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青山不改 旧业重操(1)


小说:百鬼邪术  作者:痞子狗阿旺
  训练长达了两个多月。
  我甚至怀疑过,我会不会就这么爱上这般野人的生活。
  期间也有过燕子爸和张叔,甚至黑仔小静以及燕子来找过我们,但每次这时间就碰上幽灵拉我们进山学生。
  他们找不到人,就把带来的食物放我们搭帐篷的地方。
  可每次幽灵,我们的王司令都不让我和胖子吃,他说野外生存除了特殊的技能和知识外,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无坚不摧的意志力。
  所以每次我和胖子都只能吃着自制的生鱼片,看着好酒好菜不能动,胖子每次都能自我催眠,拿着生鱼片说“又得一片水煮鱼片”,喝着自取的露水说“纯天然的国酒茅*台”。
  但说到意志力,我和胖子对幽灵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简直就是望尘莫及,记得一次意志力大考验课上,我们三人全副伪装,就趴在泥潭地里,身上就带了自制的生鱼片和露水。
  游戏规则就是趴着,看谁坚持到最后,最后毋庸置疑就是幽灵以三天三夜完胜我和胖子,这期间他除了进食和补充水份外,基本上一动不动,哪怕飞禽走兽在它身上拉撒。
  而且他补充水份也很少像我和胖子一般大口大口喝,基本上都是用水润润嘴唇,最多就是喝一小口,吃东西更是按需进食,以保存体力,这得原以他多年狙击手训练培养出来的变态意志力。
  按他所说,他以前在执行任务时,有时一个狙击位置少则一趴几天,多则十天半月的。
  经过尽两个月的魔鬼训练后,我们三个如出山的野人,又回到了文明的人间,在燕子家作了简单的形象整理。
  本来我们三还意犹未尽,想再极训一年半载的。
  但黑仔送来消息,邓刚已经全部照单备齐装备,行动随时开始。
  我们才结束了这我与胖子终生难忘的魔鬼极训。
  一到食府就见院前停了一辆大块头。
  恰恰我、胖子以及幽灵都喜欢车,换句话来说,哪个男人不爱车,不都说车是男人的第二老婆吗!
  我远远的就认出这是一辆产于百年老牌,福特旗下的一款越野利器,“福特F150”大皮卡。
  胖子早按奈不住激动,上前抚摸着它魁梧霸气,野性外露的车身,“看看!看看!好家伙!,这不愧是被称为陆地上的野兽——猛禽!你们看看它这身线,看看这块头,看看这脸,这屁股,往这这么一放,就像一只大野兽趴在这儿,等能训服它的主人。”
  而巡视一圈后的幽灵用手敲了敲它坚实厚重的车身钢板,甚是满意说道“全车身采用高强度钢冲压而成,提高了车身的耐用性,四胎全改装了全地形轮胎,再加280的离地间隙,29.1度的接近角,20.7度的离去角,这样的参数通过性没得说,能更有效地对付各种复杂路面,此款车还加装了AdvanceTrac与RSC的防翻滚稳定控制系统。”
  见到这“血气方刚”与野兽齐名的大家伙我也是压抑不住不断沸腾的血液,进屋找黑仔拿来钥匙,迫不及待上车启动,“轰隆”一声闷声,空档油门一给,发出如野兽睡醒般的低鸣声,浑厚有力。
  胖子与幽灵还有黑仔也早已一并上车,我手握挡杆,兴奋说道,“哥几个,坐稳了,让我们来试试这拥有331kW的最大功率,和587Nm最大扭矩的动力表现如何。”
  话声未落,我前进挡一挂,方向盘一打,油门踩死,一个大甩尾,庞大的车身伴着轮胎与地面摩擦出的“吱吱”,和一股白烟,如离弦之箭,一触即发就蹿出。
  我们四人尽兴撒野一番后,便打道回府,准备行动的计划。
  在食府用过午餐,众人准备商量路线和计划时,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请问这里是许文明家吗?”
