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再现敌踪(上)


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  作者:浪荡邪少
  真的是以气运针!
  听着叶修确定的答案,柯树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刚才的感觉是对的,叶修刚才所施展的,就是极为高明的以气运针的手法!
  叶修真的会以气运针的手法!
  而且是极为顶尖的手法!
  叶修真的是一个针法大师!
  这怎么可能呢?
  柯树人的内心,已经震憾得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竟会是一个如此高明的针法大师,这个事实给他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柯校长,其实这只是一种简单的针法,只是最基本的以气运针的针法而已。”
  见柯树人一脸震憾的样子,叶修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这只是简单的针法?
  只是最基本的以气运针的针法?
  叶修这是谦虚吗?
  在针法大宗师的眼里看来,极度高明的以气运针的手法,叶修却说是基本操作?
  他确定不是在炫耀吗!
  柯树人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喷出来。
  如果不是知道叶修的性格的话,他真的会觉得,叶修这是在装逼了!
  好一会,柯树人才平复下内心的情绪,带着一抹疑惑地望向叶修,“叶修,据我所知,秦老似乎并不是特别擅长针法吧?”
  柯树人对秦汉民秦老还是相当了解的。
  秦汉民虽然是中医界的泰斗,医术极为高明,但是并不以针法见长。
  不要说和叶修刚才施展的针法相比,就算是和他的那几位以针法见长的朋友相比起来,秦汉民的针法都肯定是比不上的。
  可叶修的针法,却比他柯树人所认识的几位针法宗师都要更高明!
  秦汉民这个老师的针法这么差,叶修的针法怎么会这么高明的?虽说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说法,但这前提也是得要有蓝……而秦汉民肯定是没有这个蓝的……
  另外,叶修拜秦汉民为师,好像也是没有多久的事……
  “我的针法并不是跟随秦师学的,是祖传的。”
  叶修自然明白柯树人的意思,笑着向柯树人解释了一下,“我自幼便跟随爷爷学习针法了!”
  虽然事实上,叶修其实是在回到华夏国之后,才真正开始精研针法的,但是严格地说,叶修这个话也并不算是骗柯树人。
  针法最重要的根基就是气,是眼力,手力……
  而所有这些,都是老头子当初自幼便开始给他打牢固的,若不是幼时打好的根基,叶修修炼长生诀绝对不会这么快,学起针法来更不会那么快。
  甚至包括一些中医的观点,理论,都是老头子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给他灌输的。
  所以他说是自幼跟随爷爷学习针法,也是绝对说得过去的。
  “原来如此!”
  柯树人顿时恍然。
  他刚才就奇怪,叶修怎么会有这么高境界的针法。
  虽然他不擅长针法,但是对针法还是有些了解的,要知道,以气运针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除了方法知天赋之外,更是需要恒久不懈的训练,需要时间的积累的!
  叶修拜师秦汉民时间这么短,就算是秦汉民有秘传的方法,叶修也学习没多久,怎么达到这境界的。
  现在叶修说是自幼开始练习的,也就说得过去了。
  “叶修,你是隐世医家之后罢?不知你是出自于哪一医家医派?”
  柯树人的目光望向叶修,脸上的神色变得敬重了起来。
  柯树人身为华夏中医药大学的校长,对于中医界的很多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
  当今医学界,公开的各种针法教学之中,虽然也有一些高明的针法,也有一些针法的练习之法,但是这些都是华夏国的中医们,这么些年辛辛苦苦从全国各地找寻回来的,大多都是存在一些残缺的。
  正是这针法存在缺陷,所以华夏国这么多中医在学习针法,效果却都不怎么样,学习起来基本都是事倍功半,极难达到高明的成就。
  完整而高明的针法传承,基本上只有那些隐世的医学世家,或者医学门派的手中才有。
  叶修这么年轻便已经掌握了如此高明的针法,而且又说是祖传针法,自幼开始苦学的,所以,叶修必然是出身于这些隐世的医学门派或者医学世家。
  “柯校长听说过药王谷吗?”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药王谷说了出来。
  虽然他和柯树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在他看来,柯树人还是非常值得信任的,他相信柯树人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而且,他也希望能够从柯树人这边打听到一些关于药王谷的消息,毕竟柯树人在中医界的影响力和人脉还是非常的广的。
  “当然听过!”
  柯树人毫不犹豫地道。
  开玩笑,药王谷啊!
  这可是当初的三大医派之一!
  当年的时候,可是有一句话,天下武功出少林,天下医学出三派啊!
  也就是说,天下所有的医学,都是传自于药王谷,神农派,鬼谷派三大医学门派!
  他身为一个中医从业者,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药王谷?
  忽地,他的眼睛骤然瞪大了起来,目光之中露出了一抹震惊而不敢置信的神色,“叶修,你是药王谷的传人?”
  “是的。”
  叶修点了点头。
  在上次和李文龙一番交谈之后,叶修便已经确定了老头子的来历,确定了自己的传承了。
  “想不到叶修你竟是药王谷的传人!”
  得到叶修的确定答案,柯树人的脸上既是震憾,又是激动无比,“怪不得你的针法如此高明!”
  “柯校长过誉了。”
  叶修摇了摇头,说了一声之后,便转过了话题,目光有些热切地望着柯树人,“柯校长,你知道药王谷最近的近况吗?”
  “药王谷的近况?”
  柯树人愣了一下。
  叶修不是说出自药王谷么,怎么反倒跟他问药王谷的近况?
  “我自幼跟随爷爷在海外长大,我的一身所学都是爷爷所教,爷爷生前的时候绝口未和我提及药王谷的事情,如果不是前段时间遇到一位长辈认出了我的针法,我都不知道我爷爷是出自于药王谷的。”
  叶修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原来如此!”
  听完叶修的话语,柯树人这才恍然。
  “这也不怪你爷爷啊!”
  柯树人一阵唏嘘,长叹了一口气道,“当年的那一场浩劫,确实是伤到了一些前辈,也让一些前辈感到了恐惧和心灰意冷,你爷爷不提药王谷,估计也是为了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