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上吊自杀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啊!余飞欺负人了!余飞仗势欺人了啊!仗着有钱就欺负我们这老实巴交的农民了啊!……”
  女人躺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大喊,边上其他人都看的一脸无奈,这已经是不要脸界的鼻祖级人物了。
  “余哥,这?”
  刀疤毕竟不是本地人,根本没见过这种场面,看到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他脸上出现了杀气,转头对余飞试探性的问道。
  “不要急,让她闹,你们回去拿些吃的喝的来,咱们看她能闹多久。”
  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了下限,余飞刚刚也就是说说,如果自己首先让人把树栽进她家地里去,就是自己犯错了,他让王大锤等人去后山的院子里搬来啤酒瓜子水果,索性大家也不干活了,坐下来看着女人表演。
  一帮爷们席地坐下,嗑着瓜子喝着啤酒,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女人。
  女人滚了半天,发现根本没有人鸟她,自己也表演的累了,竟然走过来想要拿水果吃。
  “滚开!”
  王大锤要不是余飞不让动手,早就将这个婆娘屎都打出来了,看到她竟然厚颜无耻的想要吃自己的水果,往前一站,大吼一声,将那个婆娘吓的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王大锤打人了!余飞指使王大锤打人了!……”
  那个婆娘又开始了表演。
  可惜压根没有人理她,都冷冷的看着她,她撒泼选错了地方,找个闹市还不错,不明情况的人可能会帮她说几句,这里都是村民,还都向着余飞,她只是自导自演自我满足而已。
  “余哥,着怎么办,她万一天天堵在这里,我们也天天坐在这里嗑瓜子吗?”
  孙赖子吐出瓜子皮,对余飞问道。
  “你以前做坏事时候的机灵劲呢?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吃货,都不给我想个点子!”
  余飞白了孙赖子一眼,这货还有心情嗑瓜子,就属他吃的多吃得快,一袋子洽洽瓜子,十几分钟就能嗑完,真是个高手。
  “你还记不得上次周家的婆娘闹事,当时阿姨过来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要不让阿姨来处理?”
  瘦猴凑上来说到。
  余飞听完摇摇头,那件事别人不知道,余飞可清楚的很,是因为王淑玲手里有对方的小辫子,对方顾及名声,所以最终退缩了,可就以这个婆娘的尿性,长的丑还这么讨厌,估计没人看得上。
  “那怎么办?碰又碰不得,放任不管也不行。”
  有句俗话叫‘十个会说的,说不过一个胡说的’,这个女人不讲理,不要脸皮,还真的难住了大家。
  “要不咱们报警,让韩所长来处理?”
  孙赖子觉得靠一帮大老爷们,还真的拿这个婆娘没办法,干脆报警。
  “这事儿警察来了也没用,根本说不清楚的事情。”
  余飞对这种民事纠纷最清楚了,这也是警察最头疼的,根本处理不出来什么结果来。
  “反正一毛钱她也别想要!这种人决不能惯着!”
  刀疤冷冷的说到,要是这里没有别人,估计以刀疤的暴脾气,这个女人的孩子,明年的今天就得给他妈上坟了。
  梅媛馨做好了饭菜,等不到余飞回去吃,便寻找了过来,看到所有人都没干活,全都坐在那里嗑瓜子呢,同村的李婶躺在地上鬼哭狼嚎,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余飞,这是怎么了?”
  梅媛馨疑惑的问道,虽然猜到发生了纠纷,但是梅媛馨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余飞将过程大概说了一下,无奈的摊摊手。
  “那几颗杏树我知道,的确不是野生的,但也不是李婶家的,那是我前夫他们父子栽的,当时为了治病,他们出钱找了个风水术士,风水术士告诉他们,在这个方位栽树,可以引导风水,让他们家家丁兴旺发大财,他们栽树以后心里不踏实,后来才进的山,然后就死在山里没出来,这件事我也没和任何人说过。”
  梅媛馨竟然知道那几棵树的由来,当她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难怪没人知道那几棵树是怎么来的,看起来又长的很规律,原来栽树的人是有意为之,后来两人就死掉了,当然没人知道那件事。
  不过那风水术士也挺坑人的,说好的人家家丁兴旺发大财呢,连个后都没留下便全部挂了,那恐怕是个巫师才对。
  “李婶,你现在有啥说的吗?”
  余飞站头问道,梅媛馨故意说的很大声,那个泼妇当然听的清清楚楚,她这会还在地上躺着呢,浑身都是泥土,尴尬的不知道爬起来还是继续躺着,她也就是见利弃义,看到余飞有钱了,想讹一点,没想到这些树真的有正主。
  “你凭什么证明那树是你前夫栽的,你证明不出来,就不算数!”
