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浴缸诱惑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作为人子,让父母整天活的不安生,被人堵在大门口,连自家的门都出不了,余飞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实在不孝。
  父母为自己操劳半生,自己已经成人,该是让他们颐养天年的时间了,而自己却让他们满脸愁容,这是自己做儿子的失责。
  余飞想着这些问题,步履沉重的走回了后山,王大锤等人都在院子里坐着喝闷酒,余飞和他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被人两次欺上家门,他们也满肚子气。
  “余哥,你说个话!今晚我们去做了那对不要脸的父子!”
  看到余飞回来了,这里也没外人,孙赖子转头说道,别看他现在跟着余飞学了好,但他本来的职业可是专业混子,各种坏事做尽,黑心起来啥事都干得出来。
  “就是,余哥,我一个去就够了,我保证能让他们父子死相十分难看,还没人找得出来原因。”
  刀疤也是个能人,从他上次设置的那个预警机关就看得出来,他绝对会一些常人都难以理解的绝技,他说可以杀人于无形,那是真的可以做到。
  “你们两个呢,不打算去?”
  余飞走过去坐下,对瘦猴和王大锤说道。
  “就算真的要干,轮得到我吗?”
  瘦猴摊摊手,就算要做这事,一定也轮不到他去,留下一大堆的证据,分分钟就会被警察找上门。
  “你呢?”
  就只有王大锤没发表意见了。
  “我听你的安排!”
  王大锤要是去当兵,绝对是最好的士兵,他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想弄死那对父子,而是在等余飞的命令。
  “看样子李家父子今晚是在劫难逃了。”
  余飞点点头,意见是相当的统一,因为他也到达了忍耐的限度,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如果没点血性那是真的白活了,而且他也怕那对父子再来闹事,自己实在忍不住给打个半死。
  “终于要动手了。”
  所有人的意见统一了下来,孙赖子搓搓手,他可是好久都没干过这种事情了,想起来就手痒痒。
  “不过弄死肯定不行,就算没有证据,也太明显了一点,让他们活受罪就行了,不然便宜了这种人。”
  余飞补充了一下,真正恨到极致,是不会随随便便让对方一死了之,而是让对方生不如死,尤其是李家父子那种人,不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报应,他们会一直觉得金钱比道义重要。
  “这事交给我吧,保证让大家满意,不留任何痕迹!”
  刀疤拍拍胸脯,这里也只有他有这个自信,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会一些匪夷所思的歪门邪道。
  “行,那就交给你,记住,绝对不要留下痕迹。”
  余飞点点头,他虽然战斗力堪称一绝,可是干这种事,也不擅长。
  “没问题,一定搞的全天下人都觉得是报应。”
  刀疤十分自信,说做就做,他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急忙出了门。
  “我怎么觉得李家父子,今晚将是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夜。”
  瘦猴将自己的预感说了出来。
  “刀疤出手,真有可能,你们可都别以为他是个善茬,只不过他比较低调,而又不喜欢恃强凌弱而已,不然就你们几个小子的尿性,玩死你们和弄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余飞点上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在刀疤布置预警陷阱的时候,余飞就发现刀疤真正的实力不能用武力来评判,后来发现他言语之间,偶尔透露出的一些信息,更加惊人,他似乎会一些恐怖而神秘的东西,余飞都庆幸和刀疤最后做了朋友,而不是敌人。
  刀疤出去了两个多小时便回来了,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去,刀疤回来的时候,他经常不苟言笑的脸上,挂着贱贱的笑容,余飞知道这货一定成功了,而且干的事绝对很阴损。
  “快说说,你干了什么!”
  瘦猴急忙凑了上去,大家都猜得到刀疤得手了,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如何。
  “不要急,明天早上就知道了,看到真人真事,比听故事有意思,不然就少了很多趣味。”
  刀疤竟然买起了关子,对于自己的手段相当的自信。
  “也行,你做事我放心,大家都洗洗回去睡吧。”
  余飞点点头,提前剧透的确不是个好习惯,好戏要慢慢等,好事要多磨。
  余飞都下逐客令了,大伙当然不会不识相,刀疤瞅了瞅几人,今天选择上王大锤家蹭吃蹭喝蹭睡去了。
  众人离开,梅媛馨才走出来,虽然余飞早已没有的男高女低的封建思想,可是梅媛馨对自己的要求却一直都是如此,一帮爷们说正事的时候,她很少参合,顶多是送来一壶茶便离开,很少插嘴。
  “我给你烧好了洗澡水,换洗的衣服也准备好了,忙活了一天了,快去洗洗。”
  梅媛馨对很多事情都是不闻不问的态度,只要余飞没有危险,她便从不过多的关注,在她的眼里,只要余飞好,一切都不是问题,贤惠的她将一切能够做的都会提前做好,俨然就是一个贤妻的角色。
  “要不一起洗吧?”
