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被袁心怡强推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妙手神农最新章节!
  余飞其实不是一个花心的人,可世事难料,一个人的能力越强,便会相对应有更多的责任,然后他便会经历更多的事情,感情便随之产生,有时候难的不是产生感情,而是如何去对待感情。
  余飞看到袁心怡的泪珠,她每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余飞就仿佛心尖滴下一滴血。
  “心怡,你知道的,我不能对不起莹莹,对不起。”
  余飞思考许久,终于开口说道,拆东墙补西墙没有任何的意义,快刀斩乱麻有时候看似残忍,对于对方却是最好的,免得让对方受到持续的伤害。
  “余飞,这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认识你太迟。”
  袁心怡摇摇头,坚强的擦干眼泪,转过头不再说话,开车直奔机场,这边事情已经完结,余飞已经准备离开省城。
  余飞坐在副驾驶,一根烟接着一个烟,他知道袁心怡看似忍住了眼泪,可是她脸上悲伤的表情却无法掩饰。
  到达机场的时候,袁心怡竟然从取票窗口拿出了两张机票。
  “你不回家族去吗?”
  现在袁家算是风雨飘摇正在遭遇大难,加上还有接二连三的暗杀,余飞原本以为袁心怡会回到家族,没想到她竟然要和自己一起回去合水县。
  “回去干什么?让别人看笑话?让别人当着我的面议论我倒贴都没人要?”
  袁心怡转过头,神色灰暗,说了一句话,将车钥匙交给家族派来取车的人,转身向安检走去。
  余飞沉默了片刻,转头看了一眼袁家派来取车的男子,那人一脸无辜的看着余飞,他只是个外围成员,啥都不知道,看到余飞和袁心怡难看的脸色,还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吓的话都不敢说。
  余飞也没心情和他解释,转身跟着走了过去。
  机票是之前就准备好的,所以余飞和袁心怡的座位是挨着的,上了飞机,袁心怡系上安全带,带上眼罩,仿佛睡着了一般,一句话都不说。
  余飞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心烦意乱,便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直到飞机飞上了高空,他也没有动过,看着一幢幢的建筑变小,最后甚至被云层挡住。
  袁心怡中间取下过一次眼罩,看到余飞宛如雕塑般坐在哪里,她咬咬牙,最后又带上了眼罩。
  随着一阵摇晃,飞机落地,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大家打开安全带,开始下机。
  袁心怡率先走了下去,余飞看到她拿着手机快速的捣鼓着,等走到机场外面,余飞以为袁心怡不打算理会自己了,准备去打出租的时候,袁心怡将之前便停在机场的车启动,开过来停在了余飞面前。
  余飞撇撇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心想袁心怡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袁心怡什么也不说,在机场高速飙了起来,余飞不敢开口,只能看着她将车速不断提高。
  余飞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袁心怡不会万念俱灰,觉得自己就是个负心人,打算将车速提到最高的时候,然后对准坚硬的物体撞上去,来个车毁人亡,打算拉自己垫背,和自己做一对黄泉路上的夫妻。
  “心怡,你不要冲动,其实你是个好姑娘,不用这样的。”
  余飞心虚了,急忙开口说道,希望可以让袁心怡冷静一些。
  “冲动?你怎么知道我冲动了?”
  袁心怡头都没回,直接问道。
  “车速这么快,当然是冲动的时候才会这样?”
  余飞理所当然的说到,普通人除非是不要命,不然为啥这会都飙到了一百四了还在加速。
  “你说什么都没用,我袁心怡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得不到就抢回来!”
  袁心怡坚决的说到。
  余飞的小心肝一颤,袁心怡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节奏,看来自己的判断八九不离十,自己的大好青春才开始,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敢爱敢死的人,余飞欲哭无泪。
  “心怡,强扭的瓜不甜。”
  余飞想要最后再争取一下。
  “我管他甜不甜,我享受扭的过程,只要扭下来我心里就舒服。”
  袁心怡相当的倔强,而且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彻底将余飞借用的古言给打败了。
  “你放过我好不好?”
  要不是车里的地形狭窄,余飞恨不得给这个不要命的姑奶奶跪下了,因为车速已经到了一百五了。
  “不好!”
