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 真实(结局)


小说:武侠之长生路  作者:西城墙
推荐阅读:东皇斗神 鬼伏  炮灰继室重生记 天火大道 盛宠医品夫人 花繁木暖 约会大作战之反转士道 天地封尽 网游之男神从了我吧 
  人进化后,会怎么样?
  身体的变化不说,心境的变化才是最玄妙莫测的。? ? ?·
  就林长生自身,他感到自己似乎越来越奇怪了,很多想法莫名其妙的就冒了出来,过后无不叫他心底发寒。
  站在热闹的街市,看着四周欢声笑语的白姓,林长生再也没了那种世俗也不错的想法,只觉自己与他们有着无比巨大的鸿沟,似乎他看得不是就近的人,而是一幕幕电影画面一样,纵然再真实,也不在自己跟前。
  “你怎么了?”身旁,尹凤察觉到了林长生呼吸有些不对,扭头问道。
  林长生心神动了动,压下了刚才那诡异的感觉,强作欢笑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一时有些走神。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走着,他的思维再次不由自主的发散开了,脑中各种想法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一个个都莫名、奇怪。每次都是尹凤开口,才把他换回。
  见他这个样子,尹凤也没了兴致,与他一起回家。但纵是坐在院子中,他也尝尝出神,完全无法集中自己的精神。
  他在想什么?
  简单说,他在想道!复杂点说,他什么都想,一个念头发散下,会生出无数想法,有的甚至截然相反!无情点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他想到的,多是本质的东西,但世事越靠近本质,就越发无情。如人,从初生到死亡,他就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想到,自己是否可以吞噬人呢?
  遮天中,那些至尊为了延命,不就以吞噬生灵为手段吗?那自己,是否也可那般?
  又如,他此刻完全可以操控风雨雷电,那与白姓口中的“神”又有什么差别?这个念头冒出来,他看人时,竟宛若在看蝼蚁 ?·
  难道说,生灵进化后,真的难以在与落后的生灵生活在一起?
  回过神,他看了一眼天色,不知不觉,竟然天黑了。目光转向尹凤所在的房间,灯光已经熄了,但他知道,尹凤还没有休息,她大概也在担心吧。
  走到她的门外,林长生犹豫踌躇,最终还是没有进去,反而离开了院子,前往门氏。
  这个世界,进化的人有两个,一个他,一个就是尹仲。对比原著,尹仲显然没有他这种情况。为何如此?因为没了记忆,甚至连自身能力都无法运用。
  这样的人,纵然是超人,也与一般人无二。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奇特异常。
  但林长生相信,纵然尹仲依旧有记忆,怕也不会像他这样。因为他是魔,而不是神。或许,这些莫名的心思,正合他的想法呢。
  可这,对还是不对呢?
  谁也说不准,林长生也一样!
  他希望仔细观察尹仲,从他那里得到灵感,以控制自己此时心绪不稳的情况。
  站在门氏小院外,看着依旧亮着灯火的屋子,以及里面传来的欢呼打闹之声,不知为何,林长生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轻轻吐了口气,静静的盯着里面,墙壁根本无法阻拦他的目光,叫他把屋内几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在说什么?
  只是平常的家长里短,除了幽默一些,又有什么不同呢?
  林长生明白,一切的不同都在于他的心!心不同,看到事情的反应也不同了。这点谁又不明白,但事到临头,却往往是无法自控的,就如林长生的心情,若非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他绝对会再次思维发散,陷入自我的思绪之中。?  ·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此了。
  “哈,你也真是可笑啊,还‘神’呢?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神吗?此时你在干什么?羡慕屋子里的人吗?难道,这些你没有吗?”
  深深呼着气,他渐渐压下了体内的愤怒,深深的看着屋子,身子瞬息消失。
  龙泽山庄,刚刚休息的童战猛然惊醒,光洁的额头冷汗淋淋,双眼瞪大,瞳孔紧缩,露出恐惧之色。他大口的喘息着,飞速掀开身上被子,快步往外走去。
  同一时间,这般动作的还有两人,正是与童战一起出山的天行与金两位长老。三人很快聚集到了一起,童战忍不住道:“两位长老也感应到了……”
  天行长老沉重点头,表情极为怪异道:“一双眼睛,我似乎看到了一双恐怖的眼睛,他就在天上看着我。”
  童战失色,道:“怎么办?该怎么办?这爽眼睛到底是什么意思?”
