蛇身的冰凉,还有鳞甲不断在自己的身上摩擦,一点点的开始收紧,宛如铰链一般,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了过来,余飞的呼吸开始变的困难,他的骨头仿佛都要被铰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