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再赴青云岛


小说:神级农场  作者:钢枪里的温柔
  刘家人眼中的救命药丸,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十全大补丸”而已,唯一起作用的,就是在制作的后期加入的灵心花花瓣成分。
  所以,夏若飞在制作药丸的时候可以说是轻松自如。
  两个多小时后,夏若飞就捧着一个塑料盒走出了房间,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60粒药丸,每一粒药丸的外面都包裹着一层保鲜膜。
  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对于刘群峰来说真是度秒如年。他从刘老爷子的房间里出来之后,就一直呆在走廊里等待着,当夏若飞房间门一打开,他就犹如脚底下装了弹簧一样,下意识地就小跑了过去。
  夏若飞看了看眼中露出热切期盼的刘群峰,含笑道:“幸不辱命!”
  刘群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连声向夏若飞道谢。
  夏若飞说道:“这里面一共60粒药丸,每天一粒吃三十天,然后每两天一粒,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之后刘老的病应该就能彻底治愈了。”
  “太好了!太好了!”刘群峰连声说道,同时也将夏若飞说的服用剂量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交给你了!”夏若飞把手中的塑料盒往刘群峰怀里一塞,笑着说道,“这回可要保管好了!这一批药丸比我上次制作的那一批药效还要好。而且上好的灵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这次若是还出现药物被污染或者损毁的情况,那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夏若飞还真没有瞎说,这次的药丸药效的确是比上一批要好,因为他加入其中的灵心花花瓣溶液的浓度要比上次高——既然都决定了,那也就没必要继续拖下去。
  至于把“疗程”设计成三个月,主要是考虑到青云岛的交接还没有完成,另外他也需要时间去组建一支自己的队伍,不仅仅是岛屿的防御,还包括岛上的机场等设施的维护、使用,以及后续建设等方面,这些都需要时间。
  另外,刘老爷子这个病也实在是太凶险、太严重了,能够治好这样的病,本身已经够惊世骇俗的了,夏若飞这也是尽量拉长这个疗程,使自己不要显得太突出。
  当然,这种疗程上的安排和之前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说实话夏若飞当时并没有打算将刘老爷子彻底治愈,所以对药物剂量控制得十分严格。
  “明白!明白!”刘群峰连忙说道,“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了!您放心吧!”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我没啥不放心的,反正东西都交给你了,除了病人之外,其他人的皮肤都不能触碰到药丸,这些事情你们也都非常清楚了,真要出了问题,我可是不负责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刘群峰连声说道。
  接着,刘群峰又对夏若飞说道:“夏先生,那我先失陪一下!”
  夏若飞知道刘群峰肯定是去存放这些药丸,同时也必然会提高安保等级。
  这可是刘老爷子的救命药,到时候存放药材的那个房间肯定是戒备极其森严,恐怕连一只苍蝇或者是蚊子都没有办法靠近那个冰箱。
  夏若飞含笑点了点头,说道:“您忙去吧!我去看看刘老!”
  夏若飞去刘老房间自然是不需要通报的,他走进去的时候,刘宽正陪着刘老在说话,见到夏若飞进门,刘宽立刻朝夏若飞微微躬身问好,然后跟刘老爷子说了一声,就退出了房间。
  刘老爷子今天听到的都是好消息,气色自然也是相当的不错,他看着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小夏,看来是已经成功了?”
  “幸不辱命!”夏若飞淡淡地说道。
  “谢谢!”刘老爷子望着夏若飞,认真地说道。
  “刘老,您不必客气。”夏若飞微笑道,“您已经支付了足额的治疗费,我为您治疗那是应该的。”
  刘老爷子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问道:“小夏,我们就不能讲一讲交情吗?其实就算是你把这当成一次等价交易,我们刘家人也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刚刚群峰还跟我说,他会一辈子感激你!”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刘部长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我看出来了……”
  刘老爷子也赞同夏若飞的观点,不过他露出了一丝沉思之色,片刻之后苦笑道:“群峰这个性子,放在普通人家里自然是好的,不过在我们刘家……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夏若飞说道:“刘老,刚刚您还批评我呢!人是需要理性,不过太过理性的话,就显得有点儿冷血了,稍微有点儿人情味,未必是什么坏事!”
  刘老爷子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反正这次的难关度过去之后,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支撑几年,群峰倒也不需要马上面对那些压力!”
  说完之后,刘老爷子又说道:“小夏,既然这边都已经忙完了,那你就跟阿宽一起再去一趟波瑙图吧!把岛屿归属权转让的手续尽快办了,否则我这心里一直都挂记着!”
  刘老爷子的话也正合夏若飞的心思,他还担心夜长梦多呢!因为青云岛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太珍贵了。
  而且这本来就是双方都约定好的,所以夏若飞也没推辞,点了点头说道:“好的!今天您先服用一粒药丸,我也留下来再观察一下您的情况,明天一早出发吧!我一会儿通知我的公务机飞行机组,让他们提前申请航线,做好相关准备!”