  还真是无理闹三分,没想到她还有说词。
  “你还要不要脸了,那你证明一下那些树是你栽的啊!”
  王大锤那个暴脾气,当场就翻脸了,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砖头握在了手里,要不是余飞急忙拦住,都糊在泼妇的脸上了。
  原本在余飞让大家吃吃喝喝的时候,李婶就想走了,又觉得走了不甘心,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经过今天的事情,她没闹出个结果,以后就在村里会成为笑柄,钱没讹到,反而让大家都会防着她,她知道以后自己的日子难过了。
  “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人妇道人家,我不活了!”
  李婶站了起来,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转身向山里跑去,所有人都冷眼看着,没有一个人去阻拦。
  “余飞,要不要我去劝劝?”
  梅媛馨毕竟是女人家,发生这种事有点害怕,万一这个女人真死了,就算她是无理取闹,余飞也脱不了干系。
  “不去!她就等这个台阶下呢,就不给她这种人台阶,一会她就老老实实回家去了。”
  余飞摇摇头,这个女人想用她的命来威胁自己,那就让她去作吧,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就算她真死了,村里还少个祸害,自己宁愿出丧葬费给别人,她都别想花自己一毛钱。
  “可是……”
  梅媛馨看到越来越远的身影,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了,走,各回各家吃饭,吃完饭继续干活。”
  余飞摆摆手站了起来。
  大伙便收拾收拾各自回家吃饭去了,余飞也没将那个闹事的婆娘放在心上,可是刚刚吃完饭,就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有村民冲进了院子。
  “余飞,大事不好了,李婶上吊死了!”
  一个村民冲进来大声说道。
  “什么?真的?”
  余飞蒙了,那个婆娘自己做了亏心事,都不要脸都那种程度了,竟然舍得死掉,这不合理啊,更不合理的是,她不是跑去山里的方向了,就算真吊死在山里了,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
  “真的!她好像原本不准备真的死,可是发现没有人拦她,所以从山里回了村,拿了一根绳子,拴在在自家门口的树上,站在凳子上哭嚎,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是大家知道她的为人,也没人理,最后好像自己不小心踩翻了凳子,真的吊死在了自家门口。”
  来报信的村民,正好之前也在后山干活,目睹了后山发生的事情,又住在李婶家的隔壁,对事情发展掌握的相当透彻。
  “余飞,要不你收拾东西赶紧跑吧?”
  梅媛馨手里的碗筷掉在了地上,她急忙转头对余飞说道。
  “跑什么跑?她那是自杀,和我有啥关系。”
  余飞翻翻眼睛,梅媛馨这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吧,余飞不觉得自己犯了啥错。
  “余飞,好像法律上有连带责任这一说。”
  村民提醒了一句,有时候这种事,还真的说不清楚。
  “没事,你们该干活干活,我相信法律总有公断。”
  余飞摆摆手,虽然他的心情日了狗,但还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
  死了人当然有人报警了,很快镇上的韩所长就来了,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便偷偷打电话给了余飞。
  “余飞,这事不好办啊,你如果认识人,得早早准备一下。”
  韩世杰在电话那边小声给余飞说道,估计他这会就在村里,这是在偷偷给余飞打电话,所以声音压的很低。
  “我又没杀人,没事吧?”
  余飞总觉得自己没啥责任。
  “唉,话不能这么说,法律公正是一方面,可是有时候为了保护弱势群体,也有一些权衡利弊的做法,公平是相对的,毕竟有时候有钱有权之人能力大一些,不这样的话,容易让弱势群体受到不公平待遇,这也是没办法,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反正这事儿你脱离不了干系!”
  韩世杰解释了一些,又觉得和余飞说这些太扯淡,直接说出了结论。
  “我和陈局长挺熟,我如果告诉他事情的始末,他应该能给我个公平吧?”
  余飞也被韩世杰的说法镇住了,既然如此,自己也不是仗势欺人,只不过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恐怕这事陈局长都帮不了太大的忙,死了人,是要经过法庭审判的,那一关才是最重要的。”
  韩世杰身在其中,当然了解的很清楚,陈局长能做的,也顶多是在搜集证据的事情,多帮余飞找点有利的证据,这些韩世杰也能做,他和余飞关系不错,不用余飞交代就可以做。
  “那边我不认识什么人。”
  余飞摊摊手,自己又不是天天犯事,而且起步低,法院根本没有什么熟人,可这事如果听天由命,他也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