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所谓豪门


小说: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李兆坤对王玉兰道,“这俩犊子得给打个预防针,一天到晚的,等老子闭眼了,都不一定能下崽了。”
  他现在最忧心的还是李沛,三十岁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他老李家家大业大,自然是需要人丁兴旺。
  王玉兰道,“你等管得了,他老子说话都不中用,你能使得了什么劲,等到时候再说吧。”
  说完就不再搭理在那生闷气的李兆坤。
  李览刚把鹅赶上河坡,就接到了杨淮的电话。
  “来县里,请你们吃饭。”
  “好。”李览自然不推辞,杨淮想必是想让女朋友融入大家的圈子。
  杨淮道,“佳伟和刘善他们我都说了,你们遇齐,一起来。”
  “晓得了。”李览刚挂了电话,刘善就打了进来,大家在村口集合。
  他想着刘善等人开车了,他就没有开车,换了件衣服,跟奶奶交代了一下,就出了家。
  何舟靠在车身上,看到李览过来,笑着问,“你不开车啊?”
  “你开车了?”李览好奇的问,何舟这家伙他晓得,虽然家里有车,天天换着开可以不重样,但是口袋不富裕,不愿意搭油费和过路费进去,基本是不开车的。
  “嘿嘿...”何舟对着李览挑了个眉毛,捻捻手指。
  “发什么洋财了?”李览问。
  刘善道,“佳伟结婚了,壮叔把省城的房产公司交给他打理了,哥几个帮着他想策划案,卖了一处楼盘,自然是有佣金的,他大老板吃肉,我们跟着喝点汤。”
  “呦呵,赚钱的好路子也不带我。”李览瞧着他们这骚包的样子,笑着问,“都没少挣吧?”
  “你才看不上这点钱呢,”刘佳伟笑着道,“我可不去你那找不自在。”
  何舟道,“一人也就赚了两万多块钱,没多少的。”
  李览道,“二万多海椒没多少?小何啊,果然是钱壮熊人胆,口气都变大了。”
  在他的印象里,何舟是抠抠搜搜算计的人。
  潘应看了看腕表道,“赶紧走吧,去早点还能赶得上午饭。”
  众人钻进了车里,往县城去,车子停在杨淮家在县里的房子边上,杨淮从里面出来,招呼道,“进来吧。”
  “家里就你俩啊?”李览没看到大姑李梅和姑父杨学文,只有杨淮和伍泊君两个人。
  杨淮道,“他们陪我们逛完街就回乡下去了,家里牲口多,他们放不下心。”
  潘应看到伍泊君从里屋出来,拉着她的手,夸赞道,“嫂子真漂亮。”
  杨淮道,指着潘应对伍泊君道,“这是潘应,喊她小潘就行。”
  潘应道,“杨叔真是什么都不管了?彻底退休了?”
  杨淮道,“反正现在公司的事情都是我在管,他不插手了。”
  刘善道,“那你现在可是一方诸侯了,这顿饭我们是必须下狠手的。”
  杨淮白了他一眼道,“你现在要是愿意接手,四叔肯定不会说一个不字。”
  “我还没毕业,等毕业再说。”刘善耸耸肩。院子里的梨树坠着的都是梨子,他顺手就勾着一个,随意擦一下,咬的咔咔响。
  众人随意聊天,临近中午,潘应提议道,“要不我去菜场,买点菜,大家在家里做吧,搞点花生米、拍个黄瓜,这不就好了吗?”