  刘老爷子摆摆手说道:“这次就先不用你的飞机了!我听阿宽说前两天去青云岛,因为续航里程的原因,你们来回都到澳洲停留了一番,所以这次我让阿宽专门去联系了一架包机,是空客A350的机型,续航里程比你的湾流要远很多,足够从京城直飞青云岛了。”
  说起来也稍微有点儿讽刺,波瑙图虽然只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可至少也是一个国家,但是波瑙图很多基础设施建设还比不上青云岛,其中就包括机场。
  波瑙图的机场很小,跑道也很短,像A350这样的宽体客机根本都无法降落。倒是青云岛上的三千米跑道,对于A350来说虽然算是短跑道,但还是符合起降标准的。
  所以即便是包了一架A350,也需要到青云岛去落地,然后再搭乘直升飞机前往波瑙图首都所在的埃瓦茨岛。
  “其实落地加油也不算麻烦,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的。”夏若飞含笑道。
  刘老爷子说道:“飞机我们都准备好了,你的机组就让他们在京城多休息几天吧!”
  “行!听您的安排!”夏若飞爽快地说道。
  如果是普通人,听了这个安排之后可能还会有些疑虑,担心刘家会不会在飞机上动什么手脚。
  可是夏若飞却根本不需要有这方面的担心——即便是飞机因为意外情况坠毁了,夏若飞也有足够的底牌保住性命。
  更何况夏若飞也知道,刘家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而且刘宽也会全程陪同夏若飞,刘老爷子还不至于为了除掉夏若飞,牺牲一个跟了他几十年、一直忠心耿耿的家仆。
  ……
  这一天时间,夏若飞都留在刘家的宅院中。
  吃完午饭之后,夏若飞就让医护人员取了一粒药丸给刘老爷子服用下去。
  刘群峰确实是如临大敌,把隔壁房间布置得跟铁桶阵一样,即便是医护人员去取药,也有好几个人在旁边监视着——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防止医护人员直接用手去接触药丸。
  经过严苛的流程之后,医护人员才能取出一粒药丸。
  刘老爷子服药之后,夏若飞立刻对他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当然,这也是例行公事的成分居多,因为他根本不用检查就知道,这次的药丸服用下去,刘老爷子体内的肿瘤细胞就会被大大压制,而且再也没有重振旗鼓的希望,每天服用一粒的药丸,只会越来越强势地压缩肿瘤细胞的势力范围。
  检查过后,夏若飞给出了一个很乐观的结论——三个月之内,刘老爷子必定能够痊愈。
  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刘老爷子、刘群峰以及刘宽都欣喜不已,刘宽甚至都泪流满面了——这位绝对是一个忠仆,他人生的一大半时光都是在刘家度过的,刘老爷子就是他的天。他甚至一度下定决心,一旦刘老爷子不治,他在为刘老爷子处理好后事之后,就第一时间去下面继续伺候刘老爷子。
  ……
  第二天一早,夏若飞就和刘宽一起,带上必要的证件,一同离开了刘家的宅子。
  在京城国际机场,夏若飞和刘宽同样是通过公务机通道进入了机场禁区内,并且很快就被摆渡车送到了那家空客A350飞机所在的停机坪。
  和夏若飞的湾流G650相比,这架空客就相当于巨无霸一样的存在,站在停机坪里,都必须努力仰头才能看到飞机的舷窗。
  机组人员列队在舷梯车的旁边等候着今天的客人。
  夏若飞注意到,这架空客A350的机身上甚至还印着华夏国旗,这说明这次的包机是从华夏国航那边租来的——在华夏,国航是唯一的载旗航空公司,其他公司的飞机涂装上,是不带国旗图案的。
  在机组人员的热情迎接下,夏若飞和刘宽拾级而上,足足走了好几十步,才上到了飞机的舱门口。
  跟在夏若飞身后的乘务长连忙紧走两步,来到窗前,微微躬身说道:“欢迎二位选择国航的飞机租赁服务!两位这边请!”
  夏若飞和刘宽走进了机舱,在乘务长的亲自带领下,径直来到了飞机前端的头等舱区域。
  这架飞机并不是专门用来给富人包机使用的,所以飞机的内部还是普通民航客机的布局,只不过经济舱是空无一人的,仅有的两名乘客夏若飞和刘宽,自然是坐在前排头等舱的。
  夏若飞和刘宽一人占据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中间还隔着一个半包围的头等舱座位,这样也是为了尽可能的有一个比较私人的空间。
  这趟包机仅有两名乘客,夏若飞和李宽登机之后,乘务员和安全员立刻就关闭了舱门,而驾驶舱里的飞行员也开始向地面管制请求推出。