  袁心怡相当坚决,不带任何的商量余地。
  余飞面如死灰,这个时候袁心怡绝对是碰不得,她的神经估计已经紧绷了,说啥都不好使,说的越多,死的可能越快。
  余飞已经开始思考遗言,拿出了手机,准备群发给自己的好朋友,让他们帮自己照顾父母。
  这时车速忽然降了下来,因为前面要出高速了,发现车速降下来的余飞一脸激动,只要小命还在,啥事都好解决。
  坐在后排的余飞没有发现,袁心怡此刻脸色通红,一脸娇羞,完全不像是要去自杀的样子。
  车很快停在了一家酒店的专用停车场,余飞一脸懵逼的跟着走下车,不知道袁心怡这是要做什么。
  在飞机上,袁心怡取下眼罩,看到余飞的样子,便默默做了一个决定,既然得不到余飞的心,那就得到余飞的人!首先抓住了人,再慢慢征服余飞的心。
  袁心怡别看是天之骄女,但却不是玻璃心,反而是一个内心坚韧的人,毕竟是从大家族复杂的环境中长大的,成年之后立马前来这边打理这边的生意,怎么可能那么脆弱。
  所以她有种越挫越勇的韧劲,被余飞拒绝,她反而越对余飞感兴趣,这便是强人心理,越无法攀登的高峰,他们反而越喜欢。
  所以下飞机便立马打开手机捣鼓的袁心怡,其实是在网上订房间,她选了一间情侣套房,预定了下来。
  她做起事来就是雷厉风行那种,既然决定了,便一路狂飙,决定赶紧赶回来,将正事办了,最重要的便是将余飞给睡了,生米煮成熟饭。
  所以一路上两人鸡同鸭讲,余飞以为袁心怡肯定了自己嘴里的冲动,是要拉着他自杀,而袁心怡以为余飞知道自己要睡了她,也是一脸坚决,余飞被吓尿了,袁心怡被羞坏了。
  两人各怀心思,一路上都相当的忐忑,当余飞带着余飞走进大厅登记的时候,余飞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被袁心怡推进了一件情侣套房,似乎才反应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
  余飞看了一眼房间中间的大圆床,还有周围的各种道具皮鞭手铐之类的,头顶冒出了无数黑线。
  “你说呢?”
  袁心怡得意的笑了起来,仿佛要对小弟弟做坏事的大姐姐。
  “不要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
  余飞还是有些心虚,袁心怡突然的转变,让他无法接受,而且一个大男人被女人睡,想想都觉得有些浑身不舒服。
  “说什么说,老娘今天就要霸占了你!”
  袁心怡一边走,一边解扣子,原本她今天穿的就是一间普通连衣裙,随着背后的扣子被她解开,连衣裙缓缓下滑,余飞看到她秀丽的双肩,还有可爱的小锁骨都露了出来。
  “等一下!你到底想做什么?”
  余飞心里更慌了,虽说袁心怡经常穿的很暴露,还时常调戏自己,却从没有实质的进展,余飞也知道她绝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忽然露出这副饥渴的样子,真的吓到了余飞。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说话间,袁心怡的扣子全都解开了,余飞看到连衣裙又向下滑了一段距离,胸口的大家伙,原本紧紧的被包裹在布料里面,这会竟然都欲遮还羞的露出了少半个了。
  那抹雪白,简直像刚出锅的白面馒头,充满了弹性,相当的细腻。
  余飞的嘴巴动了一下,咕嘟一声咽下去口水,说不诱人是假的,那两个家伙太饱满诱人了,中间挤出来一道海峡,深的仿佛可以装下一座山头。
  “不行,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余飞连连后退,虽然他很想很想,他是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正常的生理需要和反应都是有的,此刻他的裤子已经撑起来很高了,可是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袁心怡却不打算放弃,轻轻一抬脚,右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从余飞的头边飞过,一只小巧精致的小脚暴露在了空气中了,可爱的小脚趾动了动,慢慢踩在了地摊上。
  另一只脚抬起,仿佛为了专门勾引余飞,向边上一甩,高跟鞋轻轻落在了床边,还弹了几下。
  仿佛老天专门眷顾一些人一般,袁心怡的小脚都长的非常美,加上薄薄的肉色丝袜衬托,显得宛如圣物,让人有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
  “原则?你将老娘按在墙角,差点强上的时候咋不说原则,你偷看老娘洗澡的时候咋没有原则?”
  袁心怡的气势彻底将余飞碾压,一副女王般的既视感,一步步走向的余飞。
  “不是这样,这不一样,我那是一时冲动,我没法给你承诺,没法对你负责!”
  余飞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幸好还可以绕着大圆床转圈,不然早被堵在墙角了。
  “你现在也冲动一下啊,老娘就在这里,你上来就是你的!”
  袁心怡继续靠近,说话的时候魅惑的笑了一下,还伸出柔软的舌头,舔了一下火红的嘴唇。
  “心怡,你不要这样,我有点怕。”
  余飞怂了,真的怂了,如果袁心怡做出娇羞的样子,也许他早就不堪挑逗冲上去了,可是她强势起来,女王般的气势让余飞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奴才一般,半点不敢逾越。
  “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一定让你留下难忘的记忆。”
  袁心怡打的就是这个心思,让余飞时时刻刻都能想起自己,就算余飞有其他的女人,也得想得起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