  附近是小馆子,小馆子的卫生情况,她深表堪忧,至于大一点的馆子,要开车跑上老远,为了一顿饭,貌似又没有必要。
  “你要是愿意做饭,我没意见啊。”杨淮当然举双手赞同,前提是不需要他做饭,指望他做饭,那是不可能的。
  “我也不做。”刘善同样跟着表达意见,他不愿意做饭,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怕油腻,油乎乎的粘在身上,很让他不舒服。
  刘佳伟跟李览自然符合,大热天的,他们也不愿意钻厨房。
  “你们这是指望我喽?”潘应感觉自缚作茧。
  “没事,我陪你去吧。”伍泊君主动请缨。
  不由分说,两个人拉着手出了门,往菜场去。
  等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是大包小包。
  “要我说,我们这小地方,唯一的坏处就是吃不到海鲜,顶多就是鱼啊、毛蟹、泥鳅之类的,”潘应见伍泊君要刷锅,就把她往边上一推,“嫂子,我来弄吧,你边上歇着,帮我摘菜就行,其它的就不用你管。”
  “在家里我常做的,没那么娇气。”伍泊君笑笑,自顾自做自己的。
  “那谢谢了。”潘应把米淘了,置在电饭锅里。
  “这有什么谢的,我又不是不跟着吃。”伍泊君问,“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
  “是啊。”潘应笑着道,“虽然不是一个村里的,可是父辈都是在一起做生意的,交往比较多。是淮哥追的你?”
  杨淮的性子她了解,温和的外表下是一颗傲娇的心,是不会肯轻易谈结婚这种事情的。
  “也不算吧。”伍泊君笑笑,“我就问她愿意不愿意娶,他说愿意,就这么着了。”
  她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不过隐去了杨淮去养鸡场打工,哥哥欠赌债这一部分。
  “啊,就这样?”潘应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这么简单?”
  “那还要多复杂?”其实那天她是赌气说的,想不到杨淮会这么答应。
  既然杨淮答应了,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没有勇气后悔。
  然后,自己稀里糊涂的进了所谓的豪门。
  一进入杨家,她感觉不到杨家有多豪,阔气的三层小楼,两辆几十万的代价车,吃喝和普通家庭的差距也没有多大,完全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只有不经意间的聊天中,听到从他们嘴里蹦出来的在她看来是天文数字的生意后,才让她感觉到一丝财大气粗的感觉。
  而且谈论房子的时候,单位不是‘套’也不是‘间’,是论栋,地段是香港的中环或者半山。
  “我被你们打败了。”潘应理解不了这两个人的感情观。
  饭做的简单,所以做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整上了桌子。
  “喝点啤酒。”杨淮一口气开了六瓶。
  何舟问,“下午要是开车怎么办?”
  好不容易摸了一把车子,还没过瘾呢。
  刘善道,“门口多的是出租车,开什么车。”
  “好吧。”大中午的,闷热,何舟也想喝酒解暑,“一人两瓶,不多喝。”
  “先喝再说。”李览已经举杯,喝完后问杨淮,“你们时候结婚?”
  “爸妈可能要去香港,跟她爸妈见面商量。”在这一方面,杨淮自然是做不了主。
  何舟举杯道,“恭喜了。”
  “谢谢。”杨淮和伍泊君一起举杯,杨淮看了李览和刘善、何舟三个人,“你们三个压力是最大的,抓紧一点吧。”
  “你这还没怎么的呢,就开始摆谱了,这可不行,”何舟一边嚼花生米,一边道,“我没他们那么多臭毛病,只要遇到合心意的,我一准结婚。”
  他是家里独生子,如果敢拖到三十岁,他老娘肯定得给他强行塞一个,哪能管他喜欢不喜欢,所以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找一个自己合心意的。
  “我是找不到女朋友。”刘善习惯性的叹气。
  杨淮问,“你了解碳链高聚物吗?”