  天行长老没有说话,也是一脸惊惧。
  此际,金长老突然道:“那爽眼睛有些熟悉,我似乎见过。”
  “咦?”二人齐齐看向他,目光惊诧。
  金长老道:“你们两人也一定见过。五年前,水月洞天。”
  经他提醒,二人豁然睁大眼睛,有明悟,有骇然,是他!是他!可怎么会?
  突然,童战失声道:“难道,难道他成功了?他……他真的成神了?”
  金长老点头,沉声道:“若非如此,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族长、天行长老,你们不要忘了,除了他,还有一个尹仲。若非尹仲出了问题,也必定成魔。尹仲可以成功,那个人又为何不可以?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的预兆会是什么?会不会就是族长之前梦到的灭族之祸?”
  闻言,二人脸色再变,尤其童战,骇然失声,头脑空白一片。倒是天行长老,他想了一下,道:“我想不太可能。虽然我与那位林长生接触不多,但从族长、童心等人的话语来看,此人并非邪恶之人,只是太执着于武道。不过我们三人齐齐感应到了他……”
  他犹豫了一下,道:“此次预兆,必定与我童氏一族有关。”
  会是什么?
  童战抓着头,死死思索着,良久,他脑内灵光一闪,脱口道:“灵境!”他抬头看着两位长老,快速道:“一定是灵境。我记得童心曾说过,他曾挑战天地之威,就是靠灵境躲过一劫的,只是那次把灵境丢失。他知道灵境的神奇,想来是不会放弃的。”
  “不行,四大长老有危险,我们……”
  “冷静!”金长老喝了一声。天行长老也道:“族长,若是此人真志在灵境,以我们的能力,怕是联手也无法阻止。而且,他若只是志在灵境,对我们来说,倒也不是坏事。”
  天行长老的话如晨钟暮鼓,震响在童战耳旁,也叫他骚乱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深深吸着气,平复了一番才道:“对!两位长老所言不错,是童战失言了。此人即便没有成神,一身修为也必定通天动地。我童氏一族历来对所有危难都有所感应,但此次却只能看到他的一双眼睛,可想其恐怖。说不定,此时灵境已然在他手中了。”
  苦笑一声,他又道:“算了,两位长老就传信回去吧,叫四位长老不要担忧,先把他们叫来,与我们汇合再说。”
  “好!”
  灵境……童战说的不错,在三人有所感应时,灵境就到了林长生手中。对他们发出警兆的,也正是灵境。只是以灵境之能,此时也无法照出林长生,只能留下他那一双闪闪发亮却又全无感情的双眸。
  他看着灵境,感受着灵境内奇特的力量回路,心中思绪起浮。
  一时间,他又想到了很多,久久才回过神来。拿着灵境,林长生再次扑入了地狱岩下,躲在了那里,研究起了这宗宝物。
  很快,他就强行激发了灵境能力——时光回溯!
  他通过灵境,映照自身,把过往的一切,清晰的闪现在灵境中,而他就如一个外人,静静的看着自己过往的人生。
  这段人生,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但似乎,从来都不如这次的印象深。而他从中得到了什么?领悟了什么?只能他自己知道了。
  也就在这段岁月中,他近乎放下了心中的一切,沉入自己的故事之中,静静的。直到他心灵震动,身前浮出天书,双眸金辉交错下,把天书看得通透,才彻底的回过神来。
  原来天书,也只是一件类似灵境的灵宝啊!而他所经历的世界,看似真实,实则却是虚幻,是存储在他记忆中的倒影。
  “哈哈……我懂了!”
  大笑声中,欢喜、悲痛交织,空间也随之破碎,隐隐间,我们可以看到一册巨大的书浮在半空,林长生的影子正隐藏在书中,当空间破碎,书般的空间也彻底湮灭,化作最精纯的能量,汇入了林长生的身体之中。
  他的身后,好似一条空间隧道,一闪之下,他消失了,再出现,已然立在大地之上,背后是那通天的山柱!
  回头看了一眼,林长生笑了,淡淡道:“天书的真实……从今天起,它对我再无影响。接下来,就是你了。打破你,我会更进一步。”
  抬起脚,沿着那通天山柱,他坚定的走着,一步又一步,毫不犹豫,只为走向更远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