  余飞一把搂住梅媛馨的小蛮腰,将她静静抱在了怀里,低头在梅媛馨的耳边轻轻说道。
  “不要!”
  梅媛馨的俏脸嗖的一下就红了,知道余飞要打什么主意,她已经为余飞解锁了很多姿势,虽然很刺激,但是经常羞的她都抬不起头,余飞每天都想玩新花样,这让思想保守的她,每天都处于又刺激又羞涩难受的感觉之中。
  “一会你就会喊着要了,还会说不要停!”
  余飞对着梅媛馨小巧的耳垂吹了一口气,用舌尖在上面轻轻的舔了舔,梅媛馨受不了余飞这样的挑逗,浑身微微一抖,余飞一把将她用公主抱抱了起来,十分霸道的说完,大步向里面走了进去。
  因为后山还没有条件安装自来水,所以洗澡只能自己烧热水,然后用大盆子装起来。
  余飞听说城里人使用浴缸,所以他用木头给自己也做了一个大大的浴缸,虽然是手工做出来的,看起来却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一起躺两个人都没问题,还设置了扶手,放饮料香烟的小桌子。
  余飞一觉踢开门,抱着梅媛馨大步走进浴室,脚尖一勾,门就被关上了,古色古香的浴缸里面,梅媛馨已经倒上了温度适宜的温水,因为余飞喜欢泡一会,竟然很贴心的帮余飞已经准备好了香烟和茶水。
  看到这么体贴周到的服务,余飞内心中的爱意爆发,现在唯一可以补偿梅媛馨的方法,自然就是让她也感受到自己持久的爱。
  梅媛馨已经羞的将脸贴在余飞的胸口,原本以为余飞会将她先放下来,没想到余飞将她抱到浴缸前面,突然间撒手。
  “啊!”
  梅媛馨只来及尖叫一声,便被余飞扔进了浴缸里面,顿时一个湿身美人出现在了面前。
  被打湿的衣服,立马贴在了身上,这便是穿着衣服比不穿衣服的好处,看起来反而更加诱惑动人,让人有种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又仿佛没看到的躁动感。
  余飞看到梅媛馨羞涩中带着惊慌的神情,那团火被勾的越来越旺,尤其是梅媛馨的上衣被打湿,紧紧贴在身上,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彻底勾勒了出来,高昂的部位,看起来更加雄伟,而她的小蛮腰,在水里看起来仿佛精灵一般灵活动人,不断摇曳。
  那碎花小裙子,贴在她袖长笔直的腿上,从下延伸而上,随着水波抖动,仿佛随时要被掀开,最后又欲迎还遮的挡住了。
  余飞顿时化身野兽,也顾不得许多,在梅媛馨害怕的神色中,直接扑了上去,又溅起了一阵水花。
  都说戏水鸳鸯,余飞和梅媛馨在水里很快扑腾了起来,就是衣服被水打湿了,不容易脱下来,但也是这种感觉,似乎让梅媛馨的身体更加神秘,余飞则更加卖力。
  外面房檐下的燕子,犹豫了几天最后没有搬家,没想到却听到了大海涛涛的声音,这可将他们一家吓坏了,地震还好说,今晚竟然是海啸,水声持续了大半夜。
  燕子妈妈不断祈祷大水不要来,自己还没教会孩子飞翔,万一水来了,它可带不走所有的孩子。
  一浴缸的水,折腾了半夜都快要见底了,两人持续的运动,也算是顺便已经洗了澡,梅媛馨毕竟是普通人,每次被余飞讨伐大半夜,身体也都会很虚弱。
  余飞给梅媛馨传输过去了些灵气,让她慢慢恢复,起身帮两人擦干身体,这大半夜的也不怕人看到,抱着梅媛馨回到卧室,一把扯过被子,两人一起进入了梦想。
  梅媛馨就算已经睡着了,在余飞躺在她身边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抱住了余飞的脖子,俏脸伸过来在余飞的脸上蹭了蹭,才深深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两人在朝阳洒进房间的时候,一起睁开了眼睛,梅媛馨还缩在余飞的怀里,余飞低头,两人四目相对,一起笑了起来,梅媛馨略带羞涩,就算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她内心这种不由自主的羞耻感,让她还是充满了美感。
  “你再睡一会,我去给你做早餐吧。”
  余飞低头在梅媛馨的眉头轻轻一吻,他心里清楚,为了让自己满意,梅媛馨每次都任由自己摆布,这让他内心十分感动和欣喜。
  “没事,还是我去吧。”
  梅媛馨急忙起身,她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余飞吃自己做的饭菜,让她空寂的心,被家的感觉填满。
  可是她这一起身,被子掉落,顿时春光乍现,加上有点慵懒的神情,美的不可方物。
  原本早晨男人都会有一种不受自己控制的行为,被这样一撩,余飞感觉自己又想大战三百回合了,一把将梅媛馨拉回自己怀里,手贴在梅媛馨平摊的小腹上,慢慢向神秘的地方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