  “主链中只有c原子。”刘善点点头。
  “你知道全同粒子吗?”杨淮接着问。
  “固有性质完全相同的粒子,彼此完全区分。”刘善得意的道,好像杨淮难不倒他似得。
  “知道德布罗意波长吗?”杨淮再次问。
  “侮辱我智商了!”刘善拒绝回答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你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杨淮说完,所有人大笑。
  “什么意思?”刘善很迷糊,不明白大家笑什么。
  杨淮道,“同意是学物理的,你怎么这么优秀呢?你知道的,我统统不知道,你把研究生的内容都学了,把下在书本上的功夫用在找女朋友身上,你就不可能单身了。”
  “我就是随便看看的,多简单。”刘善不屑的瘪瘪嘴。
  “喝酒。”何舟看不得刘善这嘴脸,他嘴里的随便看看的结果,抵得上别人拼尽全力。
  杨淮带着伍泊君在家里住了一周,李梅第一个提议去香港见见亲家,对于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她实在是喜欢的不得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挑不出什么毛病。
  非要吹毛求疵的话,就是脾气看着不像善茬,怕儿子在她手里委屈。
  李梅跟杨学文提了一嘴,杨学文随即回道,“说的好像你脾气多好似得。”
  “早干嘛去了,现在后悔了,还来得及?”李梅当场炸了,跟杨学文杠上了,“满大街体面的小瓜妞多的是,你去找啊!”
  “我...”杨学文百口莫辩。
  李梅这些年好像是天***似得,脾气越来越大,想想刚结婚那些年,你侬我侬,再看看现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以前,他见识过老四和老五、何芳、段梅的脾气后,在李和面前,得意洋洋的夸赞了一番李梅:你们家我是看明白了,还是你大姐脾气最好。
  当时,大舅子很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现在想起来甚至有点意味深长。
  完全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明白了丈母娘以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老李家都是硬骨头,专出倔驴。
  他现在是看明白了,这老李家从姑娘到小子,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丈母娘以前是动不动就抹鼻子,出眼泪,如今却是不简单,临老了,脾气老硬气了,把他老丈人那么个难缠的人都给治服帖了。
  他不服气都不行。
  杨家人说出发就出发,在李和的建议下,一家人直接包机。
  伍泊君再次见识到了有钱人的出行方式,只是未来公公西装领带提着编织袋,让她有点哭笑不得,说是送给亲戚的特产。
  杨家在香港的亲戚自然是汤立文,从辈分上排,杨学文得称呼表舅。
  “要不是会亲家,我还请不着你呢。”汤立文是和宋友喜一起来接机的。
  杨学文把编织袋丢给身后的宋友喜,然后笑着道,“什么话,我家小表弟结婚,我怎么可能不来。”
  其实这次来香港是一举两得,一方面可以会亲家,一方面可以参加汤立文儿子的婚礼。
  来接机的人有十来个,有汤家的亲戚,有万文集团在香港的高层,杨学文一个个上前握手,这个时候,伍泊君才看到了这个公公作为一方商业大亨的气度。
  “杨总,上车吧。”宋友喜在一边拉开了车门。
  杨学文上了车后,道,“老宋,这个我得批评你。”
  “杨总,我接受批评,这是我工作失误。”宋友喜对于杨淮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的找了个女朋友表示不知情,只能说是自己情报工作的失误。
  一行人没有去酒店,也没有去汤家,而是先去了位于浅水湾的宅子。
  “早就跟你说了,找个阿姨,能费个什么事,你看看,这屋子邋遢的。”李梅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霉味,开始埋汰儿子。
  “我应该提前来收拾的。”宋友喜主动出来背锅。听着老板娘的口气,实则是训儿子,说不准是埋怨他这个辅政大臣兼职保姆不称职呢!
  其实,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杨淮注重空间隐私,他的屋子,甚至是办公室,没经过允许都是不准人随意进的,哪怕是乱的一塌糊涂,也只能任在那乱着。
  他要是不经过杨淮同意,敢随意进来收拾,是要被穿小鞋的。
  李梅笑着道,“跟你没关系,他什么臭脾气,我还能不了解。”
  说完,就亲自动手,开始动手打扫卫生,伍泊君不好干看着,主动帮衬着。
  杨家这边,爷俩开始听宋友喜汇报关于中洋置地的收购工作。
  “你的意思呢?”听完宋友喜的回报,杨学文直接问杨淮。
  杨淮道,“上市10多年,股本没有扩张过,业绩非常差,管理层太不进取了。我意思是直接换掉。”
  杨学文问,“这个老板马维成我以前见过,也听过他的一些事情,从渔村穷苦人出身,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豪,哪里看出来不思进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