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价礼品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余飞的内心感觉很悲哀,这种和稀泥的文化,竟然下至小农民,上至一位局长,都深受影响。
  “陈局长,我不想谈对错,而且我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余飞直接了当的说到,这件事他绝不认错,哪怕最终因此而得到惩罚。
  “我就知道,你这个犟驴脾气啊,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陈东在电话那边叹了口气,韩世杰都已经联系过他了,说过余飞的态度,他不信邪,试了试余飞,没想到余飞还是这么坚定,虽然有些固执,但是陈东很喜欢,只有固执的人才能坚持原则,这样的人做朋友才最放心。
  “我也不知道。”
  余飞无奈的说到。
  “我以为你有办法呢,现在知道苦了吧!”
  陈东竟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陈局长,你就别看我的笑话了。”
  余飞苦笑了起来。
  “行了,还是上次的茶楼,你得请客哦,我自己可喝不起那么好的茶!”
  陈东半开玩笑的说到,既然他这样说,余飞眼前一亮,看来陈东或许有办法。
  “行,那我就恭候陈局长的大驾了!”
  余飞急忙答应,挂掉电话以后,快速打给了刘老大,让他给自己准备好包间,刘老大当然满口答应。
  余飞开车来到茶楼,因为他有刘老大给他的特殊会员卡,茶楼的领班急忙恭敬的将他带进去,刘老大刚刚打电话特意交代过,他们可不敢怠慢。
  更别说余飞手里的这张卡,可只有一张,刘老大交代过,持有这张卡的人,谁见到了都得和他一个待遇。
  余飞坐下之后,立马有漂亮的小姑娘进来为他泡茶,动作非常专业,看起来赏心悦目,余飞的眼神看的小姑娘娇羞不已,泡完茶给余飞倒上,急忙退了出去。
  余飞端起一杯,细细品了一口,虽然他不懂茶道,但是好茶和家里的细末茶比起来,当然可口多了,喝完一口之后,满嘴留香,那种清新的感觉,让人仿佛置身于春天的茶园。
  “让你久等了!”
  陈东的速度很快,余飞一杯茶没喝完,他就推开门走了进来,随后那个小姑娘急忙跟进来,换掉茶叶又泡了一壶,快步退了出去。
  “陈局长,坐!”
  余飞站起来说道。
  “别和我客气,都是朋友,以后喊声陈大哥就行了。”
  陈东摆摆手,自从和余飞经过上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之后,他和余飞便亲近了许多,尤其是和刘老大暗中达成了默契,现在合水县治安良好,他也少操了很多心,让他非常感激余飞。
  “行,陈大哥,喝茶!”
  余飞笑笑,举起茶杯示意,两人仿佛喝酒一般,默契一笑,仰头将一小杯茶全部倒进了嘴里。
  “余飞,不是我说你,坚持原则没有错,你可以换个办法啊,暂时的隐忍,背后再讨债你不会啊,和那种不讲理的婆娘别计较,掉身价,吃一堑长一智,现在你生意做的不够大,等以后生意做大了,一个小失误,可能会让你身败名裂。”
  陈东语重心长的说到,他身在公安系统,见多识广,各种奇葩的事情都见过了,各种奇葩人也见过了,他本身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但时常也得圆滑的去处理事情,不然早就被赶回家种地去了。
  “陈大哥,我懂,我就是咽不下那口气,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凭什么让贱人得意的笑,让自己闹心。”
  余飞苦笑了起来,自己心里这关过不去啊。
  “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所以多年不得志,后来发现,生活中两点之间,直线经常不是最短的,做人要圆,只要坚守本心,最终达到目的就行了,有些人你让他猖狂的笑,他的毛病你暂时治不了他,那就惯着他,让他更加过分,总有一天,会得到更严重的惩罚,看到他大难临头那一刻,不是更过瘾吗?”
  陈东已经将余飞当做了自己放心的小辈,说话掏心置腹,几乎很直白了说了出来,也不避讳。
  “还是陈大哥你看得明白,想的透彻,受教了!”
  余飞感觉豁然开朗,果然有个领路人夜路好走,经过陈东这么一说,余飞打不开的心结也能打开了,以后做事会更加的让他的对手胆寒。
  “来,喝一杯,这么好的茶,可别浪费的,如果不是你,我可喝不起。”
  陈东看到余飞恍然大悟的表情,也非常开心,余飞是它非常看好的年轻人,他也怕余飞一意孤行,到时候一步错步步错,那就可惜了。
  两人以茶代酒,喝的非常开心。
  “对了,陈大哥你是不是有办法帮我解决这件事?”
