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刀疤的神技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只要得知余飞出事的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开始发动自己的关系和人脉,寻找解救余飞的办法,虽然每一个人的思路和入手点都不同,但目的相同。
  杜文海和董山两人用了半天的时间,便赶到了合水县,首先去找陈茜茜,但是陈茜茜什么都不了解,两人便依靠自己的能量开始运作。
  董山是军人世家,家族里面大多数从军,映射出去其他的系统人也不少,而杜文海是富二代,有句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往那里一战,便会有无数人追着抢着为他办事。
  很快整个案情便被他们高明白了,看到余飞倒了这样的血霉,两人都不厚道的笑了,这简直就是等于对方碰瓷,一不小心操作失误把自己搞死了,还得开车的赔偿一样,余飞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杜文海他们家族正在合水县投资,所以他来到这里,很多人恨不得将他供起来,别看他在面对董山的时候娘里娘气的,但是当他直接给县委书记王德才打过去电话,说话的余飞相当的硬气,那就是余飞绝对不能出事,否则他就让家族撤走投资。
  杜文海这还不算,董山直接让家族上面的人,从上而下越级直接联系到了合水县法院,立即撤职查办主持余飞这个案子的法官,并且对此人开始调查。
  同时陈东已经将上诉需要的材料和律师帮余飞请好,上诉书通过关系,连夜递进了上一级法院。
  刘老大也没闲着,手下的人全部出动,开始搜集主持余飞这个案子的法官,将他的社会关系亲戚关系开始了挖地调查,全部送到总部这里,由王大锤等人共同寻找可疑人员,余飞认识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认识的,这样的效率更高。
  有董山和杜文海背后势力的施压,陈东递上去的上诉请求,割了一天便有了结果,两日后中级法院便会开庭重新审理。
  而且有这么多的关系,余飞在拘留所的日子也相当的舒爽,吃吃喝喝一点都不缺。
  每天吃了想睡觉可以睡觉,不想睡觉还有人给余飞搬来了电视,虽然只有中央频道,但是人与自然和军事节目还是很有意思的,余飞都要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远离外界的纷扰,不愁吃喝,简直就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董山和杜文海原本以为余飞很凄惨,当他们来到拘留所,从小窗户看到余飞,余飞一边喝着汽水,手里抱着薯片瓜子,津津有味的看着人与自然节目的时候,他们对视一眼,觉得自己操心太多了,看到余飞小日子过的如此舒爽,应该让他多待几天好好享受一番的。
  “哟,你们来了啊,快进来一起看,那头蠢猪已经被狼群包围了,马上有精彩的内容了。”
  余飞转头发现董山和杜文海在门外,急忙指着电视对两人说道。
  “余飞,我觉得我们还是别帮你伸冤了,我们应该搜集一下你的罪证,让你在这里多享受几天。”
  董山一脸幽怨的对余飞说道,他们听到余飞出事,立马放弃了度假,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各种托关系施压,原本以为余飞正在被人捡肥皂,没想到余飞比他们想象中过的舒服的多。
  “嘿嘿,我这是心态好。”
  余飞尴尬的笑笑,像自己这样待遇的囚犯,还真的不多。
  “你说你咋这么老实呢,别人都能背后整你,你就不能破财消灾花点钱吗?”
  杜文海挤到前面说到,他生于商人家族,对于那些邪门歪道心里最清楚,现在的很多事情的现状,他也了解,虽然大家无力改变大环境,那么至少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也不知道惹了谁啊,稀里糊涂就被关在这里了。”
  余飞无奈的摊摊手,背后的阴刀子的确防不胜防。
  “行了,你就在这里吃吃喝喝好好享受,我们很快就给你整出来,不然看把你的小日子过的舒坦的,我们看到心里也不平衡。”
  董山撇撇嘴,只要余飞在这里不受罪,他也没有那么心急了,陈茜茜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差点都急哭了,将他们吓坏了。
  “那就辛苦你们了,等我出来了亲自动手,让你们尝尝余飞牌烧烤。”
  余飞点点头,这两个大少自己都给忘了,他们的能量可都不小,有两人帮忙,自己走出这里指日可待。
  “好啊,你做的烧烤可是一绝,上次在你们村吃过一次之后,我可馋了好久。”
  董山急忙点点头,余飞做烧烤的材料都是最优质的野生肉类,调味也是自己家里自产的,加上余飞那精湛的烧烤手艺,烤出来的肉外焦里酥,那味道可以让和尚还俗,尼姑破戒。
  刘老大这边很快有了进展,他手底下数百人掘地三尺的打探,比警察的效率还要高,很快一份详细的家庭和社会成员表放在了他的面前,刀疤和王大锤等人赶紧查看,和余飞有过交集的人本就不多,他们很快在名单上面,找到了镇长张建设。
  “肯定就是这个瘪犊子玩意儿!”