  我听着声音很熟悉,与众人一并走出大厅,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皮肤哟黑,双眸透露精明,一脸永远挂笑容的男子站在门口。
  见状的我大吃一惊,来者居然是大昌通!大昌通一见我们这几个熟面孔,立马自来熟起来,大步朝我们走来,嘴里直念道“哎呀!终于找到组织了!不枉我千山万水呀!”
  我立马出言让他止住向我走来的脚步“你站止,谁是你组织呀,别乱拉关系,你来这干嘛?”
  “师傅!你这是咋啦?我是通,我们不是一起经历过了么,那我还不就是你们组织的成员。”大昌通一脸蒙相。
  我说“我们没组织,别乱说话。”说着我逼近他一步“你别转移话题,来这干嘛了?”
  大昌通应道“师傅你不是马上又要行动了吗,徒弟这就赶紧过来给你鞍前马后呀!”
  “哎呦!你小子消息很灵通呀!你怎么知道我们有所行动的?”胖子好奇不已,抢在我前面问话。
  大昌通一听这问题,来劲了,一脸自以为傲的表情“开玩笑,我大昌通打听小道消息自然有一手,别说大昌的事了,只要是我想知道的,就没有打听不出来的。”
  幽灵也打趣调侃说“行呀!以后你改名全球通得了,有情报员的天赋呀,小伙子!”
  其实大昌通不说,我也猜出来了,他此行目地不就是为了钱来么,一是为躲避高利贷,二么,肯定是为了上次欧阳教授收走的那块神秘青铜九宫格方板。
  这不!我还没开口问,他就先露出尾巴,忙问道“师傅!怎么没见欧阳教授呀?他没跟你们一起行动呀?”
  我说“你自己打听呗!反正你那么牛!”
  语毕,便言归正传“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但是我明确告诉你,这次行动没你什么事,你早早打消这个念头的好。”
  我本以为大昌通会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试图说服我。
  但没想他居然没有,而是笑嘻嘻说“师傅你多虑了,我刚刚说到鞍前马后并不是要追随你们,而是留下来在这食府帮你们照顾家里,也刚好给自已谋个讨生记的工作,自从上次巴人古墓的事一闹,我也没再开船了。”
  我对大昌通的话是半信半疑,因为我看见他精明的双眸流露出别有隐情的眼神,但我没打破砂锅,心想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胖子老板架立马起来,说“我看行,这我们一走,店里有个男的也好。”说着就把大昌通的包接过来,“接下来正好要装修,你刚好给我把把关,工资月结,行啦!去吧!去熟悉一下我们的食府,我们要研究行动方案了。”
  根据邓刚给的信息,女娲石皆有可能在地处中国西南腹地的贵州。
  贵州与云南、四川比邻,云贵川三地构造成中国西南地区,这三个地方都有分布不均的苗族人。
  而根据邓刚讲的女娲石故事来看,苗族是我们找女娲石的突破口,而我们在四川大昌又得知樊蛮蚩这个魔君与女娲石有渊源。
  他曾经在贵州与古苗族人有一段故事,才与女娲石纠缠上渊源,那么从邓刚提供的信息与樊蛮蚩的故事,更有力的说明这块又称“帕米尔玉”的女娲石在贵州的可能性又加大。
  可我们网上查资料,得知少数民族在整个贵州分布多,而苗族分散广范,如果一一去排查,估计查到吐血都只是事倍功半,必须有侧重点去查。
  于是我们把分布在贵州的苗族区域过了一遍,最后目标锁定在位于东经107°55′~108°22′和北纬26°02′~26°34′之间的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西南部的一处名为雷山县的地方。
  雷山县有一地名为西江的镇,镇下的南贵村有现存目前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千户苗寨”。
  虽然我们不知道女娲石会不会在那地方,但这是经众人一致研究后决定的目地地。
  隔天一早,我与幽灵、胖子还有黑仔四人带上邓刚准备的装备,全副武装,开着F150猛禽就动身出发。