  余飞也不绕弯子了,既然是朋友,说话越直接,越舒心,只要不缺心眼的乱说就行了。
  “这件事幸亏你和韩世杰关系好,他在你们村那边处理的时候,已经尽力帮你拿到了很多有利的证据,我这边可以将案情再推动一下,定性为对方心理扭曲,敲诈勒索不成反倒无意间自杀,这样对你来说就有利多了,正好我们经常和法院那边有案情交接,有点交情,再帮你说说话,你顶多出一点人道主义补偿,安抚死者家属一下就行了。”
  陈东点点头,韩世杰毕竟高度不够,以为陈东也没办法,其实陈东作为一名局长,他的能量也不小。
  “人道主义补偿,这个名词还真够绕口的,行吧,我认栽,不过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花的。”
  余飞点点头,陈东都说到这种程度了,自己就不能不识好歹了,不过刘怀民他就算拿到了钱,也别想花的舒心,余飞有一万种办法让他哭都哭不出来。
  “好了,我得回去了。”
  今天见面的目的达到了,陈东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陈大哥你稍等一下。”
  余飞急忙站起来,让他等一会,快步走出了包厢,找到之前沏茶的小姑娘,将自己的会员卡递给她,让她将刚刚泡的茶叶给自己取一斤打包拿过来。
  小姑娘一脸心疼的看了看余飞,几分钟以后,一个包装精美的檀木盒被送了过来。
  “多少钱?”
  余飞接过会员卡和茶叶之后问道。
  “你还是别问了。”
  小姑娘摇摇头,这茶叶是茶楼最好的,这个盒子里面几乎是茶楼所有的存货,刚刚去取的时候,茶楼经理打电话给刘老大专门请示了一下,刘老大在电话那边心疼的直叹气。
  “你还是告诉我吧。”
  小姑娘越不说,余飞越觉得这茶叶可能贵的吓人,恐怕刘老大吹的牛要将他吹哭了,他给自己承诺,自己的消费可以全免。
  “这是最好的特供西湖龙井,我们店一年也就能搞这么点货,市场价,大概需要一百二十万。”
  小姑娘一脸幽怨的说到,她说的这还是进价,泡成茶卖出去,那价格就更恐怖了,她就是茶楼专门请来的技师,她的主要工作就是泡特供西湖龙井,现在差点被余飞全部端掉,当然不高兴了。
  “……”
  余飞一手扶额,这个礼的确很重,但是自己还负担得起。
  “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余飞摆摆手,这点钱他还是花得起的,打发走一脸幽怨的小姑娘,余飞走进了雅间之中。
  “你干什么去了?”
  陈东等了半天余飞才进来,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看你挺喜欢喝茶,就给你准备了点。”
  余飞进门之后,控制住情绪,这是他这辈子送出去最昂贵的礼物了,却装作很平淡的样子,将手里的檀木盒递上去。
  “算了吧,我可没那闲情雅致,也就是和你随便说说。”
  陈东虽然不懂茶,可还是觉得余飞这份礼肯定不轻,光从那雕刻精美的檀木盒子就看得出来。
  “没事,也值不了多上钱,你带上闲了泡几杯喝。”
  余飞说这话的时候,内心都已经在滴血,但还是坚持将檀木盒子塞进了陈东的手里。
  陈东觉得可能就是几万块,最后想了想收了下来,如果他知道那么贵重,打死都不会要。
  将陈东送走之后,余飞转身回到了茶楼,拿出银行卡,直接刷了一百二十万,他不想欠刘老大的人情,最难还的就是人情了。
  就算酒店的经理不愿意,余飞还是坚持刷完卡再走,因为余飞的特殊身份,经理拗不过余飞,只能同意。
  余飞离开以后,经理急忙给刘老大打过去电话,然后被刘老大狠狠的骂了一顿。
  余飞开车还没走出县城,就被刘老大追了上来堵住了去路。
  “余哥。”
  刘老大走下车,二话不说拿出一张一行卡递在余飞的面漆那。
  “你这是干什么,我白喝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再白拿就不对了。”
  余飞在看到刘老大下车的时候,就知道他干啥来了。
  “就算你不同意,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老大,我的就是你的,而且还是你给我和陈局长牵线搭桥,我们这些兄弟才能过上平稳日子,否则有再多钱,我们花的也不踏实,说不定现在我就已经在吃牢饭了,所以这钱,你必须拿着!”
  刘老大挡在余飞面前,一脸坚决,一副你不收下,我就不让开的样子,打我也不行。
  “唉,行,希望你这钱我花的舒坦。”
  余飞苦笑着摇摇头,刘老大以前是被自己逼着给钱,现在是追着给自己钱,不过以前那些钱余飞都捐掉了,现在刘老大已经开始转型洗白,做起了正经生意,这钱还算干净,余飞就收了下来。
  “保证没问题,很多兄弟都被我安排去手下的产业,干活拿工资去了,那些违法的勾当,我们都在慢慢退出,这钱绝对没问题。”
  刘老大认真的说到,他曾向余飞保证过,绝对不再挣亏心钱,现在也的确在履行自己的承诺。
  “那行了,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吧?”
  对于刘老大的改变,余飞非常满意。
  “嘿嘿,好不容易遇到你一次,我做东,咱们玩玩去?”
  刘老大又露出一脸嬉笑的样子,他现在的目的之一就是紧紧抱住余飞的大腿。
  “算了,糟心事太多,没心情,改天吧。”
  虽然余飞已经想明白了人道主义补偿的事情,但还是很糟心,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够他闹心一段时间了。
  “啥人敢让咱们余哥糟心?说出来,我让他糟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