  孙赖子指着名单上的张建设,大声说道,要说余飞的仇人,张建设绝对排在前三,这货恨不得余飞随时暴毙而亡,然后他还能拿两挂鞭炮庆祝一下。
  “这货和当时开庭的法官是表兄弟关系,肯定是他找他表哥针对余飞。”
  孙赖子确定的说到,他可知道余飞和张建设的恩怨,尤其是最近的一次,张建设和自己的媳妇在办公室做羞羞的事情,被余飞当场抓住,拍下了视频,逼迫张建设就范,才签下了养猪场和鱼塘的承包合同。
  “他有亲戚关系,我们也有,帮里百八十个兄弟,都是本地人,谁没有三五十个亲戚,想办法找到法院的人,找出最近的监控视频,就可以确定是不是他了。”
  刘老大眼睛咕噜一转,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他拿出五万悬赏,帮里谁能够想办法拿到视频,五万块就是谁的,顿时帮里那些年轻小伙都激动的跑去忙活去了。
  果然众人拾柴火焰高,几个小时以后,法院之中最近几个月的监控视频记录都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大家打开电脑一一查找,终于在里面找到了张建设进入法院,和他表哥见面的视频,甚至开庭当天,张建设进入旁听席的监控也被找了出来。
  “可是这只能证明张建设来过,并不能证明他对这个案子的审判结果,有主导性的作用。”
  将有用的监控片段整理出来疑惑,瘦猴提出了有一个难题,大家总不能用余飞和张建设之间的矛盾来证明,这在法律上是没有任何效力的,虽然大家可以确定就是张建设搞的鬼,却不能让别人信服。
  “所以这件事还要撬开他们的嘴,让他们自己招供出来对不?”
  刀疤舔了舔嘴唇,转头对瘦猴问道。
  “是这样,可是你觉得他们会说出来吗,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厕所里点灯,找死吗!”
  瘦猴点点头说道。
  “让死人都能说话,何况活人。”
  刀疤冷笑一声,他的手段何其多,只是不随便显露而已。
  “你有办法?”
  刘老大惊奇的问道,他还以为这件事又遇到死角了。
  “恩,只要谁能帮我约出来他们其中的一个,单独给我半个小时。”
  刀疤点点头。
  最后大家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约当时开庭的那名法官,张建设太奸猾,太难对付。
  约人的重任最后大家一起看向了刘老大,刘老大撇撇嘴,点点头,大家的意思他明白,实在不行,强行约出来也可以。
  为了隐秘安全,将地点选在了刘老大的茶楼,那是他的私人产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刀疤出去准备了一番,当他到达茶楼的时候,瘦猴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准备好了两台摄像机。
  一台隐藏在包厢之中,一台放在外面,要将整个过程记录下来,不过隐藏在里面的设备,要求不能看到对方的正脸,大家不知道为啥刀疤有这个要求,但是都没问出来。
  刀疤进入包厢之后,拿出一个小香炉,放进去一小块东西,点燃之后坐了下来。
  很快刘老大的一个小弟,就带着一个中年人走进了茶楼。
  “你们老大约我干什么?”
  中年人就是负责主持之前案件的法官,刚开始刘老大的人接触他,他非常不屑,最后刘老大让人报出自己的大名,声称可以让他官复原职,如果他敢不来,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此人有些害怕,不敢爽约,只好来了。
  “一会进去你就知道了。”
  刘老大的小弟笑了笑,其实他也不知道,刘老大告诉他,无论是忽悠还是恐吓,将人请来就好了,他凭借自己混江湖的忽悠经验,将此人给侃的头脑一阵眩晕,内心忐忑的就来了。
  进入茶楼之后,无论法官问什么,他都不说话,决口不提刘老大的事情,装出请此人喝茶的样子,一面被拍下不该拍的,一路快速将他带到了包厢门口。
  “就在这里,你进去吧。”
  刘老大的小弟将他往门口一丢,转身就离开了。
  那名法官疑惑的看了看他,才轻轻的敲门,刘老大的名号在合水县可是地下皇帝的代称,他要在这里生活,还真的惹不起。
  “进来吧。”
  刀疤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法官这才推开门走进去,刀疤盘膝坐在竹席上,正对面有一个位置,茶壶里的茶水,也是刚刚泡好的。
  “你是谁?”
  法官走进来看到是一个年轻人,肯定这绝对不是刘老大,立马谨慎的问道。
  “不要急,坐下聊聊你就知道了。”
  刀疤故作神秘的说到,伸手帮两人倒上茶水,那名法官很疑惑,但还是走过去盘膝坐在了竹席上。
  刀疤的目的,就是让他和自己面对面坐下来,在对方坐下的时候,刀疤慢慢睁开眼,手边的香炉里,一股带着馨香的烟雾,已经缓缓飘散在整个包厢之中,让人闻起来十分舒服。
  “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
  那名法官还是很警惕,小心的向四周看看,并没有看到隐藏在他身侧花盆后面的摄像机,摄像机的角度很刁钻,可以让人清楚的认出就是他,但却看不清楚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