  因为我们违禁品太多,而且又没有像欧阳教授那样有国家支持的特殊身份,坐飞机装备肯定带不走,还会被当恐怖分子给抓起来,所以才自驾游。
  这也是一开始我让胖子在装备清单上加越野车的用意,不想胖子挺有品位,狮子大开口,要了五十万起价的F150。
  这车还真没选错,起码“后备箱”随便装都没问题,胖子还让邓刚在后斗加了盖子和防流架,再把备轮挂上,加一把工兵铲,顿时“味道”就十足了。
  从丽江出发到贵州全程约1015.4公里,按计划,我们走大丽高速转杭瑞高速最后从沪昆线进入贵州。
  这样全程约13小时,我们四人轮流开车,基本一路马不停蹄。
  路程上,胖子把事先下载好的歌曲一首首放,突然一首汪*锋《像梦一样自由》的摇滚曲传入我们耳旁。
  那电子音器碰撞出来的激情,和汪*峰那似有历经过沧桑的烟喉嗓一起,我们都不禁被这融入此情此景的歌曲拨动到内心那自由不羁的弦。
  特别是歌曲唱到,“你是否还会陪着我,我最思念的亲人啊,当我已经告别昨日,驶向去未来的路,我要像梦一样自由!”这段时,坐副驾驶的胖子另有它意地看了看我,而我也默契地看向他。
  还有幽灵,黑仔更是早已轻声跟着哼哼起来,车上四人不约而同的默契唱起来,也许就像歌曲所唱的一样,“我要像梦一样自由,去追求未来,昨日已去,可兄弟!你们还会继续陪着我的是吧?”
  行至近九小时,我们进入了贵州地界,由于F150是“实至名归”的油老虎,我们行至一处普安县时,已经没多少油了。
  便进入服务区加油,现在不是旅游期,高速上行驶的车并不多,我们快进入服务区时。
  突然一辆最新款的普拉多SUV,疯了一般从我们侧前方恶劣加塞进来,把胖子吓了一跳,这车的外形和车主开车一样张杨,全车加高了底盘,改装了加宽全地形轮胎,探照灯也是按越野拉力赛的车的标准去改装。
  胖子被“欺负”,咽不下这口鸟气,追上前,准备找人家理论理论。
  到服务区就见普拉多停于加油机前,胖子气冲冲下车。
  我们其余三个了解胖子的脾气,怕他没轻没重与别人拳打脚踢起来,便上前把把关。
  到车前,只见后排坐了三个男子,不见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上有人。
  胖子没好气问道“喂!你们怎么开的车?不要命也别连累胖爷我。”
  车上三男子看上去个个也非常人,长相可谓是令人过目难忘。
  各是鹰头雀脑、鼠目獐头,臼头深目,同共特点就是凶神恶煞,面目可憎,眼中流露出的凶光令常人猛这么一对眼,都是为之一颤。
  胖子正气头上,没注意这三人眼中投射出的凶光。
  而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恐怕这三货不是省油的灯,为了不滋生事端,我提醒胖子有话好说。
  然后连忙抢到前面,说“朋友!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你们开车注意点,考虑一下被你们加塞车的安全,大家出来玩,谁也不想出点意外是吧!”
  车上坐于中间的是一位看上去较为年长的,估摸年龄也不在我父亲之下,但看上去依然精神抖擞,他见我说话还算客气,眼神也稍稍和谐一点,说“呵呵!是是是,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了。”
  此人声音一出,我不由得后脊一凉,他的声音沙哑阴沉,忽这么一听就像是来着阴间的声音。
  我不禁打量起他,但见他放于双膝的左手长得甚是吓人,犹如百年枯树根般,没有一点血色,且十分粗厚,一看就感觉孔武有力的感觉。
  胖子也注意到了,他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冷不丁说“没事没事!大家都是文明人,说清楚了就好。”
  然后立马拉着我们退到自己的车边,悄悄说“你们看见没?那人长